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太好了,不愧是白家第一天才!」

「是啊是啊!太厲害了,極品哎~你有沒有看見對手的臉,都變色了~哈哈!」

歡呼聲不斷地從下面傳來,由於西大陸將煉丹和煉器統稱煉金,故而沒有像東大陸一樣專一,進入總決賽的五個名額只有一人是西大陸的煉金師!

天才嗎?白天搖了搖頭,一個女孩的身影拂過他的腦海,他看向手中的極品破級丹,面癱臉上不自覺地露出了一抹淺笑……


魔武賽區,裁判們緊張地計算著選手們的成績,不時地擦著冷汗……

終於,結束了漫長的等待,剛從馴獸賽區過來的紫芸從裁判們手中一把搶過卡片,瞥了眼,嬉笑著走到賽場上,沖著下面拋了個媚眼,懶懶地舉著卡片說道:「複賽結果出來了哦~嘖嘖嘖嘖~真是巧啊~沒想到你們竟然各佔一半~不要告訴我你們商量好的~呵呵呵~」

紫芸笑得花枝亂顫,性、感,美麗,看得下面一片桃心亂跳,有幾個忍不住的男的還默默地流了鼻血……風月默默地擦了擦汗,恨不得把紫芸關起來,這丫的真是,自從慕寒雪那個丫頭離開了,就天天喊無聊,沒有一天不弄些事情出來!

玄子墨一把摟住紫芸的細腰,桃花眼中目光流動,魅人地說道:「紫芸美人~別玩了,快宣布吧~宣布完本太子帶你去找樂子~」

什麼叫妖孽,這就是!尤其是一個妖孽抱著另一個妖孽,看得下面眾人那是叫一個熱血沸騰啊!一個學生忍不住「噗」地一下鼻血狂流……

紫芸臉色一沉,一個鞭子向他甩去!玄子墨立刻閃身避了開來,幾個跳躍閃到了夢瀟嵐的身後,斜靠著夢瀟嵐,不怕死地說道:「哎呀呀~紫芸美人~怎麼這麼大的火氣啊~」

「滾!這個稱呼不是你該叫的!」紫芸眯著眼,陰冷地說道。

龍溟雙眼一眯,一個刀眼向玄子墨飛來,陰森森地看著他。玄子墨立刻打了個哆嗦,硬生生地把想要說出口的話咽了下去。哎呀媽呀!自從雪兒離開了之後,這個變、態就更加陰冷了,一點都惹不起,尤其是和慕寒雪相關的,一提他就發飆,而且還是實打實地殺人!

紫芸冷冷地哼了一聲,將卡片扔到那個發獃的裁判手裡,徑自離開了……

「咳咳,那個,我來宣布一下比賽結果。」裁判輕輕咳了兩聲,說道:「進入決賽的十名選手分別是東大陸的龍溟,玄子墨,慕寒冰,夢瀟嵐,沐九華。西大陸的伊萬,米歇爾,碧絲卡,路易斯,蓮!恭喜你們,期待你們兩日後的決賽!」

「東大陸魔武學院真是人才輩出啊!我凱蒂亞學院自愧不如啊,看來今年的冠軍應該是你們東大陸了,風月校長,恭喜,恭喜!」教皇納蘭楓一雙碧眸深深地看著龍溟,眸底閃過一絲震驚。這個人,他竟然看不透……

「哈哈哈哈~教皇抬愛了,這總決賽還沒有比呢,這麼說還為時過早了!」風月客套地說了兩句,心下一片得意~那是必須的,有龍溟這小子在,冠軍不是他們才怪呢!說句不怕丟臉的,他現在都不是龍溟的對手啊!

米歇爾偷偷挪步到龍溟的面前,小聲說道:「恭喜你進入決賽,你好厲害!那個……」

龍溟直接轉身離開了,徒留下米歇爾一人尷尬地現在原地……

伊萬冷冷地看著他的背影,面無表情地離開了。路易斯神色複雜地看著米歇爾,終究沒有說什麼。碧絲卡將一切盡收眼底,冷冷一笑……

今日兩千送上~么么噠(^3^)

