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樣的局面,恆毅,許問峰在內的一行人都覺得心中有愧。

如果不是誘使花園精靈族的戰鬥力,就不會有為了部署作戰計劃而讓他們幾個知道所有軍用定位陣信息的事情,此時此刻縱然恆毅不認為他們之中有任何一個存在泄漏信息的主動可能,也沒有辦法否認問題一定出在他們當中的某個人身上,或許是被動泄漏,或許是中了敵人什麼手段奇法,總而言之,暗影族的行動絕對是早有準備,針對的就是重寫定位陣信息的時間差!

這一點心知肚明的不止他們,辛德文明方面也肯定明白,可是眼前戰事緊急,誰有問題辛德文明的神腦一定在綜合記錄的行為信息推斷找尋,眼前應對暗影族的入侵比什麼都更重要。

查找蛛絲馬跡,他們的能力也不可能在神腦擁有每個人每天做的所有事情的信息記錄的優勢面前更有效率。

「希拉星系的種子陣能量供應系統能夠支撐多久?」許問峰直切主題。

這是關鍵,辛德文明的援軍抵達至少需要兩天的時間。不停的使用大量傳送符也通過那麼多的傳送陣也得花費時間,人類文明的援軍至少需要三天時間。

現在憑藉完善的建築系統,神星在內的眾多軍事基地。設施還沒有被攻破的憂慮,但是在數量多的無法估算的暗影族持續不斷的攻擊下每一秒種子陣都在消耗極為驚人的能量,一旦種子陣的能量無法支撐,防禦將會面臨全部瓦解。

希拉星系所有的局面都會落入暗影族瘋狂的圍攻。

希拉星系如今的人員構成複雜,如果出現那種死傷影響會非常大。

不但有富裕的巨賈,還有兩大文明幾乎所有最頂尖的煉器師,陣法師。材料合成師,採集師等等,這些人如果在暗影族的攻擊下被一網打盡。簡直就是無法估量的損失!

「最少一天,最多兩天。」負責希拉神殿防守工作的是辛德文明希拉戰區副統帥,是一個穿白色女神家的戰精靈,五星頂尊實力。

最少一天……

如果暗影族的破壞力太強大。一天時間絕對不夠。

換言之。在有戰鬥力的星球上的他們必須竭盡全力的作戰,減少暗影族對建築物能量壁的破壞程度。

「暗影族的進攻有明確計劃性,目前監察陣探查的明確信息來看,入侵的暗影族數量已經超過距離希拉星系最近的暗影族佔據星繫上總人口的一百倍,暗影族的調度是提前進行,提前的時間至少十天以上。」

恆毅和許問峰不由都驟起眉頭,疑惑不解。

十天之前這裡的情況根本沒有明確,暗影族就已經做好這麼多的準備?那就是說。暗影族的對希拉星系是早有全面進攻的計劃,眼前絕對劣勢的局面可能帶著巧合的成份。

「……看來暗影族是要把希拉星系完全填滿!」暗影族的人海優勢當然有這種勢力。只要提前準備,至少能夠同時立足在兩千七百萬顆星球上,一天時間就能夠產生何等恐怖的後代戰鬥力?

許問峰發現眼前的局面真正是毫無有效對策,除了堅守,除了等待支援根本沒有別的辦法。

而且事實就是至少兩千七百多萬顆的星球等於已經被暗影族佔領,他們如果能堅持到底,還有希望將來憑藉源源不絕的後續支援戰鬥力逐步奪回,否則一旦讓暗影族完全佔領希拉星系,種子陣的核心就會被破壞,那時候兩大文明無法直接傳送過來,想奪回基本是做夢。

「全星系的居住區都在進行撤離工作,傳送符數量嚴重不足,撤走的人預計五分之一,需要至少十個時辰時間。神星這裡的居住區人員已經在進行集中避難工作,完成預計至少八個時辰。到時候除了少數建築設施維持能量供應,別的都會關閉,能夠確保種子陣的能量消耗下降到最低。」

許問峰和恆毅靜靜的聽著,等待對方下文,辛德文明在希拉星系的戰鬥力遠比人類文明的協助戰鬥力多的多,否則當初路上天也不會跟花園精靈族合作了。

整體主要戰鬥力量靠的是辛德文明,而不是他們。

「暗影族是志在必得之勢,目前監察陣確認的已知頂尊戰鬥力數量是五百,其中有十個擁有血海魔影變異體頂尊,全都在神星……」

血海魔影……恆毅還記得當初第一次歷練的時候就曾經遇到過的那個變異體,最強絕技發動期間根本就是個殺不死的怪物!


