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染染黛眉緊鎖,水靈靈的眸子不斷在幾人身上掃視著,遂即雙眼不禁有些發黑,因為在這幾人中,她並未見到江陵的身影。

原本穆武對於折損一半這個結果也不感到什麼意外,但在見到江陵沒有出現后,那張嚴肅的臉龐都多出一抹緊張。

「江陵怎麼沒有和你們一起回來?」穆武畢竟是一府之主,今日才是歷練結束的日子,有弟子遲回來倒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他也沒有往壞處想。

聞言,穆染染潔白玉手緊緊握在一起,小臉上布滿了擔憂之色。

不少東荒府總管的目光也匯聚到王嫣兒身上,這些總管,都很清楚江陵的潛力到底有多大,若是不出意外的話,日後超越他們的修為境界僅僅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感受到眾人的目光,王嫣兒美眸眨了一下,將她所知道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說到江陵奪得兩件人級下品靈寶時,眾人皆是面露喜色,那可是兩件靈寶,而且江陵還是在眾多人眼下奪得的。

不過,當說到他們在青殺幫領地因為洗髓參而發生的事時,就如同是一盆涼水潑來,沒想到江陵竟然搶走了洗髓參,卻被青元和墨森追殺。

青元的名聲,或許還沒有多少人知道,但說到墨森,即便是一些府中的年輕弟子,都早已聽說過此人的名頭。

紫陽郡年輕一輩第一人。

這幾個字,足以讓墨森這個名字牢記在他們心中。

「洗髓參。」穆染染嬌軀輕微一顫,想到這種靈藥便是上次她給江陵提起過的,而那個時候,江陵也安慰她說以後一定要找到的。

想到這裡,穆染染眼眶卻是蒙上了一層水霧,江陵能夠在面對青元和墨森的情況下出手搶走洗髓參,必然和她有很大的關係。

如果因為一株洗髓參讓江陵斷送了性命,那她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問題了。

「江陵說過不讓你們出手幫助的話?」穆武理智的冷靜下來,思索一番王嫣兒所說的話語后,方才帶著些許疑惑開口問道。

王嫣兒輕輕點頭,不知為何,她總覺得江陵不會出任何事情。

這個回答,讓得穆武的擔憂徹底放心下來,以他對江陵的了解,後者絕對不會做把握不大的事情,但既然選擇做了,就至少會有著七成以上的成功幾率。

雖然他無法想象江陵應當如何憑著玄武境後期的修為從青元和墨森手中逃脫,但他卻是相信,江陵不會讓眾人失望。

穆武伸出手掌拍了拍穆染染的肩膀,道:「沒事的,江陵說不定是多獵殺了幾頭妖獸,所以就耽誤了不少時間,等下肯定就回來了。」

「嗯。」穆染染唇角勉強露出一絲笑意。

等待片刻后,依舊是沒有見到江陵回來,穆武見王嫣兒幾人也頗為勞累的樣子,便讓他們先下去休息,另外的人,同樣是先後離開。

此時議事大廳中,便只剩下穆染染和穆武兩人。

穆武走到椅子旁,正欲坐下,那手掌卻是忍不住的緊握起來,一雙目光緊緊鎖定在門外的那道身影上。

那裡,江陵邁著步伐徐徐走來。

穆染染望著江陵,眼角有著一滴眼淚滑落,心中的擔憂終於是在此刻放了下去。

「穆叔,染染姐。」

江陵走入房中,臉上掛著濃濃笑意,心頭也是有一些感動,一直以來都和他們生活在一起,這還是他第一次和他們分開這麼久的時間,心頭難免會有些思念。

穆武激動的點了點頭,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江陵將目光轉向穆染染,負著雙手走到她身前,道:「染染姐,這個送給你。」

說罷,手掌便是緩緩伸到穆染染眼前,手中,握著的正是那株洗髓參。

「謝謝。」

穆染染甜甜一笑,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美眸在江陵臉上停留片刻后,方才伸出玉手將洗髓參接過來。

