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樣得罪他,難道就不怕他報復嗎?滕紀元這人可不是什麼良民,在二年級仗著家裡背景和自身實力,欺負同學、調戲女生的事可沒少干。」

沒看東方凰,而是望著已經離開的滕紀元背影,鄭詩哲依舊不咸不淡的說道。

「如果他想要找事,我奉陪就是,今天我既然能夠擊敗他,以後定然也可以,他敢來我就敢打,直到打到他服為止。」

「咯咯……學弟還真是有王霸之氣呢?這性格,我喜歡。」

東方凰聽聞鄭詩哲的回答,特別是那句,他敢來我就敢打,直到打到他服為止,不由掩住櫻桃小嘴咯咯的笑起來,至於後面的那句話,則讓鄭詩哲的臉稍微紅了一瞬。

不過,也就緊緊是一抹紅色一閃而過罷了,他可不會自我感覺良好的以為東方凰真的喜歡他。兩人之間,以後必然會有更多的交手,而且他來到這個世界,一切還未明朗呢。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該交什麼人做朋友,該敵對什麼人?這一切,暫時性都毫無頭緒,就連天宮為何將他扔在這裡,用意為何等等,一切都還是個謎。

所以,對於感情,鄭詩哲能躲則躲,躲不開就權當不知道。原來的地球上的眾人已經夠讓他思念的了,而他必然也會離開這裡重回地球的,所以,君子之交淡如水吧!一切都以平常心看待便是,平淡為主。 【到這一章開始,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沉澱以及茫然之後,主角鄭詩哲的新的人生開始迎來一些起伏與高2潮了,當然新的對手、敵人的也會出現了,現在藍皓很想把一些陰謀陽謀等寫得深入一點。這些也是藍皓在慢慢的學習的東西。希望到時候能給大家一種回過頭來一想,原來如此的感覺。】

「殿下,人帶來了。」

特里斯特市西郊的某棟別墅大廳中,梵九天的貼身護衛梵影恭敬的對著正斜躺在柔軟的沙發上,抽著名貴的銀河牌香煙的梵九天說道。

「帶他進來吧!」

深吸了一口香煙,然後雙眼帶著一絲迷離,舒暢無比的吐出幾個煙圈后,梵九天才淡淡的說道。

梵影恭敬的退了出去,不久,便帶著一個頭髮亂蓬蓬、渾身髒兮兮、衣服破破爛爛的如同乞丐一般的人走了進來。

看到梵九天,「乞丐」瞬間雙眼就通紅了,如同暴怒的野獸一般,就要衝上去。

可梵影早已經料到了會這般情況,手中一直捏著的一個電子元件,輕輕一按,「乞丐」就如同觸電一般的倒在了地上,不斷的顫抖起來,口中更是吐出了白色的吐沫,想喊想叫,卻喊不出來,顯得痛苦極了。

兩分鐘后,看到時間差不多了,梵影又按了一下手上的電子元件,在地上痛苦翻滾的「乞丐」終於停止了顫抖,不過,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卻已經乖乖的跪在了地上,低著頭,一動不動。

「李東,作為狗,就應該有作為狗的覺悟,見到主人,除了尊敬巴結之外,不能有任何的其他想法,特別是想要變成瘋狗咬主人,這是大忌,明白嗎?」

梵影以深冷的聲音說著話,看向地上的李東,那一雙眼睛就真的如同看著一條狗一般。

誰曾想到,眼前這個頭髮亂蓬蓬的、渾身髒兮兮的、衣服還破破爛爛的乞丐,居然是不可一世的李家第三順位繼承人——李東。

這要是說出去,李東成了這樣的一個人,不說別人不信,李東自己都不信。可是,現在他卻真真正正的跪在了這裡,對著他的主人、也就是梵皇族的三皇子梵九天畢恭畢敬的。

將一根銀河香煙的最後一截吸盡,還剩下有一截手指長的煙直接被梵九天給按滅在了煙灰缸中。他抽煙,從來都不會抽完,都會流出五分之一的長度,這就和他做人一樣,永遠都是進退有度,從來不會作出不理智的事情。

