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吼你嗎?相公,需不需要我幫你教訓他們?”見到自家男人被欺負了,女鬼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

“別!他們都是我室友,我們關係很好的。都是在開玩笑的。”林寒沒想到這女鬼如此護短,連忙開口打消了她的念頭。

“好吧!既然相公說不用,那便不用了。不過相公,你最好馬起來,否則,我不保證,會做出什麼事情來。”輕輕擡着手掌,一團黑色的氣體在她的食指間形成,她壞壞的一笑,那樣子讓人毛骨悚然。

林寒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從牀鋪爬下來的。落地時還是屁股着的地,險些沒有將自己的屁股摔成兩瓣。

鑑於這女鬼在盯着自己,林寒也顧不得去處理自己那摔疼的屁股,順便找了一套衣服穿拿着洗漱用的東西匆匆離開了房間。

林寒前腳剛走,女鬼後腳將衣服穿好回到了身。身子飄到剛纔那個罵林寒的室友身邊,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指尖的那團黑氣跟隨她的意識沒入到了那個室友的身體裏。

【嗯嗯,雞蛋也發現了,這廝有嚴重的人格分裂症,苦逼了我們的男主。哎哎哎。】 “今天這小子是抽什麼風,一大早都已經在操場跑了十多圈了還不帶停的。 ”在女鬼的淫威之下,林寒只能屈服。被強迫去了操場跑步,女鬼說,她的相公應該是頂天立地的大男兒,絕對不能是像林寒這樣的柔弱書生。其實有的選擇,她也絕對不會選像林寒這樣的。只是沒得選了,只能改造了。

至於她到底是怎麼讓從來不出門運動的林寒一口氣跑這麼多圈的,看看林寒身後跟着那幾只惡鬼能知道原由的。

林寒跑的兩眼翻白,舌頭往外吐出來,整個人都快要處於崩潰邊緣了。偏偏當他速度慢下來之後,有一隻惡鬼飄到了他的身邊,對着他耳根子吹着陰風。驚到他回頭一看,對了那張血肉模糊的臉頰,心一狠,咬咬牙繼續盲目的繞着操場跑起來。

趙二虎和林寒同寢室的室友難得看到林寒這麼勤快的晨練,自然跟了過來觀賞了一番。

只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一向以懶惰著稱的林寒居然一口氣繞着五百米長的操場跑了十幾圈。這尼瑪可是五千米距離了!而且還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越跑越快,那種視覺衝擊感,簡直讓他們歎爲觀止。

“可不是,這小子昨晚做春夢今早還跟吃了炫邁似的。”和林寒同寢室的有一個舍友王偉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林寒是哪兒來的動力竟然可以跑得這麼快。

“不過話說回來,劉峯那個小子今天都已經十幾趟廁所了,會不會吃壞肚子了?”他們的宿舍是四人一間的,還有一個叫劉峯的,今天早起來也不知道怎麼了,盡往廁所跑,初步估計了一下,最起碼已經去了十幾趟了。

