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蘇姍又向陳婷走去,走到陳婷的身旁,向陳婷問了一下別墅的事情,最後把錢全部結了,然後又向李肅走去。

“大師,我有話想對你說,你方便嗎”,蘇姍走到李肅的面前,輕聲的說道。

這時,李肅看了看陳婷,發現陳婷也在看着自己,這下,李肅突然感覺有點緊張起來,但隨後,想了想,還是說道:“蘇姍,你有話就直說好了。”

隨後,蘇姍把自己心裏所想要說的,全部說了出來,包括自己有些害怕,希望李肅以後能夠幫助自己,等等,最後甚至還說,錢不是問題,只要以後能夠在任務世界裏幫助、保護自己就行了。

聽得李肅是雲裏霧裏,其實,蘇姍不這麼說,李肅也是肯定會幫助蘇姍的,至於錢這方面,李肅倒覺得無所謂,李肅現在想的是,竟然道法恢復了,那麼一定要幫陳婷把靈異事務所發揚光大,繼續開下去。

至於其它的事情,李肅現在倒沒有過多的想法,當然,消滅掉魔王這個誓言,李肅是一定要做到的,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魔王殘害無辜的生命,這一點,可以說是人人得而誅之。

只是,沒有人能夠消滅得掉魔王而已,但李肅現在恢復道法了,只要下一次再進入魔王的世界,那麼李肅就絕對會使用道法和魔王一決高下,如果最後真的死了,李肅心裏面也絕不後悔。

蘇姍說完之後,李肅和陳婷二人以爲蘇姍應該會走了,因爲李肅也答應了她會在任務世界裏幫助、保護她的,她也把這次到別墅滅鬼的錢付了,但隨後沒想到,蘇姍又拿出了一大把錢。

蘇姍拿出了一大把錢,然後對李肅說道:“我現在不敢一個人待在家裏,我有些害怕,所以,你們這裏有沒有地方住呢,我想在你們這裏住上一段時間,這是住宿費。”

蘇姍一邊說着,一邊把錢遞到了李肅的面前,意思是,只要你們同意,這錢就是你們的了。

看到這裏,我只想說,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啊,出手都這麼大方,早知道,那時候,陳天文就應該多放幾次鬼放到有錢人的家中,然後再去幫他捉鬼,這樣的話,豈不是錢來得更快更多。

開個玩笑,學道之人,知道什麼是,什麼事情可爲,而什麼事情是不可爲,這也只是打個比方,作者本人絕對是和李肅一樣的人,明白學道之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注意哪些忌諱。

當然,蘇姍也不是那種討人厭的有錢人,不僅不討人厭,甚至可以說是,還比較討人喜歡。

蘇姍,差不多二十歲左右,一頭烏黑的頭髮,差不多也有五、六十釐米長,白皙的臉蛋上面,彷彿沒有一點瑕疵,較高的鼻樑,大大的眼睛,加上長長的睫毛,再配上那櫻桃般的小嘴。

的確可以說是,一個大美女了,但陳婷又何嘗不也是一個大美女,只是二人的身世有些不一樣而已。

看到蘇姍又突然拿出這麼多的錢,並且說要在自己這裏住上一段時間,李肅和陳婷二人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陳婷的心裏是在想,這蘇姍怎麼看李肅的眼神,好像有點不對勁,現在又拿出這麼多的錢,想要住在這裏,難道她還有其它的什麼目的,但看李肅的樣子,好像一點都不知情,難道是自己多想了。

而李肅的心裏是在想,如果讓蘇姍住在這裏,那麼不知道陳婷會不會不高興,再說了,這裏雖然有多餘的牀,但男女授受不親,更何況男女有別,只怕住在一起,會有點不方便吧。

但看到蘇姍拿出這麼多的錢,現在也正是缺錢的時候,就算是不缺錢,難道錢多一點不好嗎。

就在李肅和陳婷二人一直不知道該如何決定,這時,蘇姍又說道:“我也沒有其它的意思,就是有些害怕,所以,想和你們住在一起,更何況大家的年齡都差不多,應該會容易合得來的。”

