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明宇:「我就是覺得特別好玩,所以買了啊,老闆說這個可是限量版,就剩這麼一個了!是不是很大?夠大吧?」

盛雪落聽到樓下鬧哄哄的,忍不住下來看。

還沒走下來,就聽到有人一直在說什麼「很大很大」。

她腦補了一個畫面。

超能力天團幾個人,把那什麼玩意兒掏出來,然後比大小。

最後孟星寒完勝,他的最大……

她狠狠打了個寒顫。

我去!

絕對不可以!

盛雪落蹭蹭蹭地跑下樓,還好沒有看到什麼辣眼睛的畫面。

她鬆了一口氣。

緊接著,就看到歐明宇在炫耀什麼很大的真人娃娃。

盛雪落的眼睛抽了抽,靠之!

原來這些東西還真是歐明宇買的!

真是帶壞了她家純情的小星寒!

「小雪落!」歐明宇眼尖,看到盛雪落來了,一臉雀躍地抱著娃娃跑過去,「你看你看,我買的娃娃!」

盛雪落瞟了一眼他手裡的真人娃娃,似笑非笑地說:「這些東西都是你買的?」

歐明宇嗯嗯嗯的狂點頭,「對啊!我有品味吧?不過我不是買來自己用的。」

他神秘一笑,一臉「你懂的」表情。

盛雪落:天機石,我要兌換一顆武力丹。

天機石:好嘞!最喜歡看你揍人了!

十分鐘之後。

歐明宇被揍得鼻青臉腫,肩膀搭聳著,沒有半點生氣,眼淚汪汪的,悲傷簡直要逆流成河了。

嗚嗚嗚,他居然被小雪落給揍了……

小雪落的武力值居然那麼高,他居然打不過她……

要知道他可是超能力者啊!

雖然他的超能力沒有什麼卵用,但是好歹也是超能力天團中的一員,長期接受星寒少爺的變態訓練,怎麼會毫無還手之力……

重點是,星寒少爺和白墨都眼睜睜地看著他被揍,都不幫他……

說好的基友愛呢?

他的心好累!

歐明宇捂著臉,「為什麼打我?」

他到底做錯了什麼啊!

盛雪落:「這些東西都是你的?」

歐明宇點頭:「對啊!」

「那揍你就對了!免得你帶壞我家單純的男人!」

歐明宇:……!

他這都是為了誰啊!

歐明宇看向孟星寒,「嚶嚶嚶,你女人打我……」

孟星寒眼神一冷,「怎麼,不可以嗎?」

這貨差點害得他背鍋,破壞了他在小丫頭心裡高大帥氣的形象。

不用小丫頭出手,他都想打斷他的狗腿了!

看到孟星寒一臉的「我寵的,你有意見」的表情,歐明宇委屈巴巴地看向白墨,「小白~你都不幫我嗎?」

小白是什麼鬼!

白墨吸了口氣,告訴自己要淡定。 白墨非常溫和的對歐明宇說:「最近公司研發的高科技武器,要在非洲做實驗,還缺一個人去監管,不如你去吧?」

歐明宇頓時委屈極了,抱著白墨的大腿,嚎道:「小白,你不愛我了嗎!你對我不好了嗎!你為什麼要讓我去非洲,為什麼!嚶嚶嚶!」

「再嚎我打斷你的腿!明天就給我滾到非洲去!」孟星寒覺得快要壓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了。

歐明宇可憐巴巴地站到一邊。

他的腿又招誰惹誰了?

要真的打斷他的腿,他還怎麼去非洲啊?

啊呸!他根本不想去非洲好嗎!

為什麼大家都要針對他?

就連一向對他最好的白墨都不管他了。嗚嗚嗚~~

歐明宇委屈極了,搭聳著腦袋,悲傷逆流成河,話都不想說了。

只是時不時還嘟起嘴,委屈滿滿地朝著盛雪落看過去。

真是的,他做這麼多為了什麼?

還不是為了小丫頭和星寒少爺的性福生活嗎?

她不領情就算了,居然還打了他一頓,最可惡的是他竟然打不過她?

被她單方面的虐打,簡直慘無人道啊!

孟星寒的眼神落在盛雪落白凈的小手上,大掌輕輕握著她的手,心疼地說:「打疼了嗎?」

聞言,歐明宇的耳朵瞬間就豎起來了。

星寒少爺眼睛是出問題了嗎?

難道看不出他才是挨揍的那個嗎?

他全程都被揍得毫無還手之力,星寒少爺不關心他就算了,竟然還問盛雪落手疼不疼??

他鼻孔下的血都還沒有擦乾淨呢!

歐明宇默默地唱出聲:「小白菜啊……地里黃啊……」

盛雪落斜眼看了歐明宇一眼,嘟起小嘴,「疼!」

聞言,孟星寒全身的氣壓驟冷,惡狠狠地瞪了歐明宇一眼。

然後小心翼翼地把盛雪落的小手放在手心裡呵護著。

「是不是傷到骨頭了?要不要拍個片檢查一下?」孟星寒緊張地說完,就看向白墨,「你快給她檢查一下。」

盛雪落抽回手,「算啦,沒事啦。我困了,去睡覺了。」

她頓了頓,回頭看向地上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當看到那個模擬情-趣-娃-娃時,嘴角還是忍不住抽了抽,「把這些都託運去非洲吧,不然歐明宇一個人好寂寞的。」

歐明宇:……!

