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玲兒定定地看著甘珠,若有所思地問:「甘珠,既然你知道羅布要往你嘴裡吹氣,那你為何還要裝睡呢?」

「我……」甘珠臉一紅,垂下頭,頓時被問住了。

羅布讚許地看了上官玲兒一眼,偷偷豎了下大拇指,暗道:英雄所見略同!

上官玲兒撅了下嘴,完全沒想到自己會反敗為勝,當下就得意地追問:「甘珠,你說啊,你為什麼要裝睡?」

甘珠咬了下嘴唇,突然義無反顧地抬頭道:「上官玲兒,你知道,我其實一直很喜歡羅布的,可是他卻和你暗渡陳倉,棄我而不顧……今晚他好不容易才主動對我獻吻,我……我自然想嘗嘗他的吻是什麼滋味嘛……」

上官玲兒這下才覺得自己弄巧成拙了,慌忙輕咳了聲,解釋道:「羅布不是想吻你,你誤會了,甘珠。」

一邊說,上官玲兒還一邊推了下羅布,示意他趕快對上官玲兒澄清事實,免得這丫頭痴心不改、「色心」不死!

羅布尚未來得及開口,甘珠卻又搶先道:「上官玲兒,你今晚和羅布到底想對我做什麼?」

羅布心想:告訴甘珠是個仙人又何妨?

上官玲兒可能有所顧忌,擔心甘珠接受不了自己和羅布是神仙這個問題,就掩飾道:「這話說來挺長的,我以後再慢慢告訴你吧。」

甘珠一聽,嘴巴頓時撅得老高:「上官玲兒,你想和羅布同床共枕就明說嘛,我馬上到旁邊屋子去住,現在就給你們足夠的自由和空間!」

上官玲兒立時羞紅了臉,慌道:「甘珠,我不是這個意思……」

沒想到一個簡單的事情,轉眼間弄得這麼複雜,羅布只得勇敢地站出來,大包大攬道:「這事怪我,你們都別爭了,我馬上下樓!」

說完,羅布轉身欲走。

上官玲兒無奈地搖了下頭,甘珠忽然又說:「羅布,剛才有人打你電話!」

羅布奇道:「我手機不是沒電了嗎?」

甘珠吐了下舌頭,訕笑道:「我醒來的時候,看見上官玲兒不在,就想下樓看看你們在做什麼,嘿,哪知你們都不見了,我轉頭恰好看見你的手機放在窗台上,所以,我就幫你開了機……然後,有個電話不停地打過來……」

上官玲兒詫異的望著羅布,羅布心裡突突地跳了起來,忙問:「誰給我打電話?」

「是,是個美女。」甘珠小心謹慎地看了眼上官玲兒,吞吞吐吐的,居然有所顧忌。

上官玲兒表情不禁也有些緊張,急切道:「甘珠,你一口氣說完不行嗎?到底是哪個美女?」

羅布眉頭一皺,心想:到了這一步,越掩飾情況就會越複雜,不如大膽面對。

這樣一想,羅布就坦然道:「甘珠,你說吧。」 「羅布,是這樣的,那個美女聽見我的聲音,沉默了片刻,居然問我是誰。我哼了一聲,就反問她是誰。哪知她說,她是你女朋友,我當時就蒙了,忍不住便問她:你不是上官玲兒吧?她竟然又問我上官玲兒是誰?我那個糊塗啊,就質問道:你既然不是玲兒,那你憑什麼說自己是羅布的女朋友呢?你們猜,她怎麼說?」

上官玲兒聽得稀里糊塗的,愣頭愣腦地問:「她說什麼?」

「哼,她不說。」

羅布頓時鬆了口氣,打電話找自己的美女,一定是東方紫嫣,心下卻又有些著急,暗道:莫非她體內的凶物開始造反了?

