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坐在我們這桌的一個小子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一個十多歲的高中生,穿着一件校服,身材很是瘦弱,身上的火氣很低,頭髮有些凌亂。看樣子不像那些大款或者老師的家屬。

菜一上來,這小子便毫不客氣的吃了起來,那盤扇貝幾乎都進了他的肚子,我和李奇都注意到了這小子,好傢伙,別看他這麼瘦弱,居然這麼能吃。

這時我給李奇使了個眼色,因爲李奇正坐在那小子的身邊,李奇會意便拍了拍那小子說道:“小同學,你是哪裏來的啊?你跟死者是什麼關係啊?”

誰知那小子對李奇的話絲毫沒有在意,只是稍微轉頭看了李奇一眼,嘴裏卻一點也沒有耽誤着吃。

李奇見這小子這般有趣,便對他說道:“小同學,你也是李老師的學生?”

那小子聽李奇這麼一說,便連連點頭附和他。這下我和李奇都明白了,這小子純屬來白吃白喝的啊!

這死者好像不是老師吧!沒想到這小子年紀不大,心眼不小,居然混到這葬禮上來吃白食。我和李奇也是挺無語的,但是卻沒有揭穿他,畢竟這和我們也沒多大關係。只是這小夥子年紀輕輕的,火氣卻如此的低,這到是讓我和李奇都覺得很奇怪。我心中暗自嘀咕,難道這小子被鬼附身了?

想到這裏我直接開啓了陰陽眼識別功能,對着這小子一掃,誒喲!只見那成像儀之下,那孩子的確是人啊!只是他的三把火比其他的人要弱上許多。

見他是人之後,我這一顆懸着的心纔算放了下來,看來是我多心了,別說長期和這鬼怪打交道,我都變得有些疑神疑鬼的了。

我關閉了陰陽眼的識別功能,可就在這時我尷尬的發現那個孩子此時正擡着頭看着我,那眼神十分的奇怪,只見他有些警惕的對我說道:“你在看啥啊!我臉上有花嗎?”

被他這麼一問我差點愣住了,好在哥們兒長期跟求叔一起混,臉皮也厚了不少,豈能被這毛頭小子給問住,於是我便盯着他校服上的字,嘿嘿一笑說道:“我只是很奇怪你們學校怎麼取了這麼一個倒黴名字?”

李奇見我這麼說也朝着那小孩身上的校服看去,只見上面寫着聖育強中學。李奇頓時將嘴裏的食物一下子噴了出來,然後用粵語說道:“性慾強!”

他嘴裏的食物一下子便噴到了一旁一位大哥的臉上,好在那位大哥沒有生氣,只是用紙擦了擦臉,然後對他說道:“你搞什麼啊?”

就在此時那邊的小子臉色卻變了,一雙眼睛死死的瞪着門外,臉色露出驚愕的表情,彷彿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我見他的表情很不自然,不由的便轉頭向後面望去,頓時身上的汗毛都齊刷刷的豎了起來!因爲我見到從外面走進來一個熟悉的面孔,我騰的一下便站了起來,睜圓了眼睛,直瞪着那個猶如閒庭信步一般走進來的,身着大紅衣,滿

面春風,居然一臉的喜氣洋洋的人,不,是鬼!

那紅衣鬼我之前也見過,就是那在城南人民商場施法迷惑人跳樓的喜氣鬼!我去,不會這麼背吧!我看了看一旁的李奇,只見他此時還在不住的跟旁邊的大哥道歉,看來現在他的冥途未開,根本就看不見那喜氣鬼。

而我卻一直死死的盯着那喜氣鬼,進來了之後就找了個座位,伸長了脖子開始在桌子上到處聞,似乎是特意來享受酒席的一般。

我連忙走到李奇身邊碰了碰他,看來他現在也明顯感覺到了周圍不太對勁了,於是他便問我怎麼了。

我連忙小聲的告訴他那喜氣鬼來了,他聽後連忙從兜裏掏出了那瓶牛眼淚開了眼。片刻功夫後李奇也發現了那喜氣鬼,他忙警惕的對我問道:“煤子這傢伙來了多久了,有沒有被別人看見?”

