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雲走到禮台上,拿起話筒,說道:「大家有認識我的,也有不認識我的。今天我在這裡介紹一下自己。我是龍雲會的幫主趙雲,同時也是龍雲集團的老闆。」

啪!啪!啪!

還沒說啥呢,掌聲就再次響起。弄的趙雲都沒法往下說了。他揮揮手示意安靜。然後繼續說道:「龍雲會和龍雲集團成立已經快6年了,說實話,我可能是Z國史上最不負責任的幫主和老闆,因為我平時什麼事都不幹,所有的事情都交給了五位長老。」

這時張天插嘴道:「雲少,你是什麼小事都不幹,乾的全是大事。奪釣魚島、滅東伊運、跨國緝拿李宏志,你說這些事哪一樣我們能做了?大家說是不是?」

「是!」上百人的喊聲,差點將龍雲豪府的房頂沖開。

插曲過後,趙雲繼續說道:「今天我要感謝大家6年來的努力,所以我舉辦了這個慶功宴。我為什麼要辦這個慶功宴呢,因為這個慶功宴是對龍雲會和龍雲集團第一步發展的總結。過了今天,我們將邁向第二步。成立跨國集團,為龍雲會向國外延伸勢力創造基礎。大家說好不好?」

「好!」眾人等待今天已經等待的太久了。在Z國他們根本就敢用盡全力的發展,因為他們面對的是Z國百姓,如果到國外那就不一樣了。他們面對的都是外國人,不狠狠的收拾他們都對不起Z國人這三個字。

這一夜所有龍雲會和龍雲集團的人都醉了,不過他們是心甘情願的醉倒。開始還有很多不服的人,他們都是被龍雲會強行吞併的幫派。通過這晚他們也都服了。因為放眼他們任何人,都沒有能衝出國際的,他們也只是能在Z國玩點小打小鬧的東西。

第二天所有龍雲會的人都以高昂的士氣開始工作了,向著衝出國際這個艱巨的目標努力奮鬥。

又過了兩天,學校放假了。十月一的假期是9天,很多人都準備回家看望父母。李芊芊先陪著趙雲將送給秦蓉父母的禮物送給秦蓉。

秦蓉看著小貨車拉來的禮物,非常驚訝,這趙雲可是真大方,送禮都送這麼多,還要小貨車才能拉了。

不過很快秦蓉就換上了一副笑眯眯的表情,因為任何一個女人都希望自己喜歡的男人能對自己的父母好。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趙雲肯定是個非常孝順的人。

秦蓉一下就撲到趙雲的身上,如櫻桃般的小嘴在趙雲的臉上輕輕一啄,說道:「老公,你真好!」

趙雲反問道:「難道我要是不送禮物,就不好了嗎?」

秦蓉一下子找不到反駁的語言了,就使出女人慣有的伎倆——撒嬌。邊撒嬌邊說道:「老公,你知道的,我不是那個意思!」

這時李芊芊笑道:「啊!這可一點也不像我們平時的秦大警花哦!如果讓別人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我估計雞皮疙瘩都的掉一地。」

聽了李芊芊的話,秦蓉立刻向她沖了過去,搔癢道:「好你個芊芊,竟然敢取笑我,看我不收拾你!」

看到這嬉鬧的畫面,趙雲感到非常幸福。前世一生戎馬,今世半日偷閑。也許這就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拉開兩人後,趙雲說道:「別鬧了!蓉姐,這次我去芊芊家,等你什麼時候跟父母商量好了,我再去你家好嗎?」

秦蓉說道:「行!等我跟父母商量完了。然後帶你見見他們。」

趙雲親了一下秦蓉的額頭:「國慶期間是你們做警察最忙的時候,我們走了以後,你要注意身體,注意安全。回來的時候,我還要看到一個活蹦亂跳的秦蓉!」

啪!

