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在變身時是非常痛苦的,因為身體的結構發生的改變是非常難受的,就和抽筋的感覺差不多,變身時大多狼人的理智會一點點消失,就像暈厥一樣,大腦的外腦是關閉的,只有內腦,也就是控制激素分泌和原始本能的部分是運作的,所以會失去理智。

失去理智之後,它們自然是六親不認,傷害無辜,這和純種狼人就有著很大的區別。

而林磊面前的這隻狼人,絕對是純種狼人,因為普通狼人看到月亮變成狼人後,它們的理智就會消失,隨著理智消失的還有它們的智力,所以普通狼人變身後是聽不懂人話的。而林磊面前的這隻狼人是可以聽得懂人話的,不然的話,小龍剛才的話語也就無法將這隻狼人激怒了……

「嗷!」狼人雖然身高三米,高大魁梧,但它的速度確實不慢,只見一道黑影閃過,眨眼間,狼人便衝到了林磊的面前,然後一爪子拍向了林磊的胸膛。

正在和小龍說話的林磊突然察覺到耳邊響起了風聲,已經經歷過無數次生死的他,自然知道危險來臨了,於是他連忙向自己身後閃去,非常及時的躲過了狼人的致命一爪。

「竟然搞偷襲,卑鄙啊!」穩住了身形后,林磊這才看向了攻擊落空的狼人,一臉鄙視的說道。

「嗷!」狼人見自己一爪沒有集中林磊,更加憤怒了,揮動著雙臂就要再次沖向林磊。

「哼,還來,也罷,我就讓你嘗嘗我的加強版焚陽決第五式吧!」林磊見狼人還要攻擊自己,也是不能淡定了,雖然他脾氣比較好,但人家都打上門來了,他也不能再忍了。

於是,林磊直接雙手結印,一個個玄奧的印記隨著他的雙手不停的變動,在林磊的雙手之間不停的跳躍著,漸漸的,焚陽決第五式所需要的印記林磊都給結了出來,只聽「嗡」的一聲,大量的金焰法則直接便從林磊的體內噴涌而出,在林磊的面前凝聚成了五顆散發著紫金光芒的小太陽。

隨後林磊便手印變動,用意念操控著五顆金陽運轉了起來,讓它們開始勾畫火焚陣法。五顆金陽相互環繞著,按照著林磊的指揮,一點一點的構建著火焚陣法。不一會兒,一個大火爐的雛形便被金陽勾畫了出來。林磊操控著五顆金陽不停的勾畫弧線,讓大火爐越發凝實了起來,與此同時,大火爐也散發出了一股恐怖無比的威勢,大火爐徹底成型。

焚陽決第五式——火焚陣法,林磊直接將這招用了出來,因為這是他目前最強的攻擊招式了。

然而,這一切並沒有完,在大火爐成型的那一瞬間,林磊直接從乾坤袋中拿出了血炎焚天旗,然後將手中的血炎焚天旗拋向了天空,心神一動,血炎焚天旗直接爆發出了刺眼的紅光,一股強大的威勢也從血炎焚天旗中爆發了出來。

與此同時,血炎焚天旗一出現,附近天地間的火法則都變得活躍了起來,尤其是林磊的大火爐,威勢更是大增,足有原來的四倍。做完這一切后,林磊直接將大火爐丟向了狼人,這一擊,也是林磊用來試探狼人的,他想看看狼人的實力如何。

雖然從小龍那裡得知,狼人現在的實力和自己差不多一樣,但林磊還是不太放心,他準備親自試探一下。畢竟林磊也不想一下子就將狼人打死,他和狼人之間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之所以起了矛盾,還是因為林磊無意間闖進了人家的領地。


對此,林磊多少還是有點愧疚的,因為林磊知道,對於狼人這種生物來說,領地是非常重要的。而林磊闖進狼人的領地,這就是變相在挑釁狼人。雖然林磊是無意的,但狼人不知道。所以,林磊決定只擊敗狼人就好了,絕對不能傷了它的性命。

散發著毀滅氣息的大火爐,速度非常的快,眨眼間便已經飛到了狼人的面前。

而正準備再次沖向林磊的狼人見一個散發著金光的大火爐向自己飛了過來,也是停在了原地,因為它從大火爐上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狼人覺得,若是不好好應對大火爐的話,這個大火爐很有可能會威脅到自己的生命。