「江陵弟,你是怎麼從青元和墨森手中逃出來的?」接過洗髓參,穆染染並未多看,輕聲問道。

聽得此話,穆武同樣有些好奇,連忙走過來等待著江陵回答這個問題。

江陵把他和墨森聯合起來對付青元的事說了出來,只是在說到最後時,他略微改編了一下。


「在將青元斬殺后,墨森便打算把我也除掉,不過那個時候我們消耗都很大,再加上我和他之間拉開了一些距離,所以,我就溜走了,他也沒能追上。」


「血殺殿的都不是什麼好人!」穆染染輕哼一聲,尤其是聽到墨森還打算除掉江陵時,俏臉還多出一抹怒意。

穆武面露沉吟之色,江陵能夠在那種情況下和墨森聯手,而不是因為血殺殿殺害他父母就意氣用事,至少說明他懂得隱忍。

江陵將手臂伸直,心神一動,兩柄冰玄錐便是瞬間出現,道:「這就是我在落日山脈中獲得的兩件人級下品靈寶,我給它們取了個名字,叫冰玄錐。」

「冰玄錐?」

穆武目光放在冰玄錐上,上面傳出來的寒氣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影響,旋即他伸出手掌去觸碰了一下,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這兩件靈寶倒是不錯,而且你也掌握得很熟練了,想必戰鬥力也增強了很多,現在讓你面對木力,應該都沒有多大困難了吧?」

「呵呵,應該吧,也不能百分百確定,畢竟木力體內已經凝聚荒源了。」江陵道。

「嗯,不過一旦你修為突破到地煞境初期,那天羽府年輕一輩中,將不會有人是你的對手。」穆武稱讚道。

三人再度交談了一會,穆武才讓江陵好好休養幾天,然後就全力衝擊地煞境初期。

對於此,江陵自然沒有任何異議,而穆染染,則是和他一起離開了議事大廳。 伴隨著落日山脈歷練的結束,一時之間,整個天羽府,乃至其餘各大勢力都變得相對安靜下來,尤其是勢力中的那些年輕一輩弟子,更是開始沒日沒夜的修鍊著。

因為,他們都很清楚,接下來將會出現爭奪進入天仙境地的資格!

而這種資格,每個勢力中,僅僅只有一個名額罷了,可想而知這個名額到底有多麼珍貴。

此次從落日山脈歷練的歸來的這些弟子,實戰能力都提高了很多,同時,也讓他們明白實力的重要性,沒有實力,性命就如同草芥那般,只能任人宰割。

當然,這一次的歷練中,江陵的名聲也小小的火了一把,畢竟他在青元和墨森的追殺下還安然無事的回來了。

幽靜院落中,空氣裡面瀰漫著一股清幽的香味,隱約間,還能夠聞到一抹靈藥的味道。

兩道身影盤坐於石凳之上,臉上神采奕奕,目光皆是鎖定在石桌上放著的洗髓參上。

「染染姐,心情怎樣?」片刻后,江陵淡笑道。

穆染染淺淺一笑,眨了眨桃花般的眸子,伸出一隻潔白小手,將洗髓參拿在手中,道:「心情當然是高興啊!將這株洗髓參服用之後,我就能夠修鍊了。」

說到這裡,穆染染心中也是升起一絲暖意,這株洗髓參可是江陵冒著危險才幫她搶到的。

江陵微微點頭,心中同樣為穆染染感到高興,道:「等穆叔來了之後再服用吧,穆叔修為可比我高多了。」

雖說洗髓參服用后就能夠改變人的體質,不過,洗髓參藥力很強,穆染染現在僅是一個普通人,必須要有實力高強的人來幫助她控制洗髓參藥力慢慢吸收。

否則的話,還沒等到體質被改變過來,就會被洗髓參的藥力撐得爆體而亡。

「你小子可別這麼說,我只是暫時比你修為高而已,等你成長起來后,我們之間的差距可就很大了。」

院落外傳來一道爽朗的聲音,遂即穆武身影便是徐徐走進來,身形一動,瞬息時間就移動到江陵和穆染染身邊。

「好快的速度!」江陵心中暗暗一驚,剛才他僅僅只是能夠看到一道極其模糊的影子閃爍而過,不愧是天煞境後期的高手,在這種速度面前,他根本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穆染染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道:「爹你老人家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嘛!知道江陵弟超越你只是時間問題。」

江陵尷尬的聳了聳肩,沒好氣的看了一眼穆染染。

「你這丫頭,說得你爹好像很沒眼光一樣。」穆武笑著搖搖頭,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然後從穆染染手中拿過洗髓參看了看,繼續道:「這株洗髓參很不錯,若是拿出去拍賣的話,至少可以賣出十顆荒丹的價值。」