好比那一晚上倪婭的成人禮,在你家別墅二樓大廳,幾次三番的被那個名叫鄭詩哲,毫無背景、毫無後台的孤兒小子給博了面子,他也沒有當場就發飆,以他帶來的人直接鬧場。他忍著,理智的選擇了過後在處理這事。

所以,當晚離開倪家大別墅,梵九天別派了人去追查鄭詩哲的底子,在確定了他跟秦小天的關係之後,直接來一個一石二鳥的計策,以婚姻說服倪家將倪璐嫁給他,同時賣力的將倪璐調教成一隻聽話的母狗之後,命她去偷取了曲度飛行的核心技術。

只是,一切他現在都沒有公布出去,和倪家的聯姻、曲度飛行的核心技術獲取等等,都處在保密階段。他在等,等他結束了地球聯盟的友好訪問,回到了梵皇星再說。至於曲度飛行的核心技術,他已經傳給了梵皇星由皇族控制的科學研究室去進行更深層次的技術攻堅了。那幫老不死的對這項技術可是無比垂涎的,現在早已經是加班加點的在研究攻破重重技術難關了吧!至於能否獲得突破,現在只是聽到了一些有可能的好消息,至於結果,必須得他回梵皇星后才知道。

也許要一個星期、也許要一個月,也許要一年,梵九天不急,心急不是他的特點,他永遠是那麼的理智,那麼的隱忍,他一直在等,等一個合適的時刻,將一切爆出來,將那個敢於駁他面子的地球人類,將秦小天給狠狠的踩死。


對於弱小的人類,梵九天就感覺他是在玩貓抓老鼠的遊戲一般,很顯然,他就是那一隻戲耍老鼠的貓,他會慢慢的將老鼠的所有退路封死,可是又不急著將他吃掉,而是一步步的將他逼死、玩死。只要厭倦了,才弄死它。

所以,梵九天打算除了倪家之外,在地球聯盟這邊找一個代言人,倪家必將要成為一個跨星域的集團的,雖然不會獲得多大的發展,但是絕對比倪家現在的情況好很多。這是倪璐犧牲和偷取曲度飛行的核心技術所換來的回報。雖然倪璐現在在他的身下已經被調教成一隻只想要情慾的母狗了。

為此,梵九天聽從了梵影的意見,找上了同樣和那個人類小子有矛盾,也想要報仇的李東。

當得知李東是WR地球區代理商李氏集團的順位第三的繼承人後,一個想法就冒了出來。既然要找一條忠心的狗,自然這條狗必須得玉米與棒子相加於身的。

所以,梵九天命梵影將李東給抓了回來,然後在他的身體內進行了一番只有梵皇星掌握的人體小改造,當然這番小改造對李東的身體,並未造成多大的傷害,更是提升了李東的自身實力和男人那方面的能力。

而在他見到李浩之前,梵影少不得的折騰和跳腳李東。握在梵影手上的電子元件,其實就是一個啟動開關,只要將它按下,李東就會受到強烈電擊的痛苦,讓他後悔做一個人。

「李東,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一條狗,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明白嗎?」

「…………」

李東沒說話,低著頭在那不斷的點著頭,已是默認。

「來,把這煙灰缸中的煙灰給我舔乾淨了。」

梵九天指指剛才他按滅了銀河香煙的煙灰缸,上面反著黃黃的污水,那是煙草中的尼古丁融合在水中之後特有的顏色。


李東抬起頭,望了望煙灰缸,雙眼中的紅光更盛,心態也是起伏不定,不過,最後還是如同一條狗一般的爬過來,一手抓起煙灰缸,一手抓著煙灰就往嘴裡塞,中間還因為吃得急,而被嗆到了。