不過,狼人也不是吃素的,雖然大火爐有可能會威脅到它的生命,但那只是有可能而已,若是狼人認真對待的話,加強四倍的大火爐,狼人還是能夠對付的。

只見狼人繃緊了身子,沉住氣息,非常用力的揮動著左臂,一爪子拍向了向自己飛來的大火爐。

「砰!」只聽一聲驚天巨響,狼人的爪子直接拍在了金色的大火爐之上,將大火爐拍得一陣陣顫抖,表面也出現了幾百道粗粗的裂痕,很顯然,大火爐受到了重創,但還沒有被狼人一爪子拍碎。

「意料之中!」林磊望著沒有被狼人一爪子拍碎的大火爐,淡淡的說道。

大火爐沒有崩碎,這確實是在林磊的意料之中,這說明狼人的實力差不多相當於一名造化境巔峰的修士,確實和林磊現在的實力差不多。如此一來,林磊的心裡就有底了。

然而,大火爐沒有直接碎掉在林磊的意料之中,卻是在狼人的意料之外。

「嗷!」狼人見大火爐竟然沒有碎,愣了一下,它本以為自己會將大火爐一擊打碎的,但讓狼人沒想到的是,這大火爐竟然如此堅固。狼人也來不及多想,它可不能讓大火爐碰到自己,於是,狼人又一爪子拍向了大火爐。

「砰!」這一下,早已經布滿裂痕的大火爐根本沒有絲毫抵抗,直接便被狼人打成了碎片。

「嗷嗷!」狼人見大火爐被自己擊碎了,興奮的對著林磊吼了兩聲,像是喜悅的吼聲,也像是在向林磊挑釁。

「呵呵,你是在向我挑釁嗎?行,那我就讓你嘗嘗,加強十二倍的大火爐吧!」林磊冷冷一笑,緩緩的將戒指從手指頭上取了下來,握在手心中,心神一動,那枚普通無比的戒指直接散發出了刺眼的白光,緊接著,戒指的光芒原來越刺眼,而戒指也緩緩的飄浮了起來,離開了林磊的手心,懸浮在了林磊的面前。

「進化——帝神劍!」林磊心中默念了一下,給戒指下達了進化命令。

戒指接收到林磊的命令后,微微一顫,眨眼間,便變成一把劍,確切的來說是一把虛幻的劍。

因為這把劍並不是實物,就好像是由能量凝聚而成的一般,這便是帝神劍劍影。

隨著帝神劍劍影的出現,整片天地間的法則都變得活躍了起來,好像是在歡迎帝神劍劍影一般。林磊抬起右手,一把握住了帝神劍劍影的劍柄,頓時,林磊整個人的氣勢直接便提升了三倍。

「焚陽決第五式——火焚陣法加強版!」林磊雙手結印,緊接著,大量的金焰法則直接便從林磊的體內噴涌而出,在林磊的面前凝聚成了五顆散發著紫金光芒的小太陽。

隨後林磊便用意念操控著五顆金陽運轉了起來,讓它們開始勾畫火焚陣法。

只見林磊操控著五顆金陽,在空中勾畫出一道又一道的金色弧線,不一會兒,一個散發著金色光芒的大火爐便成型了。 「再給我加強十二倍吧!」林磊舉起血炎焚天旗和帝神劍劍影,心神一動,只見血炎焚天旗和帝神劍劍影皆爆發出了刺眼的光芒。

與此同時,大火爐的威勢也開始不斷的向上提升,不一會兒便提升到了原來的十二倍。

加強十二倍的焚陽決第五式終於施展出來的,林磊長出了一口氣,雖然他已經不是第一次施展這加強十二倍的焚陽決第五式了,但每施展一次,對林磊來說都是一次非常大的消耗,以林磊現在的本源法則強度,施展一次都有些吃不消了。

「嗷!」狼人望著氣息又增強了好多倍的大火爐,眼神中閃過了一絲謹慎。

「嘿嘿,加強十二倍的焚陽決第五式,就算炸不死你,也得讓你脫層皮!」林磊看著狼人,笑著說道。

狼人的體質可要比人類修士的體質強多了,加強十二倍的焚陽決第五式雖然在偷襲的情況下可以秒殺造化境巔峰的修士,但秒殺一隻造化境巔峰的狼人,還是有些不太現實的,因為狼人的皮實在太厚了。

