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陽看着箭、箭羽快速的衝了過來,卻不緊不慢的將面前的黑網甩了出去。黑網正好套在飛來的箭羽上,場上呈現出黑網和火焰箭羽僵持的場景。

反觀另一面,由於慕雪的不在,即使艾月的爆炎術威力驚人,配合上其餘三名隊友的支持,倒是將李嘯四人打的節節敗退,可是無論怎麼進攻,,就是無法破開李嘯四人合力釋放的暗夜屏障,所以到現在爲止,沒有人敢說任何一方會獲得勝利,看臺上的人也都在揪心的看着這場驚心動魄比賽。

“慕雪,你不會贏我的。暗網,腐蝕。”皓陽的話剛一落下,黑色的網開始收縮,火焰箭羽隨之發出一聲聲嗤嗤的聲音。仔細看的話是可以看出火焰箭羽的體積正在一點一點的縮小,其中蘊含的力量在這股腐蝕下逐漸的消散,不多時,火焰箭羽徹底的消失。

慕雪呆呆的看着這一幕,嘴裏喃喃的到:“這不可能,我最強的魔法怎麼會一點作用都沒有就消失了,這不可能呀。”慕雪一臉的不相信,可是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慕雪不信。

皓陽看了慕雪一眼,轉身快速的來到李嘯他們那,“慕雪已經解決,下面就剩下艾月了,只要將艾月解決,其餘的人就不怕了,到時候勝利就是我們的。”皓陽的話鼓舞了李嘯四人。四人同時點頭,一股濃烈的暗元素波動將四人籠罩,此刻暗夜屏障再一次加強,艾月的爆炎術也無法再對他們構成威脅了。

艾月看到這一幕,衝着慕雪大聲喊道:“慕雪,趕快回來,我們只剩最後一次進攻機會了,如果這次不行我們就輸了,快點過來!!!”慕雪被艾月的一聲給從驚訝中驚醒過來,“恩?恩。知道了。”慕雪快速的跑到艾月四人身邊。

艾月五人同時從口袋裏掏出了一顆紅色珠子,下一刻珠子破損,剎那間,無數的紅色火浪侵襲着屏障。試煉場變成了火焰的海洋。

待在屏障裏的五人此時已經大汗淋淋,顯然即使有屏障抵擋,可是熱浪還是讓五人不舒服,李嘯說:“他們這麼做是打算將我們給生生的耗倒呀,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我們從內部將屏障打破,藉由屏障破碎的衝擊力,將這些熱浪衝散,好了,將屏障的魔力漸漸撤掉,然後我來完成最後的攻擊,我們不能拖了,在拖下去冥雪就堅持不住了。”大家看着冥雪,冥雪畢竟是女孩子,此刻的冥雪面色蒼白,顯然是快要不行了。

“大家將魔力慢慢的撤掉。”李嘯下達着指令。漸漸的屏障的防禦減弱了,當皓陽看到有火苗竄了進來時,手中的黑劍直指屏障的上方。

“嘭!!”一聲巨響,暗夜屏障崩碎,掀起的氣浪將外面的火浪全部衝到天空,場中的危機安然解除。

“艾月,我們之間的事情也該瞭解了。今天你必敗無疑。”艾月聽完皓陽的話有些茫然,“我什麼時候和你結仇了,我是第一次見到你,不可能和你有恩怨。”

“既然你不記得,我就提醒你一下,半年前在滿嘴香,還有報名後在學院食堂發生的事情,你不會忘記了吧。”皓陽死死的盯着艾月,冷冷的說道。

“滿嘴香,學院食堂。啊,你是當時那四個賤民裏那個最小的,怎麼可能,當時你那麼弱,不可能的,不可能是你。”艾月想起當時的事情,心中又再一次的惱火,可是一看到皓陽,心裏真的開始有點害怕。

“沒錯,我就是你當時口中所說的賤民,現在賤民就站在你面前,不過這一次不是貴族打賤民,而是由我這個賤民來收拾你這個高高在上的貴族。”

“哈哈哈,大言不慚,還說要打敗我,那你就試試,大家開始釋放重疊吟唱。”艾月知道或許無法答應皓陽,但最起碼不能輸了氣勢。

“偉大的火焰之神呀,請允許我借用您的左手…”第一名學院高聲吟唱。

“讓火焰之神降臨人間…”第二名學院接上第一名學院的咒語,繼續的吟唱。

“撲滅一切邪惡的力量…”第三名學院繼續接着上一句。

“讓火焰普照大地,毀滅一切阻擋在我前方的任何阻礙吧。”慕雪面色蒼白的吟唱着咒語。


“我一火元素使用者的名義,懇請您暫用您的力量把錢。————火神的左手。”艾月吟唱完最後一句,下一刻,左手瀰漫着無數的火焰,下一刻,一隻彷彿來自遠古的巨手出現在了場中。