林寒沒有注意到舍友這邊的動靜,終於在跑完最後一圈之後,女鬼才喊了一聲停。

林寒也呈拋物狀一個猛的停住之後,身子失控的朝前面摔了出去。

這一摔,好死不死的趴在了一雙擦的鋥亮的皮鞋面前。

“臥槽!你他媽是瞎了嗎!不知道我們成哥在這兒嗎?”一道囂張跋扈的男聲從頭頂處傳來,林寒面如死灰,看了看對方皮鞋因爲自己撲過去而沾的草屑艱難的吞嚥了一下口水。

身子有些顫抖的擡起頭看,赫然看見了一張油光粉面的臉睥睨的瞅着自己,那眼神好似在看什麼螻蟻一般。

“林寒!”趙二虎他們發現林寒這裏有些不對勁連忙跑了過來,纔打算將林寒從地方扶起來。沒想到有人一腳踹在了趙二虎的身,直接將趙二虎踹倒在了地。

“媽的!我們成哥讓他起來了嗎?扶什麼扶?你他媽道過歉了嗎?把我們成哥的鞋子擦乾淨了!”那個男生跟班跋扈的開口,趙二虎這才發現林寒招惹了學校裏的大哥級別人物。

“那個,成哥,對不起對不起!林寒他不是故意的。”知道鬥不過別人還去鬥顯然是不理智的,趙二虎深知這一點,連忙朝着對方道歉。一邊道歉,一邊從地爬了起來。

“成哥,林寒他是無心的,請你不要怪罪他。”王偉也跑了過來,幫林寒做開脫。

看見他們這副熊樣,成哥冷笑一聲,擡起腳在林寒的衣服蹭了一下,將皮鞋的草屑給擦掉之後。宛如對待一塊破布一般,直接從林寒的身給跨了過去。

自家男人受到如此恥大辱,女鬼的憤怒瞬間被點爆。

她一個閃身,了林寒的身子。

在對方快要跨過去之時猛地站了起來,那個成哥沒料到林寒居然敢站起來。被他這麼一站,他的身體失去平衡直接摔到了一邊去。

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一雙手已經扣住了他的腳。接着,便是跟摔沙包似的反覆摔打。沒過一會兒,那成哥從油頭粉面變成了豬頭模樣。

而這一幕將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尤其是趙二虎,完全沒有想到林寒這個慫貨居然這麼硬氣的教訓了本校的大哥級人物。還把人當沙包一樣摔打。

那些跟在成哥身後的小嘍嘍也被嚇得不輕,完全傻在了原地,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還有你們!”成功的將成哥幹趴之後,林寒如寒冰一樣的目光掃向那些跟隨在成哥身後的小嘍嘍。一聲怒吼,朝着他們衝了過去。

那些小嘍嘍被嚇得不輕,此時的林寒在他們眼裏是殺神的化身。他們立馬做鳥獸散,可沒有想到的是,林寒的速度極快。很快一把扣住了其的兩個嘍嘍,用力的往自己的身邊一拽,那兩個嘍嘍死死的被扣住了肩膀動彈不得。只能被林寒所左右,驚愕的轉過頭卻對了林寒那雙腥紅的眸子。

還沒來得及開口求饒,只聽見砰的一聲巨響響起,兩個小嘍嘍的腦袋被碰撞在了一起。隨即,身子慢慢的軟了下來。直接暈在了地,另外兩個逃走的小嘍嘍轉身看到這個場景已經完全嚇得走不動路了,腳底好似灌了鉛一般。兩條腿更是像秋分掃落葉似的一直打顫,看着林寒朝着他們步步逼近的時候。他們驚恐的瞪大了眼睛,一陣腥臭味從他們的下身散發了出來。

衆人定眼一看,才發現他們竟然被林寒身所散發出來的氣勢給嚇尿了!

“媽的!要老子道歉是嗎?那也要你們配!”林寒飛奔至兩人跟前,兩記乾淨利落的掃堂腿過後,兩個人成功的被掃趴在了地。臉還各自印了一個鞋印。

愛比煙花易冷 “我靠!虎哥,我沒看錯吧!”王偉以爲自己看錯了,怎麼都不敢相信林寒這小子竟然直接將成哥這一班人給乾淨利落的收拾了。

“……沒錯沒錯。”趙二虎也被林寒的舉動嚇成的懵逼狀,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這副身子果然還是太弱了,看來要加大訓練強度了。”“林寒”低頭看了自己這副瘦弱的身體一眼,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話音落下,林寒這樣雙腿一軟,直接倒在了他們的眼前。

【不愧是幾百年前的江湖兒女,佩服佩服!】 經此一戰,林寒從s大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卒變成了轟動學校的風雲人物。

不過這些林寒是事後才知道的,他昏迷之後是趙二虎和王偉將一起扛到學校醫務室去的。他一直到了午才醒過來,剛剛睜開眼看見了那張令他恐懼的放大的美顏。

“你身子骨真是太弱了,這麼弱的身子,以後可怎麼學武術學輕功?任督二脈也沒有通……”女鬼嘖嘖開口,滿臉都是嫌棄的樣子。

林寒一頭霧水,完全聽不懂她嘴裏說的那些是什麼。

武功這種東西,不應該是從小開始學的嗎?至少他看過的那些武俠小說武俠電視劇之類的,都是從小開始的。他現在身子骨都定型了,想要去練那些很難吧!