「嗷!」狼人不屑的撇了林磊一眼,雖然加強十二倍的大火爐讓狼人察覺到了威脅,但狼人認為自己完全可以接下來這一招,根本不可能像林磊說的那樣,要脫層皮。

「看來你非常不服啊,那就試試看吧!」林磊說完,微微揮動右手,直接操控著加強十二倍的大火爐向狼人撞了過去。

「嗷!」狼人死死的盯著向自己飛來的大火爐,連忙抬起了左爪,等待著大火爐的到來。

不一會兒,大火爐便飛到了狼人的面前,狼人直接一爪拍了上去,只聽「砰」的一聲巨響,狼人的爪子和林磊那加強十二倍的大火爐碰撞在了一起。

然而,讓狼人驚訝的一幕發生了,大火爐並沒有像之前一樣出現裂痕,只是微微顫抖了一下而已。

「嗷?」狼人看著沒有被自己一爪拍出裂痕的大火爐,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它真的沒有想到,林磊釋放出來的大火爐這一次竟然如此結實。

雖然狼人知道林磊這一次的大火爐又增強了,但讓狼人沒想到的是,林磊的大火爐竟然增強了這麼多。

狼人剛才也增加了自己那一爪的力量,但狼人不知道的是,前兩次的大火爐只是加強了四倍的大火爐而已,而這一次的大火爐卻是加強十二倍的,狼人雖然加大了力量,但那也頂多增強了一倍的力量而已,是根本不可能擊碎加強十二倍的大火爐的。

「呵呵,沒有擊碎吧?那該我了!」林磊也不等狼人回過神兒來,直接操控著大火爐向狼人的身體撞去,與此同時,林磊也將大火爐中的金色火海調動了出來,他不準備將狼人收進大火爐中去了,因為林磊並不想殺掉狼人,畢竟他和狼人之間也沒有深仇大恨,犯不著下殺手。

所以,林磊打算在外面教訓一下狼人,讓狼人不敢再對自己動手就行了。

大火爐本來距離狼人就挺近的,接收到林磊的指令后,大火爐兇猛無比的撞在了狼人的身上,將沒有做任何防範的狼人直接撞飛了出去,與此同時,大火爐中的金色火海也從大火爐的爐口噴涌而出,向被撞飛的狼人圍了過去。

沒錯,林磊準備用金焰控制狼人,讓狼人不敢輕舉妄動。

狼人還在愣神之中,它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突然撞飛呢,然而就在這時,一大片炙熱無比的金色火海圍了上來,直接撲在了狼人的身上,頓時,狼人的身體上直接著火了。

身體上傳來的疼痛感讓狼人一下子清醒了過來,它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金色的火海包圍了,並且自己的身體也已經被金焰燒傷了。

金焰實在太霸道了,就連狼人皮毛這麼厚,在一時間都吃不消了。狼人真的想不到,自己的肉身何其強大,然而今天卻被這金色火焰燒傷了,這可是奇恥大辱啊。

「嗷!!!」狼人反應過來后,便開始不停的拍打著自己的身體,想要將自己身體上的金色火焰撲滅,然而它拍了兩下后才發現,這金色火焰是撲不滅的。

「呵呵,你剛才不是聽不屑的嗎?怎麼?現在叫聲怎麼這麼慘啊?」林磊冷冷的看著狼人,任由金焰在狼人的身上燒著,他就是要給狼人一個教訓。

再說了,只要狼人還有一口氣在,林磊就能將其救活,所以林磊現在根本用不著擔心狼人的死活,因為狼人根本死不掉。

「嗷!人類,你這到底是什麼火焰啊?快點把火焰收回去好嗎?」狼人竟然張口開始說人話了。

「哎呀?你還會說人話啊?我以為你就會嗷嗷叫呢!」林磊也是被狼人驚了一跳,他還以為狼人不會說人話呢,哪成想,這狼人竟然會說人話,這還真是神奇啊。

「我會說人話,還請你將這金色的火焰收回,剛才是我冒犯了!只要您肯放過我,我保證不再找您的麻煩了!」狼人點了點頭,求饒道。

「我若是把這金焰收走了,你再繼續偷襲我,那我可怎麼辦啊?」林磊看著狼人,冷冷的問道。

「您請放心,我狼人一族說話算話,我答應您的事情,是絕對不會反悔的!」狼人拍著胸膛保證道。

狼人覺得,若是自己再被這金焰燒下去的話,肯定會被燒成灰燼的,所以一向高傲無比的狼人也只能低頭服軟了。

「好吧,我本來也就沒有殺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讓你知道,凡事不要太霸道。雖然無意間闖入你的領地,是我的不對,但我也不是故意的!」林磊淡淡的說道。

