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讓江卓立代替他進入萬生府,沒有足夠的準備是不行的,江卓立是在江守晉陞真神后才回歸,那時候只是神道一重宵,不過現在又過去了十年,十年時間江卓立靠煉化法則本源,已經讓力速循環抵達小成,達到了三重宵。

這時候他修成大轉身秘術,外加能和一道主神搏殺一次的刀傀,進入萬生府也會有一定的安全保證。

和江卓立相比景芙蘇雅進展更大,她們兩個在萬生府一事後就回歸了,當時各自一重宵,到現在凝練法則本源26年,各自循環領域已接近大成了,也都具有接近五重宵戰力,兩女還都修鍊了身外化身,足以斬殺五重宵了。

唐飛煌、庄榮軒兩個則和景芙兩女相仿。

但因為江守的父母實力較低,他才準備刻意提升下父母的實力。

不過隨著江守的話,江卓立沒有立刻接下幾種至寶,而是狐疑的道,「既然恆靈枝只有一株,為什麼不用東荒寶城分化一次?」

江守默然,默然之後就是苦笑。

「沒時間,我手裡現在有太多好東西了,根本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次序去分化。」東荒寶城幾乎能讓各種混沌靈寶以下的寶物一化為二,但時間猛一看去不長,比如當初的天象靈轉寶樹七年就分化為二,景芙蘇雅兩女各自得一,都修成了分身。

但七年也太長了,江守也嘗試過,每一滴幻靈渡放進去都需要四五年才能分化成功。

現在他手裡修鍊大轉身秘術、羅天萬象以及大明性真典的寶葯都有十多株,真要全部分化就得近百年了。

一般情況下他父母等得起,但現在他想讓父親進入萬生府看看,那就得有足夠自保之力,總不能拖到七八年後吧?

「那行,以後這幾十年就先分化大明性真典和羅天萬象所需吧,我先用掉這株恆靈枝,反正咱們能隨時進入萬生府,以後有的是機會。」等江卓立也明白什麼后,才大笑著接下了各寶。(未完待續。。) 「咦,竟然是你?」


古神星域北疆玄塵宗遺址修神塔最高層,隨著一道身影乍現白玉廣場,廣場左右無邊星空都猛地活了過來,掛在星空里的一顆顆繁星就像一隻隻眼睛直直盯著那身影,更有一道低沉而驚訝的聲線在廣場外泛起。

「江守見過前輩。」隨著驚問,江守也笑著向左右行了一禮。

「不對,你竟然是真神了?」充滿靈性的星空驟然一顫,隨後就凝聚出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踏在廣場上,正是48年前和江守有過一次淵源的紫色天地意志,不過紫色天地意志在走來時眼中的驚訝之色也越來越濃郁,「你是真神怎麼還能進入這裡?而且這才多久,48年而已,連一百年的一半都不到,你就從當初的神道六重霄晉陞到了這種地步?」

48年時間,想從六重霄晉陞九重霄恐怕都極難,武者一直去煉化法則本源,從六重霄到七重恐怕也要二三十年,七重宵之後就需要凝聚道之力,那種難度才是誇張。


所以江守的進展程度真讓紫色天地意志驚的不輕,當然,現在的江守還是遮掩著修為氣機的,他對外展現的還是真神一重巔峰,四項道之力初成的境界。

這就都讓對方驚駭了,若……

好吧,就在紫色天地意志抵達江守身側,眼中也驀地閃過一絲精芒時,江守嘴角也閃過一絲從容笑意,而後一身氣機再不遮掩,一下子抵達了力速之道大成,真神三重巔峰的程度,真神四變?!

紫色天地意志當場就身子一抖,眉毛鬍子都在亂跳。

「前輩,江某這次來,是有件好事想告訴前輩。我可以帶你離開這真神囚牢了。」江守這才又向紫色天地意志行了一禮。

「離開?你能帶我離開?」紫色天地意志只覺得腦子都不夠用了,先是江守突兀出現,對方的修為實力也一次次讓他心驚肉跳,現在江守竟又說能帶他離開這修神塔?難道這小子忘了上次雙方相見時,他就說過這修神塔曾是五道主神全力打造,過程里也動用了大量奇寶堆積禁制陣法,連他這真神九變級強者都無法離開?

