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是B12通道了.連B1通道的影兒都沒見到一個.

正當雷千準備退回去.找安再次確認路徑的時候.煩躁的方芳已經一拳擊出.緊接著一堵鋼鐵做的牆被打穿.露出了裡面地板上B12通道的標示.

方芳得意的舉著自己的拳頭.雷千簡直驚的目瞪口呆.

誰說怪力暴躁少女一點兒用處都沒有.至少人家的運氣相當好. 現在.雷千和伊莉斯兩個人正沿著被方芳打穿的那條B12通道.向中心控制區域飛速的奔跑著.

至於打穿通道的方芳本人.則和身高超過一米九的美國少女莉莉一起從另一條B12通道向中心區域進發.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那還要從方芳一圈打穿鋼鐵做的牆壁說起.

當方芳一拳打穿了鋼鐵牆之後.牆壁的內側的地板上就露出了B12通道由此前行的標示.

這怎麼看都絕對是個明顯的陷阱.然而方芳還是自鳴得意的對著雷千擺出了勝利的手勢.

正在雷千想要警告方芳這有可能是個請君入甕的陷阱的時候.他突然覺得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角.

「哥哥.你看頭頂上.好像有什麼字哦.」 豪門逃妻:總裁我不婚 .

雷千扭頭看去.因為剛剛方芳怪力擊牆造成的震動.導致天花板上一層表皮脫落.露出了裡面原本的字.

雷千仔細辨認.那上面居然寫的也是「B12通道」.然後下面畫了個大大的箭頭.

B12通道竟然有兩個.

這完全沒有聽安提起過啊.

這兩條B12通道是通向同一個地方.還是說會到達兩個不同的所在.

雷千一點兒頭緒都沒有.

反觀方芳.一張小臉兒拉的賊長.大概是因為功勞被搶了而不高興了吧.


在不同位置的兩個B12標示.標出了兩個不同的方向.

面對這種情況.當下最有效率的方法莫過於兵分兩路.從兩條通道同時進軍.不過這樣可能正中敵人的下懷.分散兵力意味著有可能被逐個擊破.依據雷千的經驗..

「我認為.應該是走這條鋼鐵牆裡面的通路.能夠到達中心區域.因為你們看天花板上的那個表示明顯有被什麼塗抹過的痕迹.就說明那裡是廢棄不用了的舊通道.而地面上的那個表示並沒有這樣的痕迹.說明這條通道正在使用中.只是因為之前克隆體比比安的入侵.所以才在時候封鎖起來了.」雷千仔細的分析著.他相信他的判斷絕對沒有錯.但是偏偏有人不買賬……

「好吧.既然如此.搭檔你就和伊莉斯一起從牆裡面走.我和莉莉從天花板上的指示的方向前進.」方芳插著腰鬧彆扭似的說道.

「哎.我.」莉莉指著自己的鼻子.顯得相當不情願.

然而方芳的碧眼一瞪.身高超過一米九的莉莉居然就這樣屈服了.

「綜上所述.搭檔.接下來就祝你們好運了.我們要走這條路了.」說著.方芳想要抓著莉莉的手.然而卻因為身材太過短小而夠不到.情急之下.方芳一腳踢在莉莉腳腕上.莉莉疼的彎下腰.方芳趁此機會.抓著莉莉胸前的衣襟.頭也不回的向著天花板指示的B12通道邁開了腳步.

雷千不禁在內心裡吐槽:你們兩個在玩最萌身高差嗎.

看著方芳和莉莉離去的背影.雷千不禁感慨的嘆了一口氣.方芳老師你在這麼我行我素下去.你當心自己將來找不到對象.

不過現在既然方芳和莉莉離隊.沒有辦法.雷千只能和伊莉斯一起鑽進了方芳用拳頭鑿出的那個破洞里.然後按照地板上那個「B12標示」指示的方向前進.

進入B12通道以後.周圍的氣氛明顯與之前那些燈明幾亮的外部通道徹底不同.

慘碧色的熒光燈上散發出微弱的點點綠光.照出通道內牆壁間斑駁的銹跡.本就不寬的通道.越往裡走就越狹窄.

通道的寬度只剛剛夠雷千和伊莉斯並排前行.然而伊莉斯早就嚇得躲在了雷千的身後.緊緊的抓著雷千後背的衣角不住的發抖.

不過就算伊莉斯用她那搓衣板一樣的身材.緊緊的頂著雷千的後背.雷千也完全感受不到與之前有任何一點兒的變化.

