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鐘很快過去,每個人都寫了。助理拿過來遞給唐宋,看到上邊的答案,唐宋只是笑了笑,輕聲道:「沒事,你們可以先回去了,如果有消息我們會通知你們,謝謝!」

幾人想說什麼,卻沒人敢開口,只能鬱悶的離開。回去等消息,就意味著沒希望……

等他們出去,王經理才按捺不住湊過來看了一下唐宋手裡的答案,不自覺冷笑起來:「都是空話,投資,說得倒是輕巧。」

五個人的回答全部都是拿來投資,因為時間段,寫的有點泛泛而談。那兩個年紀比較大的寫得邏輯性強一些,可實際上也只是空話而已。滿意到底是什麼,他們自己都沒有衡量。

唐宋翻閱著答案,尋思了一下才輕聲道:「王經理,等會每個人你都問一下這個問題。你就說,如果董事長給他一個億,怎麼讓我滿意。記住,是我給,還有,不要解釋什麼叫滿意。」

王經理不傻,很快明白他的意思,笑道:「行!心中自有衡量,要不然……董事長我發現你就是個人精,玩心理沒人比得上你。」

唐宋哭笑不得:「你這誇我還是損我?衡量,選擇,最容易體現一個人的本性。」

「是啊,懂得權衡,才懂得發揮自己的能力。夸夸其談的說投資的,基本都是空虛的主,很容易被挖……」王經理變得有點耐人尋味起來了,這問題可真有意思,說是滿意,其實就是想問對方有多大野心! 唐宋沒有再參與後續的面試,他知道王經理已經徹底懂得自己的意思。選拔人才,不一定非要能力多強,關鍵還是心態。集團現在發展到這個階段,需要的不是能力,而是心態。

王經理本身就是個人精,唐宋這麼一提點,他立馬就明白了。現在招聘的人才可不能是來這裡兩三年就跑路,唐宋要的是能長期伴隨集團發展的,而且不能像昨天那個王幹事那樣膨脹!

已經是上午十點,唐宋終於拿到周強和張若希的詳細資料。仔細看了一下,這才去會議室找兩人。

此時兩人還在排隊,參加面試的人實在太多了,哪怕五個人一次也要排隊好久。

見唐宋在門口招手,周強楞了一下,還是起身走過去:「唐總,你叫我?」

唐宋微笑點頭:「嗯,你們兩個過來吧,我們單獨面試。放心,我只會更嚴格。」

周強也沒多想,回頭跟女友說一聲,兩人趕緊跟上唐宋。上樓的時候,看到上面忙裡忙外的畫面,兩人又是羨慕又是緊張。

一世兵王 唐宋直接帶著他們到自己的辦公室,回頭看他們那緊張的樣子,不由笑道:「不用緊張,面試而已,又不會吃人。坐!」

兩人拘謹的坐下,助理上來給他們倒水,隨後沖著唐宋輕聲道:「唐總,幾位副總和總監已經過來,需要安排會議室嗎?」

「不用,」唐宋搖著頭,「讓他們自己搬凳子進來,要麼站著也行。也就幾分鐘而已。」

周強聽著冷汗直冒,幾個副總和總監都來面試,要不要這麼誇張?

一時間,兩人更加緊張了,不自覺的握住彼此的手,手心都是冷汗。

很快幾位副總跟唐心幾個總監都來了,打了招呼,然後就各自找位置坐。其實他們也很納悶,不明白唐宋為什麼非要在這時候把自己叫上來。難道是因為昨天那個幹事?

看著人都說到齊,唐宋深吸了口氣,輕聲道:「找大家過來,第一件事,讓大家幫忙面試。周強,介紹一下。」

周強吞咽著口水,擠出笑容站起來:「大家好,我叫周強,是個退伍消防員,這是我的女友張若希。感謝唐總給機會,讓我們前來參加面試,還望大家多多關照。」

說得相當乾癟,讓眾人一愣一愣的,更加不明白的看著唐宋。面試這種事,什麼時候輪得到他們這些副總出面?

