「呀啊——!」

伴隨着凱特爾星人腳底使勁地碾壓着,塔利斯的慘叫不斷,痛苦涌遍全身。

叮咚叮咚叮咚…!

就在這時,塔利斯胸前的計時器立刻閃爍起紅色光芒,並且愈加激烈。

「吼厄——」

手臂上的痛苦還在持續,在凱特爾星人的低吼中,塔利斯的雙眼忽明忽暗,林千野的意識愈漸恍惚…

「奧特曼——!加油啊!」

耳邊忽然傳來一道男孩的喊聲,吸引了塔利斯僅剩的薄弱意識。

這聲音…

是一郎…

「我已經成功做到三十個引體向上了!你也不要倒下啊!」地面上的一郎接着喊著。

三十個引體向上…

「我本來想挑戰做三十個引體向上的!」

「我一定要在過生日之前做出三十個引體向上,我叔叔他喜歡努力的人!」

「那你可要努力了,一定要趕在生日之前完成啊!」

「嗯!」

腦海里回浮現起他與一郎的對話,以及那位只有一面之緣,卻慘死於凱特爾星人手中的拳王。

「愛好打拳擊嗎?」

「是啊,最近才喜歡上的。」

「你是因為什麼才喜歡上拳擊的呢?」

「當然是為了更好地同怪獸作戰!」

「期待我們還能再見面…」

「我也是!」

低頭俯視着一動不動的巨人,凱特爾星人再次舉起尖槍朝着塔利斯的頭部狠狠刺去。

「塔利斯!」

「奧特曼!」

地面上的雷歐和小男孩同時喊道。

刷——!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塔利斯忽明忽暗地雙眼頓時恢複色彩,銀白的手抓住了刺來的槍尖。

「呵額?!」凱特爾星人驚異。

「恰——!」

抓住槍尖后的塔利斯朝着一旁奮力甩去,尖槍便連帶着凱特爾星人一起被拉了過去,翻滾著摔倒在地面。

於此同時雷歐終於來到塔利斯的身旁,兩奧一同朝着凱特爾星人發起攻擊。

「曬啊!」

雷歐拉住凱特爾星人的肩膀使出過肩摔,將對方狠狠地摔在了地面,激起大片土塊。

砰…!

將冰斧放回頭頂的塔利斯也趕來,兩腳不斷朝着踉蹌起身的凱特爾星人踢去。

「曬——!」

啪!

側身甩出左腿,塔利斯踢中了凱特爾星人的右肋。

踢出的腿收回踏起地面一陣塵土,塔利斯以左腿為軸轉動身軀再次甩出右腿,朝着凱特爾星人的左肋狠狠鞭去。

啪!

凱特爾星人踉蹌朝着一旁斜去,卻又被塔利斯踢出的右腿鞭中,身體順着力道偏斜搖搖晃晃。

最後一擊,塔利斯以右腳落在地面後轉動身體,左腿使出一記旋轉踢擊在了凱特爾星人的頭部。

砰——!

「吼——」

接連承受幾腳,凱特爾星人順着最後一擊的力道飛撲出去,落在地面,兩隻手臂虛弱地支撐著自己試圖爬起。

咻——

就在這時,雷歐忽然縱身一躍,龐大的身軀跳至天空有數百米的高度,隨後擺出一記飛踢的姿勢下落,腳底同時泛起一陣紅色光芒。

「呀啊——!」

塔利斯也握緊了拳頭,朝着剛剛站起身的凱特爾星人衝去,銀色的拳面上竟是隱隱泛起了白色光芒。

「恰啊——!」

頭暈目眩的凱特爾星人無法進行躲避,只能站在原地搖搖晃晃的樣子。

砰——!

幾乎是同一時間,雷歐的飛踢落在了凱特爾星人的後背,塔利斯的拳頭打在了凱特爾星人的胸前。

這一刻,時間彷彿定格在了這裏。

轟——!

