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她…唉~笨死了!以後不能再犯這樣的錯誤,得瞪大眼珠好好看人。

這次一定要好好吸取教訓,以後不能這麼輕易交男友,要用心好好觀察一個人,找另一半不是兒戲,她決不能這麼大意。

沈俊啊沈俊我孟晨曦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若犯我,我必犯你,你等着!晨曦握緊了拳頭。

孟晨曦睡醒,直接起身走到沈俊面前,沈俊不耐煩地擡頭看她。

晨曦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茶水,半秒不猶豫直接朝着沈俊臉潑了過去。

沈俊顯然對突襲完全沒反應過來,一整杯茶水直接扣在他的臉和衣服上,液體在慢慢滲進肉體,粘在臉上的幾片茶葉爭先流露自己的墨綠色,驚訝過度的沈俊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全班人的視線集中在晨曦的身上,誰也沒想到晨曦會有這種舉動。

晨曦完全無視全班人的視線,若無其事地回到座位拿起書包,向外走去,在門口正好碰到了那位念天書的數學博士。

數學博士看到擦肩而過的晨曦火冒三丈。

“孟晨曦你膽子是越來越大了,上課睡覺還不夠,還要當着這麼多同學的面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直接翹課,我看你是不想混了吧,這學期數學你掛定了!”數學博士咬牙切齒地內心嘀咕。

本來數學課是最無聊的科目,那博士老師在前面照着課本念,你念就念吧,普通話還不標準,聲音難聽,長得養眼點兒多好,長得又那麼的煞風景,這博士老師還每節課都點名。

對晨曦來說數學課是既翹不了課,又睡不好的最鬱悶的一門課。

本姑娘今天沒心情聽你的課,回宿舍睡覺去了。

晨曦背起書包瀟灑的走了出去。

近期生物鐘紊亂,她實在是太困了,回到宿舍倒牀就睡着,這一睡比較沉,太陽下山了她也沒醒過來。

晨曦看着熟睡的自己自言自語道,“晨曦你也太能睡了,太陽都落山了,亡靈要出來了,你快醒醒好不好,亡靈真的很恐怖的。”

晨曦完全不理她自己,依然睡的很美。

“大姐咱起牀好不好…你到底起不起…求你了,快醒醒…”

躺在牀上的自己完全無視自己的靈魂,留着口水,睡的那個香啊,素手無策的她只好坐在牀邊乾着急。

樓道里逐漸熱鬧了起來,是不是下課了,晨曦走到樓道觀看。果然室友們一個接一個的回到了宿舍。

可惜這些室友們沒一個叫醒她的,都只是站在一旁用異樣的眼神看着躺在牀上的自己,並時不時地議論自己。

她們說的每個字晨曦聽的清清楚楚。

今天她又多了一個標籤‘怪物’。

《陰婚不散:獨寵小懶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明主,孟晨曦的出生時間發到您的郵箱裏了,也和算命大師確認過了,孟晨曦真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所生。”

“呃…”朱明停頓了幾秒繼續說道,“王祕,我要孟晨曦的所有檔案。”

朱明放下電話,望着窗外的夜景步入了沉思。這女人真的是四陰女,那算卦的不說四陰女人會自動來找他嗎,難道說的就是這個女人?

怎麼會被那一個算卦的一一說中了,還真邪乎!

雖然着手做了Plan_B的準備,但他還是更願意相信事在人爲的真理。他是堂堂正正的朱家後繼人,他不信這邪,他相信他一定能度過這次難關,一定有其他方法救得了公司,朱明揉了揉太陽穴,喝了口濃茶,繼續投進工作。

城市的另一邊也有處在苦悶中的一人。

夜闌人靜,宿舍變得死寂沉沉。晨曦看着熟睡的自己,又焦急,又無奈!

“鬼鬼們,今夜就繞過我好不,讓我好好休息一休,千萬別來找我了…”雖然這麼祈禱,可晨曦的心還是靜不下來,她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住,在屋裏來回徘徊。

怎麼也不踏實,晨曦最後緊挨着牀沿慢慢蹲下,抱緊雙膝。

她感到好無助…

事情怎麼成這樣了,好端端的大學生活怎麼變得這麼擰巴!

她好想回到從前,回到那個無憂無慮的自己。

大學的生活本應該充滿驚喜,可她的大學生活卻成了噩夢,好像從那一天開始一切都被攪和了。

就在那個倒黴蛋撞她的那一日開始,她的靈魂自己進進出出,把她的生活攪拌成了一壺粥!

