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馭獸之術嗎?」

蕭易低聲呢喃,眼中閃爍莫名的光芒。

鐵籠旁。

陳虎邊大口喘氣,邊解鎖鐵籠。

「咔嚓、咔嚓」的脆響聲,快速傳出。僅是片刻間,四把鑰匙被他全部打開。

籠罩金翅鷹四周的鐵欄杆,應聲向後倒地。失去束縛,金翅鷹「嘩啦」一聲,撐開翅膀,遮天蔽日,放聲嘶鳴。

唳!!!——

鷹叫聲響天動地。

六級妖獸身上攜帶的恐怖氣息,釋放開來。猶如一陣狂風般,吹散的山林嘩嘩作響。

蕭易騎來的駿馬,再也承受不住高級生命的威壓,轉身逃跑。周圍山林里的走獸飛禽,也受了驚亡命逃竄。

一時間,鳥叫獸吼,不絕入耳。

「哈哈哈……」

陳虎站在金翅鷹下方,仰天大笑,「小子,你不是很牛比嗎?現在再給我牛看看!」

「殺我兄弟,毀了根基,我一定不會讓你那麼痛快就死的!我要慢慢折磨你,讓你嘗嘗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陳虎滿臉猙獰,嘶聲吼道。

上百人的團隊,十年的成果,讓蕭易一招回到原點。

他恨啊!

撕心肺裂的恨!

深入骨髓的恨!

滔天恨意,染紅了陳虎的雙目,騰騰殺氣,纏繞身體四周。


受元氣波動一衝擊,蕭易腦後長發,無風自動。

「呵,說的好像是我逼你的一樣。」

蕭易站在樹丫上,靜止不動,「你不劫殺商隊,我會吃飽了撐著沒事幹,找你麻煩?」

「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話說,你有這個資格嗎?」

蕭易蔑視,居高臨下,俯瞰道,「廢話少說,把馭獸之術交出來,我給你留全屍。不然……」

「不然怎麼樣?」

陳虎獰笑,「你以為這隻鷹王是擺設的?我告訴你,我放它出來,就是為了……」

嗤啦!

一道金光突然乍現。

陳虎嘴裡的話,戛然而止。他那滿是獰笑的腦袋,陡地和脖子分了家。殷紅鮮血受到空氣的擠壓,狂飆噴射而出。

無頭身軀,在原地晃了幾晃,終於承受不住。「咚」的聲響,往後倒在地上。神經抽搐下,雙手雙腳一陣抖動,活像個殭屍。

嗒!

蕭易腳尖發力,身體繃緊,眼睛死死的盯著金翅鷹王。

快!

太快了!

剛才那一瞬間,蕭易只來得及看見一抹金光閃過。陳虎的腦袋,便已經拋空飛起。

也就是說,金翅鷹王僅是揮揮翅膀,就滅殺了陳虎!

蕭易不知道金翅鷹王為什麼要殺陳虎,他只知道。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對上六級金翅鷹王,唯有逃跑這一條路可以選擇。

全身力量聚集在腳尖,精神高度集中。

蕭易時刻注意金翅鷹王的動作,做好逃跑的準備。

只是——

「人類,不要緊張。」

一個疲憊中帶有柔和的女子聲音,在蕭易大腦里響起。

蕭易先是一驚,旋即反應過來,瞪大眼睛,望著金翅鷹王,愕然道,「是你在和我說話?」

「是的。」

金翅鷹王聲音有些急促,似乎趕的緊。

「人類,我沒多長時間可活了。抓我的人類,為了讓我屈服,給我服用了毒藥。本來,以我的修為,還能活個一兩年。可現在我生下了孩子,所有力量都消耗殆盡,已經堅持不了了。」

