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算什麼盛家千金小姐?不過是個拖油瓶!羽西你才是盛家真正的千金呢!她能和你相提並論嗎?」胡可兒撇了下嘴巴,鄙夷地說道。

「可兒,你不要這麼說嘛!好歹也給別人留點面子,否則人家好不容易來一趟金碧輝煌,卻什麼東西都不買,那豈不是太丟人了!」

盛羽西看似在給盛雪落說話,其實是沒有放過任何一個抹黑盛雪落的機會。

四周響起了一片奚落的笑聲,胡可兒更加得意了。

她已經決定了,不管今天盛雪落看中了什麼,她都統統要搶過來!狠狠地打盛雪落的臉!

「你們說什麼!以為我們買不起嗎!」盛英奇大怒,想要衝上去狠狠打這兩個女人一頓。

他才不管什麼打不打女人這種事,只要是誰敢欺負他的寶貝妹妹,他就不會對誰客氣,哪怕對方是個女人!

「幹什麼,幹什麼!你買不起還想打人啊!大家都來看看,盛大少買不起東西,就要打人!」

不得不說,胡可兒這股不要臉的潑婦勁讓很多人都注意到了。

「打女人算什麼男人!」

「聽說盛大少宣布和盛家脫離關係,自立門戶,現在看來也混得不怎麼樣嘛!」

絕色萌妃:腹黑殿下狂寵妻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

盛羽西和胡可兒更加得意了。

服務員雖然也覺得這兩個女人是在無理取鬧,可是卻也不能得罪客人,只好抱歉地對盛雪落道:「這位小姐真是抱歉,要不您改天再來?」

盛英奇炸了,「我們才不要走!我倒要看看,她們能搶多少!」

盛雪落輕輕拍了下盛英奇的手臂,在他耳邊悄聲說:「哥哥你稍安勿躁,看我怎麼打臉她們!」

她笑著對服務員說:「我們今天是來進貨的,肯定要買到想要的貨才會走。」

盛英奇是護妹狂魔,馬上說:「我們是來進貨的,我就不信了,她們還能把整個金碧輝煌的玉石都買下來不成?」

盛羽西在心中冷笑,對胡可兒小聲說:「可兒,看來他們鬥不過你呢!」

「那是!」胡可兒就跟打了雞血一樣,驕傲地說:「我舅舅給了我五百萬,我倒是要看看他們能拿得出多少錢!」

接下來,盛雪落每看中一塊玉石,胡可兒都會搶先一步搶走,然後一臉挑釁地問盛雪落:「你買不買?」

盛雪落全都搖頭,說不買。

周圍那些客人也都不買玉石了,在旁邊看起熱鬧來。

對著盛雪落、盛英奇兄妹指指點點,說了不少諷刺難聽的話。

盛英奇有好幾次都忍不住要炸毛了,可是盛雪落卻拉著他,輕輕地安撫他。

相信妹妹肯定會打臉回去,所以盛英奇才強忍住了發飆的衝動,只拿眼睛狠狠地去瞪那些看熱鬧的人,恨不得用眼神殺死對方!

後來,就連服務員都覺得有些尷尬了,可盛雪落卻好像完全沒聽到似的,一臉的淡定自若。

此刻,在二樓的雅間,有一個穿著天青色長衫的男人正在優雅地品茶。

他的每一個動作都不疾不徐,宛如從古時候穿越而來的貴族公子一般。

女漢子的完美愛情 「下面是什麼情況?」他淡淡地問道。

立刻有人去打聽了,片刻后回來彙報了。

「哦,原來是那個小丫頭?」庄淮安輕輕地勾了下唇角。

君子世無雙,陌上人如玉。

他臉上那淺淺的一個微笑,幾乎讓人窒息。

他吩咐手下,「把監控視頻的畫面切到雅間來。」

手下愣了一下,沒想到老闆居然會對樓下的撕逼感興趣?

「是!」手下立刻去辦了。

沒有幾個人知道,庄淮安就是金碧輝煌的幕後老闆。

這種大手筆的賭石會所,自然不是一般人能夠能夠辦到的。

樓下,玉石的搶奪還在繼續。

盛雪落看著胡可兒的懷裡抱著七八個玉石,微笑道:「你今天買了不少玉石了,恐怕要花不少錢吧?」

胡可兒冷哼一聲:「我有的是錢,想買多少就買多少,你管得著嗎!」

「腦殘哦,你以為是買大白菜啊,買這麼多你拿回去墊花盆嗎?」盛英奇諷刺道。

胡可兒一揚下巴,「我喜歡高興愛!」

盛英奇看向服務員,「你們這裡可以賒賬嗎?」

服務員搖搖頭:「抱歉,我們這裡概不賒欠。」

「哈哈!」胡可兒笑出了聲,拉著盛羽西道:「羽西啊,你看看這兩個窮鬼終於原形畢露了。也不看清楚這裡是什麼地方,就敢隨便進來?不如你就讓他們回盛家去,給你當個司機傭人什麼的,不然離開了盛家,他們可就什麼都買不起了!還想賒賬,呵呵呵!」

