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動動嘴皮,又笑了起來:「師妹何出此言。」

「你一貫看不起別人,雖然時常面帶笑容示人,可心裡其實不是這般。」晏臻笑道:「對別人隨你,至於對我嘛?不用兜著。」

音臨:「……」

居然說他兜著一張麵皮?

「你何嘗不是?」他斂眉眯著眼:「對我了解這般深?看來早有預謀,你醫術高明不低於任何人,卻甘願拜師,為何?」

音臨的話讓晏臻沉默,隨後笑道:「我樂意。」

「隨你,不過若是讓我知道你有什麼心思,休怪我不客氣。」音臨說道。

這威脅的語氣模樣,有了幾分以往的樣子。

晏臻略恍惚了一下,笑道:「也隨你。」

「……」音臨磨了磨牙,扭頭走了。

晏臻呼出一口氣,回頭接過墨無言遞來的水。

「音臨這個人不同常人,前世到底是前世,不是如今,他對你並無前世的感情。」墨無言說道。

晏臻點頭,說道:「我知道的。」

她喝完杯里的水,看向音臨離開的方向說道:「前世想學得更多,便也想與他打好關係。後來我做到了,不過過程吃了不少苦頭。如今不必如此。」

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有記憶的是她不是別人。

不同了。

把水杯給墨無言,她揮劍重新飛上木樁,練習起來。

不能懈怠,不能把希望寄託給別人。

天啟城內。

巫師看著面前的公主,說道:「殿下,你當真要如此嗎?」

「我想過了,哥哥生病我也有責任,我不能什麼都不做。」封楓說道。

封楓,天啟城的公主,羽皇之妹。

「可你要混入人族,便要完全與人族無異才行。」巫師說道。

假扮成人族偷溜進臨冬城接近人族公主並不是容易的事情,封楓是知道的。

「我知道,所以特意來找國師,讓國師幫忙,幫我把眼睛的顏色遮蓋住。」封楓說道。

眼睛的藍色與人族的黑色差別太大了,一眼就能被人看出來。

如果能變成黑色,就行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神逆驚奇地發現身披各色道袍的修士成群結隊,匆忙地向中部趕來,他們一個個面露朝聖之色,懷著激蕩的心情前來聽神逆講道!

道門難入,沒有修鍊之法,只靠自身的感悟遠遠不足以將修為提升至更高的境界。

靈寶難求,先天靈寶雖多,奈何洪荒修士基數龐大,大多修士無法通過靈寶中蘊含的大道法則修鍊有成。只好加入各方大勢力。大勢力掌握資源,道法,功法,靈寶,若有功績,則下發獎勵,以此修道。

如今神逆講道,可謂是給予洪荒眾生一條依靠自身,不受束縛的修道之路。

各方修士匯聚至不周山腳下,難免有所摩擦,脾氣火爆的幾個大漢已經開打,不過在陸吾以雷霆之勢虐殺了數十位不開眼的滋事挑釁者后,修士們鴉雀無聲,乖乖的盤坐下來等待神逆的出現。

神逆其實早就來到了不周山山腰,他在等。終於,四王領凶獸從東西南北四荒而來,與中部凶獸匯聚到不周山腳下的另一面。由於凶獸大多沒有化形,獸軀龐大且無窮無盡,凶獸一族竟然佔據了一整個洪荒中部!

神逆於不周山山腰處顯現,迎著盤古威壓飛向不周之巔。

這可是盤古威壓最強烈的不周山啊!眾修士驚駭的看見一道金光飛向不周山之頂,面對越來越強的盤古威壓,神逆好像沒有受到影響一樣,在萬眾矚目之下轟然加速,登上了不周之巔!

同時一道浩瀚之音響起:「九百九十九萬年將近,爾等還不現身?」

話音剛落,空間波動,一個個人影從上空顯現出來,散發著恐怖的氣勢。

眾修士驚恐的發現,上空的這十幾位,分別是鴻鈞!陰陽老祖!鳳凰!蠃極!青天三兄弟!古奇!常命!非也勿也兩兄弟!乾坤老祖,顛倒老祖,昆吾老祖!有數的洪荒大能幾乎全到了!

這些大能在這個時候來不周山,意欲何為?總不可能來捧場吧!