我聽他這麼說頓時就楞了,於是便對他問道:“怎麼了,一邊人也能看見他?”

說道這裏我便下意識的往一旁的那個中學生看去,只見他此時已經恢復了之前的狀態,就好像剛纔的事情沒有發生一樣,我心想這小子剛纔的確是看見了那喜氣鬼的啊!

就在此時剛纔那位被李奇噴了一臉食物的大哥正站起身準備離去,他沒好氣的看了看李奇一眼,卻看見李奇的目光這看着那邊的喜氣鬼。

那人納悶,仔細一看,發現李奇的眼神不對勁,就下意識的順着李奇的目光看過去。 將軍輕狂,不得不防 這一看不要緊,那哥們影影綽綽的看到了桌子旁邊喜氣滿面的喜氣鬼,可能也是有點喝多了,以爲自己沒看清,揉揉眼睛再看,頓時就一聲怪叫:“媽呀,鬼啊!”

他一句話沒喊完,我眼疾手快,抓起個四喜丸子就塞他嘴裏了,嘴裏還胡謅:“貴什麼貴啊,這都小菜,你看你還沒吃飽啊!想吃就跟我說嘛,客氣什麼。”

說罷我連忙起身擋在了那位哥們兒的身前,李奇這時也反應了過來,他連忙轉過身,配合着我,一隻手搭在了那哥們兒的後背上,李奇的手中還藏有一道紙符,只見李奇暗中一運力,啪的一拍,那人登時神清目明,嘴裏嗚嗚咽咽的嚼着那個丸子,再一看剛纔的桌子旁,哪裏還有鬼?

雖然是一場虛驚,卻嚇得我在旁邊也直冒冷汗,這人一嗓子要是驚動那個鬼,保不齊就出什麼事,我暗暗的用陰環搜索了一下,居然沒有提示!

靠這傢伙可真不簡單啊,我這陰玉環居然根本搜不到他,這實在是不正常啊!我正要站起身,李奇卻一把攔住了我,他警惕的對我說道:“不要動手,這裏人太多了,要是驚動這傢伙現出真身,這裏的人全部都要死!”

聽到李奇這麼說,我頓時恍然大悟,這傢伙是喜氣鬼啊,這是葬禮啊,要是這上面的人見到了他的話,可全都難逃一死啊!

就在此時只見那喜氣鬼赫然出現在了那個吃白食的小子身後,正死死的盯着他看!

(本章完) 當時我和李奇都開始緊張了起來,因爲剛纔那小子的確是看見這喜氣鬼了,現在這喜氣鬼飄到他的身邊便是最好的證明。

此時李奇對我小聲的說道:“煤子,千萬不要輕舉妄動,這裏的人實在太多了。”

只見那喜氣鬼此時正在那小子的身邊,狐疑的看了看他,過了半響他才緩緩的離開,然後居然朝着剛纔看見他的那位大哥身邊走了過去。

那個人這一會估計是沒少喝,眼睛都直了,晃晃悠悠的站起來轉身正要走,忽然渾身一個哆嗦,直接就趴在了旁邊的桌子上,滿臉都是驚恐的看着面前,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也顧不了這麼多了,連忙衝了上去,手心白光閃動,一張引魂符已經飛了出去,不偏不倚,正拍在那喜氣鬼的背心,誰知那喜氣鬼竟仿似全無影響,只是回頭陰笑着看了我一眼,回頭俯身看着倒在地上那人,嘿嘿的冷笑。

引魂符竟然失效了,不是20%抵抗,也不是傷害減免,而是根無效!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倒吸一口涼氣,因爲我這才注意到這個喜氣鬼的頭上居然沒有鬼魂類型!