獃獃站在幾步外,腦海中閃過無數念頭,幾十個呼吸后紫色天地意志才勃然色變,「混沌靈寶?!你身上有空間類混沌靈寶?!」

除了混沌靈寶。紫色天地意志也想不出其他可能了,這裡禁制的強大和可怕,那就是空間類極武也破不開的。

如果能破的開當初玄塵宗剛剛被發現時,外界的那些主神早就動用極武進入這裡了,哪裡還會只讓半神級強者在這裡搜索尋寶?

一想到混沌靈寶,紫色天地意志也立刻壓下了對江守修為進展速度的驚駭,眼中幾乎無法遏制的閃出了貪婪貪念。

貪婪閃爍幾息,他又猛地皺起了眉頭,「你難道不怕我搶奪你的混沌靈寶?雖然老夫壽元快要耗盡。但我是星球生命,快耗盡時也還有近千年壽元,離開這裡后,我只要和本身肉身靈身合一。未必不能再次突破,到時候成為主神的話又是一番新的天地啊,混沌靈寶這樣的無上寶物,咱們以前那一點點交情。還不足以讓你對我放心吧?」

江守參加定源大比是48年前的事,但他得到混沌靈寶化相珠只是17年前,17年前演化出化相版萬界之門。他就嘗試著進入過此地,也知道當時就有了帶紫色天地意志離開的能力。

不過當年思前想後,他還是放棄了那打算,因為只要進來了,以他的修為實力,以玄塵宗禁制的能力,很容易被紫色天地意志猜出他有混沌靈寶,紫色天地意志幫過江守,雙方建立過一定交情,但那點交情遠不足以讓對方打消混沌靈寶的吸引力的,為了避免意外他上次才沒解救紫色天地意志,只想著等以後實力足夠了在那麼做。

現在江守的實力已足夠,自身也是真神九變,加上不死之身輕鬆虐殺九變乃至一道主神都不困難,所以在讓父親進入萬生府,讓景芙蘇雅等人幫他整理戰利品后,他才趕來了這裡準備解救紫色天地意志。

對方的反應也在江守預料之內,隨著紫色天地意志的話,江守再次一笑,不過笑聲里他卻突然打出一拳,這一拳出,原本被虛手遮掩的肉身實力也徹底展現,拳體過處無窮的力速道意旋轉飛舞,彷彿要把左右虛空都撕個粉碎,那恐怖的威勢也讓紫色天地意志忍不住臉色大變,閃身飛退中更放聲尖叫起來,「真神九變?48年時間,你能從神道六重霄抵達一變已經讓人驚嘆,成為四變更加是匪夷所思,還怎麼可能成為九變?」

「前輩見諒,我在一二十年前已經有能力救你走出,只是當時怕前輩對在下不利才沒有前來,現在……」江守則收起拳勢開口,話語依舊從容。

就算紫色天地意志知道或猜到了他有混沌靈寶,但這次救他出去江守會直接把對方送到地球,地球則在古神星域之外,沒有來往的傳送陣,紫色天地意志就算是九變強者,想趕到北疆恐怕也得數百年,百年後江守就能和王級真神媲美,和三道主神媲美,那還是拋開不死之身的實力,所以他還真不怕。

對方當年幫他的忙也很大,那不只是幫他過了修神塔第七關拿到定源大比第一,更有各種靈魂秘法秘術,這種情況下幫對方脫困,也是應有之意。

紫色天地意志也在幾百裡外停住身子,上下打量江守多眼后,才忍不住長嘆道,「多謝江兄!不過江兄真是人族?如此年紀就有如此實力,實在讓老夫感慨。」

何止感慨,紫色天地意志是星球生命,靈智完整的那一刻起就有真神實力,但正因為這樣,他從真神一變修鍊至目前境地,足足用了近十萬年,哪怕裡面有長期失去肉身進展緩慢的特點,可和江守比一比,這差距還是足以讓他想自殺。