當然,這些話林寒只是在心裏想想並沒有說出來。

“我想好了,以後你去買幾個沙包掛在身,不管做什麼都要掛着。這樣久而久之,你的身體會增加許多的靈敏性。”讓他每天早起來晨練已經是極限了,居然還尼瑪要他每天綁着沙袋去生活。林寒有種深深的誤入賊坑的感覺,看着眼前這笑的人畜無害的女鬼,他心裏咬牙切齒,隱藏在被子下的手緊緊攥成了一團。

“怎麼?看你的表情,你好像不太願意啊!”女鬼見林寒久不回答臉色還緊繃的樣子,看起來是一副非常不滿的模樣。她輕挑柳眉,開口問了一句。

林寒深深呼吸了一口氣,自然聽出了對方語氣裏那濃濃的威脅意味。

“怎麼會~”他強顏歡笑,努力的從病牀坐了起來。

“林寒你起來了!”一道熟悉的男聲傳來,林寒循聲望去,發現是趙二虎。他的手裏拿着一個便當盒,看樣子是來給自己送吃的。

“虎哥你怎麼來了?”林寒故作一副輕鬆了樣子。

“別!你可別叫我虎哥了!我跟王偉還有劉峯他們商量過了,一直推選你成爲402的老大。以後叫你寒哥!”開玩笑,s大里能夠將成哥打的連他爹都認不出來的人怕是隻有林寒了。只要一想到早的場景,趙二虎發誓,從今以後,一定要唯林寒馬首是瞻。

“wif?”林寒一臉懵逼,顯然有些不理解爲什麼一向高傲自大的趙二虎會對自己說這樣的話。

“好小子,你快告訴告訴我,你之前是不是都扮豬吃老虎!居然幾招之內把成哥和他的那羣小嘍嘍打趴下了!”趙二虎湊到了林寒的身邊,將便當塞到他手裏的同時,一臉興奮的看着林寒。

林寒的表情更加困惑了,對趙二虎的殷勤顯然無法接受。

“還裝傻,我是別人嘛~你快說說,你是怎麼做到的?成哥那廝少說也有一百五六的體重,你到底是怎麼直接將他拎起來摔來摔去的。”趙二虎只要想到剛纔的那一幕,對林寒有股深深的佩服。

林寒聽到趙二虎越說越離譜,他又不是大力水手,怎麼可能把一個成年人拎起來摔來摔去?

在想辯駁的同時,眼神一不小心對了女鬼那張傲嬌的臉蛋,心裏立馬心領神會了。他記得自己跑完步摔倒之後直接暈了過去了,怎麼可能會做出這些事情。這一些只能說明,有人佔用了自己的身體,去做了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而這個人,是眼前的這隻女鬼!

碧玉嬌妻 “那個,二虎啊,我腦袋有些疼,我還想要再好好休息一下,你先出去吧!”林寒覺得自己有必要和這個女鬼談談,他只是想當一個低調的大學生,一直持續到學期結束好了了。他絕對不想招惹是非,但是這女鬼的行爲,已經給自己招惹了莫大的麻煩,讓他想低調都有些做不到了。

現在自己估計是轟動學校的人物了,林寒頭疼欲裂。

“額,好吧!”看林寒的蒼白的臉色趙二虎對林寒的話也是深信不疑的,起身離開了醫務室之後,他還不忘順手幫他把門關了。

“你沒事幹嘛去揍成哥!你給我惹了大麻煩了!”林寒千算萬算都算不到,這女鬼不單單是一隻猛鬼,還是典型的暴力女友。好嘛!有了這廝在自己身邊,他平靜的學生生涯估計此告別了。

“那廝讓你把他的鞋子舔乾淨,身爲男人,怎麼可以忍受胯下之辱!”女鬼冷哼一聲,將話說的誇張到了極致。

“嗯?”林寒一頭霧水,顯然對她的話保持高度的懷疑。

成哥這個人是很可惡,不過他對自己的鞋子可寶貝着。怎麼可能會讓人用口水舔乾淨。一聽這話是誇張過的。

“你放心,今天過後,那廝絕對不敢來招惹你的麻煩。他敢招惹你,我讓那些小鬼去嚇死他!”鬼嚇人的方法有一萬種,他如果還敢來招惹林寒。她保證自己會有一千種的辦法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

見對方面露兇光,林寒猛的拍了一下腦門。

自己這算是騎虎難下了,長嘆一口氣之後,忽然他想到了一個辦法。

既然是鬼的話,應該會害怕那些符咒纔對。如果自己改日去求一張平安符來掛在身,她和她的那些鬼是不是都不能靠近自己了。

“小子,你敢去弄符咒對付我,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後悔的。”女鬼掃了林寒一眼,一下子看透了他的心思。

林寒大駭,不明白自己的心思怎麼被這女鬼知道了。

“很好對吧?只要我願意,我可以聽到任何人心裏在想什麼。你以爲,那些普普通通的符可以將我制住?我又不是殭屍,況且,我是鬼王,算天師來了想要對付我都是不可能的。”女鬼沾沾自喜的開口,驕傲之色不言而喻。