想到此,羅布忙又問:「她還說了什麼?」

甘珠遲疑了下,說:「她叫你回來后,立刻打電話給她,好像她有急事找你。然後,她就把電話掛了。」

上官玲兒轉過目光,凝視著羅布,幽幽地問:「她是誰呀?羅布。」

羅布訕笑道:「玲兒,我現在還不知道,等我給她回個電話,肯定就會水落石出的……」

羅布之所以這樣說,並非全在玩緩兵之計,因為除了東方紫嫣知道自己的電話外,還有陳菲兒知道,宋思思肯定也能從黑狼那裡問出自己的電話。當然,甘珠必定能夠聽出陳菲兒的聲音,所以,陳菲兒完全可以排除在外。今晚給自己打電話的,最有可能的,自然是東方紫嫣,但除此之外,宋思思也有一點點可能。

因此,自己不能貿然交待說是東方紫嫣的電話,萬一打過去恰好是宋思思,那問題豈不就更加複雜了?

上官玲兒沒有表態,甘珠居然喧賓奪主道:「羅布,我們跟你下樓,你最好老實交待,別再給玲兒打馬虎眼!」

上官玲兒輕輕地搖了搖頭說:「我困了,我想睡覺。」言下之意,她不想干涉羅布的私生活。

甘珠卻拍著胸口,仗義道:「玲兒,你先睡,我替你監視羅布,不管有好消息,還是壞消息,我都會第一時間告訴你的。」

上官玲兒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走進衛生間洗涮去了。

甘珠居然當真跟著羅布下了樓。

到了窗邊,羅布拿起手機看了看,上面有幾個未接電話,雖然沒有名字,但羅布還是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個電話是東方紫嫣的。

由於擔心她有事,羅布趕緊撥了回去,誰知電話那頭卻傳來「對方已關機」的聲音。

羅布微擰眉頭,有些失落。

甘珠審慎地問:「羅布,怎麼啦?」

羅布如實道:「她關機了。」

甘珠湊過頭來一看,居然又指著手機屏幕上說:「上面還有條未讀的消息,好像是那個美女發過來的。」

羅布這才注意到,東方紫嫣果然給自己發了條短消息?消息,連忙點開一看,上面留著一段文字:羅布,師父叫我明天必須要回去,關於我的終身大事,你能陪我回去見師父嗎?


羅布愣住,心下不解:東方紫嫣難道要急著嫁給我?

甘珠狐疑地望著羅布,問:「她到底是誰?」

羅布答:「東方紫嫣。」

「南外的校花?」

甘珠反應有點強烈,羅布趕緊伸手捂了下她的嘴,示意她別驚動樓上的上官玲兒。

甘珠哼了聲,拿開羅布的手,又指著屏幕,小聲問:「羅布,是不是你們私定終身了?」

羅布心裡其實很清楚,雖然自己想娶東方紫嫣為妻,她也心甘情願嫁給自己,但是,自己和她卻並沒有完全挑明關係,至少還沒有發展到談婚論嫁這一步。

於是,羅布搖頭說了聲不是。

甘珠閃著烏溜溜的眼睛,又下意識地望了眼樓梯口,似乎擔心上官玲兒聽見。在確信上官玲兒不會下來的情況下,甘珠伸手拽住羅布的胳膊,便往他那間屋裡拖,嘴裡同時又低聲說:「先到裡面去,我有話問你。」