當時那個才是何等修為?

頂尊實力的血海魔影完全就是個噩夢,絕技發動的時候大範圍區域內能支撐片刻的只有眾星之尊以上的修為,真正是敵人越多,越沒有殺死的可能。

還足足有十個之多!

此外還有四百九十個頂尊實力的暗影族,這簡直是強大戰鬥力傾巢而出。

沉默聽著的黑月如別人表現的一樣,但她心裡想什麼,當然只有她自己知道。

希拉星系的戰鬥計劃是她早就決定,本想用這場戰鬥至少入侵希拉星系少數星球,同時利用這場戰鬥成就她的功績,但以她的智慧需要讓暗影族實力強大的送死不錯,卻絕不會白白送死,死,必須有價值!讓暗影族奪取希拉星系打下基礎是計劃之初的價值,沒想到後來的發展變化讓她看到天賜良機。

沒錯,暗影族對希拉星系如今是志在必得,這裡將是暗影族未來的主星系,暗影族夢寐以求多年的聖地!

無論綜合戰鬥力,還是最強戰鬥力的數量暗影族都是絕對優勢,沒有失敗的可能,一點都沒有。

這樣的戰鬥力情況讓聽著的徐自在等人無不倒抽涼氣,根本沒得打!

「……眾星之尊二重實力的暗影族已確認數量是三千,眾星之尊修為是兩萬,其中很大部分來自暗影族主星系,神腦推測暗影雙帝也會抵達。」

敵人的消息情況是越來越讓人心涼……

暗影族幾乎傾巢而出,而他們不過是一個超戰區軍團戰鬥力的配置,根本不可能靠戰鬥力打贏這場戰鬥。

唯一的指望就是依靠種子陣的防禦設施堅守,不讓暗影族在援軍抵達前攻破希拉神殿下方的種子陣核心部分。


即使如此,都難如登天!

「暗影族戰鬥力分配情況?」許問峰繼續發問,白色女神將的辛德文明副統帥淡淡然道「這是最糟糕的一點,暗影族完全清楚我們戰鬥力分佈的情況,入侵的戰鬥力配置來看,神星為主,其它都集中在我們戰鬥力最集中的三百萬顆星球。」

諸多情況綜合下來,說他們之中沒有內奸,連恆毅他們自己都無法相信,絕對,絕對有人泄漏了信息,這已經是不存在疑問的結論。

但是,這個人是誰?

主動泄漏?還是連這個人自己也不知道的情況下被動泄漏?

「請安排,需要我們做什麼?」

「希拉神殿正面的戰鬥工作希望由你,恆頂尊,黑頂尊三位負責,請三位時刻留好退返歇息的後路,這場戰鬥不在於殺敵多少,儘可能讓暗影族無法攻擊希拉神殿的能量建築就是防守目的。」白色女神甲的戰精靈請求明確,恆毅,許問峰,黑月三人都明白的點頭。

暗影族的數量太多,任誰都不可能殺完,根本無窮無盡,就算全站著不動,累的他們胳膊都抬不起來了,也殺不完。

攻擊所有靠近神殿外部能量牆壁的暗影族,三人一組設法擊殺儘可能多的暗影族強大戰鬥力就是根本。

實力越強的暗影族對能量壁造成的破壞肯定也越大,如果讓大群眾星之尊實力的暗影族肆無忌憚的位置能量壁打,別指望支撐到援軍抵達。

恆毅,許問峰,黑月三人一組,出發前,恆毅望著徐自在,徐白潔她們,彼此以眼神示意保重,這才飛走。

這一戰他們無法一起戰鬥,修為實力不同,戰鬥中負責的區域和敵人也不同,由不得隨心所欲。

飛出去的路上,許問峰搭著恆毅肩頭苦笑道「這次我們三個麻煩大了。」

恆毅明白許問峰的擔心,戰鬥期間,尤其是安排完三百萬顆星球的埋伏計劃后,許問峰離開過軍部,黑月也離開過軍部,這都是嫌疑最大的;除了他們兩個,就是恆毅這個完全離開過希拉星系,亮度在監察陣範圍外跟花園精靈族接觸過的人。

如果監察陣沒有發現明確疑點,他們三個就是最大嫌疑人,其中恆毅的情況更糟糕,在監察陣以外區域的事情他根本說不清楚,即使不會因此定罪,他也絕對會在別人都沒有疑點的情況下,必然最被懷疑的那個人!

