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一口帶有溫度的鮮血從野狼的脖子上噴出,灑到了地面上。而鮮血的上面竟然還有一團熱煙慢慢浮起。

“嗚嗚嗚!”

受傷的野狼發出一聲悽慘的叫聲,而這叫聲貫穿每一個人的耳朵裏,滲入到人的內心中,讓人不寒而慄!

很快狼王又擺了一個姿勢,它已經做好了第二次進攻的準備。但這頭受傷的野狼早已經沒有之前的氣魄,它看了一眼攻擊自己的狼王,又看了看這些人類,眼睛裏充滿了極爲仇恨的目光,但更多的是不甘!

狼王堅定而決絕的眼神是不可侵犯的,它的命令更是不能不服從,即使在狼羣裏地位再高的狼也不例外。

對於狼羣,它便是王的存在!

受傷的野狼沒有想要繼續與狼王對抗的意思,被狼王咬下傷口依舊在流血,夾着尾巴很快往樹林的方向跑去,消失在大家的視線裏,很顯然它現在是一隻打了敗仗的狼。

“太好了,那頭野狼也太不量力了,這下吃虧了吧,那頭野狼也太沒用了!”喬治看到那頭受傷的野狼像烏龜似的逃走了,心裏的那塊石頭也終於放下了,就連說起話來的語氣都有些得意,彷彿剛剛的那場勝仗也有他的一份功勞!

狼王聽到這個說話有些自負的白皮人類,朝着他瞪了過去,眼神依舊兇狠,王的氣勢和威嚴依舊存在。

全場寂靜無聲!

喬治看着大家都用很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就連站在段毅旁邊的土狗也疑惑着看着他,對此他十分不解!

難道我說錯了什麼?又或是狼王打敗了那頭野狼這件事情不值得開心?

頃刻間,只見狼王以閃電般的速度衝到了喬治的面前,嚇的他直接癱坐到了地上,雙手伏在地上,聲音依舊顫抖。“那個誰,你……你不是跟這頭狼很親密嗎,趕緊叫它走開!快……快……”

站在旁邊的小莉和王助理在面對狼王如此威嚴的眼神,心裏也禁不住顫抖,兩腿直接發軟。

“毅,要不你還是做點什麼吧,你看喬治都坐到地上了。”小莉的心裏害怕極了,她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她現在很清楚雖然這個喬治什麼都不給力,但在他遇見困難的時候,她又怎麼不伸出手幫忙。

“這個我可做不了主,誰叫他這麼自負,就連這頭狼也看不下去了。”段毅心裏一陣傻笑,坐在地上的喬治有今天完全是他自找的,他可不想做老好人!

其實喬治從來沒有覺得他說的那句話有任何貶義,更沒有任何自負的情緒在裏面。可是現在那個傢伙卻說自己很自負,在面對狼王如此威逼的情況下,服軟或許能給自己帶來一線生機。

“我道歉,我說話自負行了吧,對不起。”喬治心中漸漸升起不滿的情緒。“我都跟你道歉了,你還不趕緊叫這頭野狼走開!!!”

“不,喬治,你搞錯了。你不應該跟我道歉,你應該這頭狼道歉!”段毅很堅決的說道。

“什麼……跟狼道歉?爲……爲什麼?”

一連串的問題在喬治的心裏生長出來,自己剛剛緊緊是表達了戰敗的那頭野狼很沒用而已,而這卻要讓他跟一頭野狼道歉,這是什麼天理?

是的,那頭戰敗的野狼確實不敵這頭狼王,優勝劣汰一直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則,能者上,敗者下,從來都是如此。

但,敗了,並不是意味着你就得不到別人的尊重,就要遭受人類的侮辱。

特別是像這種高貴的狼,他們有自己的尊嚴和驕傲!

“野狼……野狼哥哥,是我錯了,我不該那樣說話,實在對不起……對不起!”喬治知道再怎麼求段毅也無濟於事,便只能順着他的話做,聲音極爲顫抖。對喬治來說,生命是最重要的。

“嗷嗷!”

狼王看着喬治,嗷叫了兩聲。

這兩聲是警告,是一種不可侵犯的尊嚴!

在一旁的王助理和小莉,身體一顫,雙眼微微瞪大。

原本他們兩個人還想勸說段毅做點什麼,他們看了一眼段毅,而段毅那堅毅的眼神讓他們很快明白了過來。

想要說的話吞回了肚子裏去,心裏則是想到了很多,比如狼的驕傲,狼的尊嚴還有狼的靈性!

