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大人冷笑,「老傢伙,你以為激將法對我有用?」


龍族族王幾乎要暴躁的原地起跳,啊啊啊啊!手癢難耐,他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實力相當的對手,如果不能打上一架,那將是他一輩子的遺憾!

龍族族王手上金黑色元氣突然出現,一瞬間氣壓變化,父親大人狠狠皺眉,這老傢伙竟然想在這裡動手?

「嗡嗡——!」敏感的空氣波動傳來,兩位實力悍然的人物同時有了感應,「嗡!砰!」空氣猛然傳來的激蕩,讓兩位父親都聞聲色變!

「嗖嗖!」兩位父親直接化作兩道黑影自龍巢內部而出,直奔第三軍團的基地所在!海水幾乎被他們的速度完全割裂開,一波波巨大的水浪自他們兩邊飛起,龍族族長金瞳閃過發狠的光,「竟然有人敢來這裡撒野,真是膽子不小。」

父親大人皺眉,「來的傢伙……會不會是他們?」

龍族族王的神情瞬間陰沉,「如果真的是他們……看來真的是要好好打上一架了!」

「警報!警報!我們遭到了攻擊!」第三軍團的警報聲響遍整個區域,在內的所有異族在片刻的驚慌之後立刻回歸冷靜,雖然是剛組建沒多久的軍隊,但在此刻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砰!砰!砰!」第三軍團設置在外面的屏障遭到猛烈攻擊,很快,第一重碎掉了!

「憐大人!第一重已經碎掉了!很快第二層也會崩壞,我們不能堅持太久,要不要先撤離?」指揮室之內,憐神情冷峻,迅速下了決定,「讓所有異族集中到避難區,如果第三層屏障破碎,我會拖延住對方,給你們安全撤離的時間!」

「……是,是!」

「憐!我和你一起去!」隱月抓住憐,憐點點頭,兩人迅速衝到外面,異族們在緊張有序的撤離,憐和隱月則是直接衝到了外面!

「砰!」一道道光芒自某處朝第三軍團的空間屏障狠狠敲擊,每一下的力道都十分強悍,憐看著那些光芒迸發出的色彩,是元素師!來的是一位實力超群的多系元素師!

「撤退!」憐怒吼一聲,還在同這個人物交戰的軍團戰隊立刻服從憐的命令撤退,這些力量怎麼可能會是眼前人的對手!憐深吸一口氣,魔杖出現!

「忽忽——!」元素之力在魔杖周圍環繞,隱月則是冷著俊臉拉開了元氣之弓,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出手!

「嗖!」強勁的元氣箭矢帶著強大的元素力量呼嘯而去,直接轟在某個位置!一道更為強大的力量襲來,竟然將這記攻擊完全扭曲、撕裂!

「啪!」元素力量完全爆開,如一陣雨一樣的傾灑而落,憐心頭一沉,來者不善!

元素之雨的後方始終閃耀著一團不知名的光澤,仿若從天而降的一枚流星,這光芒在淡淡褪去,也在緩緩接近,當所有的光芒全部消失之後,一道身影就這樣站在憐的面前,擊垮了憐心中所有的堅強!

「老、老師……!」抖著嘴唇,憐的聲音很輕很輕,不敢相信是他,更不敢相信他就這樣出現在自己眼前,更不敢相信他們是如今的立場!

「憐!」隱月眼疾手快抓住憐,他已經感覺到她身體里想要迸發而出的力量,憐回頭,有些慌張的看著隱月,「是老師,是老師啊!」

阿爾。亞特蘭蒂斯冷著眸光站在那裡,見到憐,這個唯一的學生他沒有半點情緒的起伏,仿若是一個失去所有有關記憶的失憶者,憐在他眼裡是那樣的陌生、冰冷。

「老師!是我啊!老師!」憐呼喊著、嘶吼著,然而阿爾。亞特蘭蒂斯依舊沒有任何反映,他抬起手,掌中迅速集結了元素力量,在翻滾、咆哮!

「小心!」隱月背後突然生出龍翼,狠狠拍打,直接將憐護在裡面,那襲擊而來的元素力量轟在隱月的龍翼之上,隱月狠狠咬牙,龍翼直接被轟出一個空洞,鮮血直流!

「隱月!」突如其來的攻擊讓憐瞬間清醒,隱月疼痛難忍的單膝跪地,「我沒事……你不要過去,危險。」隱月忍不住咧開嘴角,笑看著憐,「以前一直不太清楚你老師的真正實力,現在看來……我還是太嫩了。」隱月目光低沉的看著阿爾。亞特蘭蒂斯,一擊就能將他的龍翼轟開,他現在可是魔王,而且是王者血脈……憐的老師已經是真正的神了么?