最後,李肅心想,住這就住這吧,大不了到時候,我回地獄俱樂部去,反正一個人習慣了。

隨後,李肅開口說道:“陳婷,我看蘇姍她是真的害怕,不如我們好人做到底,再幫幫她。”

聽到李肅這麼說,陳婷臉上稍微有點吃驚,但隨後心想,哎,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你,是太單純了呢,還是太白癡了呢,真的搞不懂,世上還有你李肅這樣的人。

“那好吧,以後,你就睡這個牀吧”,陳婷帶蘇姍去看了看房間,然後和蘇姍說道。

“好的,那以後,我們就是好姐妹,好朋友”,蘇姍看着陳婷以及李肅,然後說道。

三人在一起,表示很友好,然後蘇姍也把錢交給了陳婷,陳婷也接住了錢,三人又走到了外面房間。

看到這些,我本人有一些話,一定要說了,就是,本來陳婷從小就和陳天文在一起,也可以說是,一直擁有父愛,身邊也一直有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但現在陳天文已經死了。

所以,陳婷現在是變成一個人生活,暫時又沒有結婚,那肯定是很需要一個男人,在自己身邊,然後像自己父親一樣,寵着自己,慣着自己,本來陳婷就對李肅有些好感了。

後來,在《李肅版殭屍叔叔》任務世界裏,更是因爲李肅的表現,所以,對李肅有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而現在,只有李肅住在靈異事務所裏,陪着陳婷,那是最好不過了,可李肅,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難道他就一點都不懂陳婷的心意嗎,之前陳婷已經說了那樣的話。

恐怕是白癡,也能聽出來吧,可李肅他,李肅他就是聽不出來,最後,竟然還真的答應蘇姍住在靈異事務所,那麼搞不好李肅還真的會回去地獄俱樂部裏住,我的天啊,算了,不說李肅了,我自己何嘗不是一個這樣的人。 秦穆然快步向著保安部里走了過去,甚至連走路都帶著風啊,驚得保安部里正在休息的人,連忙起身站了起來,便看到一道黑影一閃而過,直接便是向著辦公室走了過去。

「我去!部長,這速度可以!」

一人正在看著最新的報紙,報紙直接便是被秦穆然路過攜帶的風給颳了起來,貼在了臉上,他拿下報紙,驚嘆道。

「肯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們部長出現過幾次啊!算了,我還是去訓練了!今天部長來了,要是被他發現我們兩個偷懶,一會兒指點我們,就真的尷尬了!」

一想到上一次秦穆然在健身室指點的事情,那名保安部的成員便是有些不寒而慄,急忙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向著保安部門外走去。

「老徐,等等我,別留我一個人啊!」

看到那人走了,剛剛被報紙貼臉的男子急忙對著那人的背影喊道。

不過,這一切,秦穆然自然是沒有什麼心情來管的,他現在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丁自苦剛才所說的事情上面。

柳媚煙來找過自己,還留了一個袋子?

秦穆然來到辦公室里,便是急匆匆地打開了保險柜。

保安部的保險柜裡面也沒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此時一個公文袋赫然躺在其中。

秦穆然拿出公文袋,臉上閃過一絲的疑惑,不過,片刻后,他還是打開了公文袋。

當打開公文袋后,裡面出現一張張白紙,秦穆然看著白紙上面的文字,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些……這些竟然……秦穆然有些不敢相信!

因為這公文袋之中所裝的竟然都是柳媚煙在中海的資產,而她的資產,竟然都全部轉讓給了秦穆然!

這……秦穆然看著這滿滿一公文袋的文件,有些不知所措。

若是一般的人,突然多了這麼多的錢,恐怕早就高興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以柳媚煙的能力和資產,連盛康集團都要主動交好的存在,這數字,得多麼的龐大!