「十顆荒丹!?」

江陵有些吃驚的念叨著,那晚和墨森的戰鬥,後者若不是因為有荒丹的話,他根本不可能還需要天地壺的幫助才能離開。

對於荒丹,江陵其實也是有些想要得到的,在他目前這個修為,有了荒丹這種東西,那便相當於是有了用不完的荒力。

所以在聽到洗髓參價值這麼高時,他才會表現得這麼吃驚。

「嗯,的確可以值十顆荒丹,不然青殺幫也不會花十年時間去培育了。」

「在你這個修為階段,荒丹的作用自然很大,不過這也是相對的,遇到厲害的對手,別人一招就能解決你,擁有再多恢復荒力的荒丹又有何用?」

這個道理,江陵自然明白,當下點了點頭,正欲開口,穆染染的聲音卻是已經傳出:「爹,既然荒丹這麼有用,那你怎麼不拿一些給江陵弟?」

聞言,穆武苦笑一聲,道:「荒丹哪有這麼容易就凝聚出來?以我現在的實力,可是還差了一些。」

「爹都還不能凝聚出荒丹來?」穆染染俏臉上浮現一抹驚訝,在她的認知中,天煞境就已經是很厲害的強者了,畢竟天羽府中,天煞境的強者也才幾位而已。

而穆武修為已經達到天煞境後期的境界,再往上的話,她也不了解是什麼層次了。

聽得這個問題,江陵那雙漆黑的雙眼頓時亮了起來,他也想了解下天煞境之後還有哪些等級。

穆武站起身來,抬頭看向天空,眼中有著嚮往神色:「天煞境之後便是皇極境,皇極境又分為四個層次,分別是初期,中期,後期和圓滿。」

「天煞境修鍊者只能夠在各個郡中稱為強者,唯有達到皇極境的境界,方才能夠在大封王朝稱為強者。這個層次的強者,已經能夠達到凌空飛行的地步。」

我的學生很凶猛 ,尤其是最後一句,可以達到凌空飛行的地步,更是讓他有種拼盡全力晉陞到皇極境的念頭。

凌空飛行,這是無數人都嚮往的地步。

「皇極境的四個層次,每個層次之間的差距都十分巨大。」穆武道。

江陵深吸口氣,眼珠轉了轉,突然想到天羽府那位老府主,詢問道:「穆叔,那我們天羽府的那位老府主修為達到何種境界了?」

穆武微微一笑:「老府主的修為也才達到皇極境初期,不過,再過數年時間,應該也能夠晉陞到皇極境中期了。」

「老府主修為才皇極境初期,在整個紫陽郡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強者了,看來紫陽郡在整個大封王朝來說,算不上是修鍊水平排前的郡。」江陵在心中略微思索著。

穆染染雙目猶似一泓清水般,試探性的問道:「爹,那皇極境之後又是什麼境界?」

「這我可就不知道了,不過敢肯定的是,皇極境之上也還有更強的強者,這個世界如此之大,我們充其量都只是井底之蛙罷了,想要了解外面更加豐富的世界,那就努力修鍊。」

說罷,穆武將目光看向江陵,淡笑道:「老府主的修為早已在十年前就達到皇極境,這十年來,他那裡倒是凝聚了不少荒丹,若是想要得到的話,那就努力奪得天羽府唯一一個進入天仙境地的名額。」

「額,穆叔的意思是,誰能奪得進入天仙境地的名額,那老府主就會獎勵荒丹下來?」

「不錯,老府主已經告訴我們了,這一次打算拿出一百顆荒丹來作為獎勵。」

「一百顆!」江陵滿眼欣喜之色,若是能夠得到這一百顆荒丹的話,進入天仙境地后,可謂是又多了一張底牌啊!