!! 「喝!」寧宇軒將對手踢下戰台,手中握著長劍,冷冷地看向台下:「下一個!」

「我來!」一個身穿青色鎧甲的褐發男子躍上戰台……

龍溟坐在競技場後台,環著手臂,面無表情地看著台上的比賽……

「龍溟,今天,是復活賽最後一天了……」慕寒冰坐在他身邊,幽幽地嘆了口氣。

「比賽還沒結束!」龍溟一動不動地看著戰台,冷冷地說道。

「……」慕寒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不再說什麼。

「你也在這裡?」一道驚喜的女聲在耳畔響起,米歇爾快速向龍溟跑來,紅撲撲的小臉因為跑動,在陽光下更誘人。

米歇爾驚喜地看著龍溟,興奮地說道:「沒想到能在這裡遇見你,真是好巧啊!」

龍溟依舊面無表情地看著比賽,慕寒冰皺了皺眉,冷冷地睨了她一眼。

米歇爾似乎感覺有些許尷尬,躊躇地站在那裡,咬了咬牙,心一橫,索性坐在了龍溟身邊。跟在她身後的路易斯眼中劃過一抹受傷,他捏了捏拳,讓自己平靜下來,強裝淡定地走了過去,貼著米歇爾坐了下來……

一起來看比賽的伊萬將一切不動聲色地收在眼底,沉了沉眸,斜靠在牆上,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碧絲卡陪著他站在他身邊,一雙藍色的眼睛不時地看著他們……

**************************************************************

星夢空間,一個十七歲左右的少女緊閉著雙眼坐在一塊千年寒冰上,身上的衣衫似乎並不合身,細長的手臂和腿露在了外面,肩膀和胸口的衣料被撐破,白皙的肌膚裸露在空氣中,衣服堪堪地掛在她的身上,整個人近乎半裸……

圍繞著她的七彩光芒漸漸褪去,少女閉著的眼珠動了動,一個身著白色衣衫如同嫡仙一般的男子站在了她的面前,旁邊站著一個青衣女子,手中捧著一件青色的魔法袍……

少女緩緩地睜開了雙眼,男子對著她微微一笑:「你終於醒了……雪兒……」

慕寒雪抬頭深深地看著他,眼中閃過一抹愧疚:「對不起……白君……」

*******************************

「我,輸了!」

「寧宇軒,守擂成功!」裁判興奮地宣佈道。寧宇軒將長劍一揮,目光灼灼地看向站在台下的身穿銀色鎧甲的幾人……

「那個寧宇軒好厲害,竟然越戰越勇,連續兩天一直在守擂!」米歇爾眨巴著眼睛說道,轉過頭,笑著看著龍溟說道:「你說,他會復活進入決賽嗎?」

龍溟依舊雷打不動地坐在那裡,抱著胸看著比賽。

米歇爾咬了咬唇,鼓起勇氣說道:「那個,我聽他們叫你龍溟。你好,我叫米歇爾,是光明聖殿的聖女,也是聖蒂亞斯帝國的五公主。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嗎?」

她看龍溟沒有反對,心下一個興奮,繼續說道:「你那天讓他們做的那個軟陶人偶好美,我好喜歡,這是你設計的嗎?」

她自顧自地說著,不斷地變幻著話題,說得一個興奮,不再小心翼翼,天真活潑地看著龍溟說道:「溟哥哥,你知道嗎,我們那裡啊……」

龍溟驀然間伸出手抓住她的脖子,渾身充滿殺氣,嗜血地說道:「你剛剛叫我什麼!」

「我,我,溟,溟……」米歇爾驚恐地看著他,淚水漫上了雙眼……

「放開她!」路易斯立刻站了起來,憤怒地對著龍溟吼道。靠在一邊的伊萬皺了皺眉,向他們邁出腳步……

「住手!」慕寒冰突然單手搭在龍溟的肩上,聲音中帶著一絲興奮和哽咽:「快看戰台!」

龍溟身體一僵,渾身血液好似凝固了一樣,下意識地鬆開了手,僵硬地轉頭看向戰台……路易斯立刻把米歇爾抱在懷裡,拍著她的背,替她順氣。米歇爾不斷地咳著,視線看向戰台,這一看,她瞬間愣住了……

只見一個十七歲左右,身著青色的魔法袍的的少女出現在戰台上。柳葉眉,明亮動人的大眼不時地流露出絲絲魅惑,小巧高挺的鼻樑,櫻桃小嘴不點而赤,烏黑的秀髮劃過精緻小巧的臉龐,青色的魔法袍勾勒出她傲人的身材,將魅與美完美地詮釋,只一眼便讓人無法自拔。天生魅顏,四個字不禁冒上眾人的心頭。一個身著白色衣袍宛若嫡仙般的男子單手摟著她纖細的腰枝,微風拂過,吹起他們的衣袍,拂起他們的發,神仙美眷,不過如此!