「你為什麼要將這些給我,是憐憫嗎?」

秦穆然看著手中的文件,喃喃自語道。

不過,細心的他還是在這群文件的下方,看到了一封信!

打開信封,裡面赫然是柳媚煙親手所寫的信!

這麼娟秀的字跡,秦穆然實在是太熟悉了!

大學整整四年,他見到了無數次,甚至這自己已經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心裡。

「穆然,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走了……」

A4的信紙,此時卻有些斑駁,娟秀的字跡裡面,卻是有些字已經花胡,不過好在,都能夠看清楚。

通過這些,秦穆然的眼前彷彿出現了柳媚煙在寫這封信時候的畫面。

一個亭亭玉立的美人,手持筆,在桌子上哽咽般地寫下了這封信,一邊寫,晶瑩的淚珠便是止不住地從眼角之中留下,順著臉頰,低落到信紙上面,筆墨沾染淚珠,一抹餘韻渲染開來。

「穆然,當初的事情是我對不起你,當年若不是我母親病重,急等著用錢,我怎麼會落入慕容獲的圈套,又怎麼知道,他為了逼你,竟然將我給娶了!而他,卻喜歡的是男人!這麼多年來,我心裡愛的至始至終只有你一個!可是,那又怎麼樣呢,你我再也回不到從前了!我知道,你最恨的便是背叛,我背叛了你,哪怕有再多的理由,都不足以彌補對你的傷害!」

「穆然,對不起,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再抱抱你,穆然,對不起,是我傷害了你,穆然,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鼓足勇氣,拋棄一切,跟你在一起!穆然…..對不起!」

柳媚煙在信中字裡行間飽含著對秦穆然深深的歉意,哪怕當初身不由己,哪怕這麼多年來,她跟守活寡沒有什麼區別,但是她都無怨無悔!

是她,背叛了秦穆然,是她,讓秦穆然飽受傷害,而上天卻總是在和他們開玩笑,讓他們一次又一次的錯過。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有多少人,值得等待……這首歌,恐怕此時也是相當的應景。

「穆然,這一次離開,或許我們一輩子都不會再見,這一點,是我這麼多年來的積蓄,我希望你能夠過的好!」

「雖然我知道,你骨子裡有著一股子的傲氣,覺得這是我對你的施捨,但是我完全沒有那個意思,我只是想讓你過的好!算是我對你的一點彌補!」

「如果可以,我想當著你的面,對你說一聲,我愛你!」

短短几百字的信,字裡行間,都表現著柳媚煙對秦穆然濃濃的愛。

秦穆然自認為自己已經能夠忍住了,可是當看完信之後,他的心顫抖了!

是的,哪怕他覺得自己已經可以坦然面對了,可是現在,他又不淡定了!

「為什麼……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為什麼要自己一個人承受住那麼多的苦!為什麼!」

秦穆然眼眶有些濕潤,眼白也有些發紅。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秦穆然看著手中的信,另一隻手,拳頭卻是緊緊地握住,手臂上青筋都是暴起。

「柳媚煙!」

良久,秦穆然的口中只是淡淡地吐露出了這三個字,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柳媚煙這麼久竟然還是處子之身,他也沒有想到,慕容獲娶她也只是把她當做工具!

難怪當初見面的時候,她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是自己錯怪他了!是自己沒有給她一個解釋的機會!

「如果上天能讓我們再見,我一定不負你!」

秦穆然在心中默默說到。

他沒想到,這個女人為了自己受了這麼多的苦,他也沒有想到,柳媚煙會有這麼大的決絕!

其實,算起來,她並沒有背叛自己,當初與自己分手,也是為了保護自己。

那個時候的自己,哪裡知道自己是京城秦家的大少爺?哪裡會知道,他才是真正的豪門,甚至比慕容獲背後的慕容家還要強大!

