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容納個十萬八萬人都是小意思,而且希雅說了,幻境越大效果就越發震撼!

只是這幻境有些虛大,有些脆弱,禁不起破壞。

待得眾人落座,真虛之境便開始運轉了起來。

莫情的念力也是隨著希雅的調動,灌入了幾處陣眼之中。

——

炎黃界。

炎黃子孫所居之界。

雖是不及結念之界十之一二但也算的上是一方幅員遼闊的一方世界。

大秦帝國乃是這一界的絕對霸主。

但,大秦法度殘酷,連年東征西戰,民不聊生。

便召來群雄並起,共反大秦。

……

少年名為項籍,天生神力,毫無修為之時便力能扛鼎!

成年後,得字為羽。

他自幼便在叔父的指導下研讀兵法之道,又習武強身。

十五歲正式開始修行。

因天生力大無窮,他選擇了主修鍊體,輔修內力。

如此這般,更是將他的天生神力強化到了一個極其可怕的地步。

(炎黃界的規則與結念之界不同,五階封頂。)

二十五歲便領悟天人合一,踏入五階,並接觸了意志力量的修行。

他主修霸之意志,輔修力之意志與殺之意志。

因為炎黃界的成長上限太低,所以,世人便另闢蹊徑,鑽研兵法與陣法之道。

項羽胸懷大志,身為名將之後,怎甘屈居人後!

天下正值亂世,諸雄並起,討伐大秦。

這便是豪傑並起之勢!

因項羽生的高大威武,又天生神力,鄉里之間聽聞項羽將要起兵便紛紛趕投而至。

奈何項羽心高氣傲,鮮有人能入其眼,只是募得八千兵士。

項羽便帶著這八千兵士南征北戰,連戰連捷。

有了項羽帶頭衝鋒,眾將士也是無所畏懼,連戰連捷。

在這期間,項羽因其霸道至極的霸之意志,兵士便稱其為霸王。

項羽也是沒有反對,欣然接受這一稱號。

……

這是項羽最為關鍵的一戰!

為應對此戰,霸王也是相當的重視,想出一個險計!

破釜沉舟,不勝便亡。

項家軍無所畏懼!

既然後路已絕,那便一往無前,殺出一條血路!

霸王一馬當先,帶領項家軍來回衝殺,殺的秦軍聞風喪膽。

雖是如此,但人數的劣勢依舊讓項家軍打的分外吃力…

唳~

眾將士皆是聞得一聲鶴鳴。

隨後,虛空之中便降下無數道光輝,照向了項家軍的眾將士。

被那光芒照耀的眾將士皆是虎軀一震,隨後后心下一喜!

他們彷彿感受到了體內的真元得到了恢復,並感覺又無窮無盡的力量可供他們宣洩!

如有神助一般,項家軍大勝!。 現在就那麼狂妄,以後還得了?

蘇遠東都不敢想像蘇念以後會得罪多少人。

她還以為是在那山溝溝里,周圍都是同樣家庭的人?

在這個圈子隨便遇到的一個人,說不定就是比蘇家厲害的,蘇家不去巴結別人,但也不能因為一些小輩的事情而招來仇恨。

而且……

她才來多久啊,竟然又和一群小混混混跡在一起了,以後他這張老臉,有得丟臉的。

心中越想越氣,加上公司的壓力,本來不該是他親自去的項目,蘇遠東接下了,決定出去冷靜冷靜。

這個家,除了蘇清雅,妻子沒腦子,兒子衝動莽撞,沒有人能給他任何助力,現在還要找回來一個親閨女凈惹麻煩,真是上輩子欠了他們的。

這個中年老男人,頭一次感受到了一種無力感。

蘇父的心理活動蘇念當然不知道,她跟着蘇清雅正在去陸家的路上。

車上除了司機沒別人了,蘇清雅低頭看着手機,蘇念抱着手臂沒睡夠似的靠在車窗上,兩個人全程無交流。

也不知道蘇母心裏是個什麼想法,她早上看着蘇清雅穿裙子,也去給蘇念挑了一條,同樣是紫色。

蘇母的本意是想養雙胞胎一樣兩個人穿着相似增進感情,這樣別人一看就知道是兩姐妹,但是兩個人都十九了,才認識幾天。

這樣的穿着只會讓人把兩人放在一起對比。

蘇臨顯然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蘇念再怎麼樣都比不上蘇清雅,出門的時候還在蘇念旁邊,用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聽得到的聲音來了一句「東施效顰。」