秦蓉敬了個禮,笑道:「保證完成老公交給的任務。絕不得任何病,絕不受半點傷,依舊是活蹦亂跳的秦蓉。」

……

李芊芊的家在HB省的省會SJZ市,父母都是下崗職工,靠著擺小攤支撐著一個家。李芊芊也是因為成績優秀,省政府出錢念的青華大學。沒用家裡一分錢。

車上,李芊芊問道:「小雲,你可知道我們SJZ市有一位大英雄嗎?」

對於地理不了解的趙雲根本就沒有想到過,自己的故居就是現在的SJZ市正定縣。如果早知道的話,他肯定會來看看的。

趙雲回道:「不知道!你說說是誰,也許我就知道了。」

李芊芊高興的說道:「那位英雄和你一樣也叫趙雲,可是三國里的常勝將軍。毛主席對他提得詞是渾身是膽,忠勇仁義。」

「啊!」趙雲的腦袋立刻短路起來,原來自己的老家也是HB省的啊!如果芊芊不說,他恐怕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知道。

李芊芊繼續說道:「等回到家以後,找個時間,我帶你去正定縣看看趙雲的故居,你不知道,那裡的民風非常淳樸,對趙雲也是敬如神靈。有子龍小學,子龍酒店,最重要的是那裡還有子龍墓,相傳趙雲曾經用過的槍也埋藏在那裡。」

一句話將趙雲點醒了,槍不就是趙雲正在尋找的兵器嗎?想不到HB之行,竟然能找到自己前世使用的兵器的線索。真是不枉此行啊!

趙雲也下定決心,既然自己用過的兵器仍然存在,那麼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找回來。

PS:九更到!!還有鮮花的筒子們趕緊砸給油條!不要讓油條從鮮花榜中掉下去哦!! 早知道女兒要帶男朋友回來的父母正在外面等這呢!他們非常迫切的想見到自己這個沒見過面的女婿。

嘶!

聽到一聲剎車響,接著一輛賓士便停在了李芊芊父母的面前。後面還跟著一輛小貨車。打開車門李芊芊飛快的跑到父母身邊,一下子摟住她的母親岳祁玲,然後撒嬌的說道:「爸媽,我想死你們了!」

李芊芊的父親李國華說道:「我看是沒想,有了男朋友也不知道提早說一聲。還要我們問你才肯說。」

李芊芊對母親說道:「媽,你看我爸!他又欺負我了。」

岳祁玲說道:「國華,不許欺負芊芊否則我跟你沒完。」

非常無奈的李國華說道:「看看你們母女倆,是合著伙的欺負我呢!」

這時趙雲已經把車停好,走了下來。李芊芊過去拉著趙雲的手解釋道:「小雲,這兩位是我的父母。」

趙雲非常有禮貌:「伯父好!伯母好!」

岳祁玲一看這趙雲長的好,人還有禮貌,心下十分的喜歡。趕緊說道:「好!好!」

李國華則是感覺趙雲的眉宇之中透著一股英氣,看著就給人一種正派的感覺。也十分喜歡。說道:「都別在外面了,趕緊進屋吧。」

因為李芊芊家住的地方都是窮人,又被市裡人稱之為貧民區。所以當這裡的人看到有一輛那麼好的車停在這裡的時候,都不免出來看看熱鬧,是誰家來了這麼有錢的人。當他們出來一看是李國華的女兒回來了,好像還帶了一個非常有錢的男朋友,有些人則嫉妒起來,有些人則是打心底里為李國華家送上祝福。

看著一個接一個的鄰居過來問候,李國華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是這時候進屋又非常不禮貌,讓別人感覺自己的女兒找了個有錢的男朋友就不把他們當朋友、當鄰居了。

