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和你一起下來的嗎?”我收起驚愕的表情,儘量讓自己恢復正常。

“我的第二靈魂和她來到停車場後,她就用汽油點燃了這裏,烈火中這兇獸從一輛汽車的後背箱中爬出,然後迅速的挖出這個地洞來,我的第二靈魂以爲它要帶着白雅曦逃跑就追了下來。”

“調虎離山!”紀寒分析說。

“看來這白雅曦是有備而來。”李慕白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

“現在外面都是昌臨市的警察,我們就這樣出去恐怕不行,而且那大火應該還沒有完全熄滅。”紀寒過去攙扶着李慕白。

我看着四周的牆壁,突然想到了一個想法。

“這裏離下水道應該不遠,”我摸着被兇獸抓斷的鋼筋殘骸說:“這麼多的鋼筋應該是用來修建下水道的,我們只要打穿這堵牆就可以從下水道逃出去了。”

“是個好想法,可我們要怎麼打穿這堵牆呢?”紀寒問。

我回頭看着被大火弄得灰頭土臉的小穿山甲,它的利爪我們都曾經見識過,穿山打洞是它的看家本領,破一堵牆對它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那這東西怎麼辦?”李慕白指着巨大的兇獸屍體問。

“你們先走,我會把它弄到地道口然後扔進大火裏,把它化成灰燼。”

紀寒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這具兇獸屍體,“全身上下幾百個刀口,新舊肌肉組織交替生長,如此恐怖的再生能力,要不是李慕白的最後一刀切斷了他的組織經絡,恐怕它很快就會又生龍活虎的站在我們眼前。”

李慕白擦了擦鬢角的冷汗,“竟然連第二靈魂都差一點沒有打過,看來這個白雅曦確實要比我們預想的危險很多。”

“你還記得在酒店走廊的時候,你的第二靈魂和白雅曦提到的荷魯斯之眼和尼伯龍根嗎?”我看着李慕白問。

“記得,他和我簽訂了契約,他用我身體的時候已經無法隱瞞記憶了。”

“還有這兇獸,它們是從哪裏來的?”我滿臉疑問的看向李慕白。

“我們先走,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再一一告訴你們。”李慕白說。

我點了點頭,小傢伙渠殤奮力揮舞利爪,紀寒在爲兇獸做最後的屍檢,我掌心御氣,想把這麼大一隻兇獸移到入口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還好這裏空間封閉,有利於我施展控風。

“不好,”紀寒眉心緊鎖,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兇獸,“全身經脈盡斷,可血流速度依舊正常,傷口還在緩慢的癒合,它暗金色的瞳孔依舊在閃動,這東西還沒有死!”

“什麼?”我緊張的看向李慕白。

小穿山甲的厚牆還沒有穿破,停車場外已經聚積了越來越多的人,如果兇獸現在復活我們向外逃跑一定會造成更多不必要的傷亡,可如果留在這裏繼續戰鬥,沒有李慕白第二靈魂的幫助,我們根本不是它的對手。

巨大的兇獸屍體開始顫抖,遍地的須臾又繼續蠕動起來,兇獸暗金色的瞳孔還在閃動,它身上寬大的傷口開始快速癒合,顯然剛剛李慕白的致命一擊並沒有徹底將這個怪物殺死。

“怎麼辦?”紀寒焦急的問。

“小渠殤快!”我看着逐漸甦醒的兇獸,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小穿山甲的身上。

渠殤不辱使命,在兇獸完全甦醒的前一刻打穿了厚牆,我凝結屏障,忍着惡臭,帶着李慕白和紀寒一頭跳入下水道中。

巨大的兇獸徹底甦醒,它不依不饒的在我們身後追趕。

“這樣不行,我們得想個辦法。”紀寒氣喘吁吁的說。

“我們三個不是它的對手,這條下水道應該是向北延伸,從我們住的酒店到王華宮直線距離差不多一千米左右,如果我沒有記錯,這條下水道應該是直通王華宮的。”

“你確定?”紀寒問。

“確定,不過,”我看了看一旁的李慕白。

“不過什麼?”

“不過就算到了王華宮我們還是找不到TB組織總部的入口,李慕白的第二靈魂來自TB組織,他們的組織裏一定有更加強大的人存在。”

李慕白和紀寒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這是一出借刀殺人的好戲碼,我們費盡心機的想要加入TB組織,可一直找不到門路,現在把這兇獸吸引過去,那些自視強大的探險家不會不理。

我向後控風,想盡力阻止兇獸的前行,小穿山甲在前開路,下水道里雖然沒有機關什麼的,不過時不時跑出幾隻噁心的老鼠還是會嚇人一跳。

“還有多遠?”李慕白問。

“不知道,不過應該快了。”我凝結屏障費力的說。

“前面有一個亮孔,是不是那裏?”紀寒指着不遠處的下水道井蓋。

“應該是!”