金翅鷹王說話斷斷續續。

蕭易聽罷,驚異歸驚異,心中的警惕卻沒放下。遲疑片刻,沉聲道,「那你想要我做什麼?」

「聰明的人類。」

金翅鷹王讚揚了一句,「人類既聰明,又狡猾。我們妖獸被打的偏居一方,想必根本原因就在這裡。」

「能直接說正題嗎?」

蕭易面無表情的打斷道。

「當然。」

金翅鷹王深吸一口氣,移動龐大的身軀,露出身後一角。在它身後方,一個金光熠熠的鳥蛋,綻放奪目光彩。


「這就是你的孩子?」

蕭易訝然。

「是的,這就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你收養它,我們金翅鷹是鷹中霸主。你把它養大,就會多出一個強大的夥伴。」

金翅鷹王喘氣的聲音,在蕭易腦海中響起,「作為……作為答謝,我願意把我的妖丹送給你。」

「妖丹?」

蕭易錯愕,「什麼是妖丹?」

「怎麼人類你不知道妖丹?」金翅鷹王茫然,不過,時間有限,它沒有再交談,而是渾身一陣顫抖,腹中一團金光,緩緩過渡至喉嚨,最後從鷹嘴裡漂浮而出。

嗡!

耀眼的金光,陡一暴露在空氣中。山林里的天地元氣,頓即盤旋,匯聚在了金光四周。

蕭易眯眼。

半響,才看見一顆葡萄大小的金色丹丸,在虛空中上下浮動。

「人類,妖丹給你,希望你照顧……照顧好我的孩……孩……子……」

最後一個字落下,金翅鷹王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塌。

蕭易敏銳的感應到,它身上沒有了半點生機。

就這麼死了?

蕭易心情複雜,想說什麼又開不了口。

但有一點,無需驗證。那就是金翅鷹王是偉大的,為了自己的孩子,願意捨棄自我。

只是,它就那麼相信自己?

「它是沒了選擇。」

吞天虎懶洋洋的聲音,忽然響起,「你小子就偷著樂吧。拋開尚未孵化的鷹蛋不提,光是六級妖丹,就能讓你修為提升一大截。嗯,運氣好一點,說不定能讓你突破到武靈境界!」

「真的?」

蕭易聞言大喜,「虎大爺,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這妖丹就是由妖獸一身精血,所凝練而成。內部蘊含能量極大,是中級妖獸的標誌之一。你吃了它,相當於煉化了十到三十頭低級妖獸的精血。」

吞天虎哼哼解釋道,「至於鷹蛋,這玩意你以元氣日夜孵化,到時出生的小鷹,會認你做父母。個中好處,虎爺想必不用說,你也知道吧?」

「知道,知道。」

蕭易腦袋點個不停,心中大笑。


賺了,賺了。

這回真是大賺特賺!


誰能想到,追著陳虎而來,會得到如此大的收穫?

一顆六級鷹蛋,一枚六級妖丹。

簡直賺翻天了!

… 搓了搓手。


蕭易跳下樹丫,慢步走到金翅鷹王屍身前。抬頭仰望半空中的妖丹,手一揮,運轉元氣,招納到手心。

下一刻。

一陣沁人心脾的濃郁香氣,直往蕭易鼻子里鑽。

「好!」

蕭易大喝,臉龐上難掩喜悅之情。

打量妖丹好半響,才戀戀不捨的收進空間戒。蕭易清楚,現在不是服用妖丹的好時機。

當務之急,還是先把金翅鷹王的屍身處理了再說。

六級妖獸的屍體,可是很值錢的。

如果不是金翅鷹王以妖丹做為贈送條件,蕭易怎麼也不會放過。現在嘛,只好忍著到嘴邊的痛苦。挖了一個大坑,把金翅鷹王給埋掉。為防止野獸挖掘,還搬來幾塊巨石,壓在上面。

至於陳虎的屍身,蕭易可沒那麼大度。

一番收刮,找到幾十塊玄級元晶石。 婚情告急:總裁離婚請簽字 、兩瓶聚元丹、一柄凡級寶器、一本凡級超等的戰技功法。

這些東西,蕭易毫不客氣的全都收進空間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