趙雲看出了李國華的窘態,所以他說道:「伯父,回來之前,我從BJ給您和伯母買了點東西,咱們先把東西放進去吧。」

李國華說道:「好!」然後李國華就走到轎車后蓋,準備拿東西。

看著李國華的舉動,趙雲笑道:「伯父,是後面這個車!那個車裝不下。」

等李國華來到後面小貨車一看。好傢夥滿車的東西,跟買個小商店一樣。李國華走到岳祁玲身邊小聲說道:「老婆,那小雲買了好多東西,我怕咱家地方小裝不下啊!」

岳祁玲驚訝道:「買多少啊?咱家50多平的地方能裝不下?」

李國華指了指那邊的小貨車,非常平靜的說道:「看那邊的小貨車了嗎?」

「嗯!」岳祁玲點頭道李國華接著說道「滿滿一車!」

「啊!真的?」岳祁玲發出非常大的聲音,把鄰居們的注意力都給集中到她的身上了。也隨著她來到了小貨車旁,見到滿車的商品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這李芊芊的男朋友也太有錢了,買這些東西得多少錢啊?最少好幾萬吧!如果讓他們知道這車裡的東西加到一起要將近1000萬,估計他們都的暈過去。

十分鐘后,趙雲和李國華終於將滿車的東西都放進了屋裡。在趙雲他們幹活的時候,岳祁玲偷偷的問李芊芊:「芊芊,小雲買那麼一車東西得花好幾萬吧?」

李芊芊說道:「媽,你管他花多少錢幹什麼啊!你只要知道這些都是他送你倆的就行」

聽了李芊芊的話,岳祁玲一刻不幹了:「臭丫頭,你這是什麼話!我這可是為了你倆好!別看他現在這麼有錢,萬一將來沒錢了怎麼辦?不得攢錢過日子啊?」

李芊芊雙手搭到母親的肩膀上,笑嘻嘻的說道:「你就放心吧!小雲的錢多的是,讓你花一輩子也花不完!」

岳祁玲問道:「那他家有多少錢啊?還有花不完的時候?」

李芊芊指著趙雲開的車,說道:「媽,你知道小雲的那輛車多少錢嗎?」

岳祁玲道:「多少錢?」

李芊芊非常得意的說道:「200多萬!這車還是他為了請我吃飯特意買的呢!小雲對我非常好,你就放心吧!」

鄰居們太過熱情了,幫忙把東西搬進屋后還不走了。都在那圍著看趙雲,感覺趙雲就是動物園裡的熊貓一樣。

既然他們不走,總也不能攆人家吧!所以李國華說道:「今天我女兒帶她的男朋友小雲回來,大家都這麼熱情,晚上我們家招待了。」

李芊芊陪著父母去做飯了,趙雲也不好意思走開,只好陪著鄰居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

晚飯的時候,李國華高興的要拿著趙雲送給他的五糧液『0009』請大家喝。趙雲到無所謂,反正買來就是喝的。可是李芊芊可不幹了,立刻拉住他媽說道:「媽,別讓我爸給那些人喝那個酒,那個酒是小雲特意買給他的。」

岳祁玲也不是那種小氣之人,笑道:「一瓶酒,誰喝不是喝,你爸願意,就讓他們喝去吧!」

這下李芊芊可急了,說道:「媽,拿酒可是小雲花88萬給老爸買的。就那一瓶酒就價值88萬啊!」

「啊!」李芊芊的話給岳祁玲早一愣:「8…8…萬?真的假的啊?」

李芊芊說道:「當然是真的了!那酒全國就剩一瓶了。」

一聽88萬的酒,那可不能給這幫人喝了,白瞎了。岳祁玲趕緊把拿著酒的李國華叫道一邊,又把剛才李芊芊的話重複一遍。嚇得李國華趕緊摟住手中的酒,藏了起來。

晚上,送走了熱情的鄰居以後,趙雲說道:「伯父、伯母!我來之前跟芊芊商量了,想給你倆在市裡買套別墅。不知道您倆的意思?」

身為一家之主的李國華說道:「小雲啊!其實我們倆怎麼樣都無所謂,只要芊芊能跟你過到好日子就行。在這住的挺好,一般家會很不習慣的。換新的地方,換新的環境,就要重新認識些鄰居,還不如在這方便呢!」