蠃極裝作一臉驚奇:「不想獸皇竟能發現我等!」

古奇人畜無害:「這麼多道友竟然都來了!」

鳳凰環顧四周,道:「看來諸位同道的目的都一樣!」

鴻鈞亮明態度:「貧道無意與獸皇交戰,只想確認獸皇是否有講道資格!」

陰陽老祖面無表情:「吾也是!」

其餘大能紛紛點頭,內心則尷尬無比,他們暗藏於虛空中,準備在神逆講道開始后,落神逆麵皮,誰知會被神逆發現,逼了出來。

突然,一道血光乍現,藍色的血齜成噴泉,好大的一顆頭顱飛起!昆吾老祖當場斃命!

其餘大能這才反應過來,一陣心悸,瞬身退出老遠,驚疑不定的看著那柄散發凶威血氣的獸皇劍。

非也大吼道:「獸皇何意?我兩兄弟絕無惡意,只是前來瞻仰獸皇風采!」

其餘大能聽聞此言,對非也鄙視不已,也不知是誰最先提議在講道開始后落神逆麵皮的!大能們在不屑的同時,暗自害怕,那昆吾也有大羅金仙後期修為,但對剛剛那一劍在毫無察覺,眾大能皆在想,那一劍要是殺向自己,能不能擋住還兩說!唯有鴻鈞赤瞳閃過一絲精芒,空間法則!

「呵呵,」神逆嗤笑一聲,「本皇清理凶獸叛徒!就是大道來了,也管不著本皇如何行事。」

又冷笑道:「登上不周之巔就是實力的象徵,本皇在這裡等著你們!」

虛空中的大能們面露遲疑之色,神逆見此,譏笑道:「怎麼,不敢?爾等不是要確認本皇的資格嗎,先登上不周之巔給本皇看啊!」

「爾等放心,本皇不會做出趁機偷襲這等卑鄙行為。」

鴻鈞拱手道:「貧道相信獸皇!獸皇稍待,貧道這就登上不周之巔與獸皇論道!」說完,一馬當先,紫光閃現間已是來到不周山山腳下,只見他拿出盤古幡,劈出一道道混沌氣流,一路直奔山頂而去。

其餘大能相互一點頭,陰陽老祖頭頂先天至寶太極圖,垂下黑白二氣,不懼盤古威壓;鳳凰化作一道火焰,以南明離火對抗盤古威壓;青天三兄弟同心協力,攜手登山,其餘大能也紛紛顯出神通,抗著盤古威壓齊上不周!

幾百年過去了,在一眾大能中,只有鴻鈞最靠近不周山山頂,其餘大都是登至不周山山腰與山頂之間,最差的顛倒老祖才堪堪在山腰處。

眾大能面露凝重之色,從不周山上退下,盤古威壓的威勢遠遠的超過了他們的想象,當然,這也有他們沒盡全力的原因。

「哼!」冷哼聲響起,龐大的氣勢自山巔奔騰而下,衝擊在眾大能的臉上,如同神逆啪啪打臉。

鴻鈞深知神逆是個睚眥必報的主,連忙拱手一禮說道:「貧道認為獸皇有講道的資格,獸皇大德,為洪荒眾修佈道,乃洪荒之福!」說完也不管什麼,在眾修詫異的眼神中化作一道紫光溜走了。

眾大能紛紛鄙視鴻鈞,洪荒第一化形出世的大能就這樣開溜了,簡直有損大能威嚴!

不過,很快他們就知曉鴻鈞為何開溜了,神逆自冷哼后,微微一笑道:「諸位可承認了本皇有講道的資格?」

眾大能默不作聲,不願回答,要是承認了,豈不是承認自己不如神逆,可要是不承認,人家神逆登上不周山之巔,而有的連山腰都沒有過去!