「我們問心無愧怕什麼!就用這場戰鬥的殺敵情況,訴說我們的清白。」黑月倒顯得十分從容。

「沒事的,實在沒有辦法的時候回了人類文明神腦會對我們進行記憶透析,自然能還我們清白。」

開啟的能量門外,就是面對暗影族的戰鬥區域了。

許問峰淡淡然道「先應付眼前的戰鬥。」(未完待續。。) 記憶透析,放在過去許問峰不會介意。

可是現在,他不願意。因為黑月的緣故他心裡剛多了一點自我的小九九,那些想法讓神腦知道的話,絕對會不利於他未來發展。

恆毅不知道這些,眼前的戰鬥確實最重要。

許問峰在前,黑月居中,恆毅最後,三人魚貫穿過開啟的能量門,飛出希拉神殿能量牆外。

外面靠牆位置,辛德文明戰士穿著各色的龍王甲,大多手握一把把沉重的雙手重劍或者別的重兵器,遙望虛空密密麻麻,蝗蟲群般蜂湧圍攻過來的暗影族。

許問峰飛到貼牆懸飛的戰士前列,戰劍橫擺身側,渾身被青色的護體真氣覆蓋。「恆毅你負責遊走殺傷所有靠近能量壁的暗影族,黑月和我保持適當距離,一旦遇到暗影族頂尊立即匯合,恆毅單獨遇上就把他們引過來。」

「明白。」

「行。」黑月淡淡然回了聲,那種自信讓恆毅和許問峰都為之側目。

恆毅和許問峰都清楚,最值得他們擔心的就是暗影族的血海魔影,以及可能出現的暗影雙帝在內的超頂尊實力級別。

遮天蔽日的暗影族伴隨時間的流逝,湧入希拉星系所有星系的數量越來越多……

一顆顆星球不過半刻鐘功夫就已經被暗影族幾乎填塞滿了空間,可是時空之門仍然在不斷打開,維持著時刻都有許許多多時空之門在傳送陣開啟的狀態。只要有空間,裡面就有暗影族飛出來,根本沒有人知道暗影族到底準備了多少數量的戰鬥單位。

只知道很多。很多,比希拉星系的總人口加兩大文明駐守軍隊的數量加起來還多百萬倍、千萬倍不止!


三百萬顆駐軍的星球兩大文明的戰士已經跟暗影族展開廝殺,蜂湧的暗影族無窮盡的沖向陣形穩定的辛德文明大軍,一把把沉重的兵器輕易將修為有差距的暗影族斬殺數個,可是瀰漫的暗影霧氣一點點的累加侵襲交戰戰士們的裸露的皮膚,讓他們的精力消耗更快。

徒手作戰的暗影族胡亂撲到辛德文明戰士的堅硬戰甲上,只管胡亂釋放遺傳天賦得到的法術絕技。真氣不停的爆破,他們往往只能夠來得及施放一兩招就被辛德文明的戴著厚實拳套的手砸爛了腦袋,可是倒下的暗影族後面立即又有更多填補。厚重的雙手劍揮舞一圈,面前一片七八個暗影族盡數被攔腰斬斷!


暗影族無休止的瘋狂進攻面前,結陣的兩大文明戰士的陣勢始終穩如泰山,根本沒有一處被突破。

形勢看起來。似乎很好。

一批戰士退到陣中。後面養精蓄銳的戰士們上前接替。

退下的戰士真氣消耗迅快,抓緊時間休息的同時,只負責施展戰神守護的神精靈們連忙為收起法甲的他們按摩身體,加速氣血流動。

否則短期內連續不停的高速揮劍,暗影霧氣的影響讓他們的經脈負荷沉重,難以如真氣般迅速恢復。

「怎樣?」忙碌的神精靈們每到固定時間就詢問按摩的戰士情況,被問的戰士立即回答道「行了,暗影霧氣的影響已經消除。」

神精靈便立即又飛到另一個戰士身邊。繼續如法炮製的消除鑽入戰士經脈的暗影霧氣。

戰精靈們手中的弓弩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時候,不停的對著戰士們蓄意留下的一點空隙不絕射擊。金色的溫蒂尼炮光將大群的暗影族轟的東歪西倒,修為低的一炮炸死大片,修為接近的接連十幾炮轟炸過去,還是成群成片的爆成粉碎;一支支翠綠色的能量箭透過戰士間空隙飛出去后立即化成立體扇形的大片,強勁的貫穿能力讓每一支箭至少都能連續不停的射穿六七個暗影族的身體,最後力盡的時候往往把兩三個暗影族串在一起,掙扎也難以分開。