只是,這一切來的都太晚了!

緣分就是這樣,有的時候來的很突然,有的時候卻又那麼的讓人捉摸不透!

「然哥……你怎麼了?」

丁自苦感覺到秦穆然的異樣,一雙眼睛打量著他,擔心地問道。

「我……我沒事!釘子,保安部有你在,我放心,我現在還有事,就先走了!」秦穆然收斂了下情緒,看著丁自苦說道。

「沒事!然哥,你就放心吧!」

丁自苦也是很有眼力見,他感覺秦穆然的心情似乎有了很大的改變,不過他也沒有多問什麼,有些話,該說,有些話,哪怕是關係很好的兄弟,也不該問。

交代清楚后,秦穆然便是珍之又珍地小心翼翼地將柳媚煙手寫的那封信疊了起來,然後放在衣服內口袋中,便是拿著公文袋,離開了保安部。 “那我今晚就住這裏,我現在先去買一些生活用品”,李肅、陳婷、蘇姍三人走到靈異事務所外面的房間,蘇姍一邊和陳婷說道,一邊準備出去買一些生活用品。

看來,蘇姍是不想李肅和陳婷二人在一起一個晚上啊,雖然說,這不是刻意爲之,但還是那個結果。

隨後,李肅看到蘇姍走了之後,對陳婷說道:“婷婷,我還是回我原來的地方去住,白天的時候,我再過來,放心,我現在的道法還是和從前一樣厲害,靈異事務所,我們一定可以讓它一直開下去的。”

聽到李肅說,要回去住,陳婷心裏倒也沒有多大的驚訝,反而,如果李肅選擇住在靈異事務所裏,這纔可能讓陳婷有點驚訝,不過,李肅現在要回去住,陳婷倒也沒有留他。

因爲,陳婷知道,李肅做了這個決定,那麼自己想留他,恐怕也是留不住的,再加上現在靈異事務所裏還有一個蘇姍,即便自己想和他睡在一起,只怕李肅也會覺得不好意思。

老實說,我真的很想給李肅頒一個獎,頒一個什麼獎呢,就頒一個“正人君子”獎,大家意下如何。

陳婷沒有留李肅,隨後二人又相互說了幾句,然後李肅就離開了靈異事務所。

站在公交車站等車,這幾乎是李肅現在每天都要做的事情,還好,這次沒等多久,車就來了。

上了車,李肅靜靜的坐在位子上,然後想了想最近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最後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