「我知道了,前輩,您說的對,這次是我魯莽了!」狼人非常謙虛的點了點頭,眼巴巴的看著林磊,道歉道。

狼人現在是什麼都不敢想了,它現在只求林磊能夠趕快將自己身上的金焰移走。

不光是金焰的溫度高,可以燒死狼人,還有一種,處於狼人的本能,狼人也是非常懼怕火焰的。

要知道,狼人和狼差不多,都是一個老祖宗,所以狼怕火,狼人自然也怕火,就像懼怕銀一樣。

傳統的銀器,其實被稱為神聖金屬的銀的作用不過是阻止傷口的細胞再生,使狼人那驚人的生命力無法發揮再生的能力,普通武器造成的傷口通常在一到兩秒之內就會完全癒合,換句話說,銀制武器唯一的優勢就在於它造成的傷口幾乎不可癒合。

所以說,銀是狼人最懼怕的,但火和銀一樣,狼人同樣懼怕,這是一種野獸的本能。

只要是野獸,都是懼怕火的,因為它們習慣利用黑夜的掩護進行捕獵活動,光亮使它們無所遁形,於是就沒有足夠的安全感促使它們進行沒有把握的捕獵活動。

而我們人類更適合在有一定可視度的情況下活動,有篝火也利於我們的防守和反擊活動。不尋常的篝火或許會招來好奇的野獸在附近逡巡,但很少敢於將自身暴露在我們的視線中,因為它們本性上怕人。

當我們在漆黑的環境中用手電筒突然照射夜行動物的臉時,由於它們的眼睛一下子不能適應明亮的光線而造成視覺障礙,它們通常會有一段短暫的反應遲鈍期,這種突如其來的刺激對於動物是個打擊,可以在一定情況下嚇退動物。用手電筒直射它們的眼睛比晃來晃去地照射更有效。

即使是老鼠那樣機敏膽小的動物,在突然的強光下也會有幾秒鐘的遲疑,你甚至可以用木棍直接擊中它。夜間出獵的獵人會在槍上或帽子上安裝一個照明燈,趁動物在強光下措手不及的時候開槍。由此可見,動物懼怕火焰,已經成為了本能,而狼人也逃脫不了這個。

當然,還有一種說法是,在進化過程中,狼的先輩或者自己被火所傷,慢慢的,動物的記憶累積讓它們和它們的後代認識到火的危險性。溫度和亮光,是魔物非常懼怕的東西,狼人自然無法成為例外。

現在狼人之所以非常迫切,想讓林磊將金焰收回,不僅僅是因為肉身上的灼痛感,更多的是對火焰的一種懼怕,尤其還是金焰這種如此霸道的火焰,更是讓狼人生不起一點反抗的念頭了。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就收回金焰吧!」林磊說完,直接對著狼人身邊的金焰招了招手,示意讓那些金焰回來。那些金焰在接收到林磊的命令后,自然是非常聽話的跑回到了林磊的身邊。

「前輩,還有我身上的!」狼人指了指正在燒自己身體的金焰,剛才林磊只是將圍著狼人的金焰收回了,並沒有將狼人身上的金焰收回。

「別著急,一下一下來!」林磊說完便又對著狼人身上的金焰一招手,那些金焰也非常聽話的從狼人的身體上離開了,回到了林磊的身邊。

那些金焰回到林磊的身邊后,林磊便直接將其收回到了體內。 林磊這也是為了不浪費這些金焰,畢竟這些金焰都是他用本源法則凝聚出來了,若是浪費掉,確實有些可惜了。就這樣收回到體內,還能讓這些金焰重新便回本源法則,這也算是廢物利用了。

「嗷!」從金焰離開的那一刻,狼人頓時輕鬆了好多,非常舒服的吼了一聲,雖然現在它的身上到處都是燒傷,不過這並不算什麼大問題,只要休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反正狼人皮糙肉厚的,這點燒傷對於狼人來說並不算什麼。

「舒服了吧?」林磊看著一臉輕鬆的狼人,淡淡的問道。

「多謝前輩不殺之恩!」狼人也不是言而無信之輩,它剛才已經保證過了,過後一定不會再找林磊的麻煩了,所以它現在自然不會出爾反爾。


「嗯,我看你身上的燒傷也不輕,你過來吧,我幫你把傷治好!」林磊對著狼人擺了擺手,說道。

「不必麻煩前輩了,前輩肯饒過我,我就已經非常感激了,哪還敢讓前輩幫我療傷啊!」狼人受寵若驚,連忙搖了搖頭,說道。

「畢竟你身上的傷是我造成的,雖然我知道這些小傷對你來說並不算什麼,但留在身上總是不舒服的。你還是過來吧,我一分鐘之內就能給你治好,不耽誤事兒的!」林磊繼續說道。

「那……好吧,恭敬不如從命了!」狼人老老實實的走到了林磊的面前,它可不相信林磊會害自己,若是林磊想要殺它的話,根本用不著這麼麻煩。

所以,狼人也是非常放心的讓林磊為自己療傷。

「你的肉身強度確實變態,我的金焰燒了這麼半天,也只是給你造成了一點小傷而已!」等狼人走進后,林磊這才發現,狼人身上的傷勢並不怎麼嚴重,根本不像是被金焰燒傷的,因為狼人身上的傷勢實在太輕了,金焰的威力林磊是知道的,怎麼可能只造成這麼輕的傷勢呢?

