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我若是讓這張網停下來,你還不得寸進尺。」炎心神蟲絲毫不妥協。

看書罓小說首發本書

… 「那你說怎樣辦?事情總是需要解決的,想必你也不想就這樣死在這裡吧。」上一步無果,玄風只有進一步用誘導道。

「若是你退到網邊,我就讓這張網停下來,到時候你出去便可,若是你不出去,我也好防著你。」炎心神蟲很果斷的說道。

「邊上?那不知道邊上是多進呢?」

「你自己度量吧。」炎心神蟲已經痛苦不堪,也懶得與玄風多說。

「我若過去,你突然爆發出來,進一步刺激那張網,恐怕我就永遠無法離開了吧。」玄風也懶得與炎心神蟲進行陰謀鬥爭,將一些說明白。

暗中調用了天玥的力量,抵擋那張網的威壓,玄風繼續向前過去。炎心神蟲不願意收起自己的氣息,玄風那就只有自己動手隔絕了炎心神蟲的氣息。

那張網主要針對的乃是炎心神蟲,此刻炎心神蟲已然無暇他顧,看著玄風一步步的靠近過來,也沒有任何辦法。

走到了封印的近前,玄風體內的雲海洶湧起來。

「既然你能收取神泉,那想必收取這個封印也不是不可能的,一切就交給你了。」

說完,雲海的力量取代了玄風所有的力量,這一片空間也似乎被包裹的起來。

雲海的力量一點點滲透在封印的四周,並且一點一點的蠶食著封印的根基。那張網對玄風的舉動,立即有所感應,針對的對突然間又增加了一個。

玄風的精神力量很強大,不過比之炎心神蟲還是要插上一截,在如此強大的精神威壓之下,玄風意識慢慢模糊。這次米娜對那張網的力量,天玥都沒有能夠抵擋多少。

雲海並沒有因為玄風的意識模糊而停止工作,霸道的力量依舊在肆虐的挖斷封印的根基,並且將其一點點的吞入雲海之中。在雲海中有著神葯和神泉的力量鎮守,那張網在威壓上並沒有佔了多大的便宜。

沒過幾息的時間,玄風徹底陷入了昏迷,情況比之木心清好不到那裡去。不過,雲海沒有讓玄風失望,在玄風陷入昏迷的下一刻,就將那封印收入雲海之中。

隨著封印的進入,雲海很快就將封印和裡面的炎心神蟲的氣息阻斷。失去了這些氣息,那張網瞬間就安靜了下來。但是安靜下來后,那張網沒有在原處隱藏起來,而是跟著那封印消失的痕迹,鑽入了雲海之中,與那封印歸為一體。這個過程中,雲海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進入潭中的靈落長老在外面也被那張網的氣息所阻擾,還未接近那張,就被無情的阻攔,任憑靈落長老如何的攻擊,都無效。而就在不久后,玄風就收取了那個封印,那張網也因此消失,進入雲海之中。

失去了阻礙,靈落長老也不顧其他,徑直衝下去。

潭底下,靈落長老神識一掃,輕易的就發現了暈迷的玄風和木心清兩人。一招擊碎了外面的冰封,在碎冰群中,靈落長老將暈迷的兩人帶了出去。

靈落長老將兩人帶到了自己的洞府中,立即傳音給宗主,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全然告知,外面的一切就給其去解決。


憑藉著多年宗主的威望,外面的事情很快平息下來,一種長老雖然心中還是非議不斷,但是沒有一人在明面上提起這件事情。

來到靈落長老的洞府,設下結界后,闌靈宗宗主直接問道;「怎麼樣?」

「心清的情況還好,我去的時候,一直有那小傢伙的力量守護,所以上的倒不是很重,只是那小傢伙這次可是上的不輕。」靈落長老沒有絲毫的隱瞞。

「我們這次算是承了那小傢伙的一份情了嗎?」

「算是吧,不過還是等他醒來了,在詢問一番吧,有所結果,我們也好放心。」

「嗯,也只能這樣。」闌靈宗宗主言道,「那這小傢伙上的怎麼樣,需要些什麼藥材,不管多重要,都先拿出來用。」

闌靈宗宗主說完,靈落長老就笑道:「我想不用了,這次我們連施恩都施不了。」

「嗯?何解?」闌靈宗宗主疑惑道。

「你自己親自查看一下吧。」


聽完靈落長老的話,闌靈宗宗主神識遍布玄風的身上,開始查看。

「原來如此,想不到這小子奇遇不少,體內居然還有如此強大的藥力,看來我們的確沒有什麼到擔心的了。」

就在闌靈宗宗主的神識收回去的那一瞬間,玄風的身體中突然爆發出了一股強大而猛烈的氣息。

「什麼?」靈落長老和闌靈宗宗主兩人同時意外。

「這是要突破?在昏迷中突破?」靈落長老滿臉的不相信,「這體內匯聚的能量該達到何種的地步?」

「以我二人之力居然無法壓制。」兩人聯手想要控制下來,但是卻被玄風體內兩股更強的反震出來,「既然沒有辦法阻止,那就順其自然吧,我先講心清帶走安頓好,你在這裡看一會,我即刻就回來。」

