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祖,照你所說我似乎馬上就要有十四歲了,這十四歲禮物還真是個驚喜呢!」楊昊忽然感慨著說道。

刀祖聽后一愣,隨即才反應過來楊昊說的禮物是現在能修鍊的自己。

「哈哈哈…放心吧,你以後的路會越走越寬的……」

進入嶺城的楊昊很快來到了一家賣衣服的店前,他剛一進門,一個女俾便走上前來招呼:「歡迎公子,不知公子需要點什麼款式的衣物?」

「哦,你看我比較適合什麼款式的,給我推薦一下吧!」楊昊其實對穿著並不太在意,只要乾淨就好。

半刻鐘后,從試衣房走出的楊昊看呆了那個女俾以及一些買衣服的少婦少女,束髮披肩,錦衣玉帶,劍眉星目,面如冠玉,好一個俊逸瀟洒的少年郎啊!

一些平日里喜歡八卦的女子更是如火如荼的討論起來。

「這是哪家的公子哥啊?好帥啊!」

「不知道,嶺城的富家公子好像沒有這一號人啊?」

「看他的樣子一定還沒有婚配,我覺得我女兒和他很配,女兒肯定能看上他!」

「張夫人,我看看上他的可不是你的女兒吧!呵呵呵……」

這些虎狼之詞聽得楊昊面紅耳赤,只得隨手付了錢后落荒而逃。

「還別說,洗筋伐髓后你確實可以去當個小白臉了,這也是一種幸福啊!哈哈哈…」刀祖辛災樂禍的笑道。

楊昊心底很無語,不過他也在心底默默想道:「嗯,現在看來自己這身衣物確實很合身,以後就照著這個買了。」

當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的時候,楊昊回到了那個破屋,那裡還是如往常一樣。

「今晚就呆在這裡了,就算是和以前的生活做個告別吧!」

楊昊呆坐在破屋裡,盯著屋頂的那個破洞,想著改變自己命運的那一天。一個多月沒有睡覺的他,竟然漸漸進入了夢鄉,只留下刀祖一聲長長的嘆息在寂靜的夜中回蕩……

第二天一早,楊昊的身影便出現在了萬寶樓前,今日他還拿了一個包裹,裡面正是他準備用來換取資源的一些東西。

「歡迎公子,不知公子需要些什麼?我能為公子領路的。」萬寶樓一如既往的是兩個女俾站在前面為人領路。

「嗯,我可以讓那位姑娘給我領路么?」楊昊客指著不遠處正準備進萬寶樓的女俾問道。

「啊!對不起公子,那是我們領隊,她不是來幫客人引路的。」那女俾看到楊昊所指之人時,略含歉意的說道。

正在楊昊準備表示沒事的時候,剛才他所指的女俾似乎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居然來到了楊昊二人面前,這時楊昊才看見她胸前衣服上有領隊二字。