他更沒想到當初強迫著江守去他肉身所在地看一回,這樣結交的小傢伙,短短几十年後竟有了讓他脫困的實力?對方還真來要帶他離開了。

所以雖然明講出來的話語不多,可紫色天地意志心中卻是思潮起伏,久久無法平靜。(未完待續。。) 「江兄,咱們先不急回地球。」

片刻后,當江守說出讓紫色天地意志進入他的隨身洞府再帶他回地球時,紫色天地意志也急急一擺手,等看到江守目露疑惑他才笑道,「江兄救我脫困,說不定就是給了我一次新生,如此大恩老朽又哪能什麼都不做,而恰巧的是,我現在就知道有些東西可報答江兄此恩德。」

「恩?」江守也愣了,報答?他救紫色天地意志脫困可沒期望什麼報答。

「不知道江兄對這玄塵宗遺址有沒有興趣?」紫色天地意志再次開口,「哪怕我說直接把玄塵宗送給你有些誇大了,但玄塵宗的靈圖大陸之上,有一處寶地對江兄絕對有著無窮妙用,如果你能得到,別說能加快你提升道之力的效率,更有可能幫你加大多倍凝聚大道之力的概率呢。」

江守頓時動容,對提升道之力和凝聚大道有幫助的寶地?

雖然在星空下一旦到了真神及以上的境界,就再沒什麼天才地寶或寶地可以幫武者直接提升感悟了,但這不是說再沒有對武者感悟境界有幫助的寶貝。

不能直接提升和沒有幫助,可是兩個概念。

武者在武聖階段服用一些逆神之力、魂河匹練等寶物,什麼都不需要做領域就大幅度提升,武者在半神境界服用一些法則本源,什麼都不做就能讓法則之力境界精進。

這是指的直接提升。

而幫助,江守當初自身主動去參悟道之力時,借用地球上信仰之力和普通人貢獻的心靈力量,讓感悟效率加快多倍,那就是幫助。

再有服用神脈精血后讓他主動參悟效率也加快了,也是對感悟有幫助的至寶。

紫色天地意志之前所說的,應該就是類似於信仰之力或神脈精血之類的幫助。

江守同樣知道在這玄塵宗遺址里,只有修神塔所在的浮月大陸是被外界知道的。能探索的,但除了浮月大陸,玄塵宗遺址內還有其他12塊大陸的,問題就是那些大陸全部漂浮在無邊雲海中,那些雲海更大的沒有盡頭,沒有特殊的道路真神進去也會迷失在雲海里。

「江兄能帶我離開,應該是有混沌靈寶吧,整個星空有史以來被人所知的混沌靈寶,只有兩件是有遁空能力的,一個是萬界之門。聽說以前是被一位上古龍族得到了,另外一件則是化相珠,被上古神族擱置在中源城修神塔內,如果被人得到再用化相珠演化,哪怕隨便演化一件遁空神器,也能發揮出超越極武的功效,江兄得到的是哪件?我雖然也無法掌控玄塵宗的禁制,但若江兄得到的是萬界之門,那我把腦海中有關靈圖大陸的印象傳遞給你。你就能帶著我到達靈圖大陸,中間的無邊雲海禁制就是擺設。」在江守動容中,紫色天地意志再次開了口,他這次所說更讓江守心驚不已。

星空誕生起的混沌靈寶都有限。就算現在的武者沒見過,卻都能從以前流傳下來的典籍上聽過,所以有足夠出身的武者,諸如聶兵之類。說出40多件混沌靈寶里哪幾個有遁空能力很容易。