唐宋沒有在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繼續道:「周強,你先說你自己吧,詳細介紹一下,然後說說自己能幹什麼。放輕鬆,其實他們跟我一樣,都不懂面試過程。」

這話說得眾人不由翻白眼,卻不得不承認,還真說對了!

他們都是副總級別,多少年沒參與過面試。作為公司高層,對底層面試壓根就是一無所知。

周強做了兩個深呼吸,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隨後才把準備的資料從頭到尾背出來。其實,他真沒太多經驗,但看得出來他確實有備而來。

他一直在強調,自己在消防和管理方面都有過出色表現,政府也曾經給他安排相應的工作,只是他沒有接受,選擇出來闖蕩。他還說了兩個例子,是當消防員期間的事。

唐宋耐心聽著,幾個高層卻沒太多興趣,這種面試對他們來說真沒太大吸引力。

等周強說完,唐宋及時鼓掌,也沒開口詢問,而是示意張若希站起來。

這下周強頓時緊張起來了,滿是尷尬的想說什麼,唐宋卻搶先一步:「張小姐,你大膽一些表達。」

張若希咬著嘴唇站起來,緊張的看了一下一幫高層,硬著頭皮開始打手語。

這一舉動讓眾人頓時愣了,就連唐心也是意外。難怪這女孩從頭到尾都沒吭聲,原來是啞巴。一時間,一幫人又怪異了,啞巴就算了,還缺一隻胳膊,怎麼工作?

氣氛很尷尬,張若希打了一會手語就停下來了,眼神尤為慌張的都快哭出來。周強頭皮發麻,站在旁邊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唐宋卻始終帶著微笑:「張小姐,你真不需要害怕。你就想,就算面試不成功,以後也不會跟他們有什麼往來。如果面試成功,遲早也要過這一關。不管他們是否看得懂,你都該表達你的。」

抬頭看了他一眼,那溫順的笑容讓人莫名的心暖,張若希沉了口氣,還是繼續一隻手打手語。不過這次她還配合了表情,而且大膽的在旁邊的小黑板上寫字。

其實這個張若希能力挺強,她做淘寶店挺成功,賺錢也不算少。按照唐宋得到的資料,她靠自己開淘寶店養活了一大家,妹妹還出國留學了。

一開始眾人也看不懂,可漸漸地配合上小黑板的文字,也就慢慢懂得她要表達的……

好一會,張若希才打完手語,又開始緊張的站回到周強身旁了。

氣氛再次陷入尷尬,唐宋忽然微眯著眼問道:「希望你們兩位回答我的問題,如果我現在給你們每個人一個億,你們要怎麼做才讓滿意?」

周強愣了,皺著眉頭:「一個億?如果給我的話,不管你滿不滿意,我先買套婚房,剩下的再說。」

噗!

唐心差點沒笑出聲,其他高層也是尷尬的咳嗽起來。這回答真是,尷尬!

周強老臉有些發紅,但他並沒有解釋。在他看來,有錢就該買婚房,沒什麼不對的。

張若希沒有急著回答,反倒是眨著眼打量了一下唐宋,忽然露出了笑容。看到她的笑容,唐宋暗暗感慨,其實她非常聰明!

果然,張若希壯膽的再次走到小黑板前邊,就寫了三個字,支持他!

啪啪……

唐宋由衷的鼓掌,滿面笑容:「這個答案我很滿意。兩位,你們先到外邊稍微等一下,我跟幾位商量一點事。」

周強頓時迷糊了,其他人從頭到尾都沒開口,就這樣完了?這面試,著實尷尬。

等他倆出去,唐宋掃視著眾人,勾著嘴角:「現在開始說第二件事,我想創立一個部門,接納一些殘障人士進來工作……」 麻婆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漆黑的樹林裏,我望着她離開的方向看了一會,雖然和關心也想跟上去看看,不過因爲張勝的緣故,我還是忍住了。