「領隊。」那女俾趕緊向她行禮。

那女俾擺擺手說道:「這裡我來,你先退下吧!」

那女俾趕緊退下,這時領隊對楊昊行禮道:「多謝公子抬愛,俾女小竹,很高興為您效勞!」

「呵呵…你的服務態度是越來越好了!」楊昊輕聲笑道。

小竹聞言略微疑惑的問道:「謝公子誇獎,不過小竹似乎並沒有見公子來過萬寶樓,公子是何以認識小竹的?」

「哈哈哈…一個月前還要多謝你仗義執言,通知王管事,攔住何雲欺辱小子呢!」楊昊洒脫的笑道。

「啊!你是……」

小竹實在是很難把上次那個乞丐少年和眼前翩翩少年的形象重合起來。

「不錯,我正是當初的那個乞丐少年。」

楊昊看著一臉難以置信的小竹,點頭證實了她的猜想。

「公子對不起,你的變化實在是太大,恕小竹眼拙沒能認出公子,公子裡面請!」

「你也不錯,一個月不見都成領隊了。」

小竹微微一笑后便伸手請楊昊先進入萬寶樓,她自己則招來一個女俾小聲囑咐一句后才跟了上去。

「不知公子這次來需要些什麼?」小竹走在楊昊旁邊問道。

楊昊掂了掂手裡的獸皮包裹后說道:「不知道萬寶樓收購物品的地方在哪?」

「公子請跟我來。」

楊昊跟著小竹來到了一樓大廳裡面的一個廂房之中,房中有一張桌子和兩張椅子,然後還有一個女俾坐在桌后。

「小紅,你幫這位公子看看他要出手的物品。」小竹對著那女俾說道。

那女俾聞言躬身說道:「是,還請公子取出要出手的物品。」

楊昊把包裹放到桌上打開后,想了想收起那柄黑蛇匕首后問道:「這些能換多少銀子?」

那個叫小紅的女俾查看了東西后對楊昊說道:「公子,你的這些東西有一品靈材七十株,驅獸草一百株,一級妖獸黑岩蟒的鱗甲五塊,蛇膽一個,一共可換得銀兩六百五十兩。」

這數字倒是給了楊昊一個驚喜,想不到這些居然能有六百五十兩銀子。

最後楊昊拿了銀子之後就開始在一樓的購物區閑逛起來,小竹則靜靜的跟在身邊,還時不時會偷看他幾眼。

「小竹,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你老是偷看我幹嘛?」終於,楊昊忍不住停下來開口了。