這麼想,光忙着尋找生活的出口還沒找那倒黴蛋算賬呢,管你相不相信靈魂出竅,她怎麼也得和他好好算算這筆賬,別以爲有點臭錢就了不起!打亂了她的生活,他就都得付出代價!

可爲什麼偏偏就是她?每天都有撞車事故在地球的各個角落裏發生,可有幾個會和她似的被撞車後靈魂隨意出竅的!偏偏就她,一撞靈魂出竅!隨後一發不可收拾!睡着了靈魂都出來,這也能算異能嗎?

奶奶個腿,獲得啥異能不好,偏偏是和鬼有關的能力,那蒼白的一張張臉,太嚇死人了。

如今,生物鐘和正常人完全相反,成了他人眼裏的異種,已經很勉強在學校待着了,今兒白天又做了這麼衝動的舉動,得罪了老師,又成了同學們眼裏的怪物,看樣子學校也待不了了。

學校也沒有她的容身之地,有家卻不能回,她該何去何從?

還沒適應這個改變帶來的生活,上蒼就搶走了她最愛的姥爺,她的心真的很痛!姥爺,你去了哪裏?那邊可好?晨曦真的好想你…

“嘟嘟。”手機聲響起,手機屏幕照亮了牀鋪,晨曦一看是沈俊發來了微信。

晨曦想,你還有臉發微信,晨曦生氣地扭頭看窗外。

一輪新月正好掛在半空中,盡最大的努力照亮黑暗。這麼想沈俊向她表白的那夜也有這樣的月亮,月色迷人,甜言蜜語更迷人,一想起和沈俊一起度過的日子,晨曦更加氣憤!

真不應該那麼便宜了他,只怪自己腦子一熱,什麼也沒想就拿一杯水瞭解了,沈俊算你走運,下次再惹我就沒那麼好混過去。

不知這渣男大半夜的發了什麼消息,晨曦試着打開手機,可一碰手機手就直接穿了過去,嚇了她一跳!

難道靈魂的她不能觸碰塵世的東西?這又叫哪一齣?

《陰婚不散:獨寵小懶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晨曦欲哭無淚,老天你不要一下子給我這麼多驚嚇好不好,真心傷不起啊…

等等,怎麼忽然變得這麼冷…晨曦感到一股寒氣包圍了宿舍,時間嗒嗒嗒流逝,寒氣越來越強烈!

難道亡靈來了?不會吧!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

晨曦屏住呼吸,死死地盯着門口看,眼睛都沒眨一下,咦?亡靈呢?難道是錯覺,晨曦繼續盯着前方看。

驟然間,後背掠過一絲寒氣,晨曦猛一回頭,發現一個年輕男亡靈掛在窗口上!

嚇得她差點掉下牀。

那張蒼白的臉如同白紙!晨曦嚇得一動不動,只見那亡靈眼都不眨一次就那麼死死的盯着她。

晨曦嚇得都喊不出聲音,她的腦中不停地計算逃離方案。從門口逃出去,在跑出宿舍,在跑進大街。

還沒想完對策,那亡靈飄到了門前。

這下好了門口被堵住,她想逃都沒地方可逃了。

“你別過來。”晨曦鼓出最後一點勇氣尖叫。

“真的是靈女,太好了。”那年輕男亡靈激動地說道。

靈女?晨曦默然,這詞怎麼這麼熟悉,對了,追她的亡靈說過這詞,姥爺也說過這個詞,晨曦稍微平靜了下自己心中的恐懼,細細打量了眼前的亡靈。

這個亡靈好像沒有要傷害她的意思,蒼白的臉很完整,應該是病死,不是冤死,要不先聽聽這亡靈到底想做什麼。

看那亡靈又靠近了過來,晨曦又一次急忙叫道。

“你站那兒別動,就那兒說就好,你說你想幹什麼?”

那亡靈還真停在原地,一一解釋道,“我叫閔浩,和你一樣也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如果還在念書的話應該大四了。”

原來是校友亡靈啊,雖然不知道他爲什麼來找她,可這亡靈還蠻懂禮貌的,要不先聽聽他怎麼說,晨曦決定先不逃離站在那裏聆聽。

“一年前我得了血癌,昨日剛死…剛去見過父母,這會兒來學校看看我愛的人,她叫夏紫萱,就住在你們對面的宿舍樓。”

這個亡靈一回到塵世就去見父母,又見愛人還挺重情重義的嗎,算了今兒就不跑了聽聽他是什麼意思好了。

“然後呢?” 媽咪,我們要爹地 晨曦接着問道。

“紫萱美若天仙,我暗戀了她整整三年,我們形影不離,成了最好的朋友,大三那年我好不容易下了決心要對紫萱表白,可命運偏偏和我們開玩笑。”