張勝還昏迷着,看樣子一時半會也醒不過來,我也只好坐到他旁邊,望着月色明亮的夜空發呆。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莫名的想起了小黑貓,來拉咕村之前劉宇曾給我打過電話,說聯繫不上陳柏和小黑貓,他倆就像是從人間蒸發了一樣,也不知道他倆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找到醫仙前輩。

這次的事情解決了之後,只要拿到那本張前輩身前留下的關於蠱術的書,我和冰窟窿就離開這裏趕回去。回去之後要是陳柏和小黑貓還沒回來,那我就和劉宇還有李慕顏商量一下,要不要我們去找找陳柏和小黑貓,就這樣等着,又沒有他倆的消息,真的是太讓人擔心了。

腦子裏亂七八糟的想了不少事情,身旁的張勝在這時候終於是有了動靜,他睜開眼,一臉迷茫的往四周看了一會,忽然猛的從地上站了起來,驚慌的往四周望了一圈。

我有些莫名其妙,也趕緊站了起來,問他怎麼了。他眼中還帶着驚恐之色,問我之前那個追着我們的巨大蟲蠱去哪了,我們是不是已經死了之類的話。

沒想到他還記得昏迷之前的事情,難怪他一醒來就露出這副被嚇慘了的表情,我趕緊告訴他那隻巨大蟲蠱已經被麻婆給解決掉了,讓他不用擔心了。聽了之後,他終於是鬆了口氣,有一屁股坐重新坐到了地上。

他靠着身後的樹,擦了擦臉上的冷汗。“嚇死我了,我還以爲我們這次都死定了。”說完之後,似乎有想到了什麼,疑惑的看着我問道。“那麻婆他倆呢?”

我告訴他冰窟窿和麻婆在附近對付着李延,因爲他剛剛昏迷着,所以麻婆讓我待在這裏留下來照顧他。他一拍腦袋,說自己沒用,什麼忙都幫不上。我讓他不用自責,他根本不是術士界的人,這些事情不是他一個普通人能應付得了的。

“他倆離開有多久了,我們要不要過去幫幫忙?”他對自己之前的表現還是有些在意,開口問了一句。

說實話,我也想過去找他們,可是我倆去了的話估計也幫不上什麼忙,甚至可能會給他倆添麻煩,而且麻婆臨走之前叮囑我有一定要在這裏等着,不能亂跑。

還有一件事那就是從剛剛開始我就沒聽到遠處有打鬥聲傳來,樹林裏一時間安靜了不少。不知道是他們打着打着離這裏越來越遠了,還是出了什麼事,我心裏十分擔心。

最後想了想了,我決定還是和張勝一起往麻婆離開的那個方向走過去看看,樹林裏越是安靜,我越是不安。我帶着張勝一起往麻婆的離開的那個方向開始走,夜裏的山林路不太好走,但對於我和張勝來說這不算什麼。

走了沒一會,就聽到前面有腳步聲在想我倆這個方向走來。我拉着張勝到一旁躲了起來,沒看清來人是誰之前,我倆都不能大意。很快的,我倆就看到了三個人影走來了。

雖然看不太清楚,但是我一眼就認出了冰窟窿的身影,另一個佝僂着身子的人應該就是麻婆,在他倆箇中間,雙手被綁着的那個人難道會是李延。

見到是他們倆個我大喜,心裏懸着的石頭也放下來了。

“冰窟窿,前輩,你兩可算回來了。”我從躲着的地方走了出來,喊道。身後的張勝也跟了出來。

“你倆怎麼過來了,我不是讓你倆在原地等着嗎?”原本我出來的時候,冰窟窿和麻婆還一臉謹慎,一副防範的模樣。等看清了是我張勝後才放鬆了下來,麻婆皺着眉頭開口問道。

我說張勝醒了,因爲沒聽到打鬥的聲音了,所以我倆就打算過來看看究竟。

“李延竟然被你倆抓住了,這下好了,村裏人有救了。”我看了一眼,渾身上下十分狼狽的李延,由衷開心。李延的手被綁着,冷着臉,嘴角還帶着血漬,一句話也不說,冷冷看了我一眼,然後別過了頭。

這一下我發現了他眉宇之間趴着一隻蟲蠱,那隻蟲蠱很小,不認真看的話,我還以爲是原本就長在那的一顆小黑痣。“他額頭上的蟲子是?”