被甘珠發現了東方紫嫣的短消息,羅布這下還真有點做賊心虛,只好老老實實地被她拖進了屋中。

進了門,甘珠放開羅布的手,返身把門輕輕地關了回去。

羅布見她動作很是神秘,不禁詫異道:「甘珠,你這是什麼意思?」

甘珠撅了下嘴,反問道:「羅布,我還想問你呢,你是什麼意思?你和上官玲兒的關係剛剛定下來才兩天時間,你居然就開始背著她花心了,你告訴我,你到底想做什麼?」

儘管甘珠一句話就擊中了自己的要害,但羅布卻無論如何也不能承認,所以,羅布冷靜道:「她中了邪,我這樣做是為了救她。」

畢竟東方紫嫣體內有凶物是事實,而自己受了小獅子的建議,給她渡仙氣,才是事情真正的起因。如此推斷下來,這一切的確是因為她體內的凶物引起的。

甘珠當然不會輕易相信,她猜疑地望著羅布,問:「真的?有沒有撒謊?」

「沒有……」為了加強效果,羅布理直氣壯地直視著甘珠,開始反擊,「剛才我和上官玲兒決定往你嘴裡吹氣,其實是因為你……」

羅布話未說完,甘珠就大驚失色地叫了起來:「難道我也中邪了?」

羅布心道:你這反應也太快了,既然如此,那我只好將計就計,順著杆子往上爬了。

「可以這樣說,由於我的體質特殊,陽氣極盛,而上官玲兒又不想讓你知道,所以,我們商量過後,就決定由我給你偷偷地渡氣……」

甘珠只想到自己中邪了,並且,上官玲兒是她肝膽相照的好姐妹,無論如何也不會害她,甘珠自然就完全相信了。這下,她就急不可耐地撲到了羅布的身上,雙手勾住羅布的脖頸,,嚕了下小嘴,心慌慌地叫道:「哎呀,你們真是,怎麼不早說啊?你趕快給我吹氣吧,羅布!」

看著甘珠熱切的目光,羅布怔了怔,暗道:你這是叫我給你渡氣呢,還是想趁機和我親熱啊?

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何況甘珠胸前兩團柔軟磨著羅布的胸膛,令羅布一時之間也有點意亂情迷,橫下一條心,羅布咬了下牙,狠道:老子不是聖人,索性借這渡氣之際,先把便宜佔了再說!

於是,羅布也把手臂放到了甘珠的背上,緊緊地摟住了她,甘珠更急,腳尖踮起,立刻把紅艷艷的小嘴唇堵到了羅布的嘴上,且還不經過羅布允許,又把舌頭滑進了羅布的嘴中……

這是渡氣嗎?

羅布覺得這段時間艷遇太好了,如同一隻嗡嗡嗡的小蜜蜂,突然飛進了一座大花園裡面;又像一隻飢餓的小老鼠,意外地掉進了米缸。

羅布正想大動其手時,忽然,門開了……


上官玲兒下樓來了?

直到房門輕輕打開那一瞬間,羅布才驚駭地反應過來,自己剛才太投入了,哪怕和上官玲兒接吻時,自己也沒這麼衝動過,萬沒料到,甘珠這個算不上絕色的小美女,居然能讓自己物我兩忘,以至於上官玲兒走到了身後兩米左右,自己才發現了她。

這種警惕性,太差了!暗自責備了一句,羅布第一個動作是放下爪子,緊跟著分開了陶醉在熱吻中的甘珠,最後,羅布對一臉嫣紅的她掩飾著問了句:「怎麼樣?甘珠,你有感覺嗎?」

誰知甘珠一直羞澀地閉著眼睛,羅布這話頓時又弄巧成拙了,因為甘珠俏皮地回了句:「羅布,你真會接吻……」

草,你這不是存心害我吧?

上官玲兒還在門口啊,我得穩住!

羅布看不見身後的她,只好繼續和甘珠演戲:「甘珠,我給你渡氣,你的身體有感覺嗎?」

「有……很熱,羅布,我……我好像更喜歡你了……」

牛頭不對馬嘴,答非所問,羅布心一沉,暗道:完了!看來只有坦白從寬了!

這樣一想,羅布推開甘珠,迅速轉回頭,只一眼,他剎時驚得目瞪口呆,整個人都差點跳了起來!


身後那人竟然不是上官玲兒!

她身材小小,穿一身白色的絲裙,憤憤地看著自己,半夜三更像個幽靈一樣突然出現在這裡,別說羅布會嚇一跳,如果甘珠看見,只怕會嚇得半死。

伊瑪!

羅布差點喊出她的名字,心裡非常不滿她這種行徑,簡直就跟作賊一樣。

好在伊瑪沒有出聲,也沒有亂動,甘珠並不知道。

因為伊瑪比較矮,她最初出現時,羅布的身體正好擋住了甘珠的視線,於是,甘珠無法看見她,不過,當羅布扭頭過去時,甘珠不慎瞅見了他驚訝的表情,立刻跟著望了過去。

羅布急忙回頭過來,條件反射地伸出手,迅速捧起甘珠的臉,想阻止她,但是,已經來不及了,甘珠的目光已經從他的側面滑過去了……

羅布眉頭一皺,馬上思索對策,這時,他耳邊傳來甘珠的聲音:「羅布,你剛才看見了什麼?」

羅布心下稱奇,難道甘珠沒有看見伊瑪?

