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啊,白少你別生氣,你別生氣啊……”而對面,一聽白華宇要斷了他的財路,終於緊張起來,連忙道:“白少,你等着,我現在就找線索……哎呀嘛,找到了,白少,我查到,林辰在東海還有一個妹妹!”

“還有一個妹妹,草,你特麼怎麼不早說!”

一聽這話,白華宇氣的差不點把手機捏爆。

如果那個線人現在就在他面前的話,白華宇絕對不介意把他的脖子捏斷,畢竟,這麼一個重要的線索,爲什麼不告訴他!

可惡,簡直是太可惡了!

白華宇立刻衝着電話那頭破口大罵,難聽不難聽的話全都上來了,直到自己罵的爽了,這才長出一口氣道:“罵的,告訴我,那小子的妹子在什麼地方?”

“嗯,好的……”對面線人聞言,不能遲疑,立刻將林鈺彤的住址告訴給了白華宇,而且是林鈺彤現如今的住址。

從這一點看,白華宇花錢僱傭的這個線人,並非是吃乾飯的。

要知道,林辰把林鈺彤安排在別墅區的消息,整個東海可沒有幾個人知道。

這傢伙竟然能查到,也是手眼通天的人物!

而白華宇得到了林鈺彤的住址之後,立刻叫司機開車直接去找林鈺彤! 林辰從曠野山下來之後,原本是打算去見妹妹林鈺彤的。

可是,不等他打車到市區,中途,半山路上,忽然戒嚴了。

半山路上的岔路口,出現了許多身穿着黑色中山裝的警衛人員,將路口封堵的死死的,只留下中間一條道路,預留出某個專項車道。

“這是怎麼回事?”林辰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忍不住問司機。

司機也是一臉的懵逼啊!

警方出面戒嚴他見識過,軍隊戒嚴他也經歷過,但是這幫人穿的全都是清一色的中山裝,他大的這是什麼鬼,這有事什麼有關部門。


司機搖頭道:“誰知道抽得什麼分啊,這幫人哪蹦出來的。”

與此同時,就在車裏林辰和司機都懵逼的時候,就見前方有幾個司機,似乎是沉不住氣,也似乎是看不慣中山裝的做派,直接跳車,破口開罵。

“我草,你們是哪來的神經病,你們什麼部門啊,誰給你們的權利封道的。”

“就是,一羣逗比,快點把路讓開,不然老子乾死你們!”

“快點讓開,不然弄死你們!”

那幾個司機火爆,一旦開罵,倒也是氣勢十足。

而戒嚴道路的中山裝們,瞧見幾個大漢突然跳出來搞事情,這幫人的臉色冷厲,眼神之中,隱隱竟然同時透出一抹殺氣,與此同時,就見中山裝內,走出一個年輕男子,衝着那幾個人一指:“龍門辦案,宵小避退!”

“龍門!”一聽見龍門兩個字,林辰眉頭微微一簇。

龍門,龍門是個門閥嘛?

看他們這架勢,似乎這個龍門的權勢很大啊!


林辰並不知道龍門的存在,更不知道,其實白華宇就是龍門青龍堂的使者。

第一次聽見這種稱呼,他不禁很是納悶。

而納悶的何止是林辰一個,司機師傅也納悶,外面的那些司機也是納悶,一個個的看着這些黑色中山裝,如看神經病一樣。

“龍門,媽的沒聽說過,那是什麼鬼!”

“媽的誰知道那,反正一聽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麼正經組織!”

“就是,老子我就聽過龍門石窟,沒聽說過什麼龍門!”

“滾滾滾,管你們是龍門還是鳥門,立刻把道路讓開,否則我們撞了!”

“……”

“一羣螻蟻,找死!”

中山裝聽着這幫司機瞎咋呼,他們的臉色比之剛纔還要難看了,就在此時,就見剛纔出言警告的中山裝男突然上前一步,隨後,隔空就是一掌。

轟!


伴隨着着一聲巨響,此人掌風所過,他面前兩米開外的油漆板路面,赫然多出了一個連噴大小的圓坑,坑深足有半米。

一掌隔空在地面轟出一個大坑,這一手着實驚人。

頓時間,整個現場一下變得異常安靜,落針可聞。

除了中山裝意外,現場所有人的全都啞巴了,長大了嘴巴看着中山裝。

媽的,一掌竟然能把地面轟出一個大坑,這是什麼手藝活啊,這也太流弊了!

魔術?看着也不像啊!

難不成這貨手裏藏着手**,看着也不像啊!

“哼,還不知道進退嘛,如是在不退,下一掌,便是某人身上!”