當然,即便沒有荒丹的獎勵,江陵也必須要奪得進入天仙境地的名額,只有在那裡面,才能遇到來自各個地方的修鍊天才,才能得到真正的歷練。

「一百顆荒丹作為獎勵,可是相當不錯的了。以你現在的修鍊速度,爭奪名額之前,晉陞到地煞境初期肯定是板上釘釘的事情。而到時候,再加上你手中的兩件靈寶,只需和那木力一戰就行了。」穆武面色自然的道,對於江陵,他可是有著十分充足的信心。


江陵微微點頭,現在木力對他都沒有多大威脅,更別說在他修為達到地煞境初期的時候了。而且,以木力的修鍊天賦,幾個月的時間,修為上根本不可能再做出突破。

「穆叔放心吧,我不會敗給木力的,現在還是先解決染染姐的問題吧。」江陵話音一轉,道。

「嗯。」穆武將手中的洗髓參遞給穆染染,道:「染染,等下你只負責握住這株洗髓參就行,其餘的爹會幫你控制好。」

穆染染接過洗髓參,然後用兩隻手掌握緊,走到石桌旁的空地上盈盈坐下,道:「爹,我準備好了,開始吧!」說話間,她也是朝著江陵笑了笑,江陵對著她豎起大拇指,旋即退到一邊站著。

穆武走了過去,伸出兩個手指點在洗髓參上,另外一隻手掌同樣伸出兩個手指,卻是點在穆染染光潔額頭的正中處。

下一時刻,穆武沉神閉目,體內荒力瘋狂涌動,四個手指上瞬間散發著璀璨光芒,遂即光芒將洗髓參包裹起來。

穆染染同樣閉上眸子,認真感應著體內的一切變化。

在那荒力光芒的作用下,洗髓參則是開始出現一些細小變化,在其表面,有著一些深色霧氣徐徐升起,同時,那股葯香味越發濃郁,很快就將院落中的花香給掩蓋下去。


隨著藥味越來越濃,那些深色霧氣也是越來越多,片刻后,洗髓參開始慢慢變小。

穆武睜開雙眼看著那些霧氣,眼神微微一凝,霧氣似乎接受到命令一般,便是朝著穆染染額頭處緩緩飄動過去。

霧氣觸及到穆武手指上時,則是被荒力光芒包裹進來,然後通過手指一點一點進入到穆染染體內。

江陵站在原地望著這一幕,心頭也是一動,如此看來,穆武應該是打算讓洗髓參的藥力先轉化成那種霧氣進入到穆染染身體中。

這樣的話,才能儘可能的保證洗髓參的藥力不會流失。

而等到那些霧氣全部進入穆染染體內后,再慢慢讓穆染染吸收就行了。

只是這個過程,應該會耽誤不少時間。 穆武手指上閃發出來的荒力光芒越發璀璨,而那洗髓參體積則是不斷變小,其中的藥力皆是被轉化成那種霧氣。

霧氣在穆武的控制下,就如同是一座橋樑那般,從洗髓參這邊直接達到穆染染額頭處,最終通過那兩根手指被盡數灌輸到穆染染體內。

這般灌輸足足持續了半個時辰的時間,那洗髓參方才徹底化為霧氣消失於空氣中。

穆武手指一動,那些霧氣則是縈繞在他手指上,然後隨著手指一起移動過來,當和另外兩根手指接觸到一起時,這些霧氣便源源不斷的灌輸進去。

「染染,你不要動,放鬆就好。」

當霧氣全部進入到穆染染體內后,穆武也是輕吐口氣,走到她背後,兩隻手掌上匯聚起出兩個濃郁的荒力光團。

穆染染輕輕點頭,緊緊閉上眸子,現在她已經能夠感受到那些霧氣在她體內到處竄動,而這些霧氣所經過的地方,卻是有著一股淡淡的灼熱感傳出。

並且,這種灼熱感在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強,如果不控制下來的話,恐怕體內的血肉都會被直接燒焦。


「起!」

望著掌心上懸浮著的兩個荒力光團,穆武眉頭一挑,荒力光團便是緩緩漂浮起來,漂浮到穆染染肩膀位置方才停留下來。

穆武手掌交叉做出一個奇特手勢,旋即雙掌分散開來,分別放置到荒力光團後方,漸漸朝著前方推移出去。

伴隨著他手掌的移動,那兩個荒力光團也是有所感應,猶如受到兩股推力一般,同樣是朝著前方移動著。

不過,荒力光團移動的速度十分緩慢,短短十厘米的距離,卻是足足用了一分鐘之多的時間。

見狀,江陵心中長長的舒了口氣,還好他當時沒有打算悄悄把洗髓參給穆染染服用,否則的話,反而還害了她,畢竟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控制好洗髓參在穆染染體內的藥力爆發。

一雙目光緊緊盯著那兩個荒力光團,有穆武操作,江陵倒是非常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