說完,闌靈宗宗主帶著木心清就離開,靈落長老也沒有鬆懈,空間戒指中,一切掩蓋氣息的法寶盡數施展出來。

體內的力量如同泄洪的水,一發不可收拾,決堤的力量沖刷,玄風的意識在強烈的痛苦之下,突然間醒來。

醒來,盤坐起來,玄風立即著手開始壓制體內的力量。若是在這裡突破,體內匯聚的那兩股力量很有可能會失去平衡,而爆炸起來。在這裡爆炸的話,玄風自然是首當其衝,最先粉身碎骨。隨後恐怕整個闌靈宗都將不復存在。

「遲了,壓制不下來。」

嘗試了一會兒,玄風放棄下來。體內的力量猶如發狂的野獸一般,以他那點相比之下十分微薄的力量在這些面前什麼也做不了。

「不需要在意,我與宗主二人聯手都沒有壓制住你體內的力量,你自己也沒有多少的可能。與其如此,還不如直接突破,一心走到底。」

正當玄風愁眉苦臉的時候,靈落長老的聲音傳入玄風的耳中。

「靈落長老雖然不知道我體內的情況,但是所言不錯,眼前也只能這樣,乾等著,突破遲早還是要降臨的,還不如提前準備點什麼。」玄風心中暗道。

在心間將決定做好,一股自信洶湧回來。

「不就是突破嗎,這點小事還難不倒我的。」

「陰陽天典,」

「不滅金身決,」

「源冰決。」

隨著一陣怒嘯,體內修鍊的三大-法訣同時運轉起來。以往突破,玄風都是一個個的運轉,此刻情形與以往不同,體內的迸發出來的力量已經超越了承受極限的數十倍。對此,玄風也只有豁出去了。

除了自身原創的陰陽天典外,另外的兩大-法訣都是當今天地間頂尖的法訣。同時運轉著三大-法訣,即便是對玄風現在的遠超自己實力的精神力量而言都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三大發覺運轉沒有多久,不成熟的陰陽天典便被不滅金身決和源冰決壓制下來。隨後,源冰決在不滅金身決蠻橫的威勢之下,也被壓制下來。

「哼,誰主誰從?你們要分清楚了!」

玄風本想讓不滅金身決和源冰決兩大神決自行運轉,分擔自己的壓力。但是眼下情況看起來,不僅沒有分擔壓力,反而增加了不小的負擔,讓體內更加混亂。

強行鎮壓兩大-法訣,玄風將陰陽天典提升到主要位置。如今的陰陽天典,是擔不起天典之名,但是玄風既然已經創造了,那就是要達到巔峰的,所以玄風要提早的樹立陰陽天典第一的地位。

不滅金身決與源冰決隊玄風的決定立即提出了不滿,但是等待兩大-法訣的是玄風更加兇殘的鎮壓,絲毫不在意兩大-法訣的感受。

反抗無果,兩大-法訣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樣,只有聽從玄風的安排。

三大-法訣陸續穩定下來,玄風毫不猶豫,留下一小部分神識,其餘的用以疏導體內暴走的力量。

聚集的力量太多,玄風身體各大穴位全部打開,對外釋放出這些力量。

玄風釋放這些力量的同時,靈落長老身後闌靈宗宗主出現,急切問道:「怎麼回事?」

「你走之後不久,那小傢伙就被體內的力量刺激醒來,現在因為體內聚集的力量太多,正在釋放這些力量。」

「釋放這些力量?」闌靈宗宗主望著玄風說道,「情況不容樂觀,內部力量出現的太快,根本來不及。」

「那怎麼辦?」靈落長老的表情也越來越擔憂。

「還能怎麼辦,幫他唄。」闌靈宗宗主似乎是做出了什麼決定,故作輕鬆的說道,「你這麼看好他,我這麼相信你,那就賭一把吧。」

說完,闌靈宗宗主擋住玄風釋放出來的壓力出現在玄風的面前,只手放在玄風的天靈蓋之上,吸收玄風體內龐大的力量。

「的確很危險,不夠有些事情,值得冒險。」

靈落長老言罷也也出現在玄風的身後,與闌靈宗宗主相視一笑后,表情恢復嚴肅,同樣也只手放在了玄風的天靈蓋上,吸收玄風體內的龐大的力量。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 遠處觀看了解的不是十分清楚,現在親自參與進來,闌靈宗宗主和靈落長老表情更顯沉重,心中對冒的這個險的等級數瞬間提升了不少。