若不是親眼所見,林磊都要認為這傷勢不是金焰造成的了。不過,現在林磊就算是不信也得信了,因為狼人身上的傷勢的的確確是金焰燒傷的,這可是林磊親眼看到的。

「多謝前輩誇獎了,我們狼人一族天生就皮糙肉厚的,防禦力極強。除了銀可以威脅到我們的生命外,其他的武器真的對我們威脅不大。不過前輩,您剛才用出的金焰真的是太厲害了,若是再讓您的金焰燒一會兒的話,估計我就要被燒成灰燼了。」狼人實話實說,林磊的金焰剛才確實給它構成威脅了,若是林磊不肯將金焰收回的話,那狼人今天的下次註定只有一個,那便是死。

「呵呵,不說這個了,我先幫你療傷!」林磊說著,便調動戒指裡面的神聖之光,開始用神聖之光為狼人療傷。

反正狼人身上的傷勢又不怎麼嚴重,用神聖之光就足夠了,根本用不著生法則。

大概過了一分鐘左右,狼人身上的燒傷便直接痊癒了,本來狼人身上的傷勢就不重,再加上林磊用神聖之光幫它療傷,所以一分鐘之內,狼人身上的燒傷便全部好了。

「真的全好了,多謝前輩了!」狼人一臉不可思議的看了一眼自己毛茸茸的身體,發現原本的幾處燒傷,竟然都痊癒了,連疤痕都沒有留下。狼人真的沒有想到,林磊還有這樣的神奇醫術。

「呵呵,都是小事!」林磊笑著擺了擺手,說道。

「前輩,我對我剛才的行為,深表歉意!我真的不該用幻術陷害前輩的。前輩只不過是無意間闖進了我的領地而已,我就下殺手,我真的是太不懂事了!」狼人一臉歉意的看著林磊,說道。


「好了,事情都過去了,就不要再提了!」林磊也不是小氣的人,自然不會追究狼人的過錯。

「多謝前輩原諒!」狼人非常恭敬的彎下了腰。

「既然事情都已經解決了,那我也就不留在這裡了,我還有事情要去做呢,再見了!」林磊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發現太陽已經升起了來一半了,若是再不回去,就徹底來不及了。

「前輩,要不要進鬼村休息一下,您剛才施展那麼厲害的功法,又為我療傷,肯定耗損了不少本源法則!」狼人說道。

「不用了,我還有急事,咱們有緣再見了!」林磊說完便直接飛天而起,向歐陽家族的方向飛去。

狼人望著林磊的離開的背影,揮動了一下手臂,嘴裡喃喃道:「嗷!前輩,再見!」

……

鬼村之行算是告一段落了,林磊順利的拿到了馭僵決,也算是有所收穫了。

所以,林磊在返回的路程中,心情格外的好,別提有多開心了。

用了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林磊便回到了歐陽家族。落在歐陽家族的莊園中后,林磊這才發現,歐陽家族的人都還沒有起來呢。

於是,林磊躡手躡腳的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來到住處后,林磊小心翼翼推開了住處的房門,走了進去。林磊小心翼翼的走到床邊,發現蘇靈兒還在熟睡中,林磊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小龍,趁著他們都還沒起床呢,咱們現在就開始控制殭屍吧!」林磊在心裡問道。

「可以,那咱們現在就去院子里吧!」小龍點了點頭,說道。

「嗯!」林磊微微點頭,輕輕的捏一下蘇靈兒的小鼻子,然後便輕步輕腳走到了門口,推開門,走了出去。

來到院子里后,林磊直接打開了乾坤袋,將沉睡在乾坤袋中的白僵取了出來,放在了地上。

然後林磊又從乾坤袋中取出來了一塊非常大的黑布,將其蓋在了白僵的身上。畢竟天快亮了,白僵是不能見陽光的,所以林磊才這麼做的。

一切準備就緒后,林磊就將記載『馭僵決』的捲軸拿了出來。

「咱們開始吧!」林磊看了一眼手中的捲軸,說道。

「嗯,開始吧!」小龍從戒指中飛了出來,然後點了點頭。

「好嘞!」林磊直接打開的捲軸,開始按照著上面記載的方法,控制殭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