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見識過楚雲的手段,自然知道,憑現在的自己,肯定不可能是那名修鍊了太古煉體術修士的對手。

「找死!竟敢拿我當擋箭牌!」

夭姬夜冷哼一聲,瞬時間,一股充滿著死氣的黑色煙霧從他四周虛無化作一道長槍,向洛雲飛襲去。

當初洛雲飛在出手滅殺戈秋二人的情景,他都看在眼裡,知道不能因為這樣一名無關緊要的修士,得罪楚雲。

「聖子大人!」

洛雲飛見夭姬夜竟然對自己出手,心中一寒,連忙後退躲閃,知道眼前這名在南域大陸近乎稱霸的存在,在那名可怕的神秘男子面前,已經做出了讓步。

「找死!若是你再敢上前,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見洛雲飛躲過自己刺出去的長槍,夭姬夜面無表情道。

「是…」

見對方妥協,洛雲飛無奈的苦笑一聲,到了這個時候,他也只能希望,楚雲不會因之前的小事,而對他出手了。

… 南域沙州。

自從姚星宇管轄的勢力離開后,這片州域又一次變得荒涼起來。

不過此時,在這片荒涼的大荒上,卻有兩道身影相繼屹立於蒼穹之中。

正是尋找古城之地無果的水月凌和嚴瑜二人。

只是如今,在他們臉上,每個人的表情都十分凝重,彷彿遇到了一場莫大的危機。

「水月凌,之前你所卜卦的四處地方,如今沙州已經被我徹底尋找了一遍,先且不說我在此地沒有任何收穫,就連楚雲師弟的下落,我也沒有發現。」

身穿長裙的嚴瑜說完,絕美的容顏緩緩抬起,目光幽深的看了一眼在他們頭頂之上,此刻被無數暗黑色雷雲和金色雷霆交織的天空,肅然道,「亂世之州,如今已經過去一年之多,冥冥之中,我有一種預感,若是在接下來的半年裡,我還無法開啟古城之地,恐怕…我們嚴家的使命,就會斷送在我這裡。」