“火融,真是看不出你的這些學生這麼了不起,竟然想到這樣的方法來哦使用如此高階的魔法。”

皓陽看到這一幕,心裏面出現了危機感,可是他不能就這樣退縮。“黑暗的王啊,以我的血爲契約,用您強大的意志力,發出來自深淵的怒吼吧,魔嘯。”皓陽吐出一口鮮血,腳下出現黑色六芒星,接着尖嘯的聲音傳了出來,傳遍全場。

艾月五人聽到這聲音,神志開始恍惚,不多時,出了慕雪和艾月,其餘三人全部暈倒在地上。艾月知道沒有時間了,左手攜帶着滔天的火焰衝向了皓陽。

“由無盡深淵誕生出的力量呀,藉由我血的練習將您呼喚至此,萬事萬物都將腐朽墮落,歸塵於土,我已暗元素使用者的名義,獻上我的鮮血,出現吧,暗裂魔影。” 皓陽腳下的大地裂開,無盡的黑氣從裏面噴涌而出,接着匯聚成一片黑霧,黑霧中傳出尖嘯的聲音。一隻鋒利的刀刃從黑霧中出來,黑霧漸漸的消散,一道身影出現,一個枯瘦的身影,雙臂是鋒利的刀刃所組成的。

“這是什麼,加迪斯,我感覺的一股寒意瀰漫而出。”火融看着場上的局面好像有些開始失控了。“那是皓陽所掌握的的最強魔法,暗魔裂影,不過以皓陽的能力只能驅使暗魔一次,下面的最後一擊,應該就可以決出勝負了,我們接着看下去吧。”不過加迪斯在說這話的時候,手心裏全都是汗,他也爲皓陽擔心,因爲這兩個魔法都要以施法者的精血才能發動。

“來吧,艾月,讓我試試是你的火神左手強,還是我的暗魔強吧。”皓陽爆發出強烈的戰意,心有所感,皓陽召出的暗魔同樣將手舉起,刀刃直指艾月。

“放心,我會讓你知道火神的左手威力,不會讓你失望的。”艾月緊咬牙關,咬了一下舌頭,痛疼感讓艾月稍微清醒,沒有繼續受魔嘯的影響。

火神的左手衝向皓陽,夾帶起沖天的氣勢,彷彿勢不可擋一樣。皓陽沒有說什麼,只是手一揮,暗魔向前跨出一步,右臂舉起,刀鋒耀眼,以一種不畏懼生死的樣子,暗魔悍然的應向迎面而來的攻擊。驚天巨響瞬間響徹全場。

看臺上的各系主任從來沒有見到過一場新生魔法大賽是如此的拼命,而再看學員,一個個的眼睛都緊緊的盯着試煉場的中央,都在等着煙霧散去,最終的勝利者會是誰。

漸漸地,煙霧逐漸的散去,火焰以及暗魔全都消失不見了。場地上的地磚破裂不堪,但沒有人關注這些,更多地是在看到底是誰贏了。

“快看那邊,有人在那站着。”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全場的目光此時都聚集在那道身影,那道身影手持一把帶有黑芒的長劍,長劍抵在半跪在地上的人的脖子處。而跪在地上的人是艾月。

“你輸了,艾月,雖然你是貴族,但你最終還是輸在我這個被你稱爲賤民的人身上,這次,你徹底的輸了。”皓陽看着跪在地上的艾月,丟下這句話,轉身走向李嘯、冥雪等人。

“我輸了,最終輸了的人竟然會是我。”艾月不相信眼前的一切,瘋了一樣不斷用手砸地,即使手已經鮮血淋淋,可是仍然在砸擊地面。

“慕雪,你告訴裁判我們認輸了,我不想親口承認輸了的這個事實。”艾月仍然跪在地上,聲音有些沙啞的嚮慕雪說。

慕雪來到艾月身邊,蹲下將艾月眼角的淚水擦拭,然後將艾月扶了起來。“裁判,我們認輸了,我們沒有擊敗暗系。”慕雪朝着裁判鞠了一躬後說道。

“現在我宣佈,獲勝一方是暗系。這道聲音雖然不是很響亮,但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全場先是出現了短暫的寂靜,下一刻全場歡呼,全場高呼暗系和火系,因爲在場的人認爲這場比賽非常精彩,在場的選手都是最後的贏家。