林寒面如死灰,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一招惹招惹了一隻鬼王。

現在他終於理解,爲什麼這廝一點都不懼怕陽光了,因爲依照這廝的修爲,人間地府怕是她隨意來去了。

“我這個人討厭有異心的人,念你初犯,先饒了你。再有下次,我會也不管什麼,直接將你給弄死了。”明明是面帶笑容,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林寒在這六月天裏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雖然林寒並不知道鬼王修爲意味着什麼,但是這女鬼說,算天師也不能奈她何。 心裏有些數了,要知道這個世道信奉神明的人越來越少。許多的人都是無神論者,根本不信這世會有鬼神之說。更別提去相信什麼做鬼的傳言了。因爲小時候多多少少也看過一些殭屍片,現在擁有天師的道門更是少之又少。茅山可能有一些,但是不多,而且修煉到了天師,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輕易出手下山的。

簡而言之,林寒想要找天師自救,是毫無希望了。

看來以後只能屈服在女鬼的淫威之下了……

“快點跑,要翻過學校後面這座後山才許回來吃早飯。”林寒腿各自綁着兩個十斤重的沙包,自身體重一下子增加了二十斤之多,別說是跑步了,連走路都吃力。可偏偏這個女鬼不願意放過自己,凌晨四五點將他拉起來了,還說這個時候是天地靈氣最旺的時候,要善於利用每天這麼美好的時辰。

而利用時辰的方式,是到後山來爬山。

後山那是什麼地方,林寒心裏是千百萬個不願意來。加自己現在也不知怎麼莫名其妙有了陰陽眼,一些鬼物他不僅可以碰到,還能觸摸的到。牴觸心理自然是有的,但是面對女鬼,他是絲毫不敢有任何的反抗之意。因爲他想好好的活着,不想找死。

“記住,我叫柳楠兒,以後別在心裏一口一個女鬼的叫我,知道嗎?”柳楠兒拉起了林寒的手,一團黑色的煙霧從她的掌心飄出,纏繞在了林寒的手腕。沒過一會兒,他的手腕多出了一樣類似紋身一般的黑色圓環。

“這是什麼?”林寒不解的問道。

“這是契約,你已經是我的夫君了。我自然要跟你締結契約,不然依照你陰陽眼還能觸碰到鬼的體質,很容易被其它鬼盯的。爲了避免你被它們吃了,這是不得已而爲之的事情。”柳楠兒開口解釋了一番,林寒似懂非懂。

這估計跟豬肉打標籤是一個道理,打了標籤的豬肉是合格免疫的,而跟鬼締結了契約的人,則意味着是有鬼的人。別的鬼不能隨便動自己。

低頭看了一下手這個和自己的膚色融爲一體的黑色圓環,林寒發現自己的內心並沒有多少的牴觸行爲。再擡頭看了看柳楠兒,不得不說,不變成鬼模樣的她,長的還真是傾城絕代。

“好了,時辰不早了,趕緊抓緊時間!”柳楠兒看了看天色,毫不猶豫的朝着林寒的屁,股猛拍了一下。

這一下看似不經意,卻蘊含了了一絲靈力,疼的林寒一皺眉頭立馬衝了出去。

一口氣衝了後山,如同林寒所料的那般,這後山之的鬼怪可真是遍地都是。

刀逆笑成狂 纔剛剛踏進後山,他明顯感覺腳底傳來了一種柔軟的觸感。錯愕的低頭一看,發現地面多處了一顆鬼腦袋,而他的腳,好死不死的踩在人家的腦袋。

這麼一剎那的功夫,氣氛一下子變得極其尷尬。

林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嘴角,“那個……對不起。”說完,他連忙將自己的腳從人家的腦袋挪開。

才退到一邊的樹旁,心有餘悸的將手搭在了一旁的樹幹微微的喘着粗氣,結果手心卻觸碰到了一個溼,滑異常的物體。

林寒整個身子都僵硬了,木木的轉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手居然伸進了一張血盆大口的鬼嘴裏。而且這鬼嘴牙齒尖銳,往外冒着一絲絲的濃密的黑氣。

詭異的是,這隻嘴只有一張恐怖的大嘴,而且這大嘴一副隨時都會閉的樣子。

林寒想都不想立馬將自己的手抽了回來,膽戰心驚的擡頭觀望了一下前方的路。

他才明白陰陽眼真正的真諦,陰陽眼在晚都能夠清楚的視物。而他此去要經過後山的這條路,憑着一眼掃去,沒有幾百也有千隻!