可你要說出那些遁空靈寶都遺落在了哪裡?這就真的嚇人了。

心驚中江守沒有回應,只是繼續看著紫色天地意志,對方猜出他可能有混沌靈寶。和他自身親口承認還是兩種意義的。

紫色天地意志見狀再次笑了,「江兄不用擔心,老夫就算最初時有為靈寶心動,可現在我哪還敢起那種心思?算了,我還是明說吧,玄塵宗靈圖大陸是玄塵宗13陸的最中心,其間有一座無上寶地轉靈池,一個武者即將隕落時進入轉靈池,肉身會繼續死亡,靈魂也會潰散,但他一生的靈魂記憶,卻會被轉靈池保留,凝聚成一枚枚感魂神晶。」

「如果你得到一枚感魂神晶,就相當於進行一次新的輪迴,可以從頭到尾旁觀凝聚神晶武者的一生,即便過程里你什麼都做不了,只能旁觀,可這種旁觀就是一筆無上財富,因為對方如何參悟凝聚道之力的,你都能感同身受的體會一遍,感魂神晶一個感字,就是指的能讓其他武者感同身受,江兄能明白么?」

一句能明白么落地后,江守也恍然大悟,更激動的身子都有些輕顫。

他怎麼會不明白?

其他強者如何參悟道之力和大道之力,感同身受的體會啊……這意義已經沒辦法更重要了。

「據我所知,比較重要的玄塵宗武者都會在隕落前進入轉靈池的,不止有真神,還有主神,當年的玄塵宗弟子進入轉靈池后,是根據兩方面來獵取魂晶的,那就是年紀和實力,年紀越小代表潛力越大,實力越高代表能走的更遠,只要你足夠年輕,實力也夠強,收穫的神晶就越強大,最高可能是七道、八道主神的。以江兄的實力和年紀想得到那些絕對不難的,別說你得到七八道主神遺留的代魂神晶,就是得到四五道主神遺留的,說不定就有如何操控接管整個玄塵宗禁制的靈魂記憶,也就等於得到整個玄塵宗了,不知道江兄對這份謝禮還滿意么?」

江守頓時感慨起來,他趕來這裡沒想過收取什麼回報,可現在,他卻發現對方給予他的遠超想象。

就只一個轉靈池,轉靈池的一顆顆代魂神晶,都足以超越江守在中源城擂台賭賽里所有斬獲了吧?以他現在的悟性,熔煉了4800滴神脈精血后,再去感同身受的體驗一次其他的真神如何參悟道之力,一次參悟能帶來的收穫恐怕頂的上他閉關十年吧?


他更沒想到不久前還在為如何儘快提升實力而發愁,甚至都要勞煩他父親去萬生府搜尋下,看能不能搜集到更多的幻靈渡來提升實力,那現在有了這樣的機緣,恐怕比收穫幾滴幾十滴幻靈渡用處更大無數倍。

畢竟,那裡面還有主神級存在遺留的代魂神晶呢。

這樣的謝禮他還真是滿意到不行了。

「如果江兄滿意,也有能力的話,咱們就走吧,先去靈圖大陸看看,老夫也怕七八萬年前的記憶出了差錯,萬一轉靈池已經損壞……」就在江守感慨中,紫色天地意志又一句話立刻讓他臉色微變,古怪不已的看向前方。

玄塵宗的具體時代就是七八萬年前么?七八萬年前,這個傢伙已經被困在抓來囚禁了?(未完待續。。) 發現月票快跌到300名了,有點悲劇,想求下月票,不過之前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求票,最近更新實在太少了,不好意思~

認真想了想,方向突然找到了個求票理由。

恩,從2014年8月8號上傳第一章,到今天2015年7月14號,一眨眼傲世已經接近一年了,330多天的時間咱竟然一天都沒斷更過。

哈哈哈,國慶、聖誕、元旦、春節、元宵節等等等,外加學駕照奔波兩個月,不管碼字狀態是好是壞,傲世這本書成績是好是壞,身體是生病還是健康,咱真的一天沒有斷更過,大家不信可以去查一查。

就為這330多天日日勞作,從未休息過的精神求下月票吧。方向不知道起點有多少作者做到了這一點,也不知道廣大書友都是做的什麼工作,有沒有像方向這樣連續工作330多天從無節假日的,但咱做到了,給自己點個贊。