“得了不治之症我只好忍心吞下那一句表白,盡我最大能力隱藏了那一顆心,默默地陪在紫萱旁邊。”

哎~真是個癡情鬼呀,好吧,好吧,今晚本姑娘就聽你肺腑之言好了,反正天一亮你就得消失,只要你不傷害我,不就是陪聊天嗎,她最擅長了。

“三年你都沒表白呀,你不說她怎麼會知道,真是的。”晨曦發表個人看法。

“我怕…怕失去紫萱,萬一表白後她要是拒絕我,那就連朋友都做不成了。可到了第三年終於有了勇氣能開口表白時,卻怎麼也無法開口!我得了血癌,我不能耽誤她,更不能傷她的心!”

“有你這樣的男人真是男人們的榮耀!她呢,她喜不喜歡你?”晨曦顯然忘記了對方是亡靈的事實。

《陰婚不散:獨寵小懶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窗外起了風,嗖嗖的發起響聲。

癡情亡靈,望着對面的樓微微一笑。

“今天我才知道她喜歡我,她竟然喜歡我,你知道嗎,她喜歡我,我從未想到紫萱會看上像我這樣的普通男人,可是,看到她難過的樣子,我卻反而放不下她…”

“你喜歡她,她也喜歡你,那不挺好,你應該高興纔是。”晨曦直接坐到桌子上,完全投入了話題。

“紫萱心裏有我,我是開心,可是我看到她茶不思飯不想,我心裏反而難受的要命。”

WWW● тTk дn● ¢O

晨曦想,你死都死了,哪有命可要的。話說過來這癡情亡靈還真衷情,這樣的男人本來就稀少,還死了一個,真是可惜了。某個女人要知道這男人這麼愛她不得多遺憾,多傷心…

咦?他在流淚嗎?好像真閃過一滴淚珠…亡靈也會流淚?看到男人的眼淚,晨曦的心一下軟了下來。

“喂,別想那麼多了,人類最擅長遺忘,時間久了自然會淡忘的,別傷心了,你就放心地走吧。”

www● Tтkan● co

“靈女,你知道吧,最關鍵問題是她不知道我是多麼的愛她,靈女,你能幫我轉告她嗎?”癡情亡靈誠懇地請求道。

晨曦想,你終於漏出目的來了吧,說了半天就是讓她幫他的忙唄,可她哪兒那麼神通廣大,她只是能見得到亡靈而已,怎麼幫他!

“你說我怎麼幫你轉告,我說閔浩鬼魂告訴我,他死前很愛你,明顯睜眼說瞎話兒嗎,誰信!”

“更得把我當成另類了。”後面哪一句小聲的她自己都聽不清楚。

“你是靈女,你肯定有方法。”癡情亡靈完全不吃那一套,特堅定地回絕了她的理由。

“剛纔你就說靈女,我就納悶兒了,什麼是靈女?”

“傳說,塵世間有個靈女,爲亡靈們化解離開塵世前的苦難,據說這個靈女會散發亮光,我剛坐在紫萱牀邊,透過窗戶就看到了這邊的亮光,果然傳說中的靈女是存在的,靈女請你一定要幫幫我,一定要幫幫我。”

亮光?她身上有亮光?可爲什麼她看不到?癡情亡靈說的這麼肯定,難道她的身後真有亮光?晨曦想起那些亡靈一看到她就追着她的情景,原來是奔着這道光而來的呀。

姥爺說的話晨曦依然記得清清楚楚,“晨曦,你是靈的靈女,命中註定的事情無法改變,完成你的使命吧。”

難道她是這些亡靈們的靈女?這也是命中註定的?那她的使命會是什麼?姥爺晨曦還是不懂…

“求你了。”癡情亡靈閔浩向前靠近了一步。

“你站住,你再靠近我就不幫你了。”晨曦加快語言速度說道。

閔浩停住,“好,我不動,靈女你真要幫我了嗎,太好了,靈女幫忙,肯定沒問題,我終於可以安心地離開了。”

“什麼靈女,我叫晨曦,我可沒保證一定幫的到你,反正天一亮我就去見見你的夏紫萱好了。”

“靈女,不,晨曦,謝謝你,太謝謝你了。”閔浩道謝了好幾聲。

《陰婚不散:獨寵小懶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你是夏紫萱?”

“是的。”

“你就是夏紫萱?”