吃完了煙灰,再將裡面的泛黃水液喝光后,還不忘學狗一般的伸著舌頭將整個煙灰缸給舔乾淨。

梵九天只是靜靜的望著這一切,就真的如同看待一條狗在做著這些事情一般,直到李東將煙灰缸舔乾淨了在輕輕的放在了鋼化玻璃台幾之上。梵九天才再次開口說話。

「李東,能夠成為我的狗,是你的榮幸,不是誰都有這樣的機會的。做我的狗,只要你夠忠心,我是不會虧待你的,我聽說,你是李家的第三順位繼承人,我問你,想不想成為李家真正的掌權人?」

聽到這句話,李東添完煙灰缸已經低下去的頭又再次的抬了起來。雙眼中的紅光快速的暗淡了下去,黑色的眼眸終於再出現了,只是其中卻帶著一絲混沌。

「…………」

依舊一言不發的李東,望著梵九天,卻點了點頭。顯然李家的掌權人,一直都是他的夢想,也是他最想擁有的。

「一個月之後,李家會很自然的交到你的手上,這是你成為我的狗的最開始的好處,以後會有越來越多的好處等著你,前提還是那句話,只要你夠忠心、夠聽話。」

這次,李東終於說話了,只是很簡單的應了一聲「是,主人!」,喜形於色卻也是不言而喻的。

「我聽說,你以前很喜歡倪璐,她現在就在那個房間裡面,你想不想艹她。」

梵九天又拋出了一個大驚喜給李東,李東聽聞這話,身下某物忍不住的就抬起了頭,沒辦法,誰叫他被梵影改造的時候,用上了異獸的帶疙瘩的大根呢。現在的他,下面的東西比一般的人類、類人類的都要大得多,長得多。

「去吧!就在那裡面,好好享用,以後她就跟著你了,隨你怎麼折騰,反正她現在也是一條只懂這事,只求被狠狠艹的母狗,和你正好做一對狗夫妻。」

聽到這句話,梵影雙眼中的神采有了一絲變樣,不過也是轉瞬就恢復了。殿下決定的事情,自然有殿下的意思,他只不過是一個貼身護衛,容不得他指手劃腳的,這是身為屬下的覺悟。

而李東,聽聞梵九天這樣說,便迫不及待的衝進了梵九天所指的房間之中。

果然,一絲不掛的倪璐已經躺在了床上任由幾個人在玩著了,高亢的shen1ying聲,一聲高過一聲,更是喊著:「不夠,不夠,快點、快點,我要更多、更多。」

早已忍受不住的李東直接將正在律動的那人扯了下來,掏出自己早已經硬的不能再硬的傢伙,直接就刺了下去。

正在興奮頭上的倪璐突然感覺到身下一空,還沒來得及問咋回事,就感覺到有更大更火熱的傢伙捅了進來。那被塞得滿滿的感覺,讓她更是高亢的喊了起來,瞬間就達到了直衝雲霄的境界。


梵影將房門給關上了,良好的隔音措施,將房間中的所有聲音都屏蔽了起來。

「梵影,以後你單線和李東聯繫,怎麼讓他掌控李家,怎麼玩死秦小天和鄭詩哲那兩小子,都你來辦,我只有一點要求,慢慢玩,別那麼輕易的就玩死了。」

眼中閃耀著不易察覺的陰狠光芒的梵九天對著站立一旁,一動不動如同雕像的梵影說道。

「是,殿下!」

梵影應了一聲,繼續站在那,一動不動的如同雕塑一般,他從小,就被以三皇子的貼身護衛來培養,一動不動的站著,不打擾皇子思考和行事,是他早已經學會的。三皇子有任何吩咐,他都必須無條件的去執行,哪怕是要他的命。而如果三皇子沒有任何的命令,那他就做一個雕塑的站在那,等待著命令。 【到這一章開始,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沉澱以及茫然之後,主角鄭詩哲的新的人生開始迎來一些起伏與高2潮了,當然新的對手、敵人的也會出現了,現在藍皓很想把一些陰謀陽謀等寫得深入一點。這些也是藍皓在慢慢的學習的東西。希望到時候能給大家一種回過頭來一想,原來如此的感覺。】