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即便兩人覺得這是一件不可能完全的事情,兩人也無法抽身離去。

玄風在發現了天靈蓋埠大開,大部分的力量都湧現了此處。玄風真氣境的實力原本對兩人是沒有多大的影響,但是此刻產生的力量已經不僅僅只是玄風這段時間奇遇存留在體內的力量,還有那兩股相互平衡的龐大能量體,在玄風體內別的力量的引動之下,一直保持平衡的兩股力量,突然旋轉了起來。

兩股能量旋轉產生的吸引力,讓闌靈宗宗主和靈落長老放在玄風天靈蓋上的手無法離開。玄風好不容易找到了這樣的一個疏導力量的去處,也不可能放過。

「對不起了,不過以你們的實力,想必這點靈力你們還是承受的起。」

有了更大的兩個容器裝下這些靈力,玄風慢慢將體內的靈力控制下來,至於那兩個能量體,玄風至今沒有想要任何行之有效的辦法,只能聽天由命。

闌靈宗宗主和靈落長老見已經無法抽身離去,於是各自也開始潛修起來。這些靈力雖然不能對他們造成多大的影響,但是一直這樣灌輸下來,後果還是極為嚴峻。而且此刻在玄風的四周,靈力的濃度和精純度也是兩人從未遇到過的,這麼好的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不行,時間已經來不及,突破的趨勢無法抑制。」才將靈力灌輸到闌靈宗宗主和靈落長老的體內沒有多久,玄風的瓶頸薄弱到了極點,一絲輕微的撞擊便會讓其破之。

突破降臨之勢無法挽回,體內的靈力還是遠遠超過自己的承受極限也只有硬著頭皮上。

玄風開始準備突破,闌靈宗宗主和靈落長老兩人也有所發覺。讓他們感到疑惑的是,玄風既然已經要準備突破了,為何還是不願意將他們兩人放開。

玄風並不是不想放開他們二人,而是那股將他們二人留下來的力量不屬於玄風,玄風要在體內將這股力量斷掉,也不是短時間就可以辦到的,更何況玄風此刻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去理會這件事情。

帶著疑問,兩人繼續幫助玄風消耗掉體內的靈力。玄風若是安全,那他們也就安全。

準備了十息的時間,瓶頸順其自然的破掉。那一剎那,玄風體內涌動的靈力在經脈中拓展著經脈。

天玥的力量看不下去,為了護住玄風,突然出手,將玄風體內的那股吸引力量阻斷片刻。感受不到限制,闌靈宗宗主和靈落長老兩人同時撤離。

退到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兩人在四周加持了一下,然後繼續開始修鍊。

在兩人退去的剎那,玄風感覺到,也放心了許多,心神完全沉浸,著手突破之事。

而就在此刻,玄風的身體開始爆裂,好多處經脈承受不住如斯龐大的靈力而紛紛爆開,轉眼的時間,玄風化作一尊血人。


忍著身上劇烈的痛苦,玄風神識進入雲海,引動神葯和神泉的力量進入經脈之中,護住經脈。此外,更是將神泉的泉水淋在身上,慢慢修復身上的傷口。

身上經脈一邊破裂,又一邊背修復,那種劇烈的疼痛夾雜著傷口癒合的奇癢。

劇烈的痛苦,讓玄風的意識逐漸開始模糊。這種時候若是失去了意識,一切的痛苦都會感覺不到,但是這些的突破失敗的可能性也就幾乎是十層。玄風不敢冒這樣的危險,只能用神葯的力量讓自己再度清醒過來。

如此往複不知道多少次,玄風靈力突破到真氣境終於緩慢下來,身體也來試吸收靈力沒開始穩固現有的境界。

這一幕的出現,對於玄風而言就如同是救命的曙光。發現之後,玄風不敢怠慢。不滅金身決暴起運轉。之前的人手都是為了此刻做準備,成敗也就在此一舉。

已經有過一次突破到真氣境的經驗,將內力轉化為真氣並沒有什麼困難。

玄風的身體原本就已經達到了真氣境,在剛才破壞、重建、在破壞、在重建的往複痛苦的過程中,玄風的身體已經逐漸達到了真氣境巔峰。距離突破也就只剩下一步之遙。這次的成敗也就在此一舉,不然體內如此多的靈力,真的會將玄風的身體撐爆。而若是由真氣境突破到元罡境,將體內的真氣全部轉化為元罡之氣,那樣安全度過此劫就不是問題。