「留下吧!」

「既然不承認,那本皇就將爾等抓進我凶獸監牢慢慢炮製!」

獸皇劍驟然變大,聳立在不周山之巔分出無數金色劍芒居於中央,另一邊天空則是無盡槍影閃現,驚天殺意刺破蒼穹。右邊根根獸爪閃耀著凌厲的寒光,整個中部上空全部被劍芒槍影獸爪所充斥,金色黑色血色交織在空中。

下一瞬,眾大能面臨的是來自四面八方的空襲,殺氣蔓延,血意四散,劍芒與槍影齊飛,獸爪共長空一色,皇鎮萬古的氣勢籠罩整個中部。

眾大能心悸,這可怕的攻擊足以將他們當場轟殺,一個個用出底牌,奮力抵擋,邊擋邊退,躲過了神逆的攻擊,慌忙四散而逃。

神逆沒有追趕,浩瀚之聲再次響起:「九百九十九年已至,與本皇有緣者皆已到來,本次講道正式開始!」 李然默然看着手中的兩本武技《沖宵拳》和《飛燕步》,一攻一跑,雲執事也是有心了,希望自己不管打得過還是打不過,都要直接跑。

李叔看着李然回來時,手裏拿着兩本武技,問道:「雲執事給你的?」

「是。」李然點點頭,

李叔羨慕道:「雲執事對你真好啊,我來這裏三年都沒這待遇。」

李然咧嘴一笑:「也不單給我,是給我們紅領巾一起練的。」

李然快步趕回屋中,迫不及待的等待獎勵的到來。

其實回歸自然系統是可以第一時間就給他發獎勵的,不過李然還是讓系統在他回到屋中再發,畢竟現在也沒什麼危機,還是認真看清獎勵的好。

「叮」

「宿主已埋屍築基期修為1人,練氣期23人,已幫助24人回歸自然。」

「宿主獲得靈力值5.3,目前靈力值8.2/10,目前修為:練氣期八層。」

瞬間一股靈氣在李然丹田內暴發而出,靈氣溫和的順着血管一直游遍全身。

李然的血管一點點被擴大,靈氣也一點點的壯大,渾身暖洋洋的,又覺得很癢,像百爪撓心般。

李然經過上次的脫胎換骨之後,早已有了迎接痛苦的準備,沒想到這次是非常溫和,開心的等待着修為的攀升。

幾個呼吸后,身體歸於平靜,李然覺得自己的力量瞬間爆炸,彷彿沒有什麼能夠阻擋住自己,但他也知道這是修為瞬間攀升一大截的錯覺。

一瞬間的虛空強大。

李然開心一笑,結合之前回宗時的2.5靈力值,再加上這幾天埋了一具鍊氣期弟子和夜晚修鍊了幾次。

而這次又埋下23個練氣期,還有一位築基期長老,再扣掉之前學習《地行術》的1點靈力值,現在自己的修為直接就升到了鍊氣期八層。

李然仔細算了一下,現在幫助築基期回歸自然,竟然加3點靈力值,相當於30個鍊氣期啊,築基期強者增加靈力值竟恐怖如斯!

「叮」

「宿主一次性修為連升六階,可選擇獲得一個超級獎勵,或者六個小獎勵。」

李然仔細思索了一番,小獎勵的話也不知道會是什麼小玩意或者小功法,自己目前也還算是很安全的,不如選擇超級獎勵看一下是什麼?

又覺得六個小獎勵實在是太多了,量變會不會引起質變?

李然有些為難,選擇困難症犯了,覺得哪個都會賺,哪個都比另一個好,一時間陷入了無限選擇循環之中。

李然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頭,自己這是魔怔了啊,咬咬牙道:「我選擇超級獎勵!」

「宿主已選擇超級獎勵,已學會地階低級功法:炎龍決。」

李然腦海里一幅幅畫面快速流動,一位老者在他腦海里默默演練《炎龍決》,他閉上眼睛,認真消化著老者的教導。

一盞茶時間,李然睜開雙眼,欣喜若狂,這《炎龍決》竟然可以放出一條百米長的火龍,恐怖如斯!

李然都想好了,到時候自己大喊一聲「大威天龍!」,一條百米長的火龍憑空而出,這是真滴帥呀。

不僅如此,李然發現他還會使用一些低級的火焰,比如憑空召喚一團火焰出來。

這真是滿足了自己那毀屍滅跡的想法啊!

系統真棒,系統真好,我為你鼓掌。

李然內心一陣糾結,想立馬試驗一下自己的《炎龍決》到底有多厲害,但又沒地方可以施展,有些頭疼。

哎,隱藏修為就這點不好,永遠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強大,但不隱藏自己又不能繼續埋屍獲取大量靈力值,難搞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