小小的一座後山,爲什麼會聚集這麼多的鬼!

這裏難道是一個陰煞之地?

林寒大吃一驚的同時,更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早飯還吃不吃了!再不跑!是要老孃再好好的教訓教訓你!”柳楠兒爆吼聲劃破天際,嚇得林寒一個哆嗦,咬咬牙,閉眼睛往山衝。

不過怪的是,這一路,這些鬼雖然知道林寒可以看見它們觸摸到它們卻沒有對他發起了攻擊。而且從它們的表情來看,似乎在忌憚着什麼。

林寒還算安全無虞的越過了後山,到了山的那一邊。

抵達了終點線時,天色已經微微亮了起來,林寒擦了擦大汗淋漓的腦袋。剛打算按照原路返回,忽然,感覺自己的身子被什麼東西給纏住了。

他的身子一抖,低頭看了一下。發現是一個人頭蛇身的怪物將自己的身體給纏繞住了。

“好旺盛的陽氣,好香甜的滋味,讓我,吃了你吧!”那人頭是一個女人的模樣,長着一副蛇精臉,吞吐着嘴裏的蛇信子,對林寒張大了嘴巴。

眼看着那張嘴距離越來越近,林寒幾乎是本能的伸出手一把掰開了對方的大嘴,硬是沒有讓對方衝着自己咬下來。

而對方也顯然沒有意識到林寒竟然會對自己還手,而且自己用眼神施加在他身的**術竟然沒有起到一絲一毫的作用。

不由惱羞成怒,嘶吼一聲,使勁兒的甩了一下腦袋,將林寒的手甩開的同時。收緊自己的蛇身,更將將林寒的身子纏得的死死。而且蛇身還攀了林寒的脖子,林寒身的力氣一下子消失無蹤,臉色漲得通紅,一副快要昏死過去的樣子。

本以爲自己要嗝屁的時候,忽然,一道極其強大的力量從天而降,一掌打在了這顆腦袋。

剎那間,腦袋四分五裂化爲碎片的同時,血漿混合着腦漿四處飛濺,不少都噴在了林寒的臉。

“鬼……鬼王!”那人頭蛇身的怪物在被斬殺之前,張嘴吐出了最後的兩個字。

【對不住了各位,昨天還欠了你們一更,昨晚臨時有急事雞蛋跑出去一趟。今天給大家補,謝謝大家的關心和支持】 “不錯啊!怨靈級別的鬼怪,應該形成鬼丹了。”一道愉悅的女聲響起,如此沒心沒肺的。除了柳楠兒還有誰,她一把扯開了已經滑落在地癱成一團的人首蛇怪。伸出食指,一根尖銳的長甲這麼毫無預期的出現在林寒面前。

當着林寒的面,那猶如鋼刀一般鋒利尖銳的長甲劃破了對方身子。在一片血肉模糊的蛇身裏摸索了一番之後,一個指甲蓋大小的圓球出現在了她的掌心。

“這是什麼東西?”聽柳楠兒的語氣,這似乎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東西。

“這可是寶貝,鬼吃了能夠提升修爲,普通人吃了能夠擁有修煉靈力的體格。一般的鬼怪都是很難產生鬼丹的,只有些機緣巧合湊巧的能夠修煉出鬼丹,你的運氣不錯,遇了一隻怨靈級別還生出鬼丹的鬼怪來。這當做是給你獎勵。”這隻鬼怪既然是林寒發現的,柳楠兒自然不會佔用這枚鬼丹。

而且依照她的修爲,這種低等級的鬼丹對她已經沒有任何的作用了。

“不用了,我好好的人,不用修煉什麼靈力。”已經是和鬼註定牽扯不清的關係了,再吃了這鬼丹,天知道還會生出什麼變故來。

林寒幾乎是想都不想直接拒絕的,如此果斷的拒絕倒是讓柳楠兒有些意外。

“凡人修煉靈力的好處看來你是不知道吧?”雖然用鬼丹來修煉自己的身體被視爲法術界的禁忌,但是多少法術界的大佬們都用卑鄙齷齪的手段來收集鬼丹。

“有什麼好處?”聽起來像邪修,還能有好處?