「是,是她……」米歇爾驚呼一聲,痴痴地看著這對壁人,全然沒有發現,身邊的龍溟,眼中從驚喜,逐漸化作憤怒!

少女眸光流轉,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她輕輕推開那嫡仙般的男子,蓮步輕移,走到寧宇軒面前嫣然一笑,紅唇輕起:「東大陸魔武學院慕寒雪,向你挑戰~宇軒哥哥,好久不見~」

寧宇軒瞬間回過神來,臉上帶著一絲可疑的紅暈,斷斷續續地說道:「你,你是雪兒?」

「呵呵~」慕寒雪咯咯一笑,眾人的心也跟著她不自在地跳了幾下。她輕輕撫摸著自己的長發,傾身向寧宇軒靠了過來,陣陣芬香在寧宇軒鼻尖回蕩,他的瞳孔逐漸渙散,舉著長劍的手漸漸放下,就這樣任憑著慕寒雪向他走來……

「宇軒哥哥~想我了嗎?」慕寒雪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惡作劇般地伸出一條玉臂挽住他的脖子,湊到他的耳邊輕輕吐了口氣,幽幽地說道。身後的嫡仙男子無奈地看著她,伸出一隻手揉了揉凸凸的太陽穴,這丫頭,不玩人會死啊!

「想……」寧宇軒獃獃地看著她,魂兒早就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

慕寒雪笑了,肩上的一朵奇怪的小花抖了抖小葉子,歡快地扭了扭腰。沒想到最新研究出的媚術這麼好用,不過還需要再改進改進~

「媚術?」伊萬眯起雙眼,饒有趣味地看著賽場中的女子,眼底難掩一絲驚艷。


龍溟的臉更黑了,好,很好,該死的丫頭,再給你記一筆!

今日四千~么么噠(^3^)

雪兒終於回來了啊~盼星星盼月亮啊~

!! 正在慕寒雪分神之際,寧宇軒突然打了個激靈,渙散的瞳孔立刻清明。他偷偷擦了擦冷汗,眼睛瞄了瞄後台,心下一片唏噓……他立刻手腳並用地將扒拉在他身上的慕寒雪扯了下來,跳開三步遠,訕訕地笑著說道:「嘿嘿~雪兒啊~好久不見啊~你回來就好了……那個,明天決賽加油!我認輸,我認輸哈~」

說著立刻像躲瘟神一樣奔向後台……天知道剛剛他魂游的時候,突然一陣殺氣向他襲來,龍溟涼颼颼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寧宇軒,我都不知道你竟然這麼想我的女人啊~」嚇得他瞬間回魂,趕緊閃人……

慕寒雪看著寧宇軒跑得比兔子還快,不禁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自己的臉蛋,話說,我有這麼可怕咩?靠,真是不懂欣賞!

「裁判大叔~我可以開始守擂了嗎?」慕寒雪撫摸著長發,對著裁判拋了個媚眼。


裁判瞬間回神,結結巴巴地說道:「寧宇軒自動認輸,東大陸魔武學院慕寒雪守擂!」

慕寒雪斜靠在嫡仙男子身上,撫摸著秀髮,懶懶地看向下面的人群……

沉默,沉默,還是沉默,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眼看復活賽就要結束了,一個身著銀色的鎧甲的男子手握長劍,瀟洒地躍上了戰台。

慕寒雪吹了個口哨,眯起雙眼,好整以暇地看著他:「騎士?」

「是!西大陸凱蒂亞學院,光明聖殿白銀十字騎士艾倫,向你挑戰!」艾倫提起巨劍指向慕寒雪宣戰道,脖子上的一顆光明魔水晶在夕陽下閃著光芒。

「好吧~我接受你的挑戰~」慕寒雪伸出手指在肩上那朵奇怪的小花的腦門上彈了一下,身後嫡仙般的男子自動走下了台,站在一邊看著她……

艾倫驀然將劍抱在懷裡,對著慕寒雪行了個騎士禮,優雅地說道:「女士優先~」

慕寒雪挑了挑眉,咯咯笑道:「喲~不愧是騎士啊~真有風度~」

艾倫微微一笑,對著慕寒雪做了個請的手勢。然而,只一秒,他臉上的笑容驀然間凝固,整個身體僵硬地杵在那裡。只因為,他的脖子上感覺一片冰涼……

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漸漸消失的女孩,心中一片冰涼。魅惑動人的嗓音在他耳畔響起:「謝謝你~承讓了~」