然而之前身體就已經突破到了真氣境,有了之前的經驗,後面靈力突破對於玄風並不是什麼難事。但是現在要讓練體突破到元罡境哪有那麼容易,突破可不是想來就來的,靈力的突破也是也斷時間如此之多的奇遇的堆積。

身體的破壞和修復還在繼續,只不過相對於之前程度變小了不少。忍受身上的痛苦,玄風一步步尋找著瓶頸,然而這次好運沒有降臨,突破也不是人聰明了就可以隨時找到的。

玄風的不滅金身決已經修鍊到了第三層,並且在萬仙神墓中煉符文入體時,領悟到了第四層。現在要突破打破元罡境也只不過是需要第二層便可,可是若是找不到瓶頸的存在,一切都只是白忙活。

「我偏不信今天會是我的末日。」在絕境中沒有發現生機在那裡,玄風怒了,「不,天也不能亡我,我要天也不能亡我,我命由我,不由天。」

一聲咆哮說出口,玄風在盛怒之下,陷入一絲的清晰,而就在這一絲的清晰中,靈光在玄風腦海中閃現。

「冰晶寒鐵都能讓不滅金身決做出突破,那水火元素同存的炎心泉眼也應該有用,說不定這就是我的那一線生機。」

說完,玄風毫不遲疑。收入雲海中的炎心泉眼在天玥的鎮壓之下,直接破開封印。裡面的炎心神蟲還沒有為封印破除感到高興,就被那張網困住,陷入了更加痛苦的境地之中。

原本封印就不是針對炎心泉眼,但是若是一直將那個封印留在裡面,將炎心神蟲放在裡面,玄風如何能放心的藉此突破。

除掉了後顧之憂,玄風直接在雲海中將炎心泉眼的力量到處。

一開始便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不滅金身決在發現了炎心泉眼的水火之力后,頃刻間就欣喜若狂。

隨著不滅金身決運轉著炎心泉眼的力量,玄風的身體也是似乎是在水火之中交融。修鍊了源冰決,對於水玄風並不在意,可是炎心泉眼的主要力量乃是火,那溫度極高的烈焰之力,然玄風著實難以承受,運轉的源冰決也差點停止了下來。

痛苦災難一瞬間倍增,可是此刻,玄風臉上的表情卻是出現了極度瘋狂的神態。那不是玄風即將瘋掉,而是玄風在炎心泉眼上,真正看到了生機。

此法有效,玄風立即加快步伐,炎心泉眼的力量流失的更快,偌大的泉眼也一點一點的小去。玄風對這個速度還是十分不滿意,乾脆調動雲海力量,分解炎心泉眼,然後一次性全部灌輸到身體中。

不消片刻,炎心泉眼力量完全被轉化。身體裡面承受的靈力已經減弱了不少,此刻多了這些力量也沒有達到突破之前那樣恐怖的存在。

不滅金身決第二層運轉,炎心泉眼的力量輔佐,元罡境的平靜出現,生命的曙光出現。

不管身體承受著怎樣的痛苦,靈力在體內不斷轉化為真氣,想要突破到元罡境,平靜必須用真氣來衝擊,這乃是天地的法則。

因為有天玥這等作弊的神奇在,轉化真氣對玄風而言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真氣產生,在玄風瘋狂的調度下,平靜在幾息的時間便被衝擊了數百次,每一次都是全力的衝擊。瓶頸不僅沒有被沖開,那一段的經脈在這段時間內就沒有完好過。

這樣強行的衝擊瓶頸,也就玄風能做得出來,體內有神葯生長,這些傷勢不需要多少的時間就會痊癒,至於遺留下來的隱患,在日後也會被神葯樹一點一點的抹除。

如此進行了數千次的衝擊后,量變終於引起了質變,瓶頸鬆動。

鬆動的瓶頸已經不牢靠,在之後的衝擊中,一點點的淡化。

在玄風進入極限后不久,終於在全力的衝擊下,瓶頸大開,真氣湧入,運轉,一點點的化為元罡之氣。

而就在突破入元罡境后,突然天上開始變幻。


「咦,又是天劫,這次又是為什麼?難道僅僅是這小子突破引起的?」發現外面的變化,天玥中一道聲音說道,「不管了,先幫他遮掩一下。」

天玥力量的聲音消失,天玥也沉浸進入玄風的身體中,外面天空也恢復了平常。雲海在玄風突破完成,將炎心泉眼剩下的部分封印,那個炎心神蟲的封印也交由神葯和神泉鎮壓。

一劫算是度過,玄風體內一切步入正軌,身體的元罡之氣慢慢的轉化,而靈力的修為在這個過程中也慢慢提升著。

感受體內一切都恢復了正常,那兩個能量體也都平靜了下來,玄風達到極限的神志出現了鬆懈,然後很快昏迷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