我頓時目瞪口呆,渾然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好在那喜氣鬼卻沒有理我,起身往屋子裏走去,眼睜睜就看着他找了個空桌子坐下又開始吃了起來。

我連忙就要追進去,這時,一旁的李奇才拉了拉我對我道:“這傢伙現在正是兇猛的時候,不要激怒他,據說他是意外慘死在葬禮上的,所以,他通常只會出現在葬禮的酒席中,凡是見到他的人,必死無疑。”

“啊?那豈不是剛纔那個人”

李奇衝我點了點頭,他對我說道:“沒事,屋裏要是有人看見它早喊起來了,這種鬼一般不會主動害人,只有見到它的纔會倒黴,說不定一會它吃飽了自己就走了。”

原來這喜氣鬼是由葬禮上一股怨氣和悲傷的情緒所化,只有當人們有這種悲傷情緒的時候他纔會出現爲的是收集這種情緒,來維持他的存在。現在如果我們出手的話,他只要一現身,那樣不僅會引起恐慌,而且見到他的人都會喪命。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難道就這麼放過他,記得若曦上次和他交手說他好像受了傷。”我對李奇說道。

李奇也看了裏面一眼,他對我說道:“當然不能就這麼放過他,我的意思是等葬禮完了,這些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們在出手。”

我聽李奇這麼說這才點了點頭,於是我和李奇轉身回到了剛纔的宴席旁,我驚奇的發現剛纔的那個高中生居然不見了。我心中不由的想到,看來這小子估計也是凶多吉少,誰叫他這麼無聊,吃白食都吃到人家喪禮上來了。

一會兒的功夫,人便走的差不多了,此時求叔也和李公辦了交涉,我和李奇走進那屋子一看,頓時大驚,因爲那喜氣鬼居然也不見了,這

怎麼可能啊?我和李奇可是一直都在外面守着的啊?

我對李奇埋怨道:“你看吧,要是剛纔我們出手就不會讓他跑了。”

李奇卻皺了皺眉頭說道:“不對,那傢伙應該是附在剛纔出去的人身上了,我們現在就去追,應該能追上。”說罷我倆便出了門。

我一隻腳剛一踩出門,腦子裏的提示音便響起:“發現100米以內有惡鬼,請立即追捕!”

臥槽,這會兒才響起,剛纔幹什麼去了,我連忙對李奇說道:“陰玉環現在有反應了,我們去追他吧!”

說罷我便按照陰玉環的指示想外面走出,由於這是郊區,我們追着追着便來到了郊外,這時我眼睛緊緊的盯着陰玉環的微光,果然在不遠處我們發現了那喜氣鬼的蹤影。

他此時正在一棵大樹的旁邊,正嬉皮笑臉的看着我們,我和李奇連忙走了過去,這是那喜氣鬼對我們笑道:“兩位,我知道你們的身份,今天我來這裏其實也是爲了找你們?我想告訴你們我和那些害人的惡鬼並不是一夥的。”

我和李奇聽他這麼一說,頓時都愣住了,這傢伙到底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這時我走近了才發現這喜氣鬼的頭上居然多出了一行字,鬼魂類型:喜氣鬼,害人指數:160。

好傢伙!這位大哥真是霸氣側漏啊,還沒等我開口,李奇便對他說道:“看樣子,你是故意引我們出來的,大家都是本地的狐狸就不要玩什麼聊齋了吧,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上次在那商業街迷惑別人跳樓的就是你吧!你害人指數這麼高還沒害人,你剛纔差點又害了一個。”

那喜氣鬼見李奇這麼說,依舊春風滿面的,喜氣鬼說,他對於世人來說,一直是惡魔般的存在,只要有人運勢低,在葬禮上見到了他,必死無疑,可那也並不是他故意所爲,因爲凡是能見到他的人,身上陽氣必定大衰,換句話說,不是陽壽將盡,就是厄運纏身,病魔附體,再加上見到喜氣鬼之後受了驚嚇,自身魂魄受不了喜氣鬼怨氣的衝擊,自然就脫離軀體,死翹翹也是正常的。

但實際上,喜氣鬼只是需要人世間那種有人去世之後所產生的悲傷情緒,這樣他才能保證自己的存在,同時把這種情緒再交互傳播開來,讓這世界上不要少了這種情緒。

我是聽了稀裏糊塗啊,我對他說道:“你到底想說什麼啊!我一句沒聽懂。”