「殿下,人帶來了。」

特里斯特市西郊的某棟別墅大廳中,梵九天的貼身護衛梵影恭敬的對著正斜躺在柔軟的沙發上,抽著名貴的銀河牌香煙的梵九天說道。

「帶他進來吧!」

深吸了一口香煙,然後雙眼帶著一絲迷離,舒暢無比的吐出幾個煙圈后,梵九天才淡淡的說道。

梵影恭敬的退了出去,不久,便帶著一個頭髮亂蓬蓬、渾身髒兮兮、衣服破破爛爛的如同乞丐一般的人走了進來。

看到梵九天,「乞丐」瞬間雙眼就通紅了,如同暴怒的野獸一般,就要衝上去。

可梵影早已經料到了會這般情況,手中一直捏著的一個電子元件,輕輕一按,「乞丐」就如同觸電一般的倒在了地上,不斷的顫抖起來,口中更是吐出了白色的吐沫,想喊想叫,卻喊不出來,顯得痛苦極了。

兩分鐘后,看到時間差不多了,梵影又按了一下手上的電子元件,在地上痛苦翻滾的「乞丐」終於停止了顫抖,不過,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卻已經乖乖的跪在了地上,低著頭,一動不動。

「李東,作為狗,就應該有作為狗的覺悟,見到主人,除了尊敬巴結之外,不能有任何的其他想法,特別是想要變成瘋狗咬主人,這是大忌,明白嗎?」

梵影以深冷的聲音說著話,看向地上的李東,那一雙眼睛就真的如同看著一條狗一般。

誰曾想到,眼前這個頭髮亂蓬蓬的、渾身髒兮兮的、衣服還破破爛爛的乞丐,居然是不可一世的李家第三順位繼承人——李東。

這要是說出去,李東成了這樣的一個人,不說別人不信,李東自己都不信。可是,現在他卻真真正正的跪在了這裡,對著他的主人、也就是梵皇族的三皇子梵九天畢恭畢敬的。

將一根銀河香煙的最後一截吸盡,還剩下有一截手指長的煙直接被梵九天給按滅在了煙灰缸中。他抽煙,從來都不會抽完,都會流出五分之一的長度,這就和他做人一樣,永遠都是進退有度,從來不會作出不理智的事情。

好比那一晚上倪婭的成人禮,在你家別墅二樓大廳,幾次三番的被那個名叫鄭詩哲,毫無背景、毫無後台的孤兒小子給博了面子,他也沒有當場就發飆,以他帶來的人直接鬧場。他忍著,理智的選擇了過後在處理這事。

所以,當晚離開倪家大別墅,梵九天別派了人去追查鄭詩哲的底子,在確定了他跟秦小天的關係之後,直接來一個一石二鳥的計策,以婚姻說服倪家將倪璐嫁給他,同時賣力的將倪璐調教成一隻聽話的母狗之後,命她去偷取了曲度飛行的核心技術。

只是,一切他現在都沒有公布出去,和倪家的聯姻、曲度飛行的核心技術獲取等等,都處在保密階段。他在等,等他結束了地球聯盟的友好訪問,回到了梵皇星再說。至於曲度飛行的核心技術,他已經傳給了梵皇星由皇族控制的科學研究室去進行更深層次的技術攻堅了。那幫老不死的對這項技術可是無比垂涎的,現在早已經是加班加點的在研究攻破重重技術難關了吧!至於能否獲得突破,現在只是聽到了一些有可能的好消息,至於結果,必須得他回梵皇星后才知道。

也許要一個星期、也許要一個月,也許要一年,梵九天不急,心急不是他的特點,他永遠是那麼的理智,那麼的隱忍,他一直在等,等一個合適的時刻,將一切爆出來,將那個敢於駁他面子的地球人類,將秦小天給狠狠的踩死。

對於弱小的人類,梵九天就感覺他是在玩貓抓老鼠的遊戲一般,很顯然,他就是那一隻戲耍老鼠的貓,他會慢慢的將老鼠的所有退路封死,可是又不急著將他吃掉,而是一步步的將他逼死、玩死。只要厭倦了,才弄死它。