內心非常強大的蘇念全當蘇臨在放屁,鳥都不鳥他抬腳就走了。

留下蘇臨臉色發黑。

可能是因為陸家人已經認可了蘇清雅,去到陸家的時候,完全不用像是客人一樣需要人招待,蘇清雅可以直接把陸家當成自己家,隨意出入,只不過蘇清雅還是很有禮貌,讓傭人去問了陸夫人的意思,得到認可然後才帶着蘇念過去。

蘇清雅的氣質一如既往的溫柔嫻靜,推開門走在前面,陸夫人坐在沙發上,聽到敲門聲扭頭一看,心裏頓時生出一種滿意感,臉上笑容可掬。

這樣的女人,才應該成為陸家的人。

她那個不靠譜的兒子,總算是讓她舒心了一次。

說實話,陸夫人沒有見過蘇念,連照片都沒有見過,在蘇念進門的那一刻,着實被狠狠驚艷了一把。

神色微滯,幾秒鐘后才恢復正常。

蘇念的樣貌不遜色於蘇清雅,身上的裙子顏色比蘇清雅的那條淡了許多,配上蘇念那帶着仙氣的氣質,彷彿整個人都模糊了,飄飄欲仙,唯美的不太真實。

尤其是那雙帶着靈氣的眼睛,最讓人注目。

這可真是一個妙人,難為蘇家竟然能生出這樣一個女兒來。

陸夫人和蘇念素昧平生,蘇念也沒有擋着蘇清雅的道,所以陸夫人對蘇念的態度很平和。

蘇念是回來成為了蘇家真千金沒錯,但是蘇清雅也是她認定的兒媳婦,這是不會變的,蘇家那點家產,陸夫人完全不放在眼裏,也就沒有蘇母和蘇臨這些人那麼多的想法。 聽得天罡雷聖所說,秦楓等人都不由一片震驚。

影凰聖尊是幾位靈聖中唯一的女靈聖,與越空聖者一般,一直在外闖蕩、遊歷,之前的聖仙會也沒有回來現身,卻沒想到發現了這麼個神秘空間入口。

「事不宜遲,現在就出發。」還未待眾人消化這驚人的消息,天罡雷聖便再次發話了。

他祭出一物,與另外二聖一同催發,卻是形成了一道空間之門。

「越空聖者給予聖仙宗的寶物越空之門。」秦楓望見那東西,不由眯眼,這可是堪比天品仙器的至寶,蘊含強大的空間之力,可以隨意前往任何地方,但據說用一次便消耗一部分力量,有著次數限制,除非越空聖者再為其注入強大的空間之力。

