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地上有血……」界孽停下:「就在這個房子里?」

蕭蕭有些緊張。

雖然已經安排好了,但她還是覺得嚇人。

界孽打開門。

一陣風吹過來。

在界孽走進去后,蕭蕭發愣。

安排好的女鬼呢?

雖然心底也有疑惑,但蕭蕭跟上了界孽:「找到人了嗎?」

「找到了……」界孽指著角落:「哪兒是嗎?」 帝都

某營地

尹旅長悶不吭聲,雙手抱臂的坐著辦公室許久;雙眼一直低垂著看著辦公桌上的手機;又一次和女兒的談話是不歡而散的;

無奈的仰著頭,嘆了一口氣,看著白色的天花板,反思自己真的不是個合格的母親;

她該拿女兒怎麼辦呢?

似乎什麼辦法都沒有?

又或者,她再去一趟江城找小洛當面聊聊;不管這事是真是假,總之家裡暫時不能說,要不然小洛爺爺的脾氣,還不得命令他的警衛員將人抓回來;

身為母親,她自然是不想看到那樣的場面;尤其是……她的男朋友在沒有得到家裡人認可的情況下,只會讓事情越變越糟糕。

『咚咚咚』,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

尹旅長下意識的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遮掩著面部表情的慌張;

「你怎麼來了?」看到是自己的丈夫,莫名的又鬆了一口氣,身子重重的往皮椅上依靠,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她將自己弄的太緊繃了;

秦鴻衛往妻子的面前一坐,挺直著身子細細地打量,發現她每天時不時的皺著,像是又不高興的事情,關心的問道:「出什麼事了?」

「能有什麼事情,剛結束野營拉練,有些累!」打開桌上的文件假裝的翻閱著;

秦鴻衛抬手手腕看了看,指了指表上的時間,「這會兒都九點,你不回去休息,待在這裡看什麼文件呢?」

「這幾天沒處理的文件,你先回去吧!」尹旅長催趕著自己的丈夫,他可是比自己還精明;

秦鴻衛咧嘴一笑,「既然是這幾天沒處理的,不在乎你這一個晚上;我既然來了,咱們不可能一前一腳的回去吧,走吧,我的夫人!」說完,伸手替她合上了文件;

他都瞧見她眼眶的血絲了,這十天一定沒有好好的休息,必須得讓她回去好好休息,年紀都不小了,還這麼拼。


「這裡是部隊!」尹旅長嚴肅中透露著自己的威嚴,歲月雖然在她的臉上留下的痕迹,卻依然霸氣不減當年,「你別總往我這裡跑,我們又不是一個營的,再說了影響不好,你會妨礙我工作的!」

尤其是被手底下的那群小猴子看到了,時不時的拿她說事情;

「集團軍誰不知道你是我夫人,你這會兒要避嫌,是不是有些晚了!」看著妻子一板一眼的,秦司令忍不住開起了玩笑,「咱們的女兒都快要成就立業了!」

話趕話,又戳到了尹旅長的痛楚,「你別有事沒事說些我不愛聽的話,哎呀,你趕緊走吧,我忙著呢!」

心煩意亂的時候,連丈夫都是嫌棄的!

可惜是,任憑怎麼趕,秦司令就是紋絲不動;

「你給小洛打電話了,母女倆又在電話里爭執起來了!」他就說,今天怎麼不對勁,也對能讓她不開心的,也就剩下他們家閨女了。

「沒的事兒,你別總是說她!」當母親的還是心疼女兒;

「瞧瞧瞧,我說她什麼了,我可是一句都沒說,是你護短!」說著起身為妻子倒了一杯水,又重新的放在她的面前,「喝點順順氣,你再寵下去,她更無法無天了!」

「秦鴻衛,你別開玩笑了,我寵她,我和你……我們何時寵過她呢?」尹旅長瞪著自己的丈夫質問道;

秦司令被問的啞口無言,「我也就打個比方!」

在妻子面前,到底是不敢大嗓門的! 房子的庭院里,一個人影在角落的水缸旁依著牆壁。

頭無力的垂下,身上都是黑色的陰影。

兩人趕緊趕了過去。

「都是血!」蕭蕭快尖叫出來了。

寵愛無度︰一品世子妃

是這三個人想給她一個驚喜嗎?!

界孽攔住蕭蕭想探過去的手:「我來。」

手機還在直播,這些都是證據。

人又不是她殺的。

界孽小心翼翼地抬起杜凱的頭,發現杜凱的眼睛緊緊閉著,一副痛苦的神色。

界孽皺眉看了一會兒,吃了一驚:「快打120!」

「什麼?」蕭蕭愣了一下。

「怎麼了?」

界孽看向蕭蕭,目露懷疑:「他失血過多昏迷了,快打120!」

「你連這都看不出來嗎?你竟然還問怎麼了?」

「失血過多……昏迷?」蕭蕭懵住了。

他是認真的嗎?

界孽看著蕭蕭磨蹭的模樣,不耐煩地自己拿手機開始打了電話。

「喂,這裡是……有人受傷了,情況很危機,流了很多血,看到傷口在腹部……」

直播間的眾人最開始還很歡樂,討論著演的真像,看到界孽真的撥打了電話,嚴肅的神色才覺得有些不對。

「我怎麼感覺……」

「我也是……」

「真的出事了?」

「卧槽……」

……

界孽描述完情況,想到古井旁還有一個:「對了,你再抬一個擔架過來,這裡還有個人昏迷著……」

蕭蕭聽完界孽的描述,看著倒在地上的人和血身體顫抖了。

這些……竟然是真的!

會死嗎?

這次的劇本……是她一手策劃的,但是她完全沒有策劃出來這樣的劇情啊!