……

「這才過了幾天時間,手臂上的傷居然更嚴重了,你的監護人是怎麼看着你的?難道是任由你去打架嗎?」

醫院裏,上一次給少年拍片子的大夫看着手中新拍的照片不斷訓斥,同時轉頭看向了一旁跟來的諸星團。

「額…」諸星團被醫生目光看得有些尷尬,不自在地看看周圍。

再次上過葯打好弔帶后,兩人並排走出醫院。

大的個高諸星團拄著拐杖,右腿虛弱地着地走着。

小的少年打着弔帶,右手無力地端在身前。

這樣和諧相似的一幕,讓路過的人們一眼便看出兩人都不是叫人省心的主。

「千野哥哥!」

前方忽然傳來一郎的喊聲,林千野抬頭看去,見是鳳源帶着對方來了這裏,跟在其身後的還有一郎的嬸嬸,也就是松本一郎的妻子。

「隊長。」鳳源走到諸星團的面前打聲招呼。

「嗯。」諸星團點頭回應。

「千野哥哥,我成功做到三十個引體向上了!」

孩童的一郎在炫耀着自己的成績。

「是嗎?那你可真厲害啊!」林千野裝出一副不知道的樣子,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那是!我可是男子漢!」一郎驕傲地抬起頭說着。

「哈哈哈,是是,你是男子漢!」

少年說着,同時將手按上小男孩的頭頂,習慣般性地撥弄著一郎的頭髮。

一郎的發質有些韌性,揉起來沒有野一的頭髮手感好些。

不知怎的,少年的心中便出現這樣的念頭。

「那天的事真是太感謝了,你救了我的命…」

一郎的嬸嬸忽然開口感謝。

此時的少年已經能夠心安理得地接受別人的道謝了,至少不再像以前那般倉皇。

林千野輕鬆地說道:「這沒什麼的,一定要說起感謝的話也是我該感謝您。」

「感謝…我?這是為什麼?」一郎的嬸嬸發出疑惑。

「因為我認識松本先生,是他教會了我一些有關拳擊上的知識,我非常感謝他…」

「松本先生是一個真正出色的拳擊手…」

少年目光放空緩緩說道,林千野又想起來了在信箱中看到的那份報紙。

照片上的超力松本雙臂高舉,面帶自信的笑容接受眾人的歡呼…

未完待續…… 周圍有幾個穿着西服,耳朵塞著藍牙耳機的保安已經過來,詢問道:「小月姑娘,怎麼了?」

小月趾高氣揚的指著陳寧的鼻子,對着幾個保安還有周圍側目的客人們,高聲叫囔道:「這窮鬼是來我們這裏鬧事的,坐做好的位置,卻點最便宜的茶水。」

「我讓他騰地方,他卻口出狂言,要我們老闆娘三分鐘之內出現,親自給他沏茶。」

「你們說他是不是來搗亂的,要不要把他趕出去?」

陳寧面對小月的譏諷,還有眾人的指指點點。

他依舊滿臉從容,淡淡的道:「你不是說點最貴的茶才可以坐在這裏的嗎?既然如此,我就決定讓你們老闆娘親自來給我沏茶,有什麼問題嗎?」

宋娉婷滿臉通紅,不斷的給陳寧使眼色。

她示意陳寧不要再說了,已經夠丟人了。

在宋娉婷看來,市尊周若樹,一連來了三天,都沒有喝上蘇媚娘親手沏的茶。

陳寧不過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讓蘇媚娘三分鐘之內趕來沏茶嘛!

小月冷笑的說:「就憑你這種撈逼,也配我們老闆娘給你沏茶?」

幾個保安之中,有人開口道:「小月姑娘,要不我們直接把他趕出去得了。」

旁邊幸災樂禍看熱鬧的宋菲菲,陰陽怪氣的開口說:「人家說三分鐘之內,就能夠讓老闆娘出來給他沏茶。現在都兩分鐘時間過去了,大家就多等一分鐘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