嚴瑜說道這裡,深吸了口氣,看向一旁的水月凌,目光中閃爍著耀眼的青色柔光。

她知道,關乎嚴家的一切,他們一族從萬古歲月中所籌備的計劃,唯有眼前這名修士可以挽救。

「我明白了。」

見到嚴瑜滿是渴求的目光,水月凌點了點頭,神色頗為無奈。

他知道,對方有求於他,多半是為了自己的使命。

可若是…

他真的無法讓嚴瑜滿意,尋得那處傳聞中的古城地。

恐怕失去一切的嚴瑜,也一定不會留下他的性命。

「之前的卦象,南域大陸,共有四處隱匿之地於古城有關,其中沙州不算,就只剩下宜州,茜州,孚州。」

「而這四處地域,因為當初楚雲兄弟的原因,我們率先來到沙州,不過…既然這裡也無法尋到,那麼…我們就只能前往卦象之中,最有可能出現古城的宜州了。」

水月靈說道這裡,苦澀一笑。

當初他來沙州,的確是有私心的,想從這裡,找到關乎楚雲的下落。

只是如今,這麼久的時間過去,他仍沒有發現楚雲下落,只能暫時放棄這一打算。

否則,且不說他最終能不能尋找到楚雲,就是嚴瑜,也肯定不會輕饒他。

「最有可能?宜州?」

嚴瑜聞言,原本泛著柔情的美目一下變得陰寒,「果然,我就知道,當初你讓我來這裡,更多的,是因為楚雲師弟。」

嚴瑜看了一眼面色平靜的水月凌,倒也不好發作,畢竟當初楚雲陷入虛空通道,多少也是和她有關。

「等嚴家的事了,我一定要將楚雲師弟從這片大陸找出來。」嚴瑜心中默默想著,沖著眼前的虛無抬手一點。

瞬時間,一道道光紗從她纖細的玉手竄出。

光紗流過四周的虛無,最終,一條彷彿深淵般的漆黑裂痕憑空從二人面前浮現。

裂痕內,一道道不屬於這片空間的陰寒之風從靜立在嚴瑜身旁的水月凌臉色拂過,令他額頭冷汗連連。

「又是虛空通道?」

水月凌看著面前風暴凜凜的漆黑走廊,喉嚨哽咽一聲,神色有些不自然。

他到現在,都還無法忘記,當初被太古大能追殺時的場景。

那可真的只差一點,就會有隕落的危機。

「走吧,蒼生大陣已經破碎,憑我現在的修為,還無法做到不顧及南域天機,肆無忌憚施展全部力量。」

「不過…就算是如此,我們從這裡趕到宜州,一天足矣。」

嚴瑜說完,已經向前一步,身軀沒入到面前的虛空通道中。


「唉…時也,命也。」

水月凌見嚴瑜離開,搖了搖頭,向前一步,同樣沒入到虛空通道中。

……

宜州。

此刻隨著楚雲一劍滅殺薛炎之後,在場的格局,微微有了一絲變化。


白雪柔被來自楚雲血脈深處的威壓囚禁,而慕容月如今又不知道躲到哪裡。

一時間。

先前還稱霸此地的神秘家族隨著楚雲一劍斬出,徹底瓦解,變成了狼狽不堪的弱小存在。

「是首領!那人是首領!」

山谷之中,不知道是誰開口吶喊一聲。

緊接著,那些屬於戈秋一方勢力的修士,紛紛面露狂喜,不敢置信的看向遠處渾身被青色光紗覆蓋的男子。

「真的是首領!先前我竟然沒有察覺到!」

「果然!我就說,那人為何會莫名其妙救下戈秋兄,原來他竟然是我們的首領!」

很多人互相交談,面色紅潤,彷彿遇到了一件久違的事情。

其實也不怪他們,畢竟先前在楚雲出現的時候,他們都沒有察覺到那名出現在山谷中,有著恐怖實力的修士,就是當初率領自己等人從柳州戰場取得勝利的楚雲。

有人歡喜,有人憂。

就在戈秋一方勢力的修士面露欣喜之時,那些先前被白雪柔控制,追殺戈秋一行人的先天境修士,則一個個臉色鐵青,面如死灰。

現如今,連他們的首領,白雪柔都被楚雲囚禁,生死未卜,更別說,他們這些很多連先天境高階修士沒有達到的弱小修士。

「哼!追殺我們那麼久,這仇,等首領斬殺了那妖女,我們一定要加倍奉還!」

人群中,歸屬戈秋勢力的修士中央,一名衣衫襤褸,在先前戰鬥中曾被斬下一臂的男子憤憤說道。

不少人聽聞他的話語,感同身處的點了點頭。

那樣子很明顯,他們一定要讓之前追殺他們的修士,付出代價。

「恩?」

虛無中,渾身被青色光紗籠罩的楚雲感受到下方修士中傳來的仇恨,皺了皺眉。

他不像普通修士,無法感受到這些玄之又玄的情緒,相反,每個人有什麼過激的表現,甚至不滿的情緒,他都能清晰感受到。

「好強橫的仇恨…可是,如今南域格局已經發生改變,無謂的殺戮,終究只是無謂。」楚雲搖了搖頭,心中暗暗有了定奪。

「藏在山谷中的那一位,若是你還沒有準備好說辭,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良久,楚雲身軀一閃,來到被囚禁的白雪柔面前,沖著遠處虛無中的某一個地方突然開口。

「什麼?他怎麼可能發現我!」

已經藉助自然之勢融入虛無中慕容月見到楚雲向自己這裡看來,化身蔚藍色的水幕身軀莫名一顫,差點暴露出自己。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不可能發現了我,他一定是在故弄玄虛,想要詐我出來。」慕容月心中自我安慰著。

