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老師說:「她需要參加走秀集訓,拉丁舞這邊,每周日正常上半天課。二者不衝突。但是,幼兒園的課程,恐怕是要耽擱了。」

麥穗兒的兩隻手揪着衣角,耳朵一字不落地把老師和甜媽的話都聽了進去。

甘甜低下頭,想了又想。

小麥穗兒心裏兩個小人在打架。她又想去,又不想去。

「林老師,大概需要多少錢,可以進集訓班?需要全日制嗎?晚上接回來嗎?」

「那裏有宿舍,可以住在那邊。」林老師見甘甜鬆口,心中激動:「費用7萬,包括4個月的服裝,課程,模卡定製,住宿和一日三餐,春節7天假期。」

甘甜思考了一下,對林老師說:「不住宿可以嗎?」

小麥穗抬起頭,好看的大眼睛眨巴眨巴,難以置信地看着甜媽。甜媽這是同意嗎?

「太遠了,子琪媽媽,基地在石景山,你這一來一回。晚上回來住,不現實的。」

甘甜腦海中都是那些寄宿制幼童被老師無視被同學欺凌的新聞,她還是不放心。

「甜媽,我想去……我可以給葉邵勛打電話。」說到最後,聲音越小。

「好孩子,不是錢的問題,」甘甜把小麥穗攬入懷中「錢的事甜媽會想辦法。我只是擔心你的安全。」

這時,小葡萄從屋裏走出來,酷酷的表情Q彈粉嫩的臉蛋吸引了林老師的注意。

「請問老師,剛才你說也招男孩子對嗎?你看我行嗎?」

林老師看着面前這個自信而可愛的小正太,眼前一亮。

小葡萄轉過身對甘甜說:「甜媽,我和麥穗兒一起入訓吧,你就不必擔心她的生活了。」

……

夜晚,甘甜坐在小小的客廳里,發愁。

她本不想把友情和金錢扯上關係,但此時,她也只好去和小蔡開口了。

站起身,她想披件衣服,這時,電話響了。

通訊錄存名:「欠款一」,她忙接起來。

「你好,秦簡的妹妹嗎?你發一個卡號給我,3萬塊打給你。」

甘甜有些反應不過來,主動還錢?真的?

「好好,馬上發你。」

正在編輯短訊,電話又進來,顯示「欠款三」。

「小娘們兒,有幾分本事嘛!」是那個陰陽怪氣的討厭女人。「你居然因為這點錢動用這樣的關係,也算是我小瞧你了。」

「你什麼意思,我聽不懂。」甘甜莫名其妙。

「別裝模作樣了,發卡號來吧,不想跟你廢話!」。 「明延,這本手札你快速看一遍,看完之後給我答覆。」

余淮明進入洞府後,取出一本顏色泛黃的典籍,這本典籍就是余家那位不依靠築基丹築基的老祖所書。

手札中記載了余家老祖築基時的全部過程,同時也寫了余家老祖對於不依靠築基丹築基的一些猜想。

余淮明這個時候出現在清風崖靈藥園,除了因為青羽蟒的事情外,更主要的還是因為餘明延。

余洪眠通過傳訊靈符把餘明延修為已經達到鍊氣八層,同時準備像余家先祖那樣,不依靠築基丹築基的事情傳回了族中。

余淮明在接到消息后,立即把這件事情告訴了余家的另外兩位築基修士,他們三人經過一番討論后,決定讓余淮明親自去一趟清風崖靈藥園,詳細地了解一下餘明延的情況。

餘明延有些奇怪的接過了那本手札,當他把手札翻開,看到裏面的內容后,就明白了余淮明的來意。

「三叔公現在是想看看我到底有沒有決心嗎?」

餘明延很快將腦子出現的雜亂想法壓下,快速翻看手札中記載的內容。

余洪眠對於明延說過不久,餘明延心中就已經動心,現在他有機會看到老祖親手所書的手札,自然要認真觀看,決定要不要通過這條路危險築基。

手札並不算厚,裏面記載的只有一個內容,那就是有關不通過築基丹築基的。

餘明延看得很快也很仔細,用了半個時辰就將手札上記載的內容全部看過一遍。

「三叔公,我願意不依靠築基丹築基!」餘明延認真的回答道。

餘明延將手札翻看過一遍后,發現這種築基方法要比他想像的可能還要好一點,只要他準備的足夠充分,還是有兩成幾率築基成功的。

只是這種築基方法也十分危險,一旦用這種築基方法築基,一次失敗后就沒有機會再次嘗試築基了。

「你真的想好了?」余淮明不放心的問道。

這畢竟關係到築基大事,不能這麼草率的決定。

「三叔公我已經想好了,只是我現在有些問題。」

餘明延臉上露出沉思之色,他眼睛看向余淮明,繼續說道:「手札中記載,修士突破築基的地方靈氣越充足越好,我若是依靠這種方法築基,能不能在鳳巢山築基。」

余家僅有一條二階靈脈,這條二階靈脈就在鳳巢山上,那裏的靈氣更為充足,他若是能夠在那裏築基,成功的幾率還會大一些。

余淮明搖了搖頭,笑道:「族中不準備讓你在鳳巢山築基,但也給你安排了一個極佳的築基之地,就在這清風崖靈藥園的下面。」

清風崖靈藥園中也有一條靈脈,這條靈脈的品階沒有鳳巢山上的高,但也達到了一階。

余家修士發現清風崖靈藥園時,同時也發現了以為築基修士的洞府,這位築基修士的洞府就在清風崖靈藥園所在靈脈的中心。

那處洞府中的靈氣極為濃郁,要比鳳巢山上他們三個築基修士洞府內的靈氣還要濃郁。

只是為了靈藥園內的靈藥更好的生長,這座洞府就一直處於封存狀態,除了余家的三位築基修士,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這座洞府的存在。

