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東拿起手機,撥通了西名爵的號碼。

此刻一間裝修奢華的卧室裏面,西名爵氣的臉色猙獰,面前的電腦屏幕已經碎了,這是被他剛剛拿滑鼠砸的。他覺得在自己發完單章后,就已經勝利了。

在業內青春文學圈子裏還沒有人和他對着干。即便排名第一的沫桑對他也是客客氣氣的。西名爵一直認為這是他憑藉自己的實力換來的,其實大家只不過是顧忌身份,也不願和一個斤斤計較小心眼的人結仇。

可惜這次西名爵遇到的是一個愣頭青,確切的說是一個不慣着孩子的家長。嗯,這就是陳天弘心裏的真實想法。

「喂,什麼事?」

電話接通,羅東聽到了那邊噼里啪啦的聲音,得,肯定這位大神又在砸東西了。

「項哥,你放心,這件事全是我羅東問題,和你沒有任何關係。我們晉城文學網一定全力支持你的,你別太理會那個弘文。」

羅東知道該怎麼和西名爵交流,那就是千萬不能提他有一點錯誤,所有的錯誤都得是別人的。

「哼,一個跳樑小丑也敢挑戰我,什麼東西….」西名爵的臉色好看了許多。

「是是,項哥您肯定能碾壓他。那個..項公子,《追夢青春》後續的劇情設定沒有問題吧?大綱您方便的話…..」

羅東還是有些不放心,想看下大綱,要是最後真被打臉了,那可丟人丟大發了。

「什麼意思?你是覺得我寫的作品不如那個小丑的?」

「沒,絕對沒有,那我就先不打擾您碼字了。」

羅東聽到語氣不對,立馬結束剛剛的話題。此刻他想掛電話了,這位你但凡說錯一句話都能抓住不放。現在西名爵沒有對網站有啥意見,羅東也沒必要在多說了,還是抓緊去找主編多說說好話,彌補一下。

碼字…西名爵望着自己破碎的電腦屏幕,陷入了沉思。

….

時間沒過多久,晉城文學網針對此事發佈了正式的通告。

「晉城文學網一直長期致力於原創文學作者的挖掘與培養工作,致力推動華夏文學事業。網站並沒有打壓過任何一名作者,西名爵先生也並沒有和我們談論過任何有關弘文先生的事。

我們對作品《最好的我們》的作者弘文沒有和網站達成簽約深表遺憾,希望雙方粉絲能保持克制和冷靜。良好的競爭也有利於文學的發展,針對西名爵先生和弘文先生的事情,我們不做評價。但是西名爵先生是我們網站的大神簽作家,網站有義務維護西名爵先生的名譽…..」

此通告雖然很客氣,但是最後維護西名爵的意思很明顯。這也是晉城文學網管理層的意思,在他們看來事情已經發生了,走了的弘文肯定回不來了,當然要維護西名爵。

而且他們也是一致看好西名爵,再怎麼說也是青春文學排名第五的大神作者,怎麼能比不過一個新人作者。況且比資源,比底蘊,一個小網站怎麼能和他們比。

在晉城文學網發佈完通告后,青橙文學網也針對此事發了公告。

「我們青橙文學網一直致力於新作者的培養,弘文先生是一名很有天賦新人作者。在我們雙方接洽后,經過友好的洽談,弘文先生和我們網站完成了簽約。針對西名爵先生及其粉絲在網上發表的不當言論,我們青橙文學網全體人員表示深深的譴責,如有必要我們將追求其法律責任。青橙文學網一定會堅定的保護自己的作者,堅決維護弘文先生的名譽…..」

相比而言青橙的通告就霸氣多了,沒有多餘的客氣,就一句話,我們堅定的站在陳天弘這一邊。這個通告是李曼自己親手寫的,她的性格本來就是很火爆的那種,這幾年積攢的怒氣似乎在今晚的通告中都爆發出來了。

隨着兩邊網站發佈的通告,事情漸漸平息下來。不過雙方的粉絲算是結下了梁子,而西名爵和陳天弘兩人的單章也是相當於約戰了,特別是陳天弘的那句看誰能笑到最後,一切以質量說話。事情暫時性落幕,但同時也是真正爭鬥的開始。

一時間青春文學圈子盪起了波瀾,不僅是讀者,還有很多作家都對此事進行關注。所有人都想看看最後作品完結誰的成績更好,或者說一本作品不夠,後續作品的較量。

直到最後是新作者弘文完成弒神,還是被大神直接碾壓認輸。還是那句話,看誰能笑到最後,大家都拭目以待。

今晚的事件讓很多人註定無眠,從目前來看最大的贏家是弘文和青橙文學網。弘文從一個默默無聞的新人到現在的知名度都快趕上西名爵了。

青橙文學網更不用說了,網站迎來了熱度,迎來了流量,最重要的是和天弘完成了簽約。或許要到很久以後李曼才知道,她這一生做的最正確的事就是簽下了陳天弘。雖然沈硯星早就預料到了這個可能,但是她還是不甘心。

她任務完成的時間只剩六天零十個小時了,早點見到陸雲青才能早點完成任務啊。

想到這她便給沈知行打了個電話。

「爸爸,我想到下午的事,心臟就有些難受,我現在在雲城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您過來一趟好嗎?」