艾倫漸漸從震驚中緩過神來,感受著脖子上那一股看似柔弱,實則毀滅性的強大,心下一陣苦笑。他抬起頭,看著裁判朗聲說道:「我輸了……」

裁判愣了一下,迅速宣佈道:「東大陸魔武學院慕寒雪守擂成功,比賽結束,復活賽獲勝者,東大陸魔武學院慕寒雪!恭喜你,希望你決賽能有好的表現。」

慕寒雪輕輕放開艾倫的脖子,轉身回到戰台中央。艾倫對著她行了個騎士禮,微笑著說道:「美麗的小姐,真心地祝你明天的決賽能有好成績~」

「謝謝~」慕寒雪淡淡地說道,轉身走下了戰台,向那個嫡仙男子走去。

「美麗的小姐,請等一下!」艾倫對著慕寒雪的背影急切地喊著:「你打敗了我,我願臣服於你,不知道我是否有幸可以成為你的守護騎士?」

慕寒雪腳步一頓,轉頭看向他。看著艾倫緊張的表情,她勾起唇角,緩緩地開口……

「你來晚了,她不需要!」一道霸道渾厚的嗓音驀然傳來,龍溟伸出長臂一把將慕寒雪緊緊地摟在懷裡,以絕對佔有和保護的姿態看著艾倫,冷聲道:「我就是她的守護騎士!」

霸道強橫的氣息迎面撲來,艾倫心中一驚,忍不住後退了一步,震驚地看著龍溟!

隨即,龍溟扔下目瞪口呆的眾人,徑自摟著慕寒雪離開了賽場。嫡仙般的男子無奈地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眼中劃過一絲失望。他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緒,跟了上去……

伊萬深深地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眸中閃過一抹躍躍欲試……

主席台上,一雙綠眸深深地看著慕寒雪遠去的背影……

**********************************************++++

龍溟摟著慕寒雪快速地向前走著,沒有一個人說話,就這樣沉默地走著。不一會兒,兩人便來到了葉老的煉丹室。龍溟一腳直接踹開了煉丹室的大門……

「咳咳咳咳!是哪個不要命的,竟然敢踹老子的門!老子要把你剁了……咦?笨丫頭,你回來了?」葉老頂著一張黑乎乎的焦炭臉,對著門口破口大罵。乍一看到被龍溟摟在懷裡的慕寒雪,立刻用手使勁揉了揉雙眼。

慕寒雪咧了咧嘴,「噗嗤」一聲笑道:「葉老頭,別揉了,再揉就要瞎了!」

葉老頭一個健步蹦噠到慕寒雪的面前,出其不意地從龍溟手裡將慕寒雪搶了過來,激動地一把將慕寒雪摟在懷裡痛苦流涕:「嚶嚶嚶~果然是笨丫頭啊~你終於回來了啊~你知不知道你離開的日子啊~我是吃不好啊睡不好~每天過著心驚膽戰的日子啊……」可不是嗎?天天對著龍溟這尊大佛,他能過得好才怪呢!

「額……」慕寒雪頭上一排黑線,有那麼誇張么……

一道大力硬生生地將慕寒雪扯了回去,龍溟沉著臉拍開葉老的爪子,大手禁錮在她的腰上。葉老瞪著龍溟,氣的白鬍子直跳!在龍溟冷冷的視線中,葉老慢慢地焉了,可憐巴巴地看著慕寒雪說道:「你得賠我精神損失費……」

慕寒雪眼皮狠狠一跳,無奈地伸手一揮,將他收到了星夢空間。葉老老眼一亮,樂顛顛地向葯苑跑去……

房間里只剩下慕寒雪和龍溟兩個人,詭異的寂靜充斥著屋子……

「雪兒……」一道溫柔的男聲響起,讓人如沐春風。只見一個身穿白袍,宛若嫡仙般的男子站在門口,夕陽照在他的身上,為他聖潔的臉龐更添一分朦朧美。然而男子的臉上卻掛著一絲蒼白,他皺著眉,虛弱地靠在門上。

今日兩千送上~下章有點小虐~么么噠(^3^)

!! 「白君!你怎麼樣了?又不舒服了嗎?」慕寒雪立刻從龍溟懷裡掙脫,快速跑到門口扶住男子,關切地問道。


男子點了點頭,琥珀色的眼眸溫柔地看著她,嘴角扯起一抹虛弱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