狼不是一種普通的動物,它們好像能聽明白人類的語言。既然如此,身爲狼王,知道自己其中一個子民受到了人類侮辱,那它肯定是要討回說法的。

喬治聽到狼王的這兩聲叫聲,瞳孔一縮,面色蒼白,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幾句話能讓這頭狼王如此的憤怒!

他癱坐在地上的時間並不長,但確實一種誅心的折磨,或許比死亡更加的痛苦。

Ps:感謝各位書友的收藏和點擊,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但,狼王依舊只是惡狠狠的瞪着他,並沒有衝上去攻擊!

廈城的一個豪華別墅中,一間裝飾卻極爲普通的書房內。

一箇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書本,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原本這個時候的人們早已熟睡,只是有些夜貓者過着他們花天酒地的生活而已。而眼前的這個中年男子卻是憂慮的睡不着,他輾轉反側,後來直接從牀上起來,緩緩的走入書房內。

是的,他在擔心段毅他們的進程是否也會因爲這般大雨而受阻,老書記的病情是否能拖到他們採到野靈芝。

他手裏的放下的是他最爲喜愛的一本歷史書,裏面講述着他最爲喜愛的故事。然而,他一個字也看不下去,腦子的思緒早已經跟隨着段毅飄到了大姆林內。

憂慮的思緒讓他整個人不安起來,內心的惶恐從心中升起。他很清楚的知道,即使書上的故事講的再生動,他都沒有太大的興趣。

他緩緩的站起身,慢慢的走到窗戶門前,拉開窗簾,默默的看着窗戶外面的一切!

經過大雨洗禮過後的廈城顯得很安靜,路上的燈火依舊通明,偶爾有一兩輛的士車從路上經過。

突然他臉上的表情舒展開來,因爲他的內心裏想到了一個名字,而這個名字的人在他看來身上透着一種不一般的氣質,有他在,或許在很多困難面前有了一絲的希望。

他,便是吳書記!

……

大姆林內,他們仍舊處於緊張的狀態之中。

“嗷嗚!”

這頭野狼嗷叫的一聲,感覺像是在宣誓他們野狼身份的高貴。而這狼王的嗷叫聲依舊充滿着威嚴,一種讓人不可侵犯的尊嚴存在。

而這一聲狼嗷聲,打斷了大家的思緒,它在山林間迴盪,一時間沒能分清最終消失的地方。

段毅看着這頭狼王,他的心裏有着極爲複雜的情緒。

很快,這頭野狼轉過身,慢慢的往樹林裏走去,只是它快要進入樹林的那一刻停了下來!

但是段毅覺得好像還有什麼事情沒有做,心裏落空空的。

是的,他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沒做,他需要跟這頭狼王告別,他的心裏期待這頭狼王至少能夠回下頭,哪怕回頭看他一眼。

“汪汪!”

站在段毅旁邊的小飛直叫起來,彷彿也在期待着這頭野狼在這一刻能夠回頭看一眼站在身後的他們。


但,這頭狼王聽到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頭也不回的往樹林裏走去,直到最後成了一個黑點,消失在樹林漆黑的黑暗裏。

小飛看了一眼段毅,眼神裏帶有一絲遺憾。段毅很看穿的小飛的心思,他低下頭輕輕撫摸着它的頭。

天,漸漸的清晰起來。

天邊處一顆不怎麼明亮的啓明星若隱若現,彷彿在告訴人們,黑暗即將逝去,光明即將到來。

經過一個晚上疲憊的掙扎,他們都有些累了。上了年紀的王助理的臉上多了幾分滄桑,好像在那額頭處能看見多了一根白髮,但從他的堅定的眼神裏可以看出他的睿智,顯然是一個很有閱歷的一個人。

而今天的經歷讓大家極爲不可思議!

狼王走後,這裏又恢復了平靜。

他們三個人呆呆的站在那裏,看着這個年輕人彎下腰,輕輕撫摸着他的土狗,顯然他們主僕之間有着非常濃厚的情誼。從今天的表現來看,這隻瘸了腿的土狗表現的極爲勇猛,只要有主人危險的地方,它便會一直跟着,全力以赴保護好他。

而他們更爲驚訝的是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是的,如果沒有認真看,沒有跟他相處過的人一定會認爲段毅只是一個簡單的普通人。而今,碰上了這件事情讓他們對段毅有了一個新的認知:這個人竟然能認識一頭狼王,更讓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這頭狼王好像也很喜歡他,讓他撫摸,爲他撤回它的狼羣!