憐站起身,看著面前面無表情的老者,憐能聽到自己心臟流血的聲音,傷口仿若越來越大,大到她的整個心臟都開始抽搐!

「小丫頭,我不忍心看你如此,就幫你一下。」

「小丫頭,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學生了,你叫什麼名字?憐?真是一個好名字啊。」

「憐,不要擔心,有我在。」

「這東西交給你,這東西叫做室,裡面有你需要的東西,希望下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會得到更長遠的進步。」

「憐,身為老師我沒能常在你身邊教導你,這是身為老師的失職。」

「憐,無論如何,你都是我引以為傲的學生,永遠!你的老師,阿爾。亞特蘭蒂斯……」

憐的眼眶紅了,不知名的淚水瞧瞧流出,那是她的老師啊,那是讓她重新開啟這段人生的人,她怎麼可能會對他動手,怎麼可能啊!

阿爾。亞特蘭蒂斯再一次舉起手,手掌之上的元素力量再一次出現,憐深吸一口氣,總算明白為什麼老者那麼擔心自己,見到如此的老師,她該怎麼辦?她能怎麼辦!

「憐!」隱月想伸手抓住憐,憐卻在這個時候陡然躍起,阿爾。亞特蘭蒂斯的目光冷冷的看著憐,手掌的方向也隨著改變,元素力量在加碼,憐的淚水已經滑落眼眶,「我從來不會忘記您對我說的每一句話,更不會忘記您為我做的每一件事!老師,我知道你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你不願的!不管是誰讓你這麼做,我都不會原諒,我會幫你找回真正的自己,找回那個一心想要和平的阿爾。亞特蘭蒂斯!」

憐的聲音如一道陽光瞬間穿透阿爾。亞特蘭蒂斯心海中的迷霧,他似乎能隱約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那身影不正是他唯一關懷著的小傢伙?

元素力量在瞬間消失,阿爾。亞特蘭蒂斯的冷漠開始垮台,似乎是響起了什麼一樣,什麼東西在困擾著他,憐驚喜的看著一切,「老師!老師!」

「嗡!」一道半透明的身影直接自阿爾。亞特蘭蒂斯的身上躥出,形成了另一番景象,憐的神情瞬間陰冷,雙拳猛然握緊!「教皇!」

「小丫頭,看不出來你竟然有這樣的本事,能夠破除我的控制,雖然只有一小會兒。」白色長袍,那張臉隱在光芒之中完全看不清楚,但憐就是知道他是誰!

「你這樣對待自己的親弟弟,你根本不配老師稱呼你為一聲哥哥!」

「呵呵,我親愛的弟弟竟然將這樣的事情都告訴給了你?」阿爾。亞特蘭迪斯的神情再一次變為冷漠,教皇的身影閃爍著光芒,「看樣子,小丫頭你會成為我最大的阻礙。」

一股強大力量直接將空間扭曲!被操控的阿爾。亞特蘭蒂斯瞬間出手,憐的身影卻在瞬間消失不見!看著閃爍的空間傳送陣,教皇的虛影發出冷笑,「空間傳送陣?」

「嗖!」一道元素攻擊襲來,阿爾。亞特蘭蒂斯躲避不及時,竟然被擦傷了臉頰,憐深吸一口氣,黑眸閃耀著灼灼光芒!

「不要小看我,別忘記,我可是老師的學生,唯一、引以為傲的學生!」 「小丫頭,你倒是很有自信,看來就算對手是阿爾,你也可以毫不猶豫的下手了?」教皇半透明的身影就環繞在阿爾。亞特蘭蒂斯的身邊,操控著他的一切,控制著他的意志,阿爾。亞特蘭蒂斯眼中沒有一絲暖意,再次毫不猶豫的下手,就像面對一位死敵!

憐死死咬牙,她當然知道自己要面對是誰,老師的實力早已在她之上,但她剛才也並非說空話!她是老師唯一的學生,是老師引以為傲的學生!就算對手是老師,她也不會什麼都不做,老師也更是希望如此吧!

「砰!」元素襲擊而來,卻被阿爾。亞特蘭蒂斯輕鬆的一拳擊碎,憐的這些攻擊在他面前就如同小孩的力量,完全沒有半點威脅,在絕對的強大實力面前,縱然是魔王……也要甘拜下風!這便是實力的殘酷,這便是實力的絕對!