趙雲說道:「既然您倆不願意離開這裡,那您就聽我的,把旁邊的房子花高價格買下來,然後把這兩棟房子拆了,從新建一座別墅。」

李國華道:「這個……」

沒等他的話說完,李芊芊就插嘴道:「爸,別這個那個的了,小雲也是一片好心。你們就聽他的吧。」然後芊芊對她媽擠了擠眼睛,示意讓她幫忙。

接收到芊芊的信號后,岳祁玲戳了戳身邊的李國華,說道:「既然人家小雲一片心意,咱倆也別難為孩子了。你就答應了吧!」

李國華想了想說:「行!小雲,這次我們就聽你的。你說怎麼辦我們就怎麼辦!」

趙雲遞過一張支票給李國華,說道:「伯父,這是一張100萬的支票,你收好!在任何銀行都可以兌現的,你拿這個錢把旁邊的房子買下兩間,然後翻蓋成一棟大的別墅。」

李國華看著芊芊,說道:「這支票!我……」

這次沒等芊芊說話呢,岳祁玲就說道:「你什麼你,小雲叫你收著,你就收著吧!明天跟老王他們商量商量,把房子買了。反正他家也想賣呢!」

因為李芊芊的父母思想很保守,所以趙雲跟李國華住一個床,芊芊和岳祁玲一個床。

晚上睡覺的時候,岳祁玲小聲問道:「好芊芊,你就告訴媽吧!小雲買的那些東西到底花多少錢?」

李芊芊說道:「我真是服了你了,媽!我告訴你也行,不過不許大叫,也別再煩我了。」

PS:十更到!今天十更結束,看在油條這麼努力的份上,請大家再為油條投些鮮花,拜謝! 岳祁玲答應道:「行!你告訴媽,我肯定不大叫,不再煩你了。」

接著李芊芊說道:「其實剛開始小雲也不肯告訴我,不過在我的威逼利誘下他還是說了。這些禮物將近花了1000萬。」

重生從傳奇開始 「啊!」岳祁玲剛喊出來就用手把自己的嘴捂住。小心翼翼的問道:「真的嗎?」

李芊芊回了一句:「真的!」然後就轉過身睡覺去了。

……

第二天清早,趙雲就起來了,在外面做運動。過了一會,李芊芊也出來了,陪著趙雲一起做運動。真可謂是清晨中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凡是從李國華家門口路過人都要看上他們幾眼。

半個小時后,李芊芊的父母就叫他倆進屋吃飯了。岳祁玲問道:「小雲,你和芊芊今天有事嗎?」

趙雲回道:「我和芊芊今天沒什麼重要的事,如果伯母有事的話儘管吩咐!」

「哦!」岳祁玲說道:「其實我也沒什麼大事,就是剛才通知芊芊的大爺他們今天過來聚聚。也很久都沒見過芊芊了,如果你倆沒事,今天就別出去了。在家待著,明天再出去。」

「媽……」芊芊的話還沒說完,趙雲就打斷道:「那行,伯母我倆今天就不出去了!」

趙雲的話讓李芊芊感到疑惑,問道:「你不是說要去正定縣看趙雲墓嗎?」

趙雲回道:「難得伯母高興,晚去一天也沒事。」

李芊芊厥個小嘴道:「哼,就你會做好人!壞人都讓我做了!」

見女兒欺負女婿,這丈母娘可不幹了,訓斥道:「你看你,都讓我寵壞了,你看人家小雲多懂事。以後你得給我注意點。」

接著,趙雲對芊芊做了一個非常無辜的表情。

中午的時候,芊芊的七大姑八大姨什麼的都來了,50多平米的小屋根本擠不下,岳祁玲還準備在家招待!

只因夜色太瘋狂 趙雲見狀將芊芊拉到外面,說:「芊芊,告訴你媽怎麼別從家做了,我請你們出去吃吧!」

芊芊說:「行嗎?這麼多人,哪有那麼多車啊?」

趙雲笑道:「你不知道你老公是做什麼的了?叫車還不容易。你去告訴你媽和你爸,我叫車!」

「好吧!」然後芊芊轉身就進屋了。

嘟!嘟!嘟!