求月票!!沒有月票或月票投滿了的兄弟,多來些推薦票也可以啊~











。(未完待續。。) 「這就是轉靈池了,看來即便過去七八萬年這裡依舊是完好的,江兄,你可有福了!」

一段時間后,當江守催動萬界之門帶著紫色天地意志抵達另一片空間,兩人站在敞闊的靈池前方,幾眼后紫色天地意志就撫掌大笑。

前方的靈池長寬足有上萬里,雖然對真神來說面積不大,一個感知下去就能感應到全部範圍,不過這靈池內部的環境江守卻感應不清,那裡到處都起伏著粘稠化靈氣,或雲或水,還不是單純的靈氣而蘊含別樣玄機,起伏的水霧層里則時而可見一顆顆拳頭大小的獨特晶體隨波逐流。

當紫色天地意志指著那些晶體說一聲,江守眼中也湧現一絲激動,那些晶體就是感魂神晶么?

轉靈池七八萬年後依舊完好,也算在他們意料之內,畢竟這寶池是天然而成,就像是星球星系那樣先天誕生的,這種場所你是沒辦法用人類的壽元去衡量的,只要這寶池周邊的天地不破敗,能讓它繼續依託天地運轉,它就會一直存在下去。

這裡的天地,就是誕生過七八道主神,連隨便一座諸如浮月大陸那樣的偏僻大陸都有五道主神坐鎮的超級宗門玄塵宗的中心,可想而知要讓這天地破敗,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到現在為止,江守也沒有心思去查看轉靈池所在的靈圖大陸具體情況,因為只要你能得到最珍貴的那些感魂神晶,就能感同身受的體會到其靈魂記憶內有關整個玄塵宗禁制的情況,在這前提下他又何必浪費時間?

此刻轉靈池東部,則有一座十三層的紫色寶塔高聳而起。

「那紫魂塔就是試煉地,此塔自動散發出禁制之力,護衛著整個轉靈池,將死的武者想入池,玄塵宗高層會開啟寶塔讓他們進去。除此之外其他武者就只能靠試煉,靠破塔成績來決定入內。」

「武聖、半神、真神、主神都可以在紫魂塔試煉,不同境界遇到的考核難度也迥然有別,還有就是同一個大境界內,年齡越小遭遇的試煉越容易,一個武者走進去,年齡是總壽元一成以下,受到一種磨礪,兩成以下的話磨礪就是前者兩倍之難,以此類推。你破開的寶塔層數越高,能進入轉靈池就越深。」

「而轉靈池內,越高級的感魂神晶位置就靠近寶池最中心。對應13層紫魂塔的話,那寶池深度區域也可以劃分為13區,每區一千里,第13層必然是七八道主神隕落後凝聚的神晶,10至12層則都是主神,1至9層,對應真神境界的魂晶。同一武者每破開一層紫魂塔都有一次機會選取一枚感魂神晶,最多得到13枚神晶,這也是玄塵宗為了防止個別妖孽獲取太多,那些東西太多的話也只會浪費的。」

「不過還好的是。你參悟的什麼道之力、大道之力,都可以選擇到對應的神晶去獵取,這方面你只要接近神晶,感應一番就知道了。」

……

紫色天地意志再次開口。把具體規則解說的詳細有致,他知道的這些是從那些在修神塔七層試煉,卻被他斬殺的玄塵宗弟子靈魂深處搜索來的。

「多謝前輩指點。」江守心下欣喜中也對著紫色天地意志抱了抱拳。「那前輩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嘗試下?」

這樣的紫魂塔對江守很有利,雖然還不知道裡面到底是如何闖塔,但他的年齡還是壽元一成之下,再加上他如今的實力,想來破塔並不會特別難,至少前面不會太難。

「我就不用了,我的壽元太長,早已經違規了。」紫色天地意志苦笑著搖頭,江守也則為之愕然,年齡不是按壽元比例計算的么?