「小丫頭,當初如果知道你會這麼阻礙我,我應該早就解決掉你!」教皇的聲音帶著一絲後悔,「阿爾讓我救你的時候,我就應該預見到這樣的未來。」

果然是老師……憐心中又湧起一股心酸,老師果然是因為她才會變成如今這個模樣,他為自己犧牲的真是太多了!憐心神一震,她更應該將老師自教皇的控制中解救下來!憐身形迅速消失,以空間傳送陣的方式進行著瞬間移位,阿爾。亞特蘭蒂斯的元素攻擊毫不留情,空中一團又一團爆開的元素火焰太過奪目,看到隱月是心驚肉跳!

不行,他要去幫她!隱月的身體一動,身後受到重傷的翅膀依然在淌血,龍族王者血脈的自愈能力雖然驚人,但在這樣的攻擊之下也只能屈服,傷口幾乎沒有任何自愈的情況,稍稍一動,就是錐心刺骨的疼痛!隱月死死咬牙,該死的,這攻擊效果怎麼會如此駭人!

隱月深吸一口氣,站起身,他可是弓箭手,在遠程照樣可以幫她!忍受著背後龍翼的刺骨疼痛,隱月的手臂撐開,成黑的元氣之中隱約涌動著一抹金色,黑色的箭矢瞄準的並非是阿爾。亞特蘭蒂斯,而是他身旁的那縷半透明的教皇分身!

「……一定要中啊!」隱月手指繃緊弓弦,額頭隱隱冒出汗水,龍翼之上不斷有獻血落下,視線死死定在某個位置,手指鬆開!「嗡——!」黑色箭矢破空而去,直追那道分身!「唔!」隱月再一次單膝跪地,粗喘著氣的他抬起頭,一定要中!

「嘩!」同一時間,三系元素全面爆發,憐的身形轉變跟快,一秒變換一個地方,元素之光在她周身不斷閃耀,弓箭的破空之聲讓憐的動作更快,元素碰撞元素,而她在不斷的靠近!

「小丫頭,和阿爾用元素對抗,你只能自討苦吃!」教皇的聲音透著一抹嘲諷,憐的元素攻擊顯然不能讓阿爾。亞特蘭蒂斯受到任何傷害,但憐的目的根本不是要用元素對抗,她要做的便是靠近、靠近,就像現在這樣!

「請原諒學生的無禮!」憐低聲開口,迅速出掌!

「唔!」阿爾。亞特蘭蒂斯一聲悶哼,元素師的身體怎麼可能承受得住憐如此的力量攻擊!阿爾。亞特蘭蒂斯的身體一個彎曲,一道黑色箭矢提著他的頭皮擦了過去,教皇分身成為箭矢的唯一目標,命中!


「噗嗤!」

半透明的分身被黑色箭矢完全穿透,卻沒有半點反應!

「以為這樣的力量就能傷到我?未免太天真了!」教皇冷笑,阿爾。亞特蘭蒂斯的身體瞬間退後,手中元素力量再一次迅速凝聚!「憐!」隱月放聲怒吼,憐腳下的空間傳送陣瞬間啟動,但教皇的冷笑仍在!

「小丫頭,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你有離開的機會!」

空間封鎖!空間傳送陣的光芒被瞬間壓制,憐已經明顯感覺到她周圍的空間被強大的力量壓制,她根本動用不了分毫!跑!身形直接往旁邊迴轉,拔腿開跑!然阿爾。亞特蘭蒂斯的元素之雨也跟著降落,漫天的元素之火落下,猶如漫天飛翔的流星!無路可逃,無處可躲!

憐站在原地,看著高空之上的元素之光,看著他們閃耀無比的光芒和強大力量的威壓,手腕輕轉,一張咒符瞬間出現,要引爆這裡的力量嗎?一旦引爆,剛剛建立的第三軍團基地也保不住了!憐狠狠咬牙,咒符被她狠狠捏在手裡,已經被汗水浸濕!隱月不顧一切的沖了過來,一聲憤怒的龍吟,通體紅色的巨龍沖了進來,憐見到這一幕瞳孔一縮,沒有任何選擇,就在這時——!

「嘩啦嘩啦嘩啦!」連續幾道的濃黑色鎖鏈自某個地方探出,直接要卷上阿爾。亞特蘭蒂斯的身體,教皇分身微微吃驚,立刻讓阿爾後退,幾道鎖鏈頓時在空中爆開,化為一片黑色濃霧撲向漫天的元素之火!

