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克的心中,怒氣值已經暴漲,他不管不顧,只要見到敵人,便攻擊,背上的魂之力, 軍嫂嬌養手册 ,連續的朝著敵人射去,

吉克的腦子裡,滿是阿妮已經傷痕纍纍,昏厥的樣子,他起初雖然十分擔心阿妮,但看到了牧師們來了后,終於放寬了心,

吉克現在所要做的便是,儘可能多的幹掉一些敵人,

庫洛卡斯不知不覺已經摸到了城牆下面,他舉著手中紅色的魔晶杖,火紅色的魔法粒子在瘋狂的聚集著,在他前面的地方,不少魔藝系的學生們,都趕了過來,

安格也在其中,他的表情,十分的沉重,這是他第一次見識到戰爭,遠遠超出了他的反應,就在剛剛,他吐了出來,身邊的很多同學都吐了,

安格不斷的擦拭著嘴角,舉起了藍色的魔晶杖,開始聚集起魔法來,

「庫洛卡斯老師,等我先使用魔法,」安格沖著看起來快要完成施法的庫洛卡斯喊道,


隨後庫洛卡斯減緩了魔法凝聚的速度,安格閉著眼,不斷的在聚集著淡藍色的魔法粒子,

「冰葬術,」安格一聲喊了起來,

靠近北面的城牆上,頓時間,沿著城牆邊,一層淡藍色的光芒亮起,隨後整個城牆上,還在跑動著的敵人都被迅速的凍結了,

庫洛卡斯看著安格的魔法釋放完畢了,他高高的舉起了魔晶杖,


「火焰轟暴,」隨著庫洛卡斯的聲音響起,在靠近北面的城牆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火紅色圓圈,滯留在敵人的頭頂,

圖格斯在目睹到了一瞬間,他顧不得那麼多了,躍了起來,踩在士兵們的身上,臨空揮出了一道巨大的劍芒狀勁氣,

「砰」的一聲,衝天的火紅色光芒,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雖然圖格斯破壞了這個魔法,但還是有不少士兵被灼傷,城牆上,一排排哈斯坎帝國的士兵,被爆炸的衝擊氣流推下了城牆,

隨後圖格斯看著城牆下,那群魔法師,用力的凌空揮出了數道黑色的劍芒狀勁氣,

庫洛卡斯頓時間傻眼了,他急急忙忙的拿出另外一根淡藍色的魔晶杖,想要施法,

安格也開始施法,然而勁氣的速度十分快,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個黑色的身影,張著羽翼,快速的移動了過來,

吉克整個人擋在了勁氣攻擊的軌道前,隨著數聲「砰砰」的聲音響起,吉克整個人直直的朝著地面上撞了過來,

庫洛卡斯急急忙忙的躲開,吉克「砰」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吉克校長,你還好吧,」庫洛卡斯有些擔心的問道,然而,一瞬間,看到吉克站起來后,他便明白自己的擔心只不過是多餘的,

「庫洛卡斯教頭,你們暫時先退回去一些,這裡狀況還是很危險,不要讓孩子們冒那麼大的危險,」

吉克說著,繼續朝著正在撤退的敵人跑去,

安格看著遠去的吉克,此時他的內心裡,還心有餘悸,剛剛的一霎那,他真的覺得自己快要完蛋了,

而這時,安格心中,有個一個想法,一個想要把一切告訴吉克的想法,因為那是他的校長,是一名絕對可以相信的人,


而安格到現在還無法相信,自己的爺爺默克爾竟然是叛國的罪人,

特瑞克帶領著士兵,一路追擊斬殺敵人,終於來到了城牆下,戰場上雖然還有一小部分想要逃跑的敵人,然而,此時,他們已經如同待宰的羔羊般,跑不掉了,

最後逃生的路線,已經被魯克公國的士兵們封鎖了,

「殺光他們,不要留下任何一個活口,」特瑞克回到了鎮子中的戰場上,大聲的喊了起來,隨後他手中的劍,馬上奪去了一名敵人的生命,

今晚他們傷亡慘重,南部防線的士兵,恐怕已經三千人不到,而且一般的補給人員和一些工匠,也被迫參與了戰鬥,今晚雖然守住了,但代價卻異常的沉重,

將近二萬人的軍隊,此時剩下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特瑞克雖然已經快要手都抬不起來了,然而他卻依然揮動著手中的劍,他心裡此時唯有一個念頭,血債血償,