小竹臉色一紅,老實的說道:「沒有,只是我實在難以想象公子居然生得如此俊逸,不過我覺得現在公子手上缺一件東西。」

「哦,不知道我手上缺什麼東西?」楊昊頓時疑惑的問道。

小竹簡單的答道:「摺扇!」

楊昊一比劃,確實感覺有個摺扇應該很適合自己,於是楊昊來到賣摺扇的地方挑了一把輕盈的白色摺扇。

楊昊從來沒有用過這東西,學著那些公子哥的樣子玩弄了兩下,到還是頗有富二代的感覺。

「咦!我發現你小子越來越有當小白臉的潛質了,或者當個花花公子也行啊!哈哈哈…」

看著楊昊這副形象,刀祖又拿他開涮了,楊昊對此已是免疫了,他倒是覺得拿著摺扇的感覺很輕鬆。

楊昊又逛了一圈,最後他來到了一個賣丹藥的櫃檯前,指著那些丹藥對小竹問道:「這些丹藥有什麼作用?」

「公子,這些是黃級下品丹藥筋骨丹,因為鍛體境七重以後主要就是對筋脈和骨骼的鍛煉,所以筋骨丹是最適合鍛體七重以上的修鍊資源之一。」小竹解釋道。

楊昊聞言眼睛一亮,不過他一看價格心又涼了半截,因為這筋骨丹要五百兩銀子一顆,現在的楊昊也就只能買一顆而已。

「果然,窮文富武沒有錯,只是黃級下品丹藥就要五百兩銀子一顆,不知道更高等級的玄級,地級,甚至天級丹藥又會有多貴?」楊昊低聲喃喃道。

雖然筋骨丹很貴,不過楊昊還是毫不猶豫的買了一顆,畢竟實力強大才是最重要的,只是剛剛到手的銀兩轉眼就又出去了大半。

「公子,我們王管事想見見你,不知你是否有空?」小竹見楊昊似乎準備離開萬寶樓了,她連忙拉著楊昊問道。

小竹的話楊昊不由得想到了上次見過一面的王管事,還有那抹印象深刻的紅色倩影。

「帶路!」楊昊也是直接讓小竹帶自己去,他也想問問王管事一點問題。

小竹帶著楊昊離開購物區,走到了一樓深處,這裡好像是專門招待客人的地方。最後小竹帶著楊昊進入一個房間后,裡面正是身穿藍色衣袍的王管事。

「公子來了,請坐!」王管事見到楊昊后眼中閃過一絲驚艷的色彩,小竹則默默退出房間並帶好了房門。

「不知王管事找小子來此是何意?」楊昊直接開口問道。

「呵呵…請公子稍安勿躁,公子請坐,今天鄙人請公子來此是希望能與公子交個朋友。」王管事一邊悠閑的泡茶,一邊緩緩笑道。

楊昊聞言緩緩坐下,然後拱手說道:「多謝王管事抬愛,王管事有什麼話直接問吧!」

「也好,不知公子貴姓?家居何處?今年幾何?當然,如果公子不方便回答,那就當鄙人冒犯了。」王管事客氣的問道。

楊昊想了一下后說道:「小子也不是不可以回答你,只不過希望王管事也能回答我一個問題。」

王管事聞言點頭同意,楊昊立馬說道:「小子姓楊,今年十四歲了,現在暫時還沒定居。」

王管事聽后讚賞了一句:「楊公子真是一表人才啊!不過不知楊公子想問什麼?鄙人一定知無不言。」

「那小子就冒昧了,不知王管事能否告訴小子上次救我的那個紅衣姐姐在哪裡?」

王管事聽到楊昊提的問題時,他泡茶的手都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還有他眼中居然閃過一絲敬畏。

「咳…大小姐只是來這裡遊玩而已,她已經回總部去了。」王管事客氣的回答道。

「哦!上次還要多謝王管事救了小子一命。」

「哪裡,在萬寶樓處理好這些都是鄙人的份內之事,來,嘗一嘗鄙人泡的茶……」出了圖書館,走在林蔭道上,周一良先生的身影不在佝僂,似乎變得稍微挺立一下。

他望着蘇亦,掩飾自己的複雜的想法,說道,「你能背出來原文,說明你確實用心觀看了這篇論文了。」

一開始蘇亦脫口而出他博士論文的TantrisminChina(唐代密宗),周一良確實有些驚訝,然而

《我在北大學考古》第096章:中國佛教史研究 一般來說,這個時候不都是女人說要給自己剛睡過的男人親自下個廚嗎?

怎麼就變成了叫外賣?

「你是不是想要我給你做飯?」楚璃轉身,沖着計信岩笑了笑。

計信岩有些驚訝自己的想法都被這個女人看穿,心裏的厭惡就更深了。

他輕輕笑了笑,「你以為你是什麼人?我會要求你給我洗手做羹湯?」

楚璃聳了聳肩,表示自己無所謂。

她走出房間,剩下的時間沒有和計信岩講話。

昨天吃飽喝足,楚璃現在什麼都不想,就只想要自己一個人待着,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她又開始抽煙了。

經歷了昨天一個晚上的事情,計信岩的心情不太好,但還是要堅持自己的計劃。

好不容易已經準備了那麼久,怎麼能那麼輕易地放棄呢?

「你要出門?」楚璃吐了一個煙圈,輕輕勾起紅唇,「昨晚表現很不錯。」

「要出門透透氣,你每天在公寓抽煙,我有點受不了這個氣味。」計信岩說的是真心話,他不抽煙,一點都不喜歡這個煙草味道。

楚璃聳了聳肩,「那你就出去先吧,我最近還挺喜歡這個煙草的味道的。這個薄荷煙的味道很好聞。」

和他有什麼關係?

計信岩面無表情地離開公寓,戴上了帽子和口罩。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他可不想有人把他認出來,這樣比較保險。

「你好,我想用一萬塊托你幫我做件事。」計信岩來到了天橋底下,隨便找了一個流浪漢。

流浪漢聽見一萬塊眼睛都亮了。

但是他也不是什麼傻子,看着計信岩這麼嚴實的樣子,就知道對方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我可不幹什麼違法的事情。」

「不會違法,只要你幫我把一個人從別墅裏帶出來,這樣就行了。」計信岩笑了笑,「就這麼簡單的一件事,然後事成之後我給你一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