「轟——!」兩者接觸的瞬間,如同火與水,根本沒有任何共存可能,兩種力量狂猛的碰撞在一起,沒有強辯、沒有解釋,就是這麼蠻橫,就是如此不講道理!你在我面前,我就要滅你,沒有任何理由!光與暗,你走我來,你存我亡!


紅色巨龍的身體將憐整個護住,兩種力量的碰撞引起了強大的力量波動,在瞬間彈射開來!

「嗡——轟!」海水激蕩,在瞬間被強行分割開!接著再狠狠的撞擊在一起,波浪滾滾,直接將第三軍團基地的很多房屋瞬間毀滅!海底山峰被直接削去一塊,海沙和灰塵瀰漫在海水的每一個地方,似乎所有的東西都被強行改變了位置!

兩位疾馳而來的父親被這樣的力量波動驚住,腳步也不由得慢了很多,父親大人的目光閃爍不已,「這樣的力量波動……」

龍族族王目光發狠,「啊,你和我動起手來也差不多是這樣吧。」

如一場風暴過境,在短短几秒之內就將眼前的世界完全改變了模樣,在海沙飛舞根本看不清任何東西的瞬間,憐望著某一個方向,那是黑色鎖鏈探出的方向!

「憐,你有沒有事?」隱月的身體移動,風暴已經漸漸消散,憐站起身搖搖頭,是誰解救了她?剛才如果不是這樣的力量,她恐怕會受到很大傷害,如果真的使用咒符,這裡能生存下來的人還能有幾個?

海沙在瘋狂的被挑起蔓延之後,緩緩降落,世界似乎重新回歸到了平靜,一襲黑色斗篷出現在憐的視野之中,憐皺眉,黑暗教廷的人?

阿爾。亞特蘭蒂斯冷酷的眼睛看向來人,但見到黑色斗篷上那熟悉的圖案之後,教皇分身笑了,「怪不得,原來是你……」

一隻白嫩的小手緩緩將遮擋在面部的斗篷拿開,蔚藍色的眼睛,如海藻般的波浪長發,還有那上面顏色不新鮮看上去還很老舊的蕾絲髮帶,憐的呼吸徹底僵在身體內部,一雙眼就那麼看著,一分一秒都不想移開!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憐的聲音在狠狠發抖,隱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回頭一望也是震驚不已!「薔薇?!她不是已經……!怎麼還會出現在這裡!」

「教皇閣下,這應該算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真的……很不正式呢。」一團黑色煙霧自薔薇的體內冒出,教皇分身見到這一幕,不由得冷笑一聲,「黑暗教廷……不管我怎麼剷除,都像蟑螂一樣,頑強的狠!」

「哈哈哈哈!蟑螂?那還要多謝你的誇獎了,只不過高貴如你,怎麼也用和蟑螂一樣的把戲?」

薔薇面無表情如同阿爾一樣,他們都只是被人操控的工具,沒有自己的意志、沒有任何錶情!兩人看著對方,身旁的兩團分身在互相對話,憐只感覺到渾身的血液在往頭上翻湧,那聲音是羅德伊!天煞的羅德伊!該死的羅德伊!她應該殺了他!殺了他!

一抹深深的紅色急促在憐的眸底竄出,元氣空間之內的元氣們似乎感應到了自己主人異常爆表的情緒,也跟著在瞬間沸騰起來!血液在燃燒,皮膚之下似乎流竄著岩漿一般!怒火在心底越少越猛,根本無法停止,憐也根本不想停下!

「噗噗噗!」白皙的皮膚在瞬間爆裂開來,一道道傷口就這麼出現在憐的身上、臉上,隱月看的驚呆,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憐!保持清醒!不能亂來!憐!」

現在,一切的聲音都已經傳到不到憐的世界,在她的世界里只有一片紅色!唯有一片紅色!

越來越多的紅色竄入純黑的眸子,彷彿要吞噬掉裡面原本的色彩,血液在身體之中瘋狂咆哮,元氣們也發出陣陣嘶吼!放我們出去!放我們出去!

「刷!」紅色蔓延到了整個眼眸,最後一抹黑色也轉化為一個小黑點,最後消失殆盡!

一團紅色元氣元氣空間內部冉冉升起,神魔血脈在這一刻完全蘇醒!

「不好!」父親大人察覺到了憐的轉變,神情更為陰沉,衝出去的速度也越發迅速,龍族族王在感應到細微的變化之後,金色眸子也是狠狠沉下,這小丫頭……!

「啊——!」一聲怒吼,仿若來自遙遠的上古時代!仿若來自那個神魔共存的時代!仿若來自神魔被眾神打壓的悲憤時刻!

「憐!」父親大人終於趕到,放聲怒吼,但一切都已經晚了!