李奇則在一旁對他說道:“你的意思是那些人的死是他們時運低,與你無關。可是你爲什麼又要在那商場害人呢?那可不是葬禮啊,你要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就不要怪我們手下無情了。”說罷右手一甩,那把銅錢劍便從袖子中露了出來。

那喜氣鬼見李奇這架勢也沒有生氣,依舊是那副笑臉,只見他對李奇笑道:“那次還不是因爲你那師伯馬天順,他帶着手下的幾隻惡鬼找到

了我,他們想讓我幫他們佈下一個陣法對付你們,我只是想單純的吃供奉,對於他們的事情沒興趣,於是他們便想留住我,我被他手下的幾隻惡鬼聯手打傷,好不容易纔跑了出來。”

那喜氣鬼告訴我們,他這次逃到人間之後,他發現他需要的那種情緒已經越來越少了,甚至不能正常維持他的能量消耗,所以在前一段時間裏,他由於受了傷,虛弱得很,於是纔在那商場出現。

聽到這裏我不禁的覺得好笑,只見李奇對他問道:“現在的葬禮和過去區別很大嗎?家人哀傷的情緒也都是一樣的啊,怎麼會收集困難呢?”

喜氣鬼道:“沒錯,家人哀傷的情緒倒是跟以前差不多,只是不那麼純粹了,過去的人,比較實在一點,一家有人去世,街坊鄰居都跟着哀傷,那是真情實意的,現在的人卻不一樣,你看剛纔那大部分人裏面,有幾個哀傷的?就連那些家屬,也不得不強裝笑顏,這麼一來,那哀傷的情緒就被沖淡了許多,中間摻雜了許多莫名其妙的情緒,我收集起來能不困難嗎?”

我想了想還真是,看來這位大哥倒也有趣,我也不由也嘆氣道:“這倒是真的,現在的禮尚往來都是給活人看的,誰管你死的是二舅奶奶還是四舅姥爺,錢到,禮到,就完事了,這也難免,人嘛總有一死,現在的人都看淡了,不像過去那麼重視了。我說,你跟我說這些,有什麼用麼?我倒是有個主意,讓我把你帶回地府,那就好了,你就不用爲收集情緒發愁,不必爲生存鬧心,陰曹地府纔是你永遠的家啊。”

喜氣鬼卻搖頭說:“一個監獄而已,有什麼好的,我寧願在人間,哪怕活的累一點,也是逍遙自在。”

“那就只有動手了?”李奇在一旁惡狠狠的道。

喜氣鬼連忙擺了擺手說道:“我可不想和你打,我來找你其實是想和你們合作,因爲我知道這城裏馬上就要不太平了,那馬天順似乎躲了起來,幫他的惡鬼越來越多了,這城裏就快要出大事了,你們現在的實力說老實話還真不如他,需要我這個強援!”

李奇見他這麼說便問道:“這城裏到底要出什麼大事了?”

那喜氣鬼則是笑而不語,李奇見他這樣於是便對他說道:“那你想怎麼合作?你說吧!”

喜氣鬼見他這麼說便笑了笑說道:“如果你真的有誠意和我合作的話我先告訴你一件事情也無妨,那就是那馬天順已經招了一幫北邊的狐狸南下,而且已經到了本市,他的預謀嘛,我到時可以幫你查查,現在可以談談合作的事了吧!”

我去,看來這傢伙是有備而來啊,李奇看了那喜氣鬼一眼,然後說道:“你有什麼條件就說吧?”

“我只有兩個條件,第一,不得干預我的自由,第二,不得強迫我做任何事情。”喜氣鬼開口說道,似乎早已經準備好了臺詞。

(本章完) 李奇聽喜氣鬼說出這兩個條件不由的思索了片刻,然後說道:“你這條件我只能答應一半。”

“怎麼個一半?”

“第一,我只承諾在合作期間不抓你,第二,我可以不強迫你做事,但你若是有知情不報,並推搪敷衍的,第一條自動作廢,怎麼樣?”