林寒的眼底顯然寫滿了不相信,這倒是讓柳楠兒並不怪。

也是,剛剛開了陰陽眼,這段時間一下子接收的變故太大了,所以他纔會如此牴觸和鬼有關的東西。這也是實屬正常的。

“自古以來,凡人所追求的境界不過是長生不老,但是這世能夠做到長生不老的又有幾個人?服下鬼丹,你便可以延年益壽,如果你開始藉着鬼丹開始修煉靈力的話,有朝一日,你能長生不老,與天齊壽。怎麼樣,心動嗎?”凡人所追求的的事情,無怪乎是長生不老。柳楠兒不信林寒不心動,而如同她所想的那樣,林寒的身子震了一下,臉顯然浮了心動的樣子。

“等等,還是算了,算我長生不老又有什麼用,我想要守護的人都一一在我面前老去死去,我看還是算了。”人能長生不老,固然不錯。但是凡事有利有弊,他活下來了,但是他所愛的親人會逐一在他面前年華老去死去,那他一個人孤零零的活在世,又有何用?

林寒的話帶給柳楠兒很大的感觸,有一瞬間,她彷彿在林寒的身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不愧是我看的男人,你不要也沒事,我先幫你收着。等你哪天想通了我再給你。”說完柳楠兒將鬼丹收了起來,黑氣一出,鬼丹這麼消失在了她的掌心之,“不過這並不能成爲你不跑完全程的獎勵,還要翻回去,現在時間可不多了,錯過了食堂的飯菜,估計你要餓肚子哦!”柳楠兒一臉無辜的開口,那副樣子,看的林寒咬牙切齒。

這廝什麼都用飛的,自然無法體會他累成狗的心情。

算了算了!

誰讓自己倒黴呢!

想到這兒,林寒咬緊牙關,按照跑後山的路原路返回了。

不過這一次,是柳楠兒親自幫他開道,這途,柳楠兒見林寒幾度堅持不下來,還偷偷的用靈力幫助過他。這些林寒都有感覺,因爲每當自己身體變得沉重的時候,會忽然身體一輕,他可不認爲這是自己體質特殊的原因。很大程度,他知道這是柳楠兒在幫助自己。

所以林寒也不做他想了,用自己最快的速度下了後山。

回到後山山腳下,他纔剛剛打算將腳的鐵片給摘掉,沒想到一記鐵砂掌迎面襲來,直接將他拍在了地。

“誰他麼讓你摘的!除了睡覺,你一天都得戴着!聽到沒有!”想也知道這鐵砂掌的主人是誰,柳楠兒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咬牙切齒的瞪着林寒,那眼神讓人不寒而慄。

林寒艱難的吞嚥了一下口水,連忙從地爬起來,“算你生前是江湖兒女,但性子能不能溫順一點。這一口一個髒話的,哪裏有一點點淑女應該有的樣子。”這樣不溫柔的女人,難怪到死都是孑然一身沒有成過婚。

“你要我溫柔?”柳楠兒沒想到林寒居然還有膽子頂撞自己,不過他跟自己的相處倒是越發的放鬆了。這也是一件好事,她也不想要自己看的男人成天懼怕自己。

“嗯哼。”林寒點點頭。

柳楠兒會心一笑,那笑容,魅惑至極,她伸出纖纖玉指挑起了林寒的下巴,紅脣湊到了林寒的耳邊,“我的溫柔,你受得住麼?”說完,對着他的耳根子吹了一口氣。語調溫柔的好似要將人溺斃在她佈下的溫柔陷阱。

“算了!你想怎麼樣怎麼樣吧!”果然,林寒虎軀一震,直接丟下一句話逃走了。

看着他倉皇逃竄的背影,柳楠兒咯咯的笑了出來,隨後跟着林寒飄了過去。

林寒那叫一個痛苦,走路平時吃力了一半不止。等到他跑到學校食堂的時候,大部分的學生都已經早起洗漱完畢在食堂裏打飯菜了。林寒纔想要進去排隊買早飯,卻不小心看到了幾個熟悉的人。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寒哥,你最近可真勤快。”原來是趙二虎那一班人,他們看到了林寒連忙站起來邀請林寒過去。

看了看排的長長的隊伍,林寒也懶得再去排隊了,朝着他們走了過去。

“早看到你沒在牀我們知道你已經起來了,呶,這是幫你買的早飯。”沒想到劉峯還特地幫自己買了早飯,這着實讓林寒感動了一把。說了一聲謝謝之後,他坐下來狼吞虎嚥的咬了一大口。 食物放在嘴裏咀嚼了沒一會兒,被林寒吐了出來。

“怎麼了?”林寒可很少會挑食的,他基本是樣東西都會吃。爲什麼今天卻將吃進嘴裏的食物給吐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