麻婆解釋說這時他和冰窟窿抓住李延後,她趁機給李延施下的蟲蠱,這蟲蠱的作用很大,只要他眉宇間的那個蟲蠱沒拿掉,那他這輩子都沒法再使用蟲蠱了,相當於把他的蠱術給封住了。

“那村裏中的寄生蠱怎麼辦,他有沒有解開?”張勝急忙開口問道,這是他心裏最關心的一個問題。

“這問題也不用擔心,他用不了蠱術,那麼村民們身體裏的那些寄生蠱也不會再爆炸,只要我一會去把他們體內的寄生蠱祛除了就行。”

一聽麻婆的話,張勝才徹底鬆了口氣,只要村裏人沒事,他就放心。

李延這是眼中的怒意更甚了,衝麻婆大吼道:“死老太婆,既然落到了你們手裏,我勸你們還是快點趁這個機會把我殺了,不然等到我有機會了,必定要你們幾個死無葬身之地。”他的聲音裏帶着滿滿的怒意和殺意,表情也變得猙獰。

“這你就放心吧,你逃不掉的,我也不會輕饒你,張師弟的仇我會一一的和你算賬的。”麻婆臉色也沉了下來,冷冷回道。 把自己的想法毫無保留的給幾位高層說出來,其實唐宋想了不少,雖然很多細節還沒能處理好,但結合跟王經理的交流,方案已經初步成型了。

聽著他說完之後,一幫人交頭接耳議論起來。唐宋面色平靜的掃視眾人,輕聲道:「有什麼問題儘管開口,畢竟我在這方面基礎薄,跟你們這些老油條沒法比。」

遲疑了一下,略顯肥胖的王副總站起來,沉吟道:「不可否認,這個方案確實利大於弊,但真正操作起來並不好處理。首先的麻煩是,平衡問題。怎麼去維持平衡,不管是待遇還是心態,都是重大問題。另外,這樣會大大提升用人成本,我們集團現在正是發展迅猛階段,其實不應該在這時候分心。」

「我倒不這麼認為,」戴眼鏡的周副總反駁著,「這段時間我們發展確實迅猛,但你們也別忘了這個發展是怎麼來的,上面一定也都盼著我們能拿出一點成績。我倒認為董事長這個項目是可行的,而且也容易給我們集團打口碑。前段時間的混亂,一定程度上還是讓集團的聲譽有所損毀,我認為項目就是可以進行的。至於用人成本問題,我反倒覺得只要管理妥當,並不會帶來多大麻煩。」

「我贊同周副總的觀點。集團發展到這一步,需要的不僅僅是蓋頭苦幹,還需要一點工程。眼前這個項目最容易吸引眼球,也算是給上面標明,我們集團不會膨脹得過分……」

一幫人七嘴八舌的,有不好也有覺得好,眾說紛紜。

眼見他們熱鬧起來,唐宋苦笑的拍手示意眾人安靜,輕聲道:「這樣,大家整理一下思緒,然後表決吧。其實說實話,這段時間我不在,以後一段時間我也可能不在集團。集團未來發展成什麼樣,我不知道。只能說,我現在是想辦法給集團輸入一些新鮮的血液,我知道集團的膨脹帶來什麼,沒怪誰的意思,人性不是那麼容易控制。有些話,相信你們都聽得懂。總之,好好考慮一下,一會表決吧。」