喜氣鬼這回猶豫了一下,才說道:“我補充一點,如果有涉及巨大隱祕,甚至說出來就遭天譴的事,我有權保持沉默。”

靠!這傢伙看來的確不是個省油燈,而且他肯定知道許多的祕密。

無限工廠系統 “這個我答應你,不過我也補充一點,你要給我你的聯繫方法,並在我需要你幫忙的時候,隨時出現。”李奇說道。

喜氣鬼痛快的說:“這個簡單,我有一件隨身的寶物,雖然對我沒什麼用,不過你可以通過它來找到我。”

他隨手取出半個巴掌大小的令牌,遞給李奇道:“這是我很久前用人世間哀傷悲慼的情緒所煉化的,無論你在哪裏,只要拿着它叫三聲我的名字,我就會立即出現,當然,前提是我有空。”

李奇接過海螺,直接遞了給我,滿臉笑容的伸出了手:“好,我們成交了。煤子,你以後有事兒就叫他。”

喜氣鬼依然是那一副不變的笑臉,很彆扭的跟李奇握握手,似乎鬆了口氣似的說:“以後我再去吃供奉,就不用再防着你了。”

李奇聞言臉一沉道:“你吃供奉我不管,但是,你給我儘量收斂起身上的氣息,我不希望再有人看到你,並因此而死。”

喜氣鬼一聳肩:“這個倒也好辦,以前我只是不在乎而已,對了關於你師伯,他現在巴結上了一位大戶,那人挺有錢的,是何氏的老闆,今天的葬禮好像也在,還有那些狐狸現在好像被馬天順安置到了城北的亂葬崗上,不過我勸你們最好不要去惹它們,那些傢伙可是茹毛飲血的畜生,而且都是有仇必報的主。馬天順找它們來的目的我會慢慢去查,你們現在只需要注意好城中的動靜就好了。”

說完,喜氣鬼身形一閃,一道紅光嗖的消失不見了。

“哎哎,話還沒說完呢,你說的出大事了是什麼意思啊?”

李奇急忙喊了起來,卻已經不見了喜氣鬼的蹤影。

“這傢伙,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喜氣鬼,分明是個餓死鬼嘛……”李奇嘟囔道,看來這傢伙應該又火急火燎的趕場奔喪去了。

我對李奇說道:“奇哥,這傢伙到底可不可靠啊!”就在我問出這話的時候,腦中卻自動的響起了提示音,我忙查看,卻原來提示喜氣鬼的捕捉任務完成了。

我有點迷糊了,明明還沒有捉到啊,只是達成了合作協議而已,怎麼就默認完成了?我連忙告訴李奇,李奇卻笑道:“這有什麼啊!你想想若凡和若曦不也是這樣,這喜氣鬼應該就算收服了吧!”

我聽到在這裏也不由的納悶,估計這任務的設計估計

只有鬼才知道。想到若曦和若凡我就有些犯愁,不知道若曦回去沒有,若凡還沒回來給我消息呢!

我對李奇說道:“奇哥,那喜氣鬼好像真的知道許多事情,你真的就這麼放他走啊?”

李奇聳了聳肩說道:“這位大哥雖然也是boss鬼之一,但是卻和那些窮兇極惡的惡鬼不同,現在竟然他自己上門來投誠,我們也只好選擇相信他,畢竟現在我們要面臨的惡鬼實在太多了,那馬天順不知道葫蘆裏賣的什麼藥,手下這麼多的惡鬼,現在又招來了北邊的狐仙,我們的確需要有個幫手。”

“對了,剛纔喜氣鬼說的馬天順找的那個靠山會不會是求叔的弟弟啊?”

“八成是他!看來這件事情有點複雜了,暫時先不要告訴求叔吧!”李奇對我說道。

我點了點頭對李奇說道:“那這裏的事情已經辦的差不多,現在我們還是先回去吧!我有點擔心若曦,昨天晚上她出來找若凡的,可是一直都沒有露過面。”

“喲,沒看出你小子還挺會憐香惜玉的!我看那兩個女鬼好像對你都有點意思啊!你鐘意邊個啊?”

“滾!”