中山裝男看着一個個震驚的司機,臉上立刻流露出了滿滿的不屑還有鄙夷。

對於修行者來說,凡人確實太卑微了。

凡人,沒有創造神技的能力,凡人,壽命短短几十年,而且,大多數的凡人,這一輩子,都是碌碌無爲,而相比於凡人,修行者便不同了。

他們擁有超越人力的能力,而且,修爲達到一定境界,更是能擁有百年千年的壽源,比起碌碌無爲的凡人,他覺得他們擁有的血脈都要更加純粹。

所以,他們瞧不上凡人,普通人。

而此時,那些跳出來挑事的司機們早就被中山裝的一手給鎮住了,聞言,嚇了一跳啊,生怕中山裝一掌甩在他們身上,把他們拍死。

所以,中山裝話音落,這幫人立刻乖乖的鑽回到了各自的車裏。

至此,連屁也不敢放一個。

那中山裝男見狀,重新回到隊伍當中,繼續維持秩序,戒嚴道路。

如此,過了能有五分多鐘吧,就見一輛輛黑色的商務轎車,出現在通道之上。

這些車清一色的全都是黑車,並排駛來,頗爲的有氣勢。

車牌都是連號的,甚至於有些車牌看一眼便知道里面坐的人絕對無比流弊。


而出租車內,林辰看着這些駛過的黑色商務車,眉頭緊蹙。

這幫人難道就是所謂的龍門中人,或者說,是龍門的高層嘛,那這個龍門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爲何級別這麼高。

而且,他們竟然還都是修行者組成的。

這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組織!

這一刻,林辰不禁對龍門產生了滿滿的好奇之心啊!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車子終於全部駛離,而這會,龍門外圍負責戒嚴的中山裝,這才停止戒嚴,允許車輛逐個經過。

林辰所在車子的司機,似乎是被中山裝男給嚇到了,以至於當開車通行時,偶然與之一箇中山裝擦身而過的時候,車子竟然差點拋錨。

而他這毛躁的,瞬間引起了中山裝的注意。

忽然,中山裝男搶上一步,一把扯住了出租車的車門,跟着一用力,竟然生生的把出租車駕駛室的車門給拽開了,然後,一把將林辰車上的司機大哥給扯了下來,嚇得那司機大哥魂都飛了,差點尿褲子。

落在中山裝男手中,大哥慌忙求饒道:“那個大哥,手下留情啊,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車子拋錨了,是車子拋錨了!”

“哼,你個螻蟻,你知道我們是什麼身份,你知道,你要是撞到我們,對我們龍門來說,損失有多大嘛,無知愚蠢,簡直不可饒恕!”

那揪着司機大哥的中山裝男臉上一臉的厲色,說完,輪圓了手臂,甩手給大哥就是一個響亮的大耳光,把大哥的腦袋扇的立刻往一邊偏。

臉上立刻清楚的印出一個大手印出來。

大哥的嘴角都被扇的開裂冒血了! 大哥吃痛,不過到底是個爺們,被當衆扇了耳光,大哥脾氣也上來。

眼珠子一紅,衝着打他的中山裝男人破口罵道:“草擬大爺,老子開車又沒撞到你,你特麼憑什麼打人,這特麼還有王法嘛!”

“老子,老子跟你拼了!”

說着,這個大哥擼起袖子,就要跟中山裝動手。

中山裝冷笑,根本就沒把大哥放在眼裏,猛地出手,一把揪住了大哥的衣領子,將人原地提了起來。

大哥雙腳離地,老臉頓時憋得通紅!

“放,放我下來……喘不上氣,氣了!”


“螻蟻,也敢撼大樹,找死!”中山裝冷哼,繼而隨手一丟,大哥便好似麻袋一般,朝着遠處的拋飛了出去。

身後就是百米深的懸崖。

這要是掉下去,大哥必死無疑啊!

然而就在這時,忽然人影一閃,林辰閃身而動,搶在大哥掉下山崖的那一刻,來到他身邊,將人拖住,拉了回來。

“謝謝,謝謝你啊!”

大哥差點被嚇尿了,站在地上,渾身發抖,臉色慘白。

林辰把大哥放下之後,便沒有搭理他,而 是轉頭看向那中山裝。

中山裝也在看林辰,瞧着林辰,眉頭微蹙。

顯然,林辰露出一手,已經讓他看出來,林辰是個修行者。

萬萬沒有,這麼一個鬼地方,竟然會冒出來一個修行者,不過很快中山裝男臉上便露出一絲冷笑出來,搖頭說:“呵呵,原來也不過是個後天五品的垃圾!”

“後天五品,甚至於不夠級來龍門看大門!”

龍門是什麼地方,那可是華國官方,最高級的修行殿堂。

想要加入龍門,修爲,家事,資質,缺一不可。

而林辰,如今也不過是後天五品的修爲,確實沒法入了龍門子弟的眼。

對林辰,中山裝立刻生出滿滿輕視於不屑。

而林辰,卻好似沒有聽見一般,徑直走到這中山裝身邊,衝着他冷冷的道:“他不過就是一介凡人,你身爲修行者,怎可以對凡人下手。”

“你就不覺得丟人嘛!?”

林辰的口氣帶有一絲質問。

中山裝男人聞言,心生不滿,冷聲道:“老子的事情,用的着你來指手畫腳,你算什麼東西,給老子滾,否則,連你一塊收拾!”

中山裝很是不客氣,絲毫沒把林辰當成一盤菜。

一抹殺氣,立刻從他的身上釋放了出來。

與此同時,其他的中山裝見狀,感受到中山裝的殺氣,紛紛投來好奇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