這樣一想,羅布便轉頭看向了門邊,這一看,羅布又有些發獃,伊瑪居然不見了!

「沒看什麼。」暗自鬆了口氣,回過頭,羅布又下意識地往四周看,但還是沒有看見伊瑪的身影,心下隨即猜測道:莫非她溜到外面去了?

甘珠擰著秀眉注視著四下張望的羅布,忍不住又問:「羅布,你的表情好生奇怪,你在找什麼?」 羅布趕緊轉回目光,閃爍其辭道:「沒什麼,甘珠,你先回樓上去吧,玲兒要是醒了,會……會責怪我們的。」

甘珠臉一紅,快速地閃了羅布一眼,垂下頭,小聲道:「羅布,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你千萬別告訴上官玲兒,行嗎?」

我沒那麼笨!

對於甘珠這樣的態度,羅布求之不得,忙順水推舟地答應下來。

甘珠忽然又不舍地問:「羅布,明天你跟我們去上課嗎?」

羅布搖了搖頭,說:「明天我要陪東方紫嫣回一趟師門,沒時間去上課,不過,我會儘快趕回來,你幫我轉告上官玲兒一聲。」

甘珠點了點頭,踮起腳尖,吻了吻羅布的嘴唇,這才依依不捨地跑了出去,小心翼翼地爬上了樓梯。

輕輕地關上門,羅布擦了下冷汗,暗道:我剛才明明看見了伊瑪,為何她突然不見了,難道我看花眼了?

搖了下頭,羅布迴轉身,突然驚得瞪大了眼睛,失聲叫道:「伊瑪!」

不知幾時,伊瑪居然坐在了自己的床上,而且,她一動不動地盯著自己,儘管她的五官很精緻,看起來就像個橡皮娃娃一樣可愛。但羅布還是有些氣憤地叫道:「伊瑪,如果我是個凡人,只怕已經被你嚇得魂飛魄散了!」

伊瑪嘟著嘴,氣呼呼地瞪著羅布問:「我有這麼可怕嗎?」

「你不可怕,還很可愛,可是,這夜半三更的,你就像個幽靈一樣,突然鑽進了我的屋子,幸好剛才甘珠沒有看見你,否則,一定會被你嚇昏過去!」

伊瑪冷冰冰地答道:「她看不見我!」

「為什麼?」

「她是個肉眼凡胎,我稍一隱身,她就看不見了。」

羅布微怔,定定望著好像和自己有仇似的伊瑪,問:「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伊瑪板著臉答:「沒事我就不能來找你嗎?」

這什麼態度?

算了,我大人大量,不和你這種小孩子計較!羅布又耐著性子問:「伊瑪,你好像不怎麼高興,遇到什麼事了嗎?」

伊瑪恨著羅布,說:「看見你和別人偷情,我能高興得起來嗎?」

羅布愣住:「你說什麼?」

伊瑪冷冰冰地答道:「沒什麼。」

聽見伊瑪這樣說,羅布甚至以為她是上官玲兒或者是東方紫嫣,但她誰也不是,所以,羅布覺得非常奇怪,差點又認為她是上官玲兒派來的姦細。畢竟上官玲兒可能是那個青冥帝宮的三公主,那她有伊瑪這樣的朋友似乎也是符合情理的。

「你回去吧,我要睡覺了。」

想到和伊瑪這種小姑娘也沒什麼交道可打,羅布隨即下了逐客令,但是,伊瑪卻凝視著自己,依舊坐在床上沒動,羅布以為她聽不見,又重複了一?了一句,說完之後,羅布卻又覺得自己這個想法很荒唐,伊瑪是個三珠的仙人,她豈會聽不到自己說話?

伊瑪盯了羅布幾眼,不說話,也不動,然後把目光轉向了旁邊。

羅布這次算是深刻體會到了,什麼叫請神容易送神難,而這個稀奇古怪的伊瑪,卻還不是自己請來的。可是,她不走,自己真拿她沒辦法,因為打又打她不過,且她是個女的,又這麼小,又可以理直氣壯地不講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