「什麼?星

《被迫綁定戀愛系統后》第99章bingo!成功了! 難怪剛才張佳穎,藍盈盈那幾個小姑娘,見了自己都是欲言又止的表情。

看見帥大叔是一方面,可另外一方面肯定是她們都知道這個結果。

所以不敢在這敏感的時候和自己說話,怕和自己扯上關係,給有心人看到,以後被穿小鞋。

要不然以那幾個女孩子的性格,早就過來和自己嘻嘻哈哈開玩笑了,也不至於那樣疏遠。

「…金俊豪希望你不要衝動,如若不然,我們可要叫保安啦…」

看着臉色越來越難看的金俊豪,張晶聲音略抖的說道…

他們公司雖然不大,但卻是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的地方。

大家都知道整件事金俊豪最冤枉,可冤枉又如何?該讓你背鍋,你還是得背啊!

金俊豪也是冷冷一笑:「放心,沒那個必要…」

他抬手看了看腕錶,剛好是9.15,而這時剛好趙明輝一邊接着電話,一邊出了電梯。

只不過這時,他的臉色可是相當精彩,甚至說五顏六色也可以。

對着電話都是點頭哈腰的德行,應該是某個大佬在給他打電話。

而這時金俊豪冷笑一聲,端起裝滿自己辦公用具的紙皮箱,就要往外走。

可才走到公司門口,就被趙明輝一把攔住。

「哎!小金,你這是去哪?」

這老趙演技真是可以,明明是他叫人搞偷襲的,這時居然裝出一副不知情的模樣。

一直跟在金俊豪身後,準備護送他進電梯的張晶和李香都傻了眼,這什麼情況?

「呵!你誰啊?起開,好狗不擋道!」

老子在公司上班,你就是趙總。

可你跟老子玩陰的開除我,那你就連人都不算,充其量是條哈巴狗。

「誒,你…」

趙明輝也是臉色一變,被人當面罵成狗,他如何能不生氣。

金俊豪卻伸手一扒拉他,直接把他拽到了一邊,轉身就要上電梯。

趙明輝居然強壓了怒火,換上一副笑臉,一把拉住了金俊豪。

「小金,你這是幹嘛?馬上開會呢,你去哪啊?」

「開會?開雞毛的會?你算老幾啊,鬆開,再不鬆開我可叫保安啦?」

對趙明輝的失望,在這一刻終於是徹底爆發啦。

當年信達金融初創,總公司就派了他和趙明輝下來拓荒。

他可是盡心儘力輔佐趙明輝,只用了半年就做出了成績。

可你倒好,你一個公司總經理,前怕狼后怕虎。

老子在前面衝鋒陷陣幫你做業績,可你卻只知道躲在後面享清福。

關鍵時刻一點擔當都沒有。

甩鍋的會計你不敢管,空降摘桃子的業務主管你還是不敢管。

反倒是自己這個業務能力最強的業務骨幹,被你推出來背鍋。

總經理做到你這德性的也特么沒誰了?

這樣的狗幣領導,誰跟誰倒霉!

金俊豪不但不把他放在眼裏,甚至都不把他當人看了。

當着公司那麼多人的面,他直接就開噴,差點三字經都噴出來了。

趙明輝臉上就跟開了染坊似得。

「小金都是誤會,誤會…」

「你別衝動,有什麼事等開完會再說好不好?」

這低姿態,看着周圍圍觀的同事,一個個都目瞪口呆。

真沒想到,金哥居然這麼剛!把老趙當面噴的狗血淋頭,一點面子都不給啊。

「你不是讓人開除我了嗎?還開什麼會?」

「誰說的?誰要開除金俊豪的,我馬上處理他!張晶你們怎麼做事的?」

「等會兒會議結束,讓你們王總來見我!」

趙明輝轉頭就從人事張晶厲聲吼道,臉色甚是難看。

顯然是把從金俊豪這裏受得氣,撒到了張晶身上。

張晶滿臉委屈,也只能在心裏怒罵。

不是昨天你和馮樂怡,還有陳貴艷躲在辦公室里商量半天,才讓我做的嗎。

哦,現在你又怪我…

金哥罵你真是沒錯,你真就是條狗…

這老趙還真是能演戲,但金俊豪可沒時間在這裏欣賞他的演技。

直接甩開他的胳膊,就進了電梯。

這時趙明輝電話又響了,他拿起來一看臉色陡然一變,立刻又換上了笑臉開始接電話。

同時卻招手把對面躲在玻璃門后看熱鬧的馮樂怡給招了過來。

尼瑪,你捅的簍子,你自己擦屁股!

「小馮,務必把金俊豪留住,不能讓他走了…」

「啊?趙總…」

馮樂怡一聽這話,臉都癟了,可趙明輝卻眼珠子一瞪,難得硬氣了一回。

「他要是走了,你也不用來了。」

雖然不太看得起趙明輝,但他畢竟還是自己的頂頭上司。

儘管心裏一萬個不樂意,馮樂怡還是按下了電梯開門的按鈕…

金俊豪端著紙箱看到電梯門又打開了,抬頭一看,正是馮樂怡。

喲!正主來了!

馮樂怡身量不高,長相清秀漂亮,一身香奈兒米色工裝,身材婀娜有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