到底誰幹的,誰在害她?!

與救護車一起前來的是警車。

黃歡和杜凱被擔架抬了出去,警察迅速來了現場,開始封鎖鬼屋。

此刻整個直播間都沸騰了。

界孽和蕭蕭、羅桔以及鬼屋工作人員被帶去了警局,直播間的眾人最後看到的就是蕭蕭被帶上警車時,警察發現后要求關掉直播。

雖然直播間被關了,但整個網路都快炸了。

無數的消息被刷出來。

#女主播直播鬼屋探險遇險#

#鬼屋探險#

雖然結果還沒有出現,但是並不妨礙一眾網友們在帖子下進行天馬行空的想象。


……

界孽錄了口供,在警局待了一天,查清楚這件事和界孽一點關係都沒有后就把界孽放了。

界孽臨走時看了附近屋中的蕭蕭。

蕭蕭面色蒼白,目光獃滯。

界孽轉身走了。

反正也和她沒什麼關係,過幾天結果就會出來了。

……

幾天後,案件結果上了熱搜。

蕭蕭和黃歡、羅桔、杜凱是一個團隊,蕭蕭負責主播和寫劇本,雇傭黃歡、羅桔、杜凱演戲,在這次鬼屋行動中,羅桔將彈簧刀意外換成了具有攻擊力的刀,杜凱被擊中后,打擊到了黃歡的頭部,致黃歡昏迷。

杜凱失血過多,搶救無效死亡。

……

這也算是另類的娛樂至死嗎?

界孽若有所思。

雖然這件事引起了巨大的震動,但是更多人對這件事抱著娛樂的心態,看戲。

不夠啊。

遠遠不夠。

如果死亡人數夠多……足夠讓他們畏懼,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夫妻倆對視著,秦司令端起那杯為妻子倒的水,自己咕嚕咕嚕的喝下去,順了順氣,「小洛最近怎麼樣?」

「就那樣,就算有什麼也不會告訴我!」尹旅長繼續的翻閱著自己的文件,情緒低落的說道;

「那她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秦司令心裡也是想女兒的,只是打了電話不知道說些什麼;

聞言,尹旅長瞪了一眼他,「女兒是我一個人的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你也知道,我和小洛說了沒兩句兩個人就會噌的爭執起來,我是不想跟她電話里有爭執,她對你的態度還算好的!」

他是軍人,有時候說話過於嚴厲,小洛聽著肯定不舒服;自然會反駁,一來一回兩個人都沒控制好,父女關係又得崩,秦司令也是怕了;

這…好不容易有點緩和;

「老爺子盼著呢,我也不敢問,總想著小洛心裡應該有數吧,咱們要是逼的太緊,會不會適得其反?」

集團軍里說一不二的秦司令,在夫人面前完全是沒有架子;反倒像家裡沒有說話權的人,處處得看人眼神行事。

尹旅長睨了一眼他,冷笑道:「我真擔心你繼續這麼下去,小洛願不願意跟你溝通!」

「哎,你這是人身攻擊,這話我就不愛聽了,她怎麼就不願意跟我溝通了,我是她父親吧,哪有女兒不願意跟父親溝通的!」


這話完全是扎心,扎了秦司令的心;兩手攤著,覺得自己很無辜;

尹旅長最煩的就是他給自己找借口,「行了吧,你這個月給她打過電話嗎?你上月有問候過她嗎?你知道我給了她銀行卡,她壓根就沒有用我們的錢嗎?秦鴻衛,你女兒要是哪天被人騙走了,你得負很大一部分責任!」

「等會兒等會兒……」秦鴻衛舉手示意她暫停接下去說的話,「不是,你這話什麼意思?小洛戀愛了?」說著眼睛睜大,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尹旅長凝視著丈夫,弄著他心慌慌的,「尹茹,小洛……真交男朋友了!」完全是沒有底氣的問候,聲音變虛了很多,「你可別…亂開玩笑啊!」

遞過去一記眼神,讓他自己體會。

秦司令急了,神色嚴肅,「江城的?」心裡已經開始編排那小子了,竟然敢拐走他閨女;還是江城的,他怎麼能同意呢。

「我不知道!」尹旅長捋了捋自己的頭髮,撇望了一眼丈夫,對於這個問題不做回答;畢竟她不確定,莫須有的還是不要按在女兒身上。

「你怎麼能不知道呢,你是她媽媽!」這話說的有些想無賴;

啪,尹旅長將筆重重的扔在桌上,「秦鴻衛,你還是她爸爸呢,你知道什麼啦?我告訴你,你別在我這裡耍脾氣,這裡可不是你的司令部;況且你女兒有手有腳有思想,我管不了!」

「別生氣,我也不是責怪你的意思!」秦鴻衛繞到妻子身邊,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安撫道,「我不是驚訝嘛,有些難以接受和相信!」

青羽之破 ,小聲的問道,「你這個老偵察兵,是不是偵查到什麼啦?」 [宿主大大,辦法不是這麼解決的啊!]小甜甜心痛:[那個什麼,不是說堵不如疏嗎?宿主大大想想別的辦法……]

界孽沉吟:「其實這個問題如果原主沒有要求,這個社會也會自動更正的,一代代人的成長基本上就是從上一代人的觀念中繼承、更新。」

「只不過這個辦法耗費的時間非常長,十幾年或者二十幾年。」

「也有可能這些觀眾們幾年後就會意識到錯誤,但是這些年絕對是思想上的大亂戰。」

「不得不說,像高速公路上自拍的這些人,最主要的目的都是尋求刺激,獲得關注度。」

「等到幾年過去了,被生活壓迫,他們也不會做這些驚險刺激的事了,除非是有更大的利益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