人類文明的軍團戰士同樣經驗豐富,防禦型戰士在外,用厚盾封堵,法劍只管揮舞狂砍,純攻擊法術絕技路數的戰士在後面連續釋放一套法術絕技后立即後退,接替的人上來又釋放一輪。

瘋狂圍攻的暗影族頃刻間大片大片的死亡,卻始終沒有突破哪怕一道防線。

這種持續的輕鬆收割暗影族的順利戰況持續了不到一刻鐘,一些防線出現了眾星之尊以上修為的強大暗影族!

能量化的血紅色巨劍伴隨眾星之尊修為的暗影族急速衝撞,頃刻間將外圍防守的大群戰士盡數震的飛撞同伴,破開的缺口處,眾星之尊修為的暗影族冷酷無情的揮劍突擊衝殺,背後大量星尊修為的暗影族蜂擁自突破口湧入,兇狠的撲向身形短暫時空的辛德文明戰士。

能量實質化的武器一次次在砍在戰甲上,爆炸中經受千百次轟擊的戰甲終於出現破裂,倒下的暗影族後面的立即飛撲上前,狠狠把手爪插進裂開的戰甲後面的血肉之軀!

各種各樣的內臟被暗影族徒手掏出,又忙不迭的喂進嘴裡。

一個個戰精靈被突擊進來的幾個暗影族纏上,擺脫不得,手腳全被抱住,手中翠綠色的瑪雅長弓根本無法張開!

直到身上的女神甲在接連不斷的能量實質化兵器的攻擊下破碎,裂開,咽喉終於被暗影族一口咬斷,鮮血頃刻間被吸干……

三百萬顆駐軍的星球上的戰鬥無不如此慘烈。

神星的戰況也不例外,暗影族投入神星的眾星之尊以上戰鬥力數量最多。

辛德文明和人類文明的軍部被無窮盡的暗影族瘋狂圍攻,希拉神殿的情況同樣如此。

許問峰飛走能量牆外,戰劍過處,暗影族成片成群的被斬殺,可是殺死一群立即又飛涌過來一群,讓人連片刻的喘息之機都沒有;黑光的能量球環繞在黑月身體周圍,她根本不使用別的法術絕技,就那麼憑藉黑光能量球的保護不斷迅速飛移,但凡過處的暗影族無不被轟的全身上下都是窟窿,旋動繞飛的黑光能量球猶如收割機般,一時根本沒有近身還不死的!

恆毅憑藉瞬斬和紛飛亂斬帶來的突擊移走能力不斷閃移中只管發動威震天下,大片大片撲向城牆的暗影族盡數被活活震死,星尊三重修為的暗影族都不例外,每每震死大片,立即發動紛飛亂斬化作疾光貼牆疾飛遠處,銜接瞬斬閃入合適方位,一聲暴喝!

威震天下的白光能量夾帶龍魂之力的雙重重創頓時又將千丈區域的暗影族盡數震死!

星尊三重修為的對手原本威震天下不足以一擊斃命,但暗影族生存空間有限,遺傳能力缺少煉器師、陣法等能力,只有智慧變異體能夠學習煉器,布置陣法,建造煉器相關的設施,可想而知法器有多缺乏,幾乎所有暗影族都沒有法器裝備,防護能力低下,星尊三重修為的殺傷力、防護能力都不如法器齊全的星尊一重,只有眾星之尊修為的暗影族或多或少的擁有些法器,絕大多數是殺人收繳,少數是暗影神星系自產。

在恆毅得到神精靈戰神守護的附加下的殺傷力面前,一擊威震天下不知道殺死多少。

可是,恆毅殺的快,當他移走兩千丈外的時候,威震天下製造的千丈方圓真空區域又被無窮盡的暗影族填滿大半。

敵人,就是這麼多!

殺死多少敵人都沒有用,恆毅殺敵再怎麼迅快也不可能把侵入的暗影族殺完,千分之一,萬分之一都不可能。

他能做的就是不停的貼牆迅速移走,不停的一次次把在圍攻神殿外牆前的辛德文明戰士的暗影族全部殺死,減少能量牆承受的攻擊,讓辛德文明的戰士們得到儘可能多的喘息之機。


一間間法符店的傳送符被搶購乾淨,能搶到法符離開的人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