“這個段先生到底有着多少讓人所不知的祕密?”王助理心中感慨,臉上的肌肉一震,十分的驚訝。

要知道王助理是一個很有閱歷,並且有着不低的地位。能讓王助理說出這樣的話來,不僅在廈城,就是在整個胡建省除了段毅,也難找的出第二個人來。

旁邊的小莉對今晚的見聞更是驚訝,原本以爲死亡已經降臨到了他們的頭上,而今憑藉着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沒有經過戰鬥,沒有付出人員的傷亡,便換來了他們四個人的安全。

她用手揉了揉眼睛,把原本已經瞪大了眼睛再瞪大一些,因爲她想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的再看一看這個年輕人。只見他身材高大,面露微笑,顯然他也是很愛他的土狗,雖然瘸了一條腿,但它跟別的狗比起來一點也不遜色!

一人一狗,顯得很有愛。這樣的情景映入她的眼睛裏,她的臉上不由的微笑起來,此時她也早已忘記了她身體上的疲憊!

但,總有一個不和諧的聲音!

“什麼玩意,早知道這頭野狼你認識,早點出去相認呀,害我這麼緊張!”

喬治打破了沉默,他一臉的不滿,彷彿都要把所有的過錯都加到他的身上。惡狠狠的眼神裏能夠看出他剛纔確實吃了不少的虧。

“喬治,你再說什麼?我們一句話也沒聽懂!”王助理聽到這句話更是一臉的疑惑,原本以爲喬治在這個時候會感謝段毅一番的,可沒想到刺耳的聲音讓他的耳朵極爲難受。

如果沒有段毅認識這頭狼王,他們早已經遇害。可喬治卻一點感恩的情懷也沒有,站在旁邊一直說風涼話!

一旁的小莉白了一眼喬治,人是她推薦進來的。她後悔當初的眼光,只是跟喬治認識這麼久,萬萬沒想到他在緊急關頭一點男人氣概也沒有,反而還把過錯強制加在有功勞的人身上。

日久見人心,確實很有道理。

當你還沒看清一個人的時候,只能說明你跟他相處的時間還不夠久!

一陣風從山的那頭刮來,吹的他們的衣服一飄一飄的,有些寒冷!

Ps:感謝各位書友的收藏和點擊,作者菌會繼續努力的! 冷風帶來的寒冷,讓他們不禁一顫。


經過一晚上的掙扎,每個人都已經疲憊不堪,讓人奇怪的是,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卻一點也看不出他疲憊的狀態,反而跟他的土狗正有趣的玩弄着,讓人一看也削減了內心的疲憊,臉上跟着露出一絲微笑。

天邊的啓明星越來越亮,它在告訴大家天快亮了!

他們四個人商量着,輪流守夜,簡單的睡下,明日繼續前行。


雖然是很短的時間,但,他們睡的很香甜。

……

第二天,朝陽依舊升起!

陽光透過天生的白雲,穿進他們的帳篷裏。

旁邊的小飛一夜未眠,但卻精神抖擻。

段毅睜開朦朧的雙眼,一束陽光照進來,有點刺眼。他站起身,走出來。

帳篷外,空氣極爲新鮮!

一隻美麗的花蝴蝶從遠處飛來,好像特別來尋段毅似的,飛落在段毅的肩膀上,它搖了搖頭,又飛走了。

旁邊的小飛見狀,也跟着花蝴蝶小跑了一會。

它追着一隻彩色的蝴蝶,在帳篷外邊跳邊蹦。偶爾它將花蝴蝶輕輕的摁在腳下,用嘴巴聞了聞,很快它有鬆開,讓這隻花蝴蝶飛起。接着它有繼續追趕,連續幾次這樣摁住花蝴蝶的動作,直到這隻花蝴蝶輕輕的煽動翅膀,消失在山的那頭。

“汪汪!”

小飛或許不想失去這隻蝴蝶,它叫了兩聲,彷彿早已把這隻花蝴蝶當成自己的朋友。


聽到小飛的叫聲,他們也都陸續醒過來。

“危險……有發生什麼危險的事?”喬治一臉的驚慌,臉上的疲憊可以看出他昨晚確實沒有睡好。但他還是十分的警惕,一聽到風吹草動便驚醒過來。

段毅看了他一眼,沒有回答,而是把小飛喚回到自己的身旁。

王助理跟小莉倒是鎮定,臉上的表情沒有太多的變化。

四個人簡單的吃了點自己帶的零食,繼續上路了。原本喬治還想多休息一會的,畢竟他昨晚被嚇破了膽,但老書記的病情在那裏拖着,小莉可不想因爲這個喬治放慢了野靈芝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