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出現了太極,現在又出現了一指禪,這賀平到底會多少絕學,沒人知道,但是他的截拳道和詠春都打得很好。

“賀師傅,你能給我籤個名嗎?賀師傅,你還缺不缺徒弟啊?我想拜你爲師。”

“賀平你是好樣的,我決定投資你,把你的武館再發揚光大,揚我華夏國威。”

在武館裏,現如今賀平又再次成爲了焦點,而之前成爲焦點的史密斯,已經沒人關注。

此刻臉色最難看的就屬韓建明瞭。

他開始躡手躡腳的準備逃離這個地方,畢竟現在賀平應該還在洋溢在勝利的喜悅當中,沒有注意到自己。

如果此時不走,那待會兒想走也走不了了。

可是前腳還沒走,賀平的一個徒弟,就衝了上來。伸手攔在了意要逃跑的韓建明。

“韓先生這是要去哪?似乎你和我師傅之間的事情還沒解決。”

賀平也朝着所有的記者擺了擺手,臉色化爲一臉嚴肅,看向韓建明和地上的史密斯。

“史密斯請履行你的承諾,說出那句話,快點。”

賀平的聲音就猶如命令一般,史密斯很是無奈,他艱難的爬起身,但是那句話依舊說不出口。

畢竟他說出這句話,丟的不是他一個人的臉而是他全國人的臉。

“快說啊,這裏可是有那麼多人聽着的。難到是想耍賴不成。”賀平的一徒弟說到。

“我是西亞病夫。”說完史密斯底下了頭

賀平搖了搖頭不容置疑的說到:“聲音太小了,再叫大聲點。” 史密斯趕快把頭埋了下去,然後加大了音量:“我是西亞病夫。”

“把頭擡起來加上你的名字,快點。”

此刻史密斯再也無法忍受了,這簡直是奇恥大辱,他想封你的站起身,可是賀平的速度比得更快,一腳就踩在了它的腳踝上。

這一下史密斯發出了殺豬一般的叫聲,而這一切的情況全都被攝像頭給記錄下來,並且正在直播。

“照我說的做擡起頭加上自己的名字,說大聲一點。”

“我史~密~斯,是西~亞~病~夫。”那聲音大的可怕,但是說這話的時候,史密斯是眼睛緊閉的。

幾乎在同一時間華夏全國人民歡呼的叫了起來。

又一個和霍元甲一樣的宗師出現。

這簡直太解氣了。

賀平也總算是滿意了,他點了點頭,把腳擡了起來,然後走向了韓建明。

“賀先生,不,賀大師你饒了我吧,我也是華夏人,你饒了我吧。”

賀平將韓建明一把拽到了史密斯身前質問道:“你不是說,你不想做華夏人嗎?”

“賀爺爺我都叫你爺爺了,你行行好放過我吧,我真的知道錯了。”

放了他?

怎麼可能?

賀平本來不想惹出這事兒的,可都是因爲這個人,所以才搞成這個樣子,現在看到事情砸了就想收手,哪有這麼好的事兒。

只見賀平將韓建明的衣領揪着,然後在攝像頭前不停的晃。

“你不是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嗎?用你的錢救你啊。”

“別人都罵我們是東亞病夫了,你還把別人當做座上賓,你憑什麼說你自己是華夏人。”

韓建平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是被他家族的人知道,那不得脫層皮呀,很有可能會被趕出家族。

可現如今這種情況想不被他家族的人知道,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最後賀平把韓建明狠狠的砸在地上:“別狗眼看人低,也別以爲錢是萬能的。”

“我說過從此讓你做不了華夏人,好了你可以滾了。”

韓建明哪裏還敢多待,連滾帶爬的就離開了全館。

隨後就是這些武術大師不斷的在向賀平請教問題。

“賀先生,您剛纔使用的一指禪是正宗的嗎?我看着威力好大,不知道師承何門。”

“賀先生你能教我嗎,我想拜你爲師。”

而這些記者也在不斷的詢問着賀平問題,此刻的和平已經成爲了全華夏的焦點,也許過上一段時間會有人忘記,但是今天全華夏的人都記住了他的名字。

“賀先生,請問此次比試是出於私仇,還是因爲別的什麼原因?”一個記者突然問出了這麼一個醒目的問題。


其實這也是所有人想問的問題。

頓時間全場鴉雀無聲,都等着賀平給出一個標準的答案。

“各位,今天的事情到這裏也算告一段落,我和平不是想出名才做這件事,也不是因爲絲綢才和他比試。”

“而是因爲國恨,我們作爲華夏子民,每一個人侮辱華夏,我們都有權利反駁。”