我真不想努力了 晨曦瞪大眼珠盯着這名叫夏紫萱的同學。愛人眼裏出西施也不至於這麼眼花的,還美若天仙,這小胖子都美若天仙,我這熊貓眼也成美女了,晨曦強忍住笑容。

紫萱看着和她打招呼的黑眼圈怪同學,不耐煩的問道,“你是誰呀?”

“哦,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孟晨曦,你可能不認識我,但你肯定認識閔浩吧。”

“閔浩,你是?”

“算他的朋友吧。”

“什麼朋友?”紫萱疑心重重地問道。

晨曦想,這女同學說話怎麼這麼磨嘰。

“我不是他的女朋友,別誤會,他沒有女朋友,只有他愛的人。”

“他有愛的人的?我和他做了這麼多年的同學,我怎麼不知道他愛的人是誰。”紫萱的手微微顫抖了起來,臉色一下變得很難看。

晨曦這纔想起來自己剛說了什麼,這不讓人產生歧義嗎,可不這麼說,還能怎麼說?

晨曦特想直接告訴她,“你當然不知道他愛人的是誰,因爲他愛的人是你!”可無憑無據怎麼證明?真是,棘手死了。

“是你特別熟悉的人。”晨曦沉默了數秒好不容易找到了貼近現實的答案。

“我熟悉的人?會是誰?”紫萱歪着腦袋沉思。

“以後你就知道了。”

“人都沒了,那有以後…”紫萱的眉頭皺的緊緊的。

晨曦又不能提閔浩的亡靈還在塵世,她只好選擇什麼都不說。

“你叫孟晨曦是吧?”

“叫我晨曦就好。”

“你喜歡過一個人嗎?”

晨曦沉默,她喜歡過沈俊嗎?好像有過那麼點好感,但說喜歡又說不上。

“你喜歡的人也喜歡你嗎。”

晨曦肯定的搖了搖頭。

“如果你喜歡的人不知道你喜歡他,突然某一天他不在這個世界上了,而且永遠也不會再見到他了,你說會是什麼感覺?”

晨曦被問住了,紫萱問的問題,晨曦不知怎麼回答好了。

“你知道嗎,我學了四年醫,可就沒找到後悔藥,以後你要是遇上了喜歡的人,一定要大聲說出來,別和我似的,等想告訴他的時候,人沒了,成了一輩子的遺憾…”紫萱的小眼睛裏瞬間充滿了眼淚。

“別難過了,你喜歡的人也喜歡你。”晨曦忍不住說了出來。

紫萱停止了哭泣,不可思議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嗎?”

游戲王之背后靈系統 “是真的,他從大一就喜歡你了。”晨曦決定不管那麼多了,她實在看不下去倆癡情人這麼折磨自己。

“他果真喜歡,其實我早就察覺到他喜歡我,可這小木瓜一個字也不說,他要是知道我也喜歡他,他該多高興,要是我能早點告訴他,他會不會還能多活些日子?可憐的閔浩,是我太在乎表白的順序了,是我的不對,對不起,對不起,嗚嗚~”

紫萱放聲痛哭了起來。

晨曦的眼睛也跟着紅潤起來,看到有人在她面前哭泣,她也失控,沒經過大腦就開口道,“不哭不哭,他知道你喜歡他。”

“不要騙我了,他的眼神告訴我,他不知道。”

還好沒被紫萱看出異常,紫萱說的對,閔浩亡靈也是昨夜去看紫萱時才得知這些,這下怎麼辦。

《陰婚不散:獨寵小懶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你既然是閔浩的朋友,那我也把你當我的朋友可以嗎?”紫萱說道。

ωwш★тt kΛn★C○

“沒問題。”晨曦微笑着點頭,她好像很久沒這麼笑過了吧。

“閔浩對你也那麼熱心嗎?”紫萱小心翼翼的問。

“還熱心,他呀,太冷了。”晨曦一想到那冰冷的寒氣和白白的面孔,無意識的打了個寒蟬。

紫萱帶着眼淚笑了,用手背擦了擦眼淚。

“我第一次見到閔浩,是在大一剛入學的那會兒,那一天我去水房打水,一不小心燙了手,突然有一個瘦瘦的高個兒男子衝到我的面前拿涼水給我沖洗傷口。雖然很感激,可那時的我特討厭腿瘦的跟筷子似的男人,自然也就沒對他產生好感。可那之後我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兒,每次我遇上麻煩的時候閔浩第一時間會出現在我的前面,好像他從未離開過我的身邊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