所以,梵九天打算除了倪家之外,在地球聯盟這邊找一個代言人,倪家必將要成為一個跨星域的集團的,雖然不會獲得多大的發展,但是絕對比倪家現在的情況好很多。這是倪璐犧牲和偷取曲度飛行的核心技術所換來的回報。雖然倪璐現在在他的身下已經被調教成一隻只想要情慾的母狗了。

為此,梵九天聽從了梵影的意見,找上了同樣和那個人類小子有矛盾,也想要報仇的李東。

當得知李東是WR地球區代理商李氏集團的順位第三的繼承人後,一個想法就冒了出來。既然要找一條忠心的狗,自然這條狗必須得玉米與棒子相加於身的。

所以,梵九天命梵影將李東給抓了回來,然後在他的身體內進行了一番只有梵皇星掌握的人體小改造,當然這番小改造對李東的身體,並未造成多大的傷害,更是提升了李東的自身實力和男人那方面的能力。

而在他見到李浩之前,梵影少不得的折騰和跳腳李東。握在梵影手上的電子元件,其實就是一個啟動開關,只要將它按下,李東就會受到強烈電擊的痛苦,讓他後悔做一個人。

「李東,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一條狗,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明白嗎?」

「…………」

李東沒說話,低著頭在那不斷的點著頭,已是默認。

「來,把這煙灰缸中的煙灰給我舔乾淨了。」

梵九天指指剛才他按滅了銀河香煙的煙灰缸,上面反著黃黃的污水,那是煙草中的尼古丁融合在水中之後特有的顏色。

李東抬起頭,望了望煙灰缸,雙眼中的紅光更盛,心態也是起伏不定,不過,最後還是如同一條狗一般的爬過來,一手抓起煙灰缸,一手抓著煙灰就往嘴裡塞,中間還因為吃得急,而被嗆到了。

吃完了煙灰,再將裡面的泛黃水液喝光后,還不忘學狗一般的伸著舌頭將整個煙灰缸給舔乾淨。

梵九天只是靜靜的望著這一切,就真的如同看待一條狗在做著這些事情一般,直到李東將煙灰缸舔乾淨了在輕輕的放在了鋼化玻璃台幾之上。梵九天才再次開口說話。

「李東,能夠成為我的狗,是你的榮幸,不是誰都有這樣的機會的。做我的狗,只要你夠忠心,我是不會虧待你的,我聽說,你是李家的第三順位繼承人,我問你,想不想成為李家真正的掌權人?」

聽到這句話,李東添完煙灰缸已經低下去的頭又再次的抬了起來。雙眼中的紅光快速的暗淡了下去,黑色的眼眸終於再出現了,只是其中卻帶著一絲混沌。

「…………」

依舊一言不發的李東,望著梵九天,卻點了點頭。顯然李家的掌權人,一直都是他的夢想,也是他最想擁有的。

「一個月之後,李家會很自然的交到你的手上,這是你成為我的狗的最開始的好處,以後會有越來越多的好處等著你,前提還是那句話,只要你夠忠心、夠聽話。」

這次,李東終於說話了,只是很簡單的應了一聲「是,主人!」,喜形於色卻也是不言而喻的。

「我聽說,你以前很喜歡倪璐,她現在就在那個房間裡面,你想不想艹她。」

梵九天又拋出了一個大驚喜給李東,李東聽聞這話,身下某物忍不住的就抬起了頭,沒辦法,誰叫他被梵影改造的時候,用上了異獸的帶疙瘩的大根呢。現在的他,下面的東西比一般的人類、類人類的都要大得多,長得多。

「去吧!就在那裡面,好好享用,以後她就跟著你了,隨你怎麼折騰,反正她現在也是一條只懂這事,只求被狠狠艹的母狗,和你正好做一對狗夫妻。」

聽到這句話,梵影雙眼中的神采有了一絲變樣,不過也是轉瞬就恢復了。殿下決定的事情,自然有殿下的意思,他只不過是一個貼身護衛,容不得他指手劃腳的,這是身為屬下的覺悟。