「大人,求求你饒了我吧,我投降了,」一名哈斯坎帝國的士兵看著沖自己過來的特瑞克,跪了下來,馬上求饒道,

然而特瑞克的眼神中,卻絲毫沒有一點憐憫,手中的劍,刺穿了跪下來的敵人的喉嚨,隨後又奔向了另一名敵人,

數十名敵人齊刷刷的跪在了地上,祈求著饒恕,特瑞克已經殺紅了眼,面對跪下來求饒的敵人,舉著劍就刺了過去,

突然,特瑞克的劍,人只手握住了,是吉克,

「你幹嘛,吉克,為什麼阻止我,」

吉克低著頭,低沉的說了一句,

「夠了,特瑞克,戰爭已經暫時結束了,」

隨後特瑞克癱軟的坐在了地上,吉克張開羽翼,緩緩的浮上了天空,

「所有哈斯坎帝國的士兵聽著,馬上丟掉武器,投降,否則,格殺勿論,」

吉克聲如洪鐘般的喊了起來,聲音頓時覆蓋了整個戰場,吉克的話音剛落,「叮叮」的武器掉落聲便響起,地面上,還在負隅頑抗,想著逃跑的敵人,如同泄了氣的皮球般,跪在了地上,

城牆上,已經看不到敵人的影子了,看來敵人已經撤退完畢了,

勝利了,這場戰鬥,隨著一個歡呼聲響起,已經殺累了的士兵,歡呼了起來,雖然他們以十分慘重的代價,守住了南部防線,但他們確確實實的勝利了,

隨著「噔噔」的陣陣馬蹄聲響起,北面的地方,歌德帶著幾十人騎著馬飛奔而來,

「已經結束了嗎,」歌德停了下來,看著眼前這一片在歡呼聲中的慘烈戰場,吉克依然浮在空中,低著頭,望著下面的一切,

「吉克大人,吉克大人……」士兵們舉著武器,沖著浮在空中的吉克歡呼了起來,

戰場上,一明明女性和一些醫生們,都在忙碌著,尋找還活著的人,救助著一些在**著的士兵,

吉克緩緩的飛向了城牆,然而,在踏上城牆的一瞬間,他整個人呆住了,城牆外面,還能看到在撤退的敵人,

而城牆下面的慘狀,讓他的腦子裡,頓時想起了山脊島上的那個血夜,成片的屍體堆砌成的海洋,血水彷彿溪流一般,在流淌著,

「不準讓學生們上來,」庫洛卡斯登上了城樓,他的身後,跟著不少魔藝系的學生們,

庫洛卡斯想要在敵人逃跑時,再給予幾記魔法攻擊,在吉克的厲聲喝止下,學生們都停了下來,

眼前的景象,吉克不想讓這些孩子們看到,這恐怕是他們一輩子都無法想象的,

庫洛卡斯終於登上了城牆,他喘著氣問道,

「哎呀,吉克校長,怎麼了,」但隨即一瞬間,庫洛卡斯便睜大了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哇的一聲吐了起來,

東邊的天空,大片大片的雲霞,被升起的太陽,染成了金紅色,

南部防線的天空中,大片大片的食腐鳥群,在盤旋著,四周山林里的一些食肉動物,也已經陸續的循著血腥味,從山林里下來了,

城牆內外的戰場里,已經落下來大片大片的鳥群,在啃食著屍體,

吉克一直怔怔的站在城牆上,看著眼前的一切,他不知道,到底是誰,在幫助他們,但他的內心卻充滿了感激,

「這樣的戰場,恐怕今後還會重複很多次吧,」歌德站在吉克的身邊,感慨的說道,

吉克點了點頭,


「或許吧,但戰爭,才剛剛開始,」

…… 「怎麼了,小丫頭,現在可不是睡覺的時候哦,」伊爾瑪邪魅的笑著,看著被自己的鞭子纏住,已經遍體鱗傷的阿妮,一副十分欣喜的樣子,

伊爾瑪對於折磨別人,有著一種近乎痴狂的態度,她緩緩的拉過阿妮,一隻手放在了阿妮已經被鮮血浸的臉上,輕輕的拍了拍,

此時的阿妮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伊爾瑪並沒有馬上解決她,而是對阿妮百般折磨,她的行徑十分令人髮指,很多戰場上的士兵們,都不願意看過來,