成魔,便在這個瞬間! 來自魔的怒吼響徹這片海域,在第三軍團基地內部躲藏的所有異族們都不由得抬起頭,一個個都掛著驚恐的表情,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種靈魂上的震撼,這樣的力量讓他們的身體和靈魂顫抖,這樣的力量讓他們不得不將注意力集中在一個地方,眼帶敬畏的朝拜!

「這力量到底是什麼……」異族們驚恐不已,也崇拜不已,伯恩斯的臉色煞白,他的心臟在瘋狂跳動,「這是憐……憐到底怎麼了!」伯恩斯起身就要追出去,然被夏海和加里奧死死拉住,「你冷靜一點!」夏海一聲低吼,伯恩斯灰色的眼睛跳躍著光芒,「放開我!」

「你去了能做什麼?這樣的力量一旦爆發,你恐怕屍骨無存!就算髮生什麼,憐也有能力保護好自己,更何況她身邊還有隱月,那個男人不會讓他受傷的!」加里奧死死抓著他,有些生氣的怒吼,「與其衝過去送死,不如留在這裡,保護這些憐在意的心血!第三軍團如果被毀了,憐的努力也算白費了!」

伯恩斯的理智瞬間回籠,「我明白你們的意思,放開吧。」伯恩斯感受著遠處越來越大的力量波動,在第三軍團之中,他或許是實力最高的代表者,憐所給他的指示,在必要時刻帶領第三軍團安全撤離!

「通知所有異族,撤離!」伯恩斯深吸一口氣,發出一條命令,異族大軍立刻緊張有序的安排撤離,安妮站在那紅了眼睛,「小憐呢?我們就這麼走了,小憐怎麼辦啊!」

「她會沒事,我們能為她做的,就是保護現在她努力創造的一切,不要讓這一切毀於一旦!」夏海拍拍安妮的肩膀,安妮看著第三軍團好不容易建造好卻幾乎被毀了一半的基地,是啊,第三軍團是小憐努力的成果,她做了這麼多不就是為了走到今天這一步!如果第三軍團毀於這樣一場浩劫之中,小憐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那都是她的心血!

第三軍團以最快的速度開始撤離,所有人的心情都是異常沉重的,那樣的怒吼仿若擊穿了他們的心臟,撕開他們的靈魂,如果可以,甚至讓他們難過的要流下淚來!

「憐!停下!我的女兒,快停下!」父親大人看著一雙紅眸的女兒,只覺得心臟疼痛不已,她現如今根本就沒有晉陞神魔的實力,這樣的晉陞,是神魔血脈強行被徹底激活的表現!這是血脈的力量在逼著她提升實力,強行將她拔高到這樣的高度!這不是實力的晉陞,這是一場深深的折磨!

是怎樣的憤怒才能讓她踏入這個地步,是怎樣的憤怒如此折磨著他的女兒!

「老傢伙!你想死么!」龍族族王眼明手快將父親大人拉過來,「小丫頭的實力強行被提升到了神魔,她體內的神魔血脈幾乎在暴漲!你難道沒有發現她的實力在瘋狂提升,現在就算和你我動起手來也不虛半點!」

「我不能看著她這樣下去!神魔血脈會讓憐的實力不斷提升,直到撐爆她的!」父親大人怒吼,想要甩開龍族族王,龍族族王一個發狠,「老傢伙!現在不僅僅是小丫頭棘手,你難道沒看到還有兩個么!」

父親大人猛然抬頭,眼裡心裡都只有女兒的他現在才注意到空中站著的兩個,那個黑色斗篷的身影讓他的視線完全凝固,「薔薇?!」父親大人瞬間便明白,為什麼憐的情緒會崩潰,她最愛的妹妹如今是這樣的景象,她如何能不崩潰!

父親大人卻不明白,憐並非只是因為薔薇,她是一個心形何其堅強的姑娘!一路走來,遇到過多少艱難險阻,遇到過多少次的背叛傷害,她都挺過來了!她有著無比強大的心理和堅強,但眼前的這兩個是她最最重要的人,一個是恩師,形同第二位父親!一個是妹妹,她的至親骨肉!這樣的兩個人都是因為她,被如此控制,教廷、黑暗教廷,這兩個憐從前或多或少不帶有任何情緒,甚至出手幫他們做過一些事情的傢伙,就是這樣對待她的親人,就是這樣對待他們的!

被傷害多少次,就會留下多少傷口,被撫平多少次,就會留下多少道疤痕!

無法原諒,不能原諒,根本就不想再去原諒了!包括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