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龍興集團,哪裏會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好……好吧。”

“拿不下這件事情,你們就別回來見我。”

話畢,賀平直接就駕車離開了,絲毫沒有理會他們這些人。

“我……”

“快走吧,沒見趙總都已經着急了。”

同伴紛紛嘆息,以爲就是教訓賀平就行了,誰知道竟然會招惹到麻煩事情。

次日清晨。

還沒有等到弟子趕來武館,趙總的那些保鏢,便帶着器材銷售人員,帶着東西來重新收拾了。

等到賀平吃過早飯,校場已經煥然一新。

“看來他們的速度還是挺快的。”

“哼!都是些卑鄙小人,不給點厲害的話,怎麼能夠知道害怕。”

旁邊的劉闖,依舊還是有些生氣,畢竟都是練武之人。

“算了,相信他已經受到應有的懲罰了。”賀平嘆息道。

昨晚李家成說的明白,沒有龍興集團的幫助,趙氏集團根本就沒有生存的餘地。

“賀師傅!”

⊕тtκan ⊕¢ ○

爲首的男子出現在賀平的面前,不過對賀平的言行舉止,算是畢恭畢敬。

“都處理好了。”劉闖眯起眼睛。

絲毫沒有將其放在眼裏,畢竟都是不好招惹的事情。

“是的,這是老闆要我給您的。”

男子直接將事先準備好的銀行卡交給劉闖,畢竟答應過李家成的事情,肯定得要辦妥纔對。

“沒想到啊,你們趙總辦事,竟然這麼效率。”

“是……是的。”男子尷尬道。

按照他們的性格,不可能會來到這裏道歉的。

不過趙總卻執意要履行對李家成的諾言,肯定會用心的去做事情。

“罷了,既然都搞好了,你們就回去吧,免得我們弟子見到,到時候你們未必可以順利的離開武館。”

“是是是!多謝兩位,多謝體諒了。”

爲首的男子連連點頭,叫上器材銷售人員,便狼狽的逃走了。

“賀平!”

“你拿着吧,日後武館的開銷,直接用進去就行了。”

賀平並沒有將兩千萬放在眼裏,過去就打起了木人樁,想要試試那些木樁的感覺。

“怎麼樣。”

“不錯,比我們那批貨要好多了。”

這麼短的時間,趙總就可以籌備到這麼多的東西,足矣證明他是有些實力的人。

等到弟子們陸續的出現在校場,見到煥然一新的設備,瞬間就都驚呆了。

“師傅!您……您是換新器材了。”

“就是!這可快的速度,師傅果然厲害……”

弟子們對愛不釋手的器材,紛紛都表示滿意的態度。

更爲驚訝的是,賀平怎麼會有這樣的實力,畢竟才睡了一覺過來的。

“師傅,您是怎麼做到的。”

“我?當然都是因爲趙總的幫助了。”

“趙總……”

弟子們對這個名字極爲的陌生,畢竟趙氏集團並不算是多厲害的公司。

“是不是建築公司那個……”

“沒錯!就是他們。”

賀平點了點頭,沒想到還真的有人知道他。

“你認識他……”

“不不不!我並不認識他,以前因爲拖欠工資的事情,新聞報道過。”

聞言,所有弟子都進展起來,賀平與這樣的人交往,日後必然會被其所害的。

“咦?那不是來了。”

不等賀平說話,旁邊的劉闖便向外面看了過去。

“趙總……”

風雲武館的弟子直接就迎接了過去,將其團團的包圍在其中。

“趙總!聽說你爲我們置辦了新器材。”

“這麼短的時間,真的是難爲您了,看來您與我們師傅,真的是有交情……”

面對武館弟子的感激,趙總別提多尷尬,如果不是遭到逼迫,他怎麼會真心幫助風雲武館。

“趙總!您是要加入我們武館嗎。”

“我?”趙總震驚了。

現在對於他而言,恨死賀平的心都有了,怎麼還可能會加入武館。

“這件事情容後再議,我找你們師傅是有些事情。”

保鏢們紛紛上前,幫助趙總擠開條路,才能夠要他走出人羣。

“賀先生,我……我有些事情要與您商議,不知道您……”

“趙總!難得您這麼早就來視察,就讓弟子們陪您練練吧。”

“陪我?”

趙總是來求助,希望賀平能夠解決掉這些事情的。


誰知道賀平竟然說他是來視察的,擺明了是要糊弄自己的。

“賀先生,我不是來視察的,我是……”

“來來來……”

弟子們直接就把趙總給帶到校場,旁邊的那些保鏢,哪裏會有辦法阻止住他們。

“賀平,你可讓他爲難了。”

“哼!他不爲難的話,我們的日子就不好過了。”賀平搖頭苦笑。

畢竟趙總帶人前來武館搗亂的,藉助李家成的權利,狠狠的教訓他自然是應該的。

好好的趙總,被武館的弟子,折騰了將近一個小時,最後因爲體力不支的原因,才被那些弟子放過的。

“賀先生!我……我們可以談正事了嗎。”

“可以,先去我辦公室吧。”

話畢,賀平回頭離開校場,而氣喘吁吁的趙總,是半點的路都不想走了。

到了辦公室。

“賀先生,我的這些器材,您還滿意嗎。”

“剛纔您不是已經試過了,難道沒有感覺到。”

“我……”

響起剛纔的事情,趙總就滿肚子的火氣,那哪裏是他能夠接觸的東西,偏偏要拉着他去視察。

“賀先生,您就不要開玩笑了,練武的事情我是個典型門外漢啊。”

“哈哈,還可以,得多謝趙總的捐贈啊。”

捐贈!

趙總險些被氣暈過去,如果不是被迫,他纔不會買那些東西。

“東西有了,錢我賠償了,現在您是不是……” “趙總意思,是要我幫您說情。”


“對……對的,期望賀先生可以成全。”

憑李家成對賀平的恭敬程度,如果賀平可以說話,他肯定會言聽計從。

“哈哈,趙總是生意人,我不過就是個武夫,好像這些事情我幫不上吧。”

“不不不!是我有眼無珠,沒有認出您真實身份。”


趙總哪裏知道,這裏面還有龍興集團的事情,如果知道的話,打死他都不會亂來了。

“我的身份如此,沒有什麼真假,而趙總想要繼續與龍興集團合作,那就要看你們怎麼談了。”

“這……”

得罪李家成,清早就收到他們解約的消息,如果可以挽回,趙總何必來求賀平。

“送客。”

“是!”

劉闖點了點頭,直接走了過去。

“趙總,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