盛英奇像是看白痴一樣看她,「我是幫你問的,怕你等下給不起錢要賒賬呢!」

聞言,胡可兒笑得更得意了,從包里拿出來一張支票,在空氣中甩得啪啪作響。

「我會付不起錢?你以為我像你一樣是個沒用的廢物?看看這是什麼!這麼大金額的支票你見過沒有?」

這幾塊石頭最高也才十多萬,有的才幾萬,舅舅給她的這張支票綽綽有餘。

她可以隨便買買買,根本沒在怕的! 盛雪落微笑著說:「那就好,我真擔心你會付不起錢。」

胡可兒在盛雪落的手下吃過那麼多次的虧,這還是第一次揚眉吐氣,她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狠狠打盛雪落臉的機會?

誰不知道盛英奇已經和盛家脫離關係,就是一條喪家之犬。

而盛雪落被男人包養,不過就是個情婦而已,那男人怎麼可能拿錢給她來亂花?

她可就不同了,她自告奮勇來金碧輝煌打探虛實,舅舅可是給了她五百萬呢!

想到這裡,胡可兒就充滿底氣,趾高氣揚地沖著盛雪落道:「你買不起就不要在這裡耽誤本小姐的時間,本小姐的時間可是非常寶貴的!」

盛雪落微微一笑,轉頭去看盛英奇道:「哥哥,這邊的玉石我覺得都很一般,不如我們去後面看看吧?」

盛英奇看到她眼底狡黠的目光,他瞬間秒懂,道:「好啊,後面的石頭才是好東西,這些前面的不過是糊弄那些門外漢的。走,我們去後面看看!」

盛羽西和胡可兒對視一眼,也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

他們穿過了大廳,來到了後面,只見長長的檯面上放著大大小小几十塊石頭。

最大的石頭比人還高,最小的只有巴掌大小。

這邊的玉石和外面不一樣。

外面的玉石都是切割開的現成玉石,買來就可以觀賞或者是進行加工製作。

但是裡面的卻幾乎都是未切割的原石。

盛雪落問天機石:我現在可以兌換透視眼對吧?

天機石:是的,你的愛情分足夠了。

盛雪落:好,那現在我要開透視眼。

她輕輕閉上眼睛,再睜開。

看向那些玉石,盛雪落的嘴角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

被石頭包裹著的原石此刻在她的眼裡,一個個的全都露出了真容。

裡面是什麼質地的玉石,她看得一清二楚。

這個金手指太強大了,以後哥哥的公司和花想容進貨,她都可以靠著透視眼來進貨。

盛雪落看了一圈,心裡已經有數了。

胡可兒和盛羽西一直跟在她的後面。

當看到盛雪落隨手拿起了一塊玉石,胡可兒馬上就要去搶,這一次卻被服務員給攔住了。

服務員道:「抱歉,這位小姐,這裡的石頭和外面的不一樣。如果有兩位客人同時看上一塊石頭,那麼價高者得。」

胡可兒不樂意了,從鼻孔里冷哼了一聲:「你該不會是在維護她吧?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看她長得漂亮看上她了。呵呵,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麼身份,以為她長得漂亮,你給她開後門,她就會看上你了嗎?我呸!」

盛英奇罵道:「狗嘴裡吐不出象牙!雪落,我們別理她!」

盛雪落卻輕笑:「哥哥,她不是承認了我長得漂亮嗎?連我的對頭都覺得我長得比她漂亮,我又怎麼會生氣呢?」

盛英奇也笑:「沒錯,俗話說得好,醜人多作怪!」

周圍的人都發出一陣笑聲。

「你!」胡可兒沒處撒氣,只好沖著服務員罵道:「你盯著我看幹嘛?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

服務員是個年輕人,氣得臉都紅了,但是又不能得罪客人,只好強忍著怒火道:「外面賣的是切割好的石頭,這後面的原石是競拍,價高者得。切開之後,各憑天命。這位小姐,你該不會連賭石的規矩都不知道吧?」

「我怎麼不懂?我告訴你,我舅舅家就是開賭石場的!」胡可兒的臉上閃過一絲惱意。

這時候,她忽然聽到盛雪落略帶驚奇的聲音:「咦?這塊石頭……」

胡可兒立刻扭頭看過去。

只見盛雪落盯著一塊原石,看得目不轉睛,嘴裡還不停的發出讚歎聲:「今天還真是來對了,這塊原石可真是個好東西呀!」

盛英奇問:「雪落,這塊石頭有什麼特別的嗎?」

盛雪落點點頭:「哥哥你看,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塊原石肯定是在背陰的地方開出來的,上面隱約還有藥草的味道。人如果佩戴這種玉石,肯定會延年益壽,百病全消。