「哼!我數三息,若是你還不出現,可就別怪我將你從這裡揪出來了!」楚雲目光盯著山谷內一處,見慕容月聽見自己的話,仍然無動於衷,不由冷笑。

他感受對方所在,根本就不需要動用靈識,只要對方活著,心中有所情感,他就能藉助蒼生怨念,感受到慕容月身在何方。

「一息…」

冰冷平靜的聲音從山谷中響起,融為虛無中的洛雲飛聞言,心中猛地一顫。

在剛剛楚雲開口的一瞬間,他心裡竟然不懷疑,對方真的有那樣的實力。

「不好,果然留在這裡想著混水撈魚是個錯誤的決定!」慕容月心中大驚,不舍的看了一眼遠處虛無中的通天光柱,連驅動著已經化作水幕的身軀,向著山谷外飛遁。

按照他的原本的計劃,是想著等到楚雲破除了青塵身上的秘密,他好混水撈魚,得到一點好處。

可是現在看來,這樣的計劃明顯是斷送他性命的關鍵所在。

「終歸還是太貪心了么?」慕容月一邊飛遁,一變心中默默祈禱,希望能在自己安然離開山谷前,楚雲沒有發現自己。

「哼!還想跑?你們這群神秘家族的修士,一個個自以為南域大陸的主宰,如今為何見到我,卻都想著不戰而逃,這就是你們的底蘊?」

楚雲冷眼看著虛無中的一角,不屑道。

這群人連和自己一戰的勇氣都沒有,又如何稱霸南域,在亂世中為王?

「他果然可以察覺到我!」聽到楚雲的話,慕容月心中一顫,先前他還在懷疑,楚雲是不是真的能發現他,可直到現在,當他聽到對方冷漠的說辭,他才發現,自己還是小看了對方。

「出路就在眼前,只要能在挺過兩個呼吸,我便能徹底離開這裡!」慕容月心中很快就有了打算,沒有因為楚雲的震懾停留在原地,反而繼續向外逃遁。

「真是冥頑不化!」


見到慕容月向山谷外飛遁,楚雲冷哼一聲,瞬時間,一股磅礴的威壓從他體內湧入,無數道肉眼難以看見的藍色光束向後者所在襲去。

他知道,好歹對方也是一名化靈境後期修士,單憑血脈中存在的威壓,肯定無法阻止慕容月逃遁。

「還有一息。」

眼看出口就在眼前,慕容月臉上浮現出一抹輕鬆。

不過。

就在這時,忽然間,慕容月感到腳下的動作一僵,化身為水幕的光影遲遲無法前進一步。

「這…這是什麼?」

一聲驚叫聲從虛無中響起,所有人聞聲看去,只見一名神色憔悴的男子半個身軀被冰晶覆蓋,在虛無中無法動彈。

「哼。」

楚雲見到慕容月現身,也懶得廢話,先前他施展出的冰之術法,乃是蘊含冰之本源的招式,自然不是僅僅參悟了三千大道的慕容月能抵抗了的。

「這股氣息,似乎有一種本源的感覺…此子參悟的冰之一道,為何會涉及到本源?」

山谷內,夭姬夜見慕容月被冰晶覆蓋,很快就明白,楚雲參悟的冰之一道,肯定涉及了本源。

只是他不明白,為何這樣一名在南域大陸從未有過任何名聲的修士,能觸摸到本源這股玄妙的力量。

「難道說…」

忽然間,夭姬夜身軀一顫,想起數年前,他在南離宗聽到宗門長老說起的一件事。

南域大陸,賀州之地,天地宮殿降臨。

數年之後,畢將有人得道,震懾萬古,主宰一域,沉浮九天!

… 「難道說,此子就是當初在賀州,開啟天道宮殿的人?」

夭姬夜神色凝重,心中暗暗想著。

若對方是開啟天道宮殿的修士,那麼,出現在此地的冰之本源也就可以釋然了。

一處不弱於古傳承地的神秘宮殿,其內機緣、傳承,又能少到哪裡?

「怪不得此人能在如此年紀,成長到『脫凡化靈』的極限。看來…就算我所猜測有誤,可離真相也已經不遠了,他如果沒有進入天道宮殿,肯定也和進入其中的人有關。」

夭姬夜自說著,倒也沒有多少羨慕之意。

他知道,一個人最終的成就,除了機遇和氣運外,更多的,還是自己本身的毅力和悟性。

否則不然,縱然外物資源在好,一名懶散的修士也難以成長到楚雲這樣的高度。


呲呲刺——

冰晶破碎的聲音響起。

此刻,慕容月神色鐵青,滿是後悔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