電話通了,洪飛問道:「小雲!有什麼是嗎?見丈母娘還給我打電話啊!」

趙雲說道:「飛哥!龍雲會HB省SJZ市的分堂在哪?你讓他們開10輛一樣的車來貧民區,到了之後給我打電話!」

洪飛道:「好的!沒問題!」

掛斷電話后,趙雲就進屋,與各位長輩聊起來了。半個小時不到,趙雲的電話就響了起來,趙雲出門接電話,對方說道:「趙公子,我們是洪長老派來的,已經到了貧民區。請問您在哪裡?」

趙雲回道:「你一直往裡走,看見門口停著一輛賓士的那家就是。我在門口等你們。」

掛了電話一分鐘。十輛整齊的奧迪A8停在趙雲面前。頭車的司機下來,自我介紹道:「趙公子,我叫陳風,是SJZ分堂的堂主。洪長老吩咐過,您就跟他一樣,讓我一定要照顧好您。」

趙雲一看這陳風都快30歲的人了,對自己還說您您的,不太合適。便對他說道:「這樣吧,你就叫我小雲就好了!一會你們就開車送我們去SJZ市最大的酒店。」

小雲!姓趙!連在一起不就是趙雲嘛?那不就是龍雲會的幫主嗎?陳風立刻對趙雲說道:「屬下不知道趙公子就是幫主,如有怠慢之處還請幫主原諒。」

趙雲說道:「好了,別說這事了!SJZ市最大的酒店是哪家啊?」

陳風回道:「就一家五星級的叫世貿廣場酒店。」

「那好!我現在進屋叫人,你告訴後面的司機,一會就去那家酒店,你現在打電話幫我頂桌!」說完,趙雲就進屋了。

片刻,屋裡的人就都出來了。看到街道上停著十輛全黑的奧迪A8,再次震驚了。都懷疑這個趙雲到底是做什麼的?這也太富有了!猜歸猜,趙雲不說,他們也不好意思問。

上了車之後,眾人一路長行,直接來到了世貿廣場酒店。五星級的酒店就是不一樣。那服務員非常到位。

就這樣,大家熱熱鬧鬧的吃了一頓飯。所有親戚都為芊芊能找到這樣一位男朋友而感到驕傲和自豪!

……

第二天一早,趙雲就帶著芊芊驅車去ZD縣,到了那裡趙雲才發現,那裡的百姓是多麼的樸實,多麼的熱情。一見到有陌生人來,他們就會第一時間講出他們縣引以為傲的人物——趙雲。

要說這趙雲的歷史,縣裡沒有幾個人不知道的。他們基本上都倒背如流。趙雲先到子龍酒店訂了房間,準備在這裡過夜。然後又帶著芊芊來到子龍小學,並以芊芊的名義為小學捐款一百萬,同時又給學校了的每一名同學一人一萬塊錢的助學基金,鼓勵他們好好學習。長大也要向趙雲一樣,做個千古留名的英雄!

由於趙雲和李芊芊的熱情捐款。學校的校長強烈的要求兩人在學校里吃頓便飯。實在拗不過那位校長了,趙雲二人只好留在學校等吃中午飯。

吃飯的時候,趙雲向那名校長打聽道:「佐校長,我聽說在子龍墓里還埋藏著他當年用過的兵器是嗎?」

佐校長回道:「這只是個傳說,具體有沒有誰也不知道!不過我也聽老一輩的人說過,那把長槍是建國后才放進去的。如果老一輩的人說的是真話,那麼子龍墓里就應該埋藏著他生前用過的武器。」