說完這句話,賀平就離開了現場,緩緩的上了樓,走進自己的房間。

回到房間之後,賀平不管打開手機或是電視重複的直播,都是他說過的話:“是國恨。”

當然還有他和史密斯之間對決的全個過程,詳細到每一個細微動作。


接下來的幾天不少人都來到了拳館。

有的是來找賀平討教武術的,有的是來學習的。

更甚至於有人來買武館,並且想要把武館擴大,甚至要包裝賀平。

本來以前的和平目標就是多賺點錢,但現在他的目標可不止如此,錢在他的眼睛裏,不過是一個數值罷了,所以關於那些投資或者是包裝他的,他全都沒放在眼裏。

這一天賀平和往常一樣來到武館,此時武館已經人山人海,這幾天都是如此。

而最讓人醒目的是,最前方一個穿着牛皮大衣的男人,他嘴裏叼着一支雪茄,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大佬。

在這個男人身邊還跟着幾個小弟,同時在他身後還跟着一個貌美如花的女子。

那女子非常年輕,看上去十六七歲的樣子。肌膚雪白,笑容甜美,那一撇一笑之間都足以魅惑衆生。

看到賀平來了以後,穿皮大衣的男人緩緩的走了過來,這男人看上去應該也有四十多歲了吧。

和他身邊的那個女子完全就不相符,而更像是一對父女。

“賀大師你好,我是非物質文化遺產有關部門的負責人,我叫張天義。”

“這位是小女張欣然。”

果然是父女,一開始賀平還以爲那是老夫少妻呢。

既然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自然要好生招待纔是,賀平用江湖的規矩抱拳行禮。


“張先生好,不知此次前來是有什麼事嗎?”

“賀大師,你是我非常敬佩的對象年紀輕輕,可是卻身懷絕技,我們非物質文化遺產非常歡迎你。”

“現如今,像賀大師這樣的年輕人,還把華夏武術當成國粹的並不多見,所以我誠心邀請賀大師進行一場講座。”

那張天義說到這裏,從懷裏掏出一根華子遞了過去。

宗師講座,這倒是一個好想法。

“叮~發現新任務,讓一千萬人徹底接受國粹。”

“任務完成後,宿主可以獲得自選獎勵。”

系統的聲音突然在賀平的腦海中想起。

賀平心裏也很鬱悶,到底是什麼獎勵,就不能說出來嗎?不過既然是把中國國粹發揚光大,那自然義不容辭。

而且要想讓更多人接受那講座,絕對是一個很不錯的辦法,並且這是正規平臺,華夏非物質文化遺產。

通過這次講坐,肯定會有更多的人喜歡功夫,有更多的人瞭解功夫。

另一邊史密斯捂着胸口和韓建明走在路上,他們現在都不敢擡着頭走路,因爲一旦被人認出,不是被人吐唾沫,就是被罵的狗血淋頭。

“韓先生,你答應我的一千萬什麼時候給我?”

“你他媽還好意思說,要不是因爲你老子會這樣嗎?現在好了,老子有家不能回,你個狗東西。”

史密斯心裏本來就憋着火,聽到韓建明這樣說就更大火了,他打不過賀平,還打不過這小子嗎?

“韓先生,我想請你放尊重點,不然請考慮好後果。”

www ⊙Tтkǎ n ⊙CO 韓建明沒有辦法,只能乖乖認慫。

“史密斯先生,這次你可把我害慘了,這錢我只能給你一半,你愛要不要。”

要說慘,史密斯要比韓建明慘的多了。

韓建明最起碼還可以跑到其他國家,可史密斯連米國都回不去了。

……

餘下來的幾天,張天義和張欣然都沒有離去,每天都會來到拳館,看賀平教育他的學生。

而張天義對賀平是越來越欣賞了,這個年輕人有着不一樣的魅力,而且成熟穩重,根本和他的年齡不相符合。

這一天賀平依舊在教弟子詠春拳。

“手往上擡,注意好下盤,下盤一定要穩。”

“不要刻意的去發力,發力點在拳頭食指的位置”

“對,就是這樣,在快接觸到對手的時候將力量爆發。”

張天義看得津津有味,一直到賀平朝他走過來,才反應過來。

“賀師傅小小年紀,但是對武術的造詣實在是深不可測。”

賀平笑了笑:“張先生說笑了,我只不過是花拳繡腿罷了。”

“哈哈,你這樣都叫花拳繡腿,那這世界上的武術宗師豈不都是花錢秀腿了。”

兩人笑成了一團。

“對了賀師傅,我來到此處也有些時日了,是時候回去了,你跟我一起回去吧,我看這些弟子都挺好學的,讓他們在這裏自學應該沒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