“加迪斯,恭喜你,你贏了,看來還是你這一屆的學員強壓呀,尤其是皓陽,不管怎麼說也是我當初帶來的,果不其然,這孩子真強,這次我們輸得無話可說。火融看着加迪斯,面色有些蒼白的說。

”老夥計,無論誰最後贏了,他們不都是我們教導出來的孩子嘛,所以說,你不必太記於心,現在還是先去看看他們怎麼樣了,這場比賽鬧的有點大,不知道孩子們的狀況如何,你說呢?“加迪斯一邊安慰火融,一邊對火融說。

皓陽走到李嘯、冥雪的面前說:”我們贏了,我們是這場比賽的勝者。“說完皓陽臉色一白就暈倒在地上。“皓陽,你怎麼樣,快說話呀,老師你快過來看看呀。”

冥雪抱着皓陽焦急的向加迪斯說。

“冥雪,不要着急,皓陽只是精神力使用過度,加上精血流失,所以昏倒了,雖然精血不是很快就可以恢復的,不過有凱特在,還是可以讓皓陽甦醒的。

凱特快步走了過來,後面還跟着一個小女孩,如果現在皓陽還是醒着的話,一定可以認出這個女孩就是當初皓陽撞到的琳菲。“琳菲,由你替皓陽治療。”“知道了,老師,這位同學,請你將皓陽放在地上,我要爲他治療,不過要麻煩加迪斯院長,您儘量的將皓陽體內的暗元素壓制住,畢竟暗元素排斥光系魔法。”

“這點你放心,琳菲,我會壓制皓陽體內的暗元素,你儘管治療就好。”

“在虛無中飄渺的光精靈呀,請聽從您忠實的信仰者吧,讓神聖的力量,化爲光明的守護,治癒受傷的人們,喚醒他們吧,治療之光。”琳菲吟唱着咒語,以皓陽爲中心,漸漸的升起一片光幕,一道充滿神聖氣息的光柱降落而下,將皓陽罩在其中。

過了有20分鐘,治療之光漸漸的消散,皓陽的面色已經紅潤,呼吸也已經恢復均勻。“加迪斯院長,皓陽的傷勢已經恢復,現在就是讓皓陽好好的休息一夜,讓精神力得以恢復,不出意外,明天皓陽就會醒過來,不過精血只能靠使用一些藥物了,只一點我沒有辦法了。”琳菲擦着頭上的汗水,對着加迪斯說。

“琳菲,你看這樣好不好,讓皓陽晚上待在你們光系學院,這樣也方面皓陽醒過來時,如果還有什麼傷,可以及時的治療,你看呢?”

“這樣也可以的,院長,那等會您就將皓陽送到我的住處就行了,今晚由我來照顧皓陽就好。”“那就麻煩你了,琳菲。”加迪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加迪斯,你能有這麼一個好弟子真是好福氣呀,我都羨慕了,不過…”凱特看着琳菲,後面的話就沒有接着說下去。其實加迪斯也看出來琳菲喜歡皓陽,所以纔會這樣安排的。說到底,加迪斯和凱特這兩個老傢伙還是有心眼的。

不過此時的皓陽最高興的事情還是他贏了,贏得非常徹底,將以往艾月對他們四兄弟的全部都還回去了,最後的勝利是皓陽的,也是320四個人的。 皓陽被加迪斯安排在了琳菲的住所,由琳菲照顧皓陽。琳菲看着躺在自己牀上的皓陽,臉色發紅了,好像見到了自己最心愛的人一般。