這傢伙的胸是萬年長不大嗎.而且伊莉斯同學你這樣膽小.這樣黏著哥哥.哥哥將來怎麼把你嫁出去啊.雷千在心裡暗暗的嘆口氣.沒有辦法.最後只能是讓做哥哥的這麼一直照顧你下去了.

就在雷千胡思亂想.擅自臆想今後自己和妹妹的幸福生活的時候.伊莉斯突然大叫出聲.以大力金剛指般的絕大力氣.掐住了雷千腰上的軟肉.

雷千腰上的肉差點兒被伊莉斯揪下一塊兒來.剛還覺得伊莉斯小鳥依人的雷千現在忽然意識到了幾個嚴重的問題.

伊莉斯不但能力是怪物級的.對甜食的熱愛程度是怪物級的.甚至連沒腦子的白痴程度也是怪物級的.

說不定哪天.伊莉斯會笑呵呵的一巴掌把雷千拍扁了.然後還四處問人:「欸.我的哥哥哪去了.」

雷千真是為自己的人身安全深深的感到擔憂.

「伊莉斯.怎麼了.」雷千揉著自己發痛的腰.和伊莉斯拉開半米的安全距離后問道.

「伊莉斯看到了一個黑影從前面閃過……」伊莉斯拚命的忍住眼淚.這個年紀的女孩子就是會因為一點兒風吹草動而哭一通鼻子.

而且在雷千的目力所及範圍之內.根本就沒有看到什麼黑影.

雷千甚至懷疑.伊莉斯是最近看家裡那台大電視看多了.碰到類似喪失異形出沒的地方就會觸景生情.然後產生出現黑影的錯覺也說不定.

三國狼煙行 .

「伊莉斯.不用害怕.這裡並沒有你在電視里看到的那些怪物哦.而且就算有怪物來.哥哥也會把他們一一打倒的.」雷千笑眯眯的對著伊莉斯說道.他感覺自己這麼帥氣的發言.絕對可以幫助伊莉斯重拾信心.

快穿逆襲:傲嬌男神,求輕撩 .

「哥哥.異、異型、型.出現了.」伊莉斯驚恐的叫道.


這裡又不是某個南極科考隊所建造的基地.怎麼會有像異型出現這種詭異的橋段發生呢.估計又是把自己的影子什麼的當做會吃人的怪物了.

雷千就這麼想著.然後轉回頭看去.接著雷千就看到了他這一輩子之中最恐怕怪異的場景.

在通道斜前方的天花板上.倒吊著一隻巨大的八爪蜘蛛.然而這隻蜘蛛從頭到軀幹的部分全都是人形.就好像把螃蟹的腳插到了魚身上一樣.

而這隻「人形蜘蛛」的臉.雷千絕對不會認錯.

比比安.

或者說是.克隆體比比安.

曾經那個一笑就會露出滿口白牙的非洲少年.現在卻面無表情、目光獃滯的裹身在巨大的蜘蛛腳之中.


「比比……安.」雷千試圖通過呼喚名字的方式叫醒意識不清的比比安.然而比比安卻連眼珠都沒有錯動一下.

本來就狹小的通道空間被蜘蛛比比安的身體擋住了一多半兒.雷千和伊莉斯要想通過.就必須讓眼前的障礙消失.也就是比比安讓位.

「那個.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不可以稍微挪開一點兒.讓我們過去.」雷千試探性的問向比比安.但是他心知肚明.已經變成這副模樣的比比安估計無法理解他現在所說的話.

而且.現在這隻蜘蛛比比安是友是敵還完全不可知.但是在敵人的基地里出現友軍的幾率微乎其微.即使如此.雷千還是決定要碰碰運氣.

「比比安同學.我是你的班主任老師雷千.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雷千想要通過自己來勾起比比安的記憶.

「雷…千…」比比安沙啞著嗓音.一字一頓的慢慢說道.

看起來雷千的話語起到了作用.比比安似乎對雷千的名字起了反應.雷千決定乘勝追擊.

「對.我就是雷千.你是我的學生.比比安.你的能力是『變色龍』.祖籍是非洲.所在的學校是東方中學.班級是初一二班國際班.座位是靠門一列的最後一個……」雷千把自己能想到的關於比比安的情報信息全都一股腦的講了出來.他也不知道哪一條信息說不好就能勾起已經變成蜘蛛的比比安.塵封的記憶.

因為據雷千猜想.這隻蜘蛛比比安很有可能就是安在最開始偷來.安插在雷千班級.接著遭遇到爆炸.被花舞娘抽出記憶.隨後被送到實驗場遭到香波兒抓捕的那隻比比安.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比比安的記憶能夠殘存多少.恐怕將是一個相當難解的未知數.