為什麼他感覺到了全世界滿滿的惡意!



盛雪落回到房間,忽然伸出來一隻大手,把她給壁咚到牆壁上。

緊接著兩片柔-軟襲來,孟星寒壓住她兇狠地親吻。

吻,越來越深,越來越熱……

溫度節節攀升,空氣一觸即燃。

「孟星寒,你等等……」

「不等!」

他等不了,剛才看到那堆衣服,那條捆綁繩子,還有那根毛茸茸的尾巴……

光是想想一下那種畫面,他就覺得自己要爆炸了。

「唔……!」盛雪落忽然聲音低低的悶哼了一聲。

她想要咬牙忍住,但還是沒忍住。

孟星寒頓下了動作,微微蹙眉,「很疼?」

盛雪落點點頭,是有點疼。

孟星寒後悔不已,難道是自己剛才太用力了?

他低頭看去,一抹鮮紅在兩人之間蔓延。

他頓時瞳孔猛地一縮!

她怎麼出了這麼多的血?

一小股鮮紅的血液,順著她的大腿往下流。

簡直就是觸目驚心!

孟星寒頓時緊張起來,什麼旖旎的心思全部都煙消雲散。

他打橫抱起盛雪落就往外面走,「去找白墨!」

醫術方面,他只信任白墨。

懷中滿面羞紅的盛雪落,卻輕輕地搖了下他的胳膊:「不去。」

「乖,別任性了。白墨不是外人,他的醫術是最好的。」孟星寒緊擰著眉頭,柔聲勸道。

盛雪落不好意思地哼哼道:「我是……是來大姨媽了。」

如果來大姨媽都要去找白墨,她還哪裡有臉見人啊!

還不得被超能力天團的F3給笑死啊!

孟星寒沉默了足足一分鐘。

他恨!

他今天做了這麼多事情,和盛雪落浪漫了一整天。

想要在晚上來一發,給這個浪漫的一天畫下一個完美的句號。

結果……

她竟然來大姨媽了??

孟星寒鬱悶!

「好啦,你放我下來。」盛雪落在他懷裡扭了扭。

「別動!信不信我浴血奮戰!」孟星寒咬牙切齒丟下一句。

盛雪落只好乖乖閉嘴。

孟星寒把她輕輕地給放到床上,再拿被子仔仔細細的蓋好。

「哎呀,臟。我得先去墊衛生棉……」盛雪落羞紅了小臉說。

「我去給你拿!」孟星寒咬牙。

「啊?」

「乖乖躺著別動,否則我不介意闖紅燈!」

丟下這句威脅,孟星寒大步去拿衛生棉了。

盛雪落:小機機,你覺不覺得孟星寒脾氣比我還暴躁?他這是來大姨夫了?

天機石:小機機是什麼鬼!不要隨便給我取奇怪的外號!

盛雪落癟癟嘴:好吧,我其實覺得小機機挺可愛的。

天機石:你好污!

重生農門嬌女 孟星寒很快拿來了衛生棉,無視盛雪落的抗議,親手給她換上了。

盛雪落捂臉:哎呀,再也不能直視衛生棉了!



第二天早上。

盛英奇就來了孟氏莊園。

舅舅那邊有和他提過,說想撮合南昊然和盛雪落。

盛英奇覺得孟星寒雖然不錯,但是南昊然也是個很好的選擇。

更別說南家那邊有姑祖母在,雪落要是嫁過去,肯定不會吃虧的,肯定會被南家人放在手裡寵著。

所以他昨天才會讓南昊然代替自己去接妹妹。

卻沒想到,路上竟然發生了意外。

南昊然後來打電話給他,抱歉地說雪落被孟星寒給帶走了。

盛英奇擔心了一晚上,怕孟星寒會對妹妹做什麼,一大早就頂著兩個黑眼圈跑來孟氏莊園。

他進門的時候,恰好和大包小包出門的歐明宇撞個正著。

歐明宇沒好氣地說:「看什麼看?沒看過人去非洲啊?」

盛英奇懟回去:「呵呵,確實沒看過去非洲還帶著模擬情-趣-娃-娃的,口味好重。」

歐明宇悲憤地說:「我願意我高興,你管得著嗎!哼!」

紫星大帝 他抱著娃娃,背著滿袋子情-趣衣服,悲憤地前往非洲吃土了。 盛英奇懶得理這個重口味的傢伙。

電視上這傢伙天天演小鮮肉,校草,沒想到現實中口味這麼重,啊呸!

他琢磨著,自家妹妹還那麼小,還可以有很多好的選擇,沒必要為了孟星寒這顆歪脖子樹,而放棄了整片森林。

他一定要好好勸勸妹妹,把眼光放遠一點。

更何況,孟星寒那種高高在上的男人根本就不懂得該怎麼疼女人!

這麼想著,盛英奇走了進去。

一進去,就看到盛雪落、孟星寒、白墨、霧影幾個人在餐廳里吃早餐。

「雪落,吃牛排。」孟星寒把切好的牛排體貼地放在盛雪落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