瑞克心急如焚,他已經完全被圖格斯壓制住了,對方的實力十分強,他一時半會根本抽不開身,

「雙劍之舞,」瑞克大吼了一聲,手中一長一短的兩把劍,交叉了起來,隨後他整個人身份輕盈的朝著圖格斯攻了過去,

圖格斯的表情嚴肅了起來,眼前的年輕人不簡單,雖然實力不如自己,但技巧卻很出眾,

瑞克手中劍,朝著圖格斯輕盈的刺砍過去,每一下都彷彿一個舞蹈動作般,讓人捉摸不透,但威力卻是實實在在的,

圖格斯只得抵擋著瑞克的攻擊,他能看得出來,眼前的瑞克十分心急,使出全力向他進攻,而身後的情況,他也憋見了,伊爾瑪正在折磨一名女性軍官,

一錯神的功夫,瑞克頓時長劍直刺,短劍上挑,朝著圖格斯攻了過來,瑞克抓住了對方一瞬間的鬆懈,

圖格斯沒有大意,稍微向後邁了一步,躲開上挑的短劍,用劍背擋下了瑞克的長劍直刺,

「叮」的一聲,瑞克在略微攻擊后,馬上矮下身子,想要繞過圖格斯,去救阿妮,

然而,在瑞克繞過圖格斯的一瞬間,他感覺到了脊背上,一股勁風,隨即瑞克馬上朝著右側翻滾出去,

「砰」的一聲,地面上,雪花碎石飛濺,被劈開了一條口子,瑞克沒有想到,對方的反應竟然那麼快,一瞬間便封住了自己的去路,

「讓開……」瑞克怒吼著,其身後,雙劍朝著圖格斯揮舞了過去,

「抱歉…年輕的軍官哦,我上司的做法,十分不恥,但我是軍人,現在是戰爭,」圖格斯說著,眼中充滿堅毅,再次擋下了瑞克的攻擊,

隨後圖格斯回望了一眼,伊爾瑪已經把阿妮高高的拋了起來,隨後在空中揮出數次鞭擊,阿妮又落回了地上,伊爾瑪狂笑著,踩了上去,

圖格斯的臉上,表情十分的不忍,他繼續進著一名軍人應有的責任,阻止了瑞克瘋狂的攻勢,

「瑞克,阿妮就拜託你了……」

瑞克的腦海里,再次出現了吉克與自己分別時,交待自己的話語,頓時間他大吼了一聲,提著雙劍,長劍直劈,短劍直刺,

圖格斯橫著手中的劍,擋下了瑞克由上而下的劈砍,「叮」的一聲,隨後他馬上運動了勁氣,做出防禦,

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瑞克突然間收住了刺出去的短劍,反而向上抬起,與長劍交叉了起來,雙劍上,能看得到已經附著上的黑色勁氣,

「唰」的一聲,近距離的勁氣攻擊,一道黑色的勁氣,直直的襲向了圖格斯,而圖格斯畢竟經驗老到,他馬上運起了全身的勁氣,「砰」的一聲,瑞克揮發出的勁氣,打在了圖格斯堅硬的勁氣防禦上,

隨後瑞克不管不顧的朝著圖格斯的側邊,沖了出去,面對已經朝著自己砍過來的劍,他迅速微微側過身子,

「呲」的一聲,瑞克的肩頭,護甲的地方,直接被削去了一塊,鮮血頓時死飛灑了出來,

望著已經脫離了自己攻擊範圍,朝著伊爾瑪跑去的瑞克,經過士兵們,奮力的揮出幾劍,書名士兵倒了下去,

「很不錯哦,年輕的軍官,為了救自己的人,連手臂也可以捨去么,」圖格斯看著已經沖向伊爾瑪的瑞克,追了過去,

他很清楚,剛剛瑞克捨身的一擊,恐怕瑞克現在的左手,已經不能動彈了,然而,圖格斯身為一名合格的軍人,他絕對不會對敵人施與憐憫,那樣才是對對手最大的侮辱,

瑞克拖著左手,他知道,自己的肩膀處,已經被削掉了一塊,暫時不能動了,唯一支撐著他的只有信念,必須救下阿妮的信念,

「去點人,幫助瑞克軍隊長,」特瑞克還在和格雷澤廝殺著,他的一隻眼睛,已經閉上了,鮮血不停的從額頭上留下來,而對面的格雷澤,卻毫髮無傷,一臉輕鬆,

機會只有一次,瑞克十分清楚,

「喲,小子,這套雙劍之舞,越是危險的時候,越能發揮其最大的威力,你記好了,捨命一擊,是這套招數的核心,」

瑞克的腦袋裡,想起了數年前,在王都,教會他使用雙劍的一名糟老頭的話,

「哦,要死不死的小子,急著找死么,那麼就讓我送你一程吧,」看著攻過來的瑞克,伊爾瑪揮動了手中的鞭子,

鞭子直直的甩向了瑞克,鞭頭尖銳的三角頭,直直的刺向了瑞克,

瑞克看準了時機,微微側著身子,躲開了,然而,他的右鍵,還是被擦破了,他已經來到了伊爾瑪的身下,

隨後伊爾瑪把鞭子往下一壓,瑞克十分勉強的抬起了,已經無法動彈的左手,一把握住了鞭子,他的手指頭,頓時因為強大的力量而扭曲,折斷,

伊爾瑪眼中透著深深的震驚,因為瑞克右手裡的長劍,已經由下而上,襲向了她的胸口,

見到避無可避,伊爾瑪伸出了左手,「唰」的一下,伊爾瑪左手的手指頭,齊齊的被切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