「哦!」聽到了佐校長的回答,趙雲沉思了下來。想知道墓里到底有沒有他前世用過的亮銀槍,最好的方法就是盜墓。不過,讓他一個堂堂七尺男兒去盜墓,這也太掉鏈子了。

吃過午飯後,趙雲帶著李芊芊來到了子龍墓,令趙雲沒有想到的是,子龍墓竟然有守墓人。他估計這個守墓人一定會知道確切的事情。

在和李芊芊祭拜過趙雲之後,兩人來到了守墓人的小房間里。看著滿頭白髮,年齡大約已經70多歲的老人家,趙雲問道:「爺爺!您就是子龍墓的守墓人吧?」

別看老人歲數大了,不過清醒的很,聲音也非常洪亮,一點也不像70多歲的老人,倒像個50多歲的中年!守墓人說道:「是啊!小夥子,你有事情嗎?」

趙雲非常尊敬的說道:「是這樣的!老爺爺!我聽縣裡的百姓說,這子龍墓里有他曾經用過的亮銀槍,是嗎?」

老爺爺回道:「以前是有了,不過現在已經沒了。」

「沒了!」趙雲不解的問道:「怎麼能沒了呢?」

老爺爺像講故事一樣給趙雲解釋道:「這亮銀槍放進墓里的時候,我是親眼看到的。不過這個消息不久就在整個縣裡傳遍了。有人說墓里的武器非常值錢,是古董。所以就有很多盜墓者就打起了這裡的注意。那是我年輕,有的是力氣。每次都能輕易的將這些盜墓者抓住。為此縣裡還獎勵過我50斤大米呢!隨著時間的流逝,這裡聚集了越來越多的盜墓者,而我又年紀大了,做起事來也不如以前了,終於有一次讓他們得手了。所以現在墓地里已經沒有那把槍了。小夥子我看你像好人才告訴你的,你可不要告訴別人啊!」

PS:一更到!大家想今天看三更嗎?那就拿起手中的滑鼠,對準投鮮花點一下,在油條二更結束前,鮮花只要長到40,今天就有第三更哦!大家努力! 「嗯!老爺爺,我不會告訴別人的,一定幫你保密!」答應老爺爺的請求后,趙雲和李芊芊便向外走去。

趙雲心想到,全國這麼大,想要把所有的盜墓者都找出來,非常困難,就算龍雲會的勢力再大也做不到,如果單獨找一個城市的可以。

當趙雲二人走到門口的時候,老爺爺又補充了一句:「盜墓的人好像就是SJZ的人。 唐朝第一道士 以前我去SJZ市裡買東西的時候好像見到過。」

老爺爺的話,讓趙雲又找到一絲希望。這老爺爺還不是一般的精明呢!這麼大歲數都記得這些事。難道真是連天都要幫我找到亮銀槍?

想罷,趙雲又讓芊芊給老爺爺留了5萬塊錢,就當是信息費了。

離開了子龍墓,趙雲身上那蕭然的氣息沒有了。芊芊問道:「小雲,你剛才怎麼了?整個人都是一種悲哀的感覺。就好像躺在墓里的人是你一樣!」

趙雲靈活的轉移話題道:「我是在可惜啊!這麼一位英雄就那麼死了。真是天妒英才。如果我能和趙雲活在一個時代,也許我們會結拜成兄弟的。」

聽了趙雲的話,李芊芊就認為剛才小雲一定是在為趙雲悲傷。俗話說,識英雄重英雄嘛!所以小云為他悲傷也不無道理。

隨後李芊芊又換上了一副開心的笑容:「老公,子龍墓也參觀完了。你也給老爺爺留了5萬塊錢。下面你可不可以請我吃子龍莢膜啊?」

「子龍莢膜?」趙雲疑惑的問道:「那是什麼東西?」

李芊芊笑道:「一看你就是大老土!說起這子龍莢膜還有一個典故呢。傳說當年趙雲出祁山的時候,吃的就是這個。他領命所有的士兵去大些小野兔等獵物。然後將野味全部烤熟,將烤熟的肉一塊塊撕下來,然後用他們臨行前發的大餅將這些肉包起來,一口口的吃。說那些肉因為餅卷的緊,所以在咬第一口的時候就會有很多油流出來。非常美味的,傳至今天依然很多人都喜歡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