我奮力向後控風,小穿山甲已經把井蓋打破,紀寒跑在最前滿臉蛛絲。

“是這裏嗎?”李慕白向紀寒問。

强寵頭號鮮妻:陸少,滾! 是,一個道觀!”


聽到紀寒的回覆我和李慕白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了一半。

我們奮力跳出地下井,兇獸在我們身後緊追不捨,我擡眼看去,這哪裏是王華宮,沒有絲毫近現代的建築風格,閃光的燈籠掛滿整片樓房,古木森森,月下一片寂靜,高樓處不時還有馬蹄聲傳來,這根本不是二十一世紀該有的場景。

“這是哪?”李慕白問。


我搖了搖頭,突然腳下一直顫抖,兇獸破土而出,巨大的利爪撲面而來,還好剛剛凝結的屏障並沒有完全消失,我用力阻擋,然後三人紛紛被擊飛出去。

兇獸不依不饒,再次徑直向我們跑來,李慕白遲緩技能發動,羅盤閃光,他顯然要和這傢伙決一死戰。 納甲土屍瞬間變成三米多高的巨人,頭頂到了石洞頂上,手持著骨刺對著黑鐵蟒蛇狠狠地刺下,「霸王硬上弓!」納甲土屍暴喝一聲,巨大的骨刺刺在黑鐵蟒蛇身上。

噗!強大的力量,硬是刺穿了黑鐵蟒蛇的鱗片,骨刺沒入黑鐵蟒蛇身體中。嘶!黑鐵蟒蛇疼得身體扭曲起來,尾巴對著納甲土屍抽了過去,砰!納甲土屍被抽得飛了出去。

嘶!黑鐵蟒蛇凶性大發,它閃電般游到納甲土屍身邊,迅速纏繞住納甲土屍,張開大嘴對著他的頭咬下去。這條黑鐵蟒蛇想把納甲土屍吞下去,所以嘴巴張得大大,嘴巴了的粘液都流了出來。

納甲土屍雙手握住黑鐵蟒蛇的頸部,組織它的嘴巴吞噬自己,嘴裡還罵道:「我靠,我掐死你!」雙手用地掐著黑鐵蟒蛇的頸部,手指如鋼勾,深深陷入黑鐵蟒蛇身體之中。

一旁的江帆頓時急了,納甲土屍和黑鐵蟒蛇僵持不下,另外納甲土屍的臉上和身體上被毒液腐蝕了,面目全非,樣子十分恐怖。

江帆正要喚出誅妖劍去攻擊黑鐵蟒蛇,嘰嘰!江帆肩膀紅色小鳥突然飛了起來,快如閃電地飛向黑鐵蟒蛇,紅色小鳥對著黑鐵蟒蛇頭頂輕輕地啄了一下,然後快速地飛回江帆的肩膀上。

怪事出現了,黑鐵蟒蛇嘶地一聲慘叫,渾身冒煙,身子抽搐起來,纏繞著納甲土屍立即放鬆了。納甲土屍順勢抓住黑鐵蟒蛇的頭狠狠地甩了出去,砰!黑鐵蟒蛇的頭部撞在石洞壁上。

「我靠,好燙啊!」納甲土屍抖著雙手道。

再看黑鐵蟒蛇身體扭曲著,呼得一下整個身體突然燃燒起來,眨眼間一條巨大的黑鐵蟒蛇化為灰燼。

眾人被眼前的怪事驚呆了,這是怎麼回事?黑鐵蟒蛇怎麼化成灰燼了呢?江帆知道納甲土屍沒有這麼厲害的用火之術,他最多使用磷火攻擊,難道是紅色小鳥火雲啄了一下就把黑鐵蟒蛇給燒死了?也沒看到火雲吐火呀,只看到它啄了黑鐵蟒蛇的頭頂一下,黑鐵蟒蛇好像是從內部起火燃燒的,這個火也太厲害了吧!

「這是怎麼回事?大蟒蛇怎麼化成了灰燼來了呢?」黃富驚訝道。

江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你還是問傻蛋吧!」

黃富立即望著納甲土屍道:「傻蛋,你也太變態了吧,什麼時候學會用如此陰毒的火攻擊了!」所有的人都望著納甲土屍。

「呃,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大蟒蛇的身體突然變得發燙,也許是它想和我同歸於盡爆發了身體所有能量將身體燃燒了吧!」納甲土屍道,他臉上的毒液腐蝕傷正在慢慢地恢復,納甲土屍具備自愈能力,就算是手腳被砍下來了也能自動長出來。江帆疑惑地望著地面上的灰燼,難道是大蟒蛇自燃了?不會吧?他又來瞭望瞭望肩膀上紅色的小鳥火雲,不會是它乾的吧?看樣子也不像,和麻雀差不多大小,就這隨便啄一下,就可以把大蟒蛇燒成灰燼,這不成可能吧!