琳菲潔白的玉手拿着毛巾輕輕的擦拭着皓陽俊俏的臉龐,琳菲盯着那張讓現在學院好多少女心動的臉,有些忍不住的想親一下。

琳菲的手握住皓陽的手腕,此刻的情境就好像一個妻子在照顧自己的丈夫一樣,此刻的琳菲心裏有着說不出的喜悅。

“呀,我們的琳菲小公主竟然在照顧人呀,好稀奇呀,讓我們看看是哪一位有這麼好的福氣呀。”說話的是琳菲同屋的女孩,名字叫做燕雪。

“燕雪姐,你怎麼這麼說我呀,人家都不好意思了。”此時的琳菲臉色徹底的變紅,手捂住臉蛋,琳菲在捂住時感覺到自己的臉好燙。

“行了。琳菲,和你開玩笑的,不夠到底是誰躺在你的牀上呀。”燕雪沒有繼續取笑琳菲,而是詢問琳菲躺着的人是誰。

“是暗系的主將,王皓陽。”琳菲小聲的朝着紫雪說。

“哦,啊!!你說什麼,是那個今天打敗火系的那個王皓陽,現在被許多女生封爲冷酷帥哥的王皓陽?這下子我可以和她們說王皓陽來到我宿舍了,她們肯定會羨慕死的。”此時的燕雪完全不顧形象的摟着琳菲大聲的說道。

“燕雪姐,你小聲點,他還在休息,別把他弄醒了,老師叫我今晚照顧他。”琳菲帶着一點責備的語氣,,對着紫雪說。

“琳菲,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喜歡王皓陽?”琳菲略帶害羞的樣子,點點頭。“我就知道,看你剛纔那樣的照顧他,我就猜到了,那你可要抓緊了,現在喜歡他的人可多了,估計魔法大賽結束後,就會有許多人展開攻勢追他呢。”燕雪拍着琳菲的頭,好像一個過來人一樣的對琳菲說。

“行了,把握住機會吧,姐姐去休息了,晚上要是照顧不過來的話就來告訴我,我來幫你。”說完燕雪就進到對面的房間休息了。

琳菲摸着皓陽的臉,自言自語的說:“你會喜歡我嗎,皓陽。”

一夜悄然過去,皓陽被窗外照射進來的陽光曬醒了,“我這是在哪,昨天的比賽最後好像是我們贏了。”皓陽拍着自己的頭,現在皓陽稍微有些累,不過在皓陽打算起身冥想時,感覺到自己的腿上壓着什麼東西。

皓陽仔細一看,有個人趴在牀上睡着了。“這是,應該是她昨天照顧的我吧,等她醒了謝謝她吧。”說完皓陽將琳菲的頭稍微移開,坐起來開始冥想。

一個小時過後,皓陽從冥想中醒過來,看着仍然在睡覺的女孩,總是有一種自己好像在哪裏見過的感覺,皓陽打算下牀是,不小心碰到琳菲。

“呀,你醒了,對不起哈,答應了加迪斯院長要好好照顧你的,沒想到自己卻睡着了。”琳菲揉着自己發紅的眼睛,對着皓陽抱歉的說。

“謝謝你昨天晚上辛苦的照顧我,真的謝謝你了。”皓陽看着琳菲一夜沒有睡好的紅眼睛,有些抱歉的說。

“呀,你醒了呀,你是不知道我們的小公主昨天晚上是有多麼辛苦的照顧你呢。”燕雪有些懶散的從屋子裏走出來,打着哈欠,顯然是才睡醒。“燕雪姐,你別亂說了,哪裏有嘛。”琳菲趕緊阻止紫雪說下去,朝着皓陽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對了,你現在的感覺怎麼樣?”琳菲突然想到皓陽的身體狀況,於是趕緊的問道。

“已經沒什麼了,我感覺還可以,就是剛纔起來的時候有些累,不過冥想了一會,已經不累了。”皓陽從牀上站起來,向着琳菲說。

“以後不要使用那種損耗精血的魔法,你要知道人的精血是有限的,損耗掉的精血不知要多久纔可以補回來呢。”琳菲關切的說。

“你現在上牀上再躺一會,我去拿一些藥過來給你服用。”琳菲說完一溜煙的就跑掉了。

“王皓陽,我只想對你說,不准你做出讓琳菲傷心的事情,否則我不會原諒你的,因爲…”燕雪只是將話說道一半,沒有接着說下去。

“行了,我還要去上課,今天你就安心的在這裏呢休息吧。”紫雪回到臥室,穿好校服,走出來向皓陽道別。

“她叫琳菲,我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可是又不像是第一次見到她,算了,等會再問吧。”皓陽又回到牀上躺好。

