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筱筱竟然把王浩給刪了。

王浩一臉的莫名其妙,不知道這個女人這是又搞得是哪一齣。

想了又想,王浩沒有再去加好友。

反正過不了多久王浩就會去京城裏面報仇了,到時候生死未卜,沒必要這時候爲了一個女人糾結了。

金牌甜妻,總裁寵婚1314 ,練了會功。

疲倦席捲全身,王浩倒頭就睡。

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

舒服的伸了個懶腰。

發現身側,王浩還留着一人寬的位置,已經習慣性給程筱筱留出來一個位置了。

起牀去洗漱。

開門準備去買早餐的時候,王改和王滿頂着黑眼圈站在門口。

“龜兒子,打電話爲什麼不接!你不知道我和大哥有多着急嗎?人家楚總都打了好幾個電話了,都在關心你的死活,你倒好,睡得豬一樣,你良心不會痛嗎?”

王改氣的一陣掐王浩。

王浩嬉皮笑臉的讓兩個人快進屋。

王滿看着王浩的氣色,伸手撈起來王浩的手腕把脈。

神色忽然驚詫起來。

“怎麼了大哥?”

王滿又拉起來王浩的另外一隻手腕把脈。

過了半晌,“好了?怎麼會,老二,你老實告訴我,你是怎麼好的?是吃了什麼藥嗎?還是說機緣巧合碰到了冰蠶?”

王浩有些不好意思的咧嘴一笑。

“大哥,這個吧,我該怎麼跟你說呢,就是碰到了個九陰玉女,你懂我意思吧。”

王滿立在原地茫然了好久。

“九陰玉女,你是說……那天的那個女人是九陰玉女?”

王滿瞪眼。

王浩點頭,“正是。”

王滿搖頭晃腦,“這真是你的機緣啊,老二,不得不說,你的運氣真好。

九陰玉女這種體質有多罕見你知道嗎,比中彩票都難,你竟然同時碰到了兩個,兩個人都願意給你解毒!

這是你的造化啊!

你趁這個機會,好好練功,千萬不可怠慢。

懂了嗎?這是你的機緣造化啊!”

王浩咧嘴一笑,“知道了大哥。”

“阿浩,你老實給哥說,那個女的究竟是誰?”

王浩一時間真不知道應該怎麼給王滿解釋。

“這個說來話長,這女的身份很特殊,她是一個國際組織裏面的成員,手中的生意很不乾淨。”

王滿本來還挺欣喜,但是聽到王浩的這話之後,眉頭瞬間皺了起來。

“生意不乾淨?能有多不乾淨?”

王浩知道王滿這個人雖然快四十了,但還是保持着一顆純淨的心靈,就挑挑揀揀道。

“這麼跟你說吧,她乾的那些事,槍斃三十分鐘都是少的。”

王滿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

一拍手一跺腳。

“我以爲……哎呀!這!這叫什麼事情嘛!”

王滿一屁股坐了下來。

王改打着哈欠,“實在不行,讓二哥和那個楚總重新把婚約續上不就行了,我看那個楚總對我二哥也很有意思,不然怎麼可能會來救我二哥。寧願把清白的身子交給我二哥,我不相信不帶一點喜歡就會來。”

王滿目光思索。

“老二,你的意思呢?”

王浩點了根菸,“我成天過着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就不拉人家下水了。”

王滿低着頭。“說實話,那個程筱筱也是個好姑娘。”

“對了二哥,嫂子呢?你都失蹤了兩天了,怎麼不見她人?去哪裏了?是不是你又惹她了?”

王浩一臉冤枉。

“把我微信都刪了,打電話也是關機。”

王改掏出手機罵罵咧咧道。


“龜兒子,肯定是你欺負了嫂子。我給她打個電話問問。”

電話打過去,還是關機。

王改愣了一下。

又給發了個微信。

當看到微信消息左側的紅色感嘆號之後,王改一時間傻眼了。

“我靠!不會吧!把我也刪了!龜兒子!你老實交代!你到底對嫂子做了什麼?你是不是和別的女……

龜兒子!你是不是和那個什麼九陰什麼的玉女之間早就有一腿了?是不是被嫂子發現了?


你個龜兒子,吃着碗裏的看着鍋裏的!你是不是還想上天?”

王浩一臉無語,“別自個兒瞎寫劇本,我也沒頭目呢。”

王滿頓了頓,想說什麼,最終又沒有說出來。

正在這時候,王浩的手機響了。

拿出來一看,發現竟然楚雨晴打來的。

接通電話,楚雨晴開門見山。

“你在哪裏?”

“在我的房子裏,怎麼了?”

“我去找你吧。”

沒等王浩說什麼,電話就掛了。

王浩一臉的莫名其妙,不知道這是在搞什麼飛機。

不多時。

有人敲門,一開門,正是楚雨晴。

楚雨晴盯着王浩,“你沒事了吧?”

王浩咧嘴一笑,拍了拍胸脯。

“勞楚總掛念,我能有什麼事兒啊。”

楚雨晴鬆了口氣,看到房間裏還有王滿和王改,衝着二人點了點頭。

“你能出來嗎?我有事情跟你說。”

王浩覺得莫名其妙,但還是跟了出去。

走廊窗戶口,楚雨晴望着窗外。

“楚總,什麼事兒說啊。”王浩道。

楚雨晴做了個深呼吸,回過神。

“筱筱走了。”

王浩愣了一下。

楚雨晴接着道,“筱筱那天跪在我面前哭着求我救你。” 王浩一時間徹底愣住了。


呆呆的望着楚雨晴。

楚雨晴望着窗外。

本來明媚晴朗的天空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黑沉沉的,就像是跌宕起伏的心情一樣。

穿堂風吹過。

皮膚上面霎時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楚雨晴望着窗外,伸手搓了搓胳膊。

“那天,筱筱忽然找到我,跟我說了你的事情,也跟我說了怎麼樣去救你,我很猶豫,因爲我們之間只是朋友關係,那種事情我……

筱筱哭的很傷心,她說他不想看你去死,她給我跪下了,她說只要能讓你活,她可以做一切。

她說,安然很混蛋,她說她還知道我喜歡你,她說她願意離開你再也不見,等我救了你之後,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和你在一起了。

我想了很久,我好像真的還喜歡你, 姐姐,默默的被吃吧

我願意嫁給安然其實就是我想逼自己和你拉開距離,不去打攪你和筱筱。

但是發生了這種誰都不願意發生的事情。

王先生肯定會很討厭我的自私吧?”

王浩沒說話,火急火燎的掏出手機再度給程筱筱打了個電話,還是關機狀態。

“蠢女人!”王浩罵了一聲。

“把你手機借我!”王浩伸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