“大佬,她們是boss級的惡鬼,你不用擔心!”

我聽李奇這麼說便對他說道:“大哥,你這心也太大了吧!難道你沒發覺她們兩個和我們呆了這段時間怨氣已經消減了不少,害人指數已經大不如前了嗎?”

李奇聽我這麼一說頓時猛的一拍腦門說道:“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啊?”

我見他這沒心沒肺的樣子便對他說道:“現在知道我爲什麼擔心了吧?”

誰知李奇這小子說道:“不是,我是說剛纔我飲料喝多了,沒想到現在尿急了。”

我頓時滿頭黑線啊,別說被他這麼一說我也有點急了。於是我兩在這郊外之中也顧不得什麼了,便各自找了個地方準備放水。

雖說這是野外,但是旁邊就是公路,我沒李奇那麼臉皮厚,於是便找了個滿地都是蒿草的地方,把自己藏了起來,這才放心的解開褲帶,噓噓起來。

忽然一股寒意從我的腳下襲來,我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這時遠處傳來了李奇的聲音:“煤子,我說你小子要不要這樣,撒個尿還跑這麼遠,大男人怕什麼啊?快點,哎喲,你在幹什麼啊快過來!”

我聽他這一嗓子,頓時又是一哆嗦,差點沒尿到身上。

“你瞎喊什麼啊?”我有些抱怨道。

“你小子瞎啊!快過來,你尿人墳頭上了!”

“啊!”我頓時又是一個激靈。連忙四下看了看,只見我尿尿的地方的確微微拱起了一個小墳包,可是這最多隻是一個土丘啊。

但是我見李奇表情嚴肅的走過來,於是我便連忙退了兩步,然後說道:“奇哥,不是吧,你別告訴我這就是墳頭。”

李奇連忙跑了過來,一把將我拉開,然後對一

旁說道:“有怪莫怪,小孩子不懂事。”說罷便從他的百寶袋裏拿出三根長壽香,說話間邊用紙符點燃了香,插在了墳頭,煞有其事的拜了三拜。

我見李奇這樣也特傻逼的對着那小土丘拜了拜,然後對李奇說道:“奇哥,哪兒真是墳包嗎!不過應該沒有鬼吧?要是有的話我怎麼看不見啊?”

李奇對我說道:“你不要以爲那陰陽雙環系統賦予你的陰陽眼有多大的能耐,真正厲害的鬼魂潛藏的方式是多種多樣的,只要它們不想讓你感應到,就算站在你的面前你都不知道。這裏不太乾淨,我們還是先離開再說吧!”

說罷我和李奇便操着那別墅的方向走去,李奇告訴我就在剛纔他就發覺那地方的陰氣很重,但是卻沒有見到鬼魂,所以他才整了那一出。

我聽他這麼一說便對他說道:“你別嚇我啊,你是說那裏還有更厲害的鬼魂?”

李奇點了點頭告訴我鬼本就可以依附在自然之中,他說道這裏,我忽然想起了那密山風景區的那些鬼魂。

我和李奇剛走到那別墅區外,只見求叔剛好從裏面出來,求叔見到了我和李奇便說道:“你們兩個小子跑哪裏去了?活算是辦完了,咱們回去吧!”

就在此時從裏面出來一個人,那人正是求叔的闊佬弟弟,他走到求叔的身邊,對求叔說道:“大哥,這裏的事情你肯幫忙我很感謝你,這是一點意思,當是酬勞。”說罷那人便掏出一張支票遞給了求叔。

求叔瞥了他一眼,然後看也沒有看那張支票,只是對他說道:“我幹這樁買賣已經收了苦主的錢了, 沒必要在收你的錢了,我勸你好自爲之吧!”