還有,你看這條細縫上面偷出來的水色,裡面肯定是一塊完整的玉石。真沒想到,今天居然能遇到這種好東西,簡直就是賺大了啊!」

盛英奇微微愣了一下,緊接著他就看到盛雪落背對著胡可兒,快速地沖著他眨了下眼睛。

「哥哥,我想要買這塊石頭,不管多少錢,我都要買下來!」

盛英奇寵溺地說:「好!你喜歡就買下來!」

聞言,胡可兒的眼睛一亮,轉頭低聲去問盛羽西,「羽西,真的有玉石能治病這種事情嗎?」

盛羽西對那塊石頭也有些好奇,可惜一直被盛雪落寶貝似的抱住,她壓根就看不清楚。

聽到胡可兒問她,她遲疑地點了下頭:「玉石的確有契合人體磁場的作用,可是……」

她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完,胡可兒馬上興奮地說:「那我就要搶過來!」

胡可兒今天本來就是來打探虛實,看看金碧輝煌的貨到底有什麼不同的。

現在就連盛羽西都這麼說了,那這塊原石肯定是個寶貝!

她要是買下來,舅舅肯定會誇她的,說不定一高興還會再給她五百萬當零花錢呢!

盛羽西抿了下唇角,沒有拉住胡可兒。

因為她覺得胡可兒今天有些蓋住她的風頭了,讓她的心裡有些不爽。

以前出門,胡可兒都是她的跟班。

今天卻處處搶她的風頭,這讓白蓮花盛羽西怎麼能忍?

她們本來就是塑料花閨蜜,看著很假,但是永不凋謝。

胡可兒往前走了一步,語氣傲慢地說道:「既然是競拍,那這塊原石的底價是多少?」

服務員道:「底價是兩百萬。」

盛雪落彷彿鬆了一口氣,馬上說:「那我出兩百萬。」

胡可兒冷笑一聲,開口道:「兩百五十萬。」

盛雪落彷彿有些緊張:「你確定你二百五?」

胡可兒得意地道:「我就二百五,怎麼樣?」

盛雪落的眼底帶著一絲嘲弄,「原來你是二百五啊?」 「對啊,我就是二百五,你出得起嗎?」胡可兒想也不想的就說道。

等到發現周圍的人都在笑,她才回過神來,她剛才竟然說自己是二百五!

胡可兒怒了,「盛雪落,你敢罵我!」

盛雪落像是看白痴一樣看她,「不是你自己說你是二百五嗎?難道你不是出二百五?」

「我是說我出價二百五十萬,又不是說我自己!」胡可兒眼睛轉了下,像是恍然大悟般,「呵呵,你該不會是沒錢了,故意在這裡拖延時間吧!」

盛雪落輕輕搖頭:「你二百五很社會了,我是惹不起的,但是我也看中這塊原石了,所以我是不會讓給你的。」

她轉頭,像是有些為難地看著盛英奇道:「哥哥,我們的錢還夠嗎?」

盛英奇也戲精上身,打開錢包裝模作樣的看了看,道:「好像還夠吧?」

胡可兒冷笑一聲:「你要是買不起就痛痛快快的說出來,別在這裡浪費我的時間。我看你們根本就是沒錢了吧!」

「大哥,姐姐,你們要是想買這塊原石那你們就出價吧。要是不出價的話,那就是自動放棄了。」盛羽西在旁邊看熱鬧不嫌事大地說。

盛雪落和盛英奇頭挨著頭,嘀嘀咕咕的好像是商量了半天,這才說:「我們出二百五十一萬。」

「哈哈哈!」胡可兒笑出了聲,她總算是逮到機會了,奚落道:「就你們這樣的鄉巴佬也敢來賭石?知不知道賭石場出價的規矩啊?每次出價不得低於底價的百分之十!」

「那我們就出二百七十萬。」盛雪落像是有些為難地說道。

胡可兒鄙視地道:「你有那麼多錢嗎?賭石可沒有賒賬的!我看你們兄妹兩個就沒錢,別到時候把你抵押在這裡,讓盛大少回去籌錢贖人,那就搞笑了,啊哈哈!」

周圍圍觀的人都跟著笑了起來。

尤其是一些男人不懷好意地去打量盛雪落。

有個男人大聲說道:「只要盛大小姐願意脫衣服,她欠的錢我幫她給了!脫一件衣服一百萬,怎麼樣?」

「哈哈哈!」四周的人都鬨笑起來。

胡可兒和盛羽西一聽,都更加得意了。

樓上包間的庄淮安臉色沉了下來,偏頭對手下道:「這個人是誰?」

手下看了一眼,立刻回答:「這是劉家的姑爺周培。」

「就是那個入贅劉家的周培?」庄淮安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去通知劉小姐過來。」

「是!」

此刻,樓下。

盛英奇的眼底一片陰鷙,他的手握成拳頭,卻被盛雪落輕輕拉住。

盛雪落完全無視四周的那些嘲笑聲,她淡淡開口道:「我已經出價了,如果胡可兒你出不起價,那這塊原石就是我們的了。」

胡可兒馬上道:「我出三百萬!」

盛雪落淡淡道:「三百二十萬。」

胡可兒:「四百萬!」

「四百二十萬。」

「五百萬!」

「五百二十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