火雲歪著腦袋望著江帆,嘰嘰叫了幾聲,江帆聽懂了,它是在說:「不要用一樣的眼光看著我,我只是一種普通小鳥,沒有那麼大的本事,剛才我只是激動了去啄了一下那條蛇頭,嘴巴差點都啄破了!」

江帆打消了念頭,搖頭道:「不管這條大蟒蛇是怎麼死的了,我們快點走吧!」

「這個地洞怎麼過去呢?」郭懷才道。

「哦,郭老,您和李老爹由我背你們跳過去就行了!」江帆微笑道。黃富和趙冰倩都是輕鬆地躍過地洞,江帆分別背著郭懷才和李老爹躍過了地洞,「呃,總算過來了,前面路還長著呢,還不知道會不會遇到大蟒蛇這麼可怕的野獸!」李老爹冒汗道。

眾人繼續前進,李老爹舉著松油火把,謹慎地走著,走了一個多小時,出現了十多個分岔石洞。納甲土屍頓時停了下來,他仔細尋找洞壁上的記號,當他看到其中一洞壁上有青色的粘液的時候,點頭道:「走這個石洞!」

在這不見天日的石洞里走,很枯燥無味不說,還有提心弔膽地提放毒蛇和毒蟲的傷害,行走速度自然不快。眾人又走幾個小時,江帆看了下手錶,已經是下午三點多鐘了,還沒有走出這個石龍窟,看來晚上要在石龍窟中度過了。

看到大家都很疲勞了,尤其是郭懷才和李老爹兩人,累得氣喘吁吁來了,「大家停下休息會在走吧!」江帆喊道。

清理地面雜物不知名的蟲后,大家圍成一圈坐下,「傻蛋,是不是快到出口了?」黃富問道。

納甲土屍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應該快了。」


「看來今天晚上要在石龍窟中度過了!」李老爹嘆息道,他想起三十年前在石龍窟中度過的那個恐怖之夜,晚上基本上沒有睡覺,不斷遭到毒蛇和毒蟲的襲擊,死掉了兩位同伴。

「老李,晚上是不是有很多的毒蟲和毒蛇啊?」郭懷才問道。

李老爹點頭道:「是的,夜裡是最恐怖的,因為那些毒蛇和毒蟲都喜歡在夜裡出來活動,所以我們夜裡根本不能睡覺,要時刻提放著這些東西的偷襲!」

「呃,太可怕了!」郭懷才道。

眾人正聊天的時候,江帆發現趙冰倩臉色十分難看,神色不自然,「冰倩,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江帆問道。

趙冰倩滿臉通紅,「我,我要方便一下!你能陪我去嗎?」趙冰倩聲音很小,幾乎聽不見。

江帆心中十分高興,這是趙冰倩第一次要求自己陪她去方便,這就是對他的信任啊,這表明他與趙冰倩的關係有了新的進展。

江帆急忙點頭道:「好的,很高興陪你去方便呀!」

江帆陪著趙冰倩到了石洞的黑暗之處,趙冰倩不敢蹲下方便,怕被毒蟲咬到了,她半蹲著,「你背過身去,不準偷看!」趙冰倩羞澀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推薦《創世霸神》,精彩奉獻!給力哦! 突然,幾支利剪從高樓上射出,那頭兇獸快速閃躲,可還是被擊中。

“什麼人膽敢擅闖古森學院?”

我聞聲望去, 錦繡田園之悍夫辣妻

“慕青師兄!”一少年激動的看向李慕白。

“真的是你?”幾個少年圍了過來。

李慕白一臉疑惑,他並不認識這幾個熱情的傢伙,一旁的兇獸低聲嘶吼,它看上去很不喜歡這種被忽略的感覺。

利爪揮舞,巨大的兇獸咆哮着。

“砰!”

一柄閃光的三叉戟從天而降,直插兇獸背部,這次強大的再生能力也沒能起作用,一陣抽搐後兇獸徹底死亡。

“斯諾老師!”

幾名白衣少年轉身看向三叉戟的主人,那是一個風度翩翩的中年男子,他身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我能感受到他很強,甚至比李慕白的第二靈魂還要強。

“你是李慕青還是?”白衣少年口中的斯諾老師看向李慕白。

“李慕青是誰?”

斯諾老師嘴角一揚,從兇獸身上拔下帶有雷電的三叉戟,“看來他把身體還給你了?”

щщщ⊕ttκд n⊕¢ ○

李慕白神情複雜,我猜想這些人口中的李慕青應該就是李慕白的第二靈魂。

“李慕青和李慕白有什麼關係嗎?”我看着斯諾老師問。

“當然,”斯諾意味深長的看向李慕白,“他們是孿生兄弟。”

“不可能。”李慕白滿臉疑惑。

“我是家中獨子,家裏人從來沒有和我說過我還有孿生兄弟。”

斯諾眉心緊鎖,他看上去有些左右爲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