之所以設立這個項目,唐宋是真心從長遠考慮。集團經濟膨脹的同時,人心也在膨脹,如果拿不出一點成績給上面看,哪怕是形象工程,遲早上面會插手。

當然了,因為項目是臨時想到,他也不敢保證這個項目是否真的湊效,所以才跟他們討論……

看著眾人低聲議論,唐心忽然站起來,潤了潤喉說道:「我說兩句吧。首先呢,集團最近的發展迅猛,但通病我相信都看到。我新來的,很多事情看得不夠透徹,但我知道公司選在急需轉移一些視線,也可以說需要為長遠的突破做準備。其次,我哥的性子你們也都清楚,集團來來去去也就我們一幫人在管,我嫂子以後估計也很少來上班了。所以,拜託各位認真考慮一下集團的未來,而不是僅僅從短期考慮。」

眾人頓時沉默了,唐宋不來上班,他們倒是知道。可如果連方怡都不來,那就有點不一樣了。

說白了,他們雖然都是高層,也都有股份,但控股成分並不多,大部分都在唐宋跟方怡手裡。唐心的這些話無疑是在提醒他們,這將關係到集團的未來……

見他們不吭聲,唐宋暗暗搖頭,嘆道:「說到這個,那就提起第三件事吧。我打算找個人替代我的位置,或者說,集團需要一個真正的決策者。不是我這種半吊子,而是一個真正內行人。唐心說得沒錯,方怡不會再來上班,至少一年之內不會。你們如果覺得自己能勝任這個位置,不需要有太多顧慮,大膽的跟我說;或者,有什麼好的人選,也可以跟我說。職場勾心鬥角我不懂,我就一句,有多大能力端多大碗。我的性子你們也都了解,別跟我玩虛的。」

周副總苦笑:「董事長,你這是打算徹底做甩手掌柜啊。如果這樣的話,這個項目就更應該用心做,哪怕是投入再大也需要搞起來。 小飛行 首先,新的決策者需要成績和名聲;其次也正如唐總監所說,需要新的血液和視線。只是這決策問題,我覺得有必要慎重考慮人選才好。」

王副總也跟著點頭附和:「是啊董事長,說實話你雖然年輕,對經商方面不太懂,但手段卻很能服人。就我們這幫老油條來說,哪一個不心服口服?真要換了個人,還真不適應。」

唐宋起身繞過桌子,微笑道:「我也就一混子而已,還是需要一個內行人管理。正好現在這兩件事大家好好商量一下,覺得自己能勝任就大膽的說,又不會吃虧。我說了,勾心鬥角在我這裡沒意思。」

眾人面面相覷,這麼說的話,誰敢站出來啊!

他們都是老油條,知根知底的,顧慮一個比一個多。真要站出來,意味著總要得罪一部分人。

掃視眾人,唐宋更是無奈了。早就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其實不少人都有能力,但是不敢接,這一點方怡早就看透了。

沉默了一會,周副總忽然站起來:「董事長,我表個態吧。第一,這個項目我百分百支持。第二,我個人自認為還沒能力坐這個位置,但不管是誰坐,我保證服從安排。」

「我也是,」王副總緊跟著站起,「項目雖然有些問題,但從長遠來看,確實應該好好做。董事長這位置,我不行,不夠正面拿不出手,但絕對服從安排。」

一個接一個起來表態,唐宋哭笑不得:「你們幹啥呢?坐下坐下,都說了別跟我玩虛的,是真心交流。我知道你們,這不是跟你們商量嘛。」

「要不,我推薦個人?」周副總很不確定的掃視眾人,「我們這些人肯定是不夠格,但有一個卻可以,而且正好也閑著。」

唐宋眼前一亮:「說說看。」

遲疑了一下,周副總還是硬著頭皮:「雷亮,前T集團董事長……」

還沒等說完,王副總已經倒吸了口涼氣:「老周,你這夠狠啊,直接把他給整來,要人命的節奏。」

唐宋暗暗驚奇,這雷亮是什麼人物,很牛嗎? 商量了足足有十五分鐘,唐宋才讓眾人散去,周副總跟唐心留下。

殘障人士加入的這個項目肯定是要做的,已經沒人反對,只是很多細節要做好而已。現在真正頭疼的是,董事長這個位置誰來坐。不說董事長,總裁總要有人當吧?