而李東,聽聞梵九天這樣說,便迫不及待的衝進了梵九天所指的房間之中。

果然,一絲不掛的倪璐已經躺在了床上任由幾個人在玩著了,高亢的shen1ying聲,一聲高過一聲,更是喊著:「不夠,不夠,快點、快點,我要更多、更多。」

早已忍受不住的李東直接將正在律動的那人扯了下來,掏出自己早已經硬的不能再硬的傢伙,直接就刺了下去。

正在興奮頭上的倪璐突然感覺到身下一空,還沒來得及問咋回事,就感覺到有更大更火熱的傢伙捅了進來。那被塞得滿滿的感覺,讓她更是高亢的喊了起來,瞬間就達到了直衝雲霄的境界。

梵影將房門給關上了,良好的隔音措施,將房間中的所有聲音都屏蔽了起來。

「梵影,以後你單線和李東聯繫,怎麼讓他掌控李家,怎麼玩死秦小天和鄭詩哲那兩小子,都你來辦,我只有一點要求,慢慢玩,別那麼輕易的就玩死了。」

眼中閃耀著不易察覺的陰狠光芒的梵九天對著站立一旁,一動不動如同雕像的梵影說道。

「是,殿下!」

梵影應了一聲,繼續站在那,一動不動的如同雕塑一般,他從小,就被以三皇子的貼身護衛來培養,一動不動的站著,不打擾皇子思考和行事,是他早已經學會的。三皇子有任何吩咐,他都必須無條件的去執行,哪怕是要他的命。而如果三皇子沒有任何的命令,那他就做一個雕塑的站在那,等待著命令。 被懸浮車從學校大廣場拉走,顯然是學校方面早就有了的安排。

懸浮車大概開了有一個小時后才停了下來,下車鄭詩哲發現,他們來到的地方應該是一處軍事基地之中。

因為四周都是草綠色的格調,以這種格調作為色彩的除了軍營,鄭詩哲想不出還有哪裡了。

「新兵蛋子們,歡迎來到魔鬼訓練營,我是你們的教官,我叫陳龍,現在,你們都跟我過來。」

一個軍官模樣,身高有一米八,皮膚稍微有點黑的中年男子走到他們八人的面前,渾厚的大嗓門立即就吸引了他們八人的注意力。

對這個教官的第一印象,鄭詩哲就覺得這人肯定是一個鐵血的軍人。 獨家蜜寵:總裁爹地矜持點 ,顯然有過殺人的經驗。

如此的一位教官訓練他們,顯然這個教官口中的魔鬼訓練營應該不那麼簡單了。八人都相互對看了一眼,相互都交流著一些信息,腳步卻不慢的跟隨著陳教官往前。

陳教官沒有帶軍銜,只是穿著軍用迷彩服,所以,也就沒人知道他的地位高低。

「念你們第一天來到這裡,所以,今天也不怎麼訓練你們,給你們兩分鐘換好衣服後到操場集合,我帶你們活動活動筋骨,做點放鬆訓練。」

聽到陳教官說今天沒有沒有訓練,只是活動活動筋骨、做一些放鬆訓練,龍飛、何其正等人臉上不由露出了喜色。

幾人拿上衣服,進入更衣間快速的更換,說是更衣間,其實也是洗澡間,不過是用水泥磚隔開的地方而已,頭上有個噴頭可以噴水下來洗澡,至於熱水就別想了,艱苦奮鬥、吃苦耐勞的部隊不會給予士兵這樣的優良待遇的。所以,冬天在這樣的冷水下,還是不密封的水泥隔板空間中洗澡,絕對會讓人忍不住的狼嚎虎嘯的。

三下五除二的換好了衣服,鄭詩哲就走了出來,一身迷彩服,配上他的寸頭,倒是有幾分軍人的架勢,迷彩服不說很合身,但是也不太寬。

很快,八個人都弔兒郎當的走了出來,龍飛那貨更是擺起了POSS想要用光腦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