現在他們準備把這座洞府開放給餘明延,一直到他修鍊到築基期為止。

餘明延疑惑的看着余淮明,他表現的極為平靜,等著余淮明告訴他答案。

「清風崖靈藥園中有一座築基修士洞府,那座洞府……」

余淮明沒有藏着掖着,直接把那座洞府的情況告訴了餘明延。

「三叔公,你的意思是接下來一段時間我什麼都不用干,只要在那座洞府中安心修鍊就行了,是嗎?」

餘明延有些不太確定的看着余淮明,他現在的這種待遇已經和餘明華沒有什麼不同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族中的三位築基對他產生了這麼大的態度變化。

「族中就是這個意思,你安心修鍊,等著築基就行了。」余淮明輕聲嘆道。

自從周廷服用築基丹晉陞築基失敗的消息傳出后,余家的三位築基修士就開始擔心,修士築基除了要有出色的靈根資質外,心念更加足夠堅定。

餘明華現在的心態已經出現了問題,到現在他們都沒敢把周廷築基失敗的消息告訴餘明華,擔心的就是餘明華的心態再出現問題。

即便如此,他們覺得餘明華築基成功的幾率也不超過四成,一旦餘明華築基失敗后,再次築基的成功率可能還要下降。

只是他們更加不敢把希望放到餘明延的身上,餘明延只是三靈根資質,即便余家最強盛的時候,也沒有三靈根資質的修士成功築基。

但若是餘明延願意不依靠築基丹築基的話,他們肯定也是願意支持的,若是餘明延僥倖築基成功,那他們余家的現在面臨的危機就有可能全部解除。

「三叔公,這是一百張火鴉符,之前我總共賒欠了族中五百塊靈石,還十二張火鴉符,到時我會在補上的。」

餘明延現在提起火鴉符的事情,是不想聽從余淮明的安排,在嘗試築基前,什麼都不做。

餘明延不知道其他人是什麼情況,他不能在很長一段時間專註做一件事情,如果真的這樣做了,他的心態肯定會出現問題。

而且他對於那座洞府內的靈氣也不怎麼放心,就算那座洞府中的靈氣再濃郁,也不可能比得過靈石中蘊含的靈氣多。

「三叔,這次能解決青羽蟒都是因為明延使用了四十張火鴉符,我感覺這些火鴉符,應該由族中補上。」余洪眠認真的說道。

這件事情他之前就和餘明延說過,現在餘明延提起,他自然要表明自己的意見。

余淮明擺了擺手,並不在乎這些事情,他覺得餘明延不會無緣無故的提起這件事情。

「明延你不用拐彎抹角了,還有什麼要求就一併說了吧,只要不太過分,我都會答應你!」

拋開其他的不說,單純看餘明延現在的修鍊速度,還是有很大的可能成為築基修士的。

還差四十多張推薦滿五百,請大家繼續支持,推薦滿五百加更一章。 第198章

面對工作人員的質疑,慕安安面色冷靜,「麻煩你可以直接詢問酒會負責人核對。」

「不好意思,我們非常清楚發出多少邀請函。」

工作人員態度很強硬,不容商量的口吻。

目光更是在陳花與慕安安身上打量,露出鄙夷神色。

像這樣頂流豪門宴會,向來不缺少拿着假邀請函混入,而趁機搭上一些富豪關係的拜金女。

工作人員此時也很不耐煩,「小姐,這裏是霍家莊園,這次舉辦的酒會到場都是你這輩子接觸不到的豪門。收了那些想攀附的心思,看不上你,勞煩離開,否則叫來保安可就不好看了。」

工作人員話說的非常不好看。

慕安安原本一臉冷靜,眼底也是有些冷,「我說了,有什麼問題,勞煩你先跟負責人核對一番,確定我手裏的邀請函……」

『啪!』

慕安安話還未說完,工作人員已經不耐煩將她的邀請函打了出去。

她原本白皙漂亮的手上,立即多了一道紅印。

周圍不少人看過去,原本的驚艷,也慢慢變成輕蔑。

豪門圈子,不缺漂亮女人。

同時,對於這樣沒身份帶着利益想要混進場里的漂亮女人,十分看不起。

陳花本來就緊張,面對這情況更是往慕安安身上貼,正要開口時……

「陳花?」

一道疑惑的女聲,在陳花與慕安安身後響起。

陳花下意識回頭,一眼就看到熟悉的人……江琴大小姐!

江琴今日盛裝打扮,一身暖白宮廷風裙裝,搭配同款帽子,姿態高傲,宛若從歐洲貴族圈走出的公主一般。

而江琴身邊挽著一中年男人。

男人雖到了中年,但氣質比較儒雅。

陳花心裏突然緊了一下,抓緊了慕安安。

慕安安很隨意回頭,在看到江琴挽著江鎮時,表情停頓了下,手更是不動聲色的攥緊了拳頭。

江鎮見到慕安安時,表情有些詫異。

太像前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