除了雷亮,王副總他們還推薦了幾個人,唐宋也不了解。不過看他們那意思,這個雷亮似乎很牛,總說如果能挖來倒是可以,就是他們可能會很疼。具體為什麼會疼,唐宋就奇怪了。

等眾人一出去,周副總便苦笑:「你是想了解這個雷亮吧。前T集團董事長,一個雷厲風行的牛人。他一手創立T集團,但是跟下邊意見不合,勸不動董事會,一氣之下就甩手不幹。這人出了名的鐵血,他奉行的管理制度就是強橫,業界很有名。其實說實話,目前我們集團發展到這個階段,最適合的就是這種,但只能用在過渡期。」

唐宋不由皺眉,要這麼說的話,一個過渡期有什麼用?

只聽周副總繼續道:「你不懂商業,一個集團的過渡期,搞不好是二十年,三十年。雷亮這個人的關係網也很強,很多人都服他,只是有時候太不近人情。他跟T集團董事會鬧翻,據說是因為決策上的分歧。事實證明,他離開T集團之後,集團迅速衰落。目前這個階段,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他,名氣也大。」

盤算了一下,唐宋問道:「他現在在哪?」

「應該是在S市,聽說前段時間他妻子做了手術,估計是陪著妻子吧。董事長,你真打算甩手?」周副總還是有點擔心,「其實這時候甩手對集團並非好事……」

不等他說完,唐宋已經聳肩:「我知道,但總會有陣痛期。再說了,難不成你們還指望我?」

這下周副總竟然無言以對了,確實,這小子對商場一竅不通,管理方面跟方怡比起來差遠了。而且周副總也清楚,唐宋這種風格就適合迅速發展,膨脹一下,真要穩定下來,他沒辦法勝任。

見周副總欲言又止的,唐宋一笑:「知道你擔心什麼,放心,我走了,我的人還在呢。」

「呵,有這話我就放心了。」周副總露出了笑容,「只要不崩盤,有點陣痛也是正常……」

等周副總離開,唐心忽然擰著細眉低聲道:「我是不是,不該提起這件事?」

唐宋嘆了口氣:「沒有什麼該不該,遲早都要面對。只是,接下來一段時間你可能有點辛苦,我得找個人幫你才行。不是不相信他們,而是有時候人心沒辦法控制。」

本來唐宋並不打算這時候提起,而是想著找到合適的人選之後才說。但現在既然已經說了,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就希望,不要有人有不良心理才好……

唐心略帶懊惱的拍著腦袋:「我也是笨,一旦涉及到利益,怎麼可能沒想法?」

唐宋甩開思緒,抿著微笑:「沒關係,有光明就有黑暗,有時候黑暗也未必是壞事。行了,你先去忙吧,我得跟周強他們商量商量。」

目送唐心出去,唐宋才苦笑的搖頭。唐心還是不夠成熟,處理事情依然不夠穩重。儘管表面上已經足夠強勢,但處理問題總有點想當然……

兩分鐘后,周強跟張若希進來。發現只剩下唐宋一個人,兩人不由心涼。

看了一眼兩人,唐宋抿著微笑:「首先,恭喜兩位成為我們公司的正式員工。」

「啊?」周強頓時愣了,張若希也有點不可思議的瞪大雙眼,就這樣成正式員工了?

「不用啊,坐下,有些事跟你們商量。」一邊說著,唐宋一邊給他們倒水,「其實得感謝你們,今天你們的到來,給了我很大啟發。我剛跟他們商量過了,打算組建一個團隊做個項目,專門針對跟你們一樣的殘障人士……周強,我想讓你幫我擔任這個項目的負責人。」

「額,唐總,你不是認真的吧?」周強兩眼瞪大,才來面試就讓他做負責人,這都什麼套路?