眼見天罡雷聖三人如此焦急,這等寶物都用上了,秦楓等人只得跟上。

通過了空間之門,眾人出現在一片荒涼之地,腳下是黑褐色的荒土,四周頗為荒涼,沒有一抹綠色,沒有一絲生機,只有大小不一的碎石。

在這荒涼之地,有著一個小矮丘,矮丘底下有著一個不起眼的洞口,而在那洞口前站著一道身影。

那是一名身著黑紫色長裙的中年女子,一頭銀髮盤起,插著一根呈現鳳凰之狀的黑色玉簪,神情淡漠。

她站在那裡,滿是蕭索之意,雙眸呈現淡淡的紫色,望著遠方,令人感覺到一股難言的孤寂。

「她便是影凰聖尊?」秦楓心中好奇。

其他人也都望著那名中年女子,滿是好奇之色。

天罡雷聖帶著眾人向前,來到那中年女子身旁,向眾人介紹道:「這位便是影凰聖尊。」

「見過影凰聖尊大人。」一群年輕的靈仙紛紛躬身拜見。

影凰聖尊微微頷首,隨即便是一片沉默。

而這時,不遠處又有一道空間之門打開,一道人影從中走出,正是越空聖者,他也被召喚而來。

這一次,他沒有拿著什麼吃食或酒壺,神色肅然地走了過來。

「你們的消息確定嗎?」他剛走過來,便出聲問道。

「應當無誤,影凰去過對面,我們也都來感受過。」天青聖尊回答道。

「竟然在這種地方出現這麼個入口,之前竟然都沒有被發現?」越空聖者望向那個小矮丘,眉頭緊緊皺起。

「是近幾年新出現的。」影凰聖尊開口道,聲音之中同樣透著一絲清冷、孤寂。

「沒錯,我們之前已經探查過了,這空間入口出現的時間絕不長,不超過十年。」天罡雷聖點頭道。

「哦?」越空聖者一臉驚異,道「老夫先去看看。」

隨即,他跨步而出,向著矮丘底下的洞口走去。

片刻之後,他便出來了,面色變得有些凝重。

「如何?」天罡雷聖問道。

「果然有著強大的封印,不過老夫感覺到的並非純粹的空間之力,似乎是世界之力,而那對面的確充滿邪惡之氣,魔氣濃郁,不是有著什麼強大的魔族寶物便是有著魔族長期生活。」越空聖者略一思索說道。 第25章蜂蜜太甜

「總經理,人我是追到了,但他說已經不想見您了,還說要去找猛牛談合作,您看怎麼辦?」保安請示道。

總經理心中有些着急了,萬一李橋說的是真的,那麼北蒙就會動枸杞牛奶這塊蛋糕,這將對西夏牛奶造成重大損失。

不過,他畢竟是一個公司的總經理,只是淡淡道,「你先把他安頓下來,花的錢都可以找公司報銷,無論用什麼方法,都要等到我趕過去。」

被掛掉電話后,保安不由得開始正視起了李橋,沒想到李橋隨便說了幾句話,還真引起了總經理的注意。

「小兄弟,我們總經理很重視你,要不然咱們先去朝陽大酒店吃頓飯,你吃什麼我請。」有了總經理的保證,保安連說話都硬氣了幾分,平時不敢去的高消費場所,他今天都想去一遍。

「這不好吧,我都說要走了,你這不是為難我嗎?」李橋眉頭一皺,無奈道,剛才總經理的話他都聽到了,知道總經理開始重視了。

「嗨,有什麼為難,哥是帶你去玩,又沒別的事。」保安鬆了口氣,請李橋去了附近的朝陽大酒店。

08年,這家酒店可是鳳城最有名的幾家酒店之一了,酒店旁邊就是電玩城,裏面有很多手桿式遊戲機還在服務。

保安一直想去電玩城玩,只不過,今天的錢都由公司報銷,花錢去電玩城那可就太浪費了。

保安往朝陽大酒店一樓的餐飲區一坐,脫掉保安帽,立刻點了幾瓶西夏啤酒,又叫了一些海鮮。

李橋也坐了下來,目前來說已經能見到西夏牛奶的高管了,接下來就看談判效果了。

「服務員,枸杞養生奶來幾盒。」李橋沒點菜,只是叫了幾盒枸杞養生奶。

保安上來就點了幾道名貴的菜,有幾隻鮑魚,還有特製小羊排等。

「小兄弟,一起吃。」保安把菜往李橋面前推了推,自顧自的大口吃了起來。

李橋自然知道這些菜只是保安要吃,他也沒興趣揭穿保安的那點小心思,夾了點菜吃了起來,想着一會兒總經理過來,要怎麼和總經理商量。

「服務員,來一份蜂蜜,再來一份炸鮮奶。」李橋喊了服務人員一聲,叫了一道菜。

不一會兒,李橋叫的菜就端了上來,李橋心不在焉的沾上蜂蜜吃了起來。

沒多久,又來了一桌人,這兩人坐在李橋旁邊,邊吃邊聊。

「小兄弟,旁邊那位帶金絲邊眼鏡的大胖子就是採購部總監,原材料一般都是由他採購的,和他一起坐的那個,是一位枸杞供應商。」保安小聲敲了敲桌子,和李橋解釋了一下。

「哦?」李橋轉過頭看了採購部總監和供應商一眼,做到了心中有數,這就是那個打電話過去連電話都不接的人。

他旁邊的那位枸杞供應商,應該就是西夏牛奶御用的枸杞供應商了,而自己現在要搶別人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