然而看比比安的樣子.也不像是完全回憶不起來一丁點事情的感覺.

「雷…千…」比比安依然只是在重複的喃喃著雷千的名字.看來真正起反應的只有「雷千」這兩個字而已.

「哥哥.我好怕……」伊莉斯再一次緊緊的抱住雷千的腰部.

「別怕.沒事的.」雷千低回頭.試圖安慰恐懼到不行的伊莉斯.

然而就在雷千一錯眼珠的瞬間.本來吊在房頂上蜘蛛比比安突然八爪發力.從牆壁上飛速爬了過來.

等雷千再次抬頭看向蜘蛛比比安的時候.它已經近在雷千的眼前了.

「呲啦」的一聲巨響過後.雷千隻感覺眼前一黑.無數又寬又結實的蜘蛛絲向雷千和伊莉斯纏來.將兩個人緊緊的圍裹在白色的蛛絲之內. 荷爾蒙.俗稱激素.是對肌體的代謝、生長、發育和繁殖等起重要調節作用的化學信息物質.

荷爾蒙分泌不足或過量都會導致人體生理活動的異常.

比如生長荷爾蒙分泌不足.就會變成方芳這個幼兒體型.

再比如生長荷爾蒙分泌過量.就會變成莉莉這個巨人身高.

此刻.這個生長荷爾蒙分泌不足的幼兒體型教師.正拽著生長荷爾蒙分泌過量的巨人身高學生.走在跟雷千與伊莉斯不同方向的一條B12通道內.

說起來.為什麼方芳會突然變得如此性情乖戾.連方芳自己也不知道.

本來並沒有打算和雷千鬧彆扭的.可是為什麼自己會突然表示想和雷千他們分開走的願望呢.

說到底.自己為什麼會那麼在意雷千的看法呢.

看到伊莉斯把自己發現B12通道的功勞.輕易的搶奪了.方芳就感到心裡十分不舒服.

等到看到雷千讚許的看著伊莉斯的時候.方芳就更加不舒服了.

自己會如此在意雷千對待自己的態度.連方芳自己也嚇了一跳.

方芳當然不會明白.自己在駕駛警用大吉普的過程中.已經對雷千產生了朦朧的依賴感.

對於從來都是被人知道性格后.就避而遠之的方芳來說.能有一個人(特別是異性)願意和她分擔開車這件看起來就相當複雜的工作.這簡直是從來沒有過的新鮮體驗.

所以方芳只能用自己暴躁的脾氣和彆扭的性格來掩飾自己的羞赧.不過她自己把這歸結為「更年期」提前了.

沒錯.方芳就是不願意自己被別人當做小孩子對待.尤其是一些對她來說特別的人.比如雷千.

於是方芳鬧彆扭、發脾氣來掩飾自己的不成熟.卻恰恰暴露了自己的不成熟.

方芳的心緒已經被那個看起來就傻乎乎.實際上更加遲鈍的中學教師.她的搭檔雷千給攪的亂七八糟.

像這種一想到雷千的時候.就會胸口小鹿亂撞、臉頰發紅的感覺方芳還是第一次體驗.說起來坐在一個男人的腿上開了一路的車.這也是第一次體驗.

越想.方芳越覺得羞羞的.

「喂.方芳老師.你差不多可以鬆開我了吧.」被方芳拽著的莉莉委屈的叫道.方芳自顧自的想著自己的心事.結果差點兒把莉莉拽個跟頭.

「啊.抱歉.」方芳趕緊鬆手.

莉莉鬆了一口氣.不過莉莉雖然是個笨蛋.但也不完全是個笨蛋.

不如說.僅僅在八卦這一項上.這個來自美國田納西的壯碩少女是個天才.


「哎呀呀.方芳老師你的臉好紅啊.難不成有什麼心上人了.噗嘿.」莉莉捂著嘴偷笑著說道.

「莉、莉、莉莉同學.你在講什麼胡話.什麼心上人.老師都是快三十歲的人了.哪還會像你們少女一樣暗戀什麼心上人之類的.」方芳情急之下差點兒咬著舌頭.

「方芳老師.難道說你的心上人是個看起來傻傻的.實際上更加遲鈍的中學老師嗎.」莉莉故意取笑方芳.方芳的臉漲得通紅.

「都說了不是了.你再說我可要……」

「噓.」還沒等方芳說出來她要幹什麼.莉莉馬上對方芳做出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方芳詫異的眼神盯住莉莉.就好像在問「怎麼了.」

「有什麼東西要過來了.」莉莉低聲說道.

在這條B12通道里.雖然燈光明亮.而且通道平坦寬敞.但是卻拐角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