唐宋翻著白眼:「我臉上難道沒寫認真兩個字?正經的,聽我說完……」

耐心的跟他們把項目大概說了一遍,其實就是組建一個部門,接納一部分殘障人士進入集團參與工作。但這背後涉及到的可不少,首先是找人,還有就是維持平衡和心理輔導,再有就是宣傳等等。可以說整個項目真要做起來其實非常龐大,而且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做完。

周強兩人聽著不覺有些興奮,蠕動喉嚨:「唐總,你要真設立這樣的部門,我替那些殘障人士感謝你八輩祖宗!」

唐宋哭笑不得:「別說得那麼高大上,這其中涉及到的問題可不少。不說別的,就說選人。雖然我同情大部分殘障人士,但有些人的人品……」

沒有說下去,周強卻明白。殘障人士的混亂也不少,而且有些人根本不值得同情,這一點他也很清楚。

深吸了口氣,周強站起來,鄭重道:「不管怎樣,這是對我們的認可。唐總你放心,不敢說我能做到完美,但一定會竭盡全力!」

他沒有拒絕,因為知道唐宋招聘自己進來的目的,就是看中自己是殘障人士。既然人家能看得上自己,周牆也豁出去了。這事真要辦好了,能讓多少同胞受益,那可是積功德的大事。

張若希也在旁邊兩眼放光,聰明的她猜得到唐宋很可能會聘用自己兩人,卻沒想到居然要搞這麼大。現在確實有一些企業接納殘障人士,尤其是網路企業,可大多都是在壓榨。按照唐宋所說的方案,更多的反而是幫助……

唐宋滿意的點頭:「有你這話就好,大膽自信的去做,會有人配合你。總之呢,希望多年以後我們都可以為了這個項目而驕傲……」

聊了一會,唐宋便讓他們走了。一個人坐在辦公室里,腦子卻有點空。

其實他也有點迷茫,不知道自己做的這些決定是好是壞。沒有對錯,但總有好壞。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為集團的未來考慮,還是在毀了集團。

決策,有時候真沒那麼容易…… 麻婆說完之後,眼神十分的犀利,跟之前和藹的模樣天差地別。對於張前輩的去世,她心裏肯定十分的憤怒,而張前輩去世的始作俑者就是李延這個欺師滅祖的傢伙。

除了李延眉宇之間的那個蟲蠱之外,我看到綁着他雙手的繩子也不是普通的繩子,繩子上畫滿了符文,估計這繩子也和他眉宇間的那個蟲蠱有差不多的作用。

冰窟窿提着斬鬼刀站在一旁沒有說話,臉色有些蒼白,因爲差點被斬鬼刀控制的緣故,再加上還要對付李延,所以他看上去很累很虛弱。我有些擔心問他還好嗎,他點了點頭說沒問題,休息一會就行了。

“我們現在是要回山洞裏去嗎?”張勝最關心的就是村裏人的安危,開口問道。

麻婆看了一眼李延,然後讓我和冰窟窿押着李延開始往山洞那走去。山洞離這裏也沒多遠,沒一會我們就又回到了山洞這裏。在進去山洞之前,爲了防止李延搞鬼在我們進去之後驚動兩邊洞壁上的蟲蠱,那些蟲蠱十分危險。要是它們撲到我們身上了,那我們絕對活不了,連逃出去的機會都沒有。

我們隨便找了一塊布,然後把布塞進了李延的嘴裏讓他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弄好之後,麻婆先領頭進去,張勝跟在她身旁,我和冰窟窿分別站在李延的兩側,時刻盯着他,防止他趁我們不注意搞鬼。

李延一開始還很反抗,不願意走進山洞裏,我和冰窟窿只能硬推着他,讓他一步一步的往山洞裏走。山洞裏依舊很陰冷,多裏環境之前我們已經有了解了,所以這次走的很快。

我和冰窟窿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李延身上,時刻都盯着他,就怕他突然弄什麼我們意想不到的事情,不過走了好大一會,他什麼動作都沒有,安安靜靜的跟在麻婆和張勝的身後走。

很快的我們就又走到了兩邊洞壁上爬滿發光蟲蠱的地方,如果不是知道這些發光的蟲蠱足以要人命,我願意待在這裏好好的欣賞一下,這場景真的是太美了,就像滿天的星辰離我們很近一樣,伸手就能摘到星辰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