那人見求叔拒絕也沒在說什麼,默默的收回了那張支票,那人對求叔說道:“大哥,既然這樣,就讓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開了車來,阿奇,小曾我們走!”求叔說罷頭也不回的奔着他那輛二手的電三輪走去。

我此時到時一個勁的犯嘀咕啊,要知道剛纔那傢伙給的可是支票啊,那起碼是十萬塊以上啊,求叔這老頭一向是見錢眼開,這次居然有錢也不要,真是奇怪。他那個弟弟估計也不是什麼好鳥, 要知道他可是跟那馬天順有一腿啊。

一路上求叔一句話也沒有說,到了他的店裏,求叔給我們分了錢,別說這才的收穫還挺不小,畢竟那李公是有錢人,我和李奇也有了幾大千入賬。看來求叔說的沒錯這死人財還真是好賺。

分完錢後,我便和李奇一起回寢室,路上我將我的租房計劃告訴了他,他也覺得我的想法不錯,若凡和若曦的確不能長期住在寢室裏, 他告訴我到時候我們兩個一起分攤房租。

我倆剛回到宿舍,一開門便見到一襲白衣的若凡憂心忡忡的坐在牀上,她見我們回來了,連忙飄到我們面前着急的對我們說道:“不好了,若曦一夜沒回來,我現在也感應不到她的存在,她失蹤了!”

(本章完) 若曦失蹤了!我的心裏頓時咯噔一下,我忙對若凡說道:“你說什麼?連你都感應不到她嗎?”

若凡點了點頭,我這才意識到了這件事的嚴重性,這雙生魂一直以來都有心靈感應,可是現在連若凡都感應不到若曦的存在,那就只有一種最壞的狀況,那就是若曦遇到了麻煩,她很有可能被道術極高的人封印在了某種結界裏。

想到這裏我不由的心中一陣,想到若曦平時是那麼的善解人意,從來不跟我們填麻煩。現在萬一要有什麼不測該怎麼辦啊?

“奇哥,我們想辦法出去找若曦吧!”我着急的說道。

李奇這攔住了我,他對若凡問道:“若凡,你說你昨晚還能感應到她的存在,那就是說她應該是在我們正在處理那女屍的事情時遇到麻煩的。”

若凡點了點頭。有些後悔說道:“都怪我太任性了,我知道妹妹來找我,於是便故意逃到了那靈堂裏,那裏的煞氣很重,她就感應不到我了,誰知道——”說着說着她的聲音有些哽咽。

“你先別哭了,若曦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看來她十有八九是遇到厲害的惡鬼了,現在我們剛從外面回來,折騰了一夜,現在必須養足精神,等到晚上在出去。”李奇道。

“不是吧!等到晚上?”我和若凡異口同聲道。

“沒錯,只有等到晚上,我們現在必須抓緊時間,就如若凡所說,若曦昨天應該是在那靈堂的附近失蹤的,當時我們正在對付那餓修羅,所以我懷疑若凡一定是遇到了厲害的術士或者惡鬼,煤子你還記得今天我們經過的那個墳包嗎?”

我點了點頭,對李奇說道:“你是說若曦在那裏?”

李奇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確定,只是覺得那裏的陰氣很重,煤子看來今天晚上我們得分頭形事,目標便是本城極陰的地方。現在必須抓緊時間,今晚可能又是一場惡戰。”

看來現在也只有聽李奇的了,沒辦法現在大白天的,而且經過了昨天晚上的大戰,我現在身上還帶着傷呢?於是我便躺在了牀上,現在是下午三點,我在牀上卻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覺,若凡此時也沒有上網,她悄悄的飄到了我的牀上,我不由的打了一個冷顫。

若凡對我說道:“你就是和小李不一樣,你看他一粘牀就睡着了,你卻還是憂心忡忡的,我來幫幫你吧!”

說罷她便對我吹了一口氣,頓時我便覺得昏昏沉沉的,一會兒功夫便進入了夢鄉。這一覺我睡得很沉,等到醒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李奇叫醒了我,於是我們便帶着若凡和機靈鬼劉星一起出門了。

由於我有陰陽雙環,可以感知到若曦的所在,而若凡也能感應到若曦,因此我們兩人兩鬼便分成了兩組,我和機靈鬼,李奇和若凡一組,一北一南分別對城裏最陰的地方進行搜索。

李奇和若凡自然負責北邊,就包括昨天的墳包和西北的軍區,而我則負責西南邊的西山墳場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