「延壽類寶物造成的效果不計算在規則內的。」


等江守疑惑中再次聽到一句話,他才恍然大悟,紫色天地意志當初壽元快要耗盡,也使用過純凈的世界之力延壽的。

接下去他也沒再多說,閃身就遁向了紫魂塔,入塔之後一波波意念席捲而來,正是在解說此地的規則,等流程走過江守才身子一閃出現在了一片空曠的禁制中央,這是禁制打造的龐大天地,他腦海中也浮現對應信息。

紫魂塔一層,年齡不足壽元一成的真神挑戰,需擊敗一個真神戰靈,戰靈,和當初江守在中源城混沌塔試煉時遭遇過的類似,由禁制之力模擬以往挑戰者……而第一層塔的戰靈,大體實力則是和禁制檢測的挑戰者實力相當,為期一天,必須擊敗。

等江守看著前方空間浮現一個真神四變氣機的虛幻戰靈時,他才長舒了一口氣。

四變戰靈?只有一個?

不過這是因為他年齡小,在這裡遭遇的是最低檔次挑戰,換了年齡是壽元兩成以下的真神來就是一次兩個戰靈了,翻倍。

年齡是壽元三成以下的翻三倍,那些也都有時間限制。

而戰靈的實力從第一層向後也是在逐步提升的。

第一層江守只會遇到一個四變戰靈,第二層就是三個四變,第三層一個五變戰靈,四層三個五變,以此類推,第十一層江守才會遇到一個九變戰靈,十二層一次遭遇三個九變。

第十三層也就是最高層時,不管你之前類推到哪裡都會遇到王級戰靈。

區別還是年齡最小的只遇到一個,越大遇到的越多。

第一個四變戰靈出現后,後續關隘內容就清晰沒入他的腦海,這也是應有之意,在這塔內是真正生死搏殺,會死的。羅列關隘內容也便於挑戰者思考到底該不該進入某一關。

明白之後江守再次笑了。

12關及之前對他毫無難度啊,第13關,好吧,他現在根本不急著去考慮第13關的,他現在115歲,再過80年年齡依舊在壽元一成以下的。

「這樣的挑戰我可以輕鬆推到12關,從10關開始,就能收穫主神級強者的感魂神晶了,足夠我短期內使用體驗了。」

大笑中江守一槍閃爍,沒動用什麼秘武就把才穩住身子的四變戰靈輕鬆破殺。

第一關,破!(未完待續。。) 「恭喜江兄,只剩下第13層紫魂塔,以你現在的年紀,只要返回去煉化幾枚感魂神晶再自主感悟,想來很快就能反殺王者了。」

一段時間后,當江守從紫魂塔內走出,守在這一帶的紫色天地意志也大笑著上前賀喜,這種試煉場里試煉者取得何等成就禁制之力會自動宣揚,所以他對江守的進展一清二楚,道賀后紫色天地意志才又道,「既然江兄得了批量的感魂神晶,接下去也需要找個地方靜靜感魂,參悟自己的道之力,老夫就不打擾了,說起來,我也是巴不得立刻返回肉身所在呢。」

江守也笑了,笑著道謝一番才開口道,「我這就送前輩回去。」

接下去紫色天地意志遁入江守隨身洞府,江守則啟動萬界之門,一次就從玄塵宗遺址內抵達了地球。

真的站在地球上,紫色天地意志自是一番難以形容的激動,他已經被迫靈身分離七八萬年了,這時間足以讓任何正常武者崩潰的,當然,正常武者是活不了那麼久的……

江守也知道紫色天地意志靈身合一后,需要一定的時間去熟悉乃至重新掌控,更要把以前的感悟積累融入靈身合一狀態,儘可能向主神邁進,所以他沒有在這裡多逗留,呆了幾天就回了中源城。

再次抵達雲景宗坊市內時,江守的心情也有些激動。

12枚感魂神晶裡面三枚是殺戮、風之道圓滿,三枚是力速循環圓滿,三枚就是八九變真神遺落的,已經凝聚了力速大道或風、殺戮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