“藥來了,趁熱喝下去,可能有些苦,有點燙,慢點喝。”琳菲把藥端到皓陽面前,皓陽雙手接過藥,沒有在意藥的苦,一口氣都給喝了。

“呀,我不是告訴過你慢一點喝嗎,你也不怕燙呀。”琳菲看到皓陽的喝法,皺着眉頭,批評皓陽。琳菲看到皓陽嘴角又藥湯,掏出手帕,仔細的把皓陽的嘴角擦乾淨。

“那個,你是叫琳菲吧,我總是感覺我應該見過你的,你能告訴我嗎,我們是不是見過?”皓陽將藥碗放在桌子上,問着琳菲。

“你還記得那個剛開學時,你撞到過的那個女孩嗎,你還說要幫助她洗衣服,你記起來了嗎?”琳菲低着頭,小聲的說。

“是你,你就是當時的那個女孩。真是沒有想到呀,現在你都這麼漂亮了。”皓陽聽完琳菲所說的話,一下子都想起來了。

琳菲趁着皓陽說話的時候,一下子抱住了皓陽,“皓陽,你知道嗎,從當時看到你的時候,我就喜歡你了,後來我多次去找你,甚至找加迪斯院長,可是沒有一個人肯告訴我你去哪了。那天比賽時,你一出場,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將你認出來了,皓陽,我喜歡你。”此刻的琳菲將所有的心裏話都說出來了,雖然只有12歲,但是喜歡一個人是不在乎雙方彼此的年齡。

皓陽看着面前的女孩,心裏面涌現出一絲溫暖,皓陽伸出雙手,也將琳菲抱住。“琳菲,我是一個孤兒,從小到大,我只有一個養我的爺爺,在我來這之前,我唯一的溫暖只是來自爺爺,來到學院,碰到了老師,我的三個哥哥,他們帶給了我出了爺爺以外的溫暖,所以我也發誓要用我的一切來保護他們。現在,我也想要保護你,你會讓我守護你嗎?”

“我願意!”琳菲沒有任何思索,直接就從嘴中說出。皓陽看着琳菲,緊緊的將琳菲抱在懷中。 經過昨天的那場驚心動的戰鬥,學院再也沒有人會輕視暗系學院了,而暗系的所有學員再也不是原來沒有自信的樣子,一個個的信心都暴漲。

“皓陽,能不能答應我,以後不要在這麼拼命了,我不想再看到你受傷了。”琳菲趴在皓陽的身上,撒嬌的問皓陽。

“琳菲,我答應你,等新生魔法大賽結束後,我就不讓自己受傷,好不好。”皓陽用手撫摸琳菲紫色的長髮,柔和的說。

“皓陽,我知道你想拿下新生魔法大賽的冠軍,我不會攔着你,但我就是不想看到你受傷。”琳菲用她那雙大眼睛看着皓陽。

“皓陽,我是修煉光系魔法的,所以你受傷我也不能替你治療,我怕會加重你的傷勢,所以我不希望你受傷,你明白嗎?”

皓陽看着琳菲,點點頭,代表他答應了琳菲的要求。皓陽其實打算告訴琳菲自己是光暗的體質,但是一想到加迪斯的叮囑,又把到嘴邊的話嚥下去了。

“咳咳,年輕人要注意一下,現在是在學校呢。”

“老師你來了。”琳菲聽到聲音趕緊起來,看到是自己的老師和加迪斯院長。

“那個,老師我先出去了。”琳菲臉一下子就紅了。說完就趕緊的跑掉了。

“皓陽,身體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好一點?”加迪斯關切的詢問皓陽他的身體情況。

“老師,我現在已經差不多就好了,在休息一天就可以完全恢復了,您和凱特老師就不用再擔心我了。”

“誰關心你了,我是關心琳菲,你要是沒有好,琳菲還不急死了。你小子怎麼又這麼好的福氣。”凱特笑着對皓陽說。

“不過,皓陽你要記住,你如果真的喜歡琳菲,那麼你就一定要有強大的實力,只有有實力,纔有資格去愛自己愛的人。”


凱特看到皓陽和琳菲的情況,心裏也替皓陽擔心,因爲琳菲的身份緣故,所以皓陽沒有足夠的實力是不可能和琳菲永遠在一起的。

“皓陽你是不知道呀,現在暗系的那些學生已經把你當成偶像了,現在他們一個個的修煉幹勁十足,他們一個個都等着你呢。”此時的加迪斯激動的說。

“皓陽今天你就好好休息一天,我們下一場的對手是風系,不過我相信你,所以不要有任何負擔,好好休息就行了,我們也不打擾你和琳菲了。你說是不是呀,琳菲?”

“院長,你都知道我在呀。”琳菲紅着臉從門外走進來。

“行啦,我和凱特也不當電燈泡了,皓陽今天你就好好地陪陪琳菲吧,凱特,咱倆走吧。”說完,凱特還沒有說話就被加迪斯拉出臥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