首先,最近這兩次任務世界裏的任務,在時間上,來得比以前還要緊湊了,幾乎是兩次任務連續做完。

然後,就是這兩次任務裏,進來的差不多都是自己認識的人,甚至可以說,是自己身邊的人,那麼,是不是證明只要是和自己待在一起的時間比較長,或者說,只要有過接觸。

那麼,他們都會在以後慢慢的進入任務世界,同時也是被魔王選中。

又或者說,魔氣它是會傳染的,一個傳染倆,兩個傳染四個,照這樣下去,最後豈不是會有很多的人都會被“它”選中,還是說,“它”選人是有選擇性的,目的性的。

也許兩種情況都有可能,由於現在所知曉的事情,還不多,所以,沒法準確的猜到,到底是哪一種情況。

還有,雖然現在看來,日子過得應該不會很差,但是,不知道哪一天,就死在任務世界裏了,所以,想到這裏,李肅還是默默的嘆了口氣,雖然是恢復了道法沒錯。

但,李肅還是認爲憑着自己現在的道法,捉鬼捉妖,可能沒有什麼問題,但要想消滅掉傳說中的魔王,那恐怕還是會很困難,甚至,還沒上去,就被魔王秒殺了。

此時的李肅,也沒有之前的那麼衝動了,之前是由於看到了陳天文無辜的慘死,所以,才鼓起勇氣向魔王下戰書,不然,換做是現在的李肅,肯定沒有之前那麼衝動了。

還好那時的魔王沒有和李肅一般見識,不然,此時李肅都不知道死在了哪個角落,那時,李肅可是連道法都沒有的。

李肅想得差不多了,這時,車也剛好到站了,李肅下了車,然後直接向地獄俱樂部走去。

打開地獄俱樂部的大門,李肅最先走到了自己的房間,然後坐到了牀上,坐了差不多一分鐘左右,李肅馬上走出房間,然後來到了朱有爲的房間門前,輕輕的敲了一下門。

敲了一下之後,屋子裏面沒有動靜,然後李肅又接着敲了第二下門,敲完之後,屋子裏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這時,李肅突然感覺到,好像有什麼不對,於是,又用力的敲了敲朱有爲房間的門,可還是沒有什麼動靜,這下,李肅再也忍不住了,然後大聲喊道:“朱老闆,你在不在裏面。”

但隨後,裏面發出的一個聲音,讓李肅感到十分的尷尬,“是李肅老弟啊,你早點出聲叫我,不就行了,害得我在屋子裏面嚇了一大跳,又不敢出聲”,在裏面的朱有爲驚嚇過後說道。

在這裏,我向各位朋友們,特別提醒一句,敲別人的門之前,一定要記得先叫別人的名字,這不是開玩笑的,謹記。

大家想不想聽,一個關於“敲門”的小故事,稍微有點恐怖和嚇人,不過是真人真事,就發生在。

如果大家想聽的話,本人有一個小小的要求,那就是,大家能不能都到正版網站去訂閱正版,然後多向自己的朋友們推薦推薦一下這本書,作者本人在這裏萬謝大家,非常的感謝大家。

“哦,不好意思啊,朱老闆,其實是對不起啊”,在門外的李肅,不好意思的向屋裏的朱有爲道歉道。

朱有爲是從昨天晚上,一直睡到了現在,現在才穿好衣服,然後把門打開,之後和李肅聊了幾句,然後又幫李肅把今天晚上的晚飯搞定了,也就是,今晚我們一起去吃飯。

隨後,朱有爲洗漱了一下,然後就準備帶着李肅一起出去,可就在這個時候,陳婷打電話來了。

“李肅,蘇姍她說,她一定要你也住在靈異事務所裏,不然她就來找你,還說,反正就是要和你住在一起,住在一個房子裏,你方便的話,現在就快點過來吧”,電話那頭的陳婷有點着急的說道。

聽陳婷說完之後,李肅馬上說道:“好,婷婷你先等一下,我馬上就過來。”

“怎麼了,什麼事情”,看到李肅掛了電話之後,朱有爲馬上問道。

“也沒什麼事情,只是今天這飯,我們改天再吃吧,我現在馬上要過去我白天工作的地方”,李肅一邊說一邊走。

“李肅老弟,等下,你忘記老兄有車了,我送你去,快一些”,看到李肅要走,朱有爲馬上說道。

聽到朱有爲說,要送自己,李肅對朱有爲說了聲謝謝,然後二人立刻出發,前往靈異事務所。

就在二人剛剛走後,之前的那隻九命怪貓,悄悄的從地獄俱樂部的旁邊走出來了,然後看着李肅和朱有爲二人離開。

如果,此時李肅看到這隻九命怪貓的話,第一反應是:沒想到這隻貓,這麼快就修煉出了一條命,第二反應是:由心的感謝這隻貓,要不是之前有這隻貓,不然,李肅可能早就死了。

李肅和朱有爲二人開了一段時間,此時已經到了靈異事務所,一進去,李肅就看到了蘇姍坐在一旁,看樣子好像有點不開心,而陳婷則是顯得心事重重,好像腦海裏在想很多的事情。

這時,看到李肅來了,陳婷的心裏也總算是落了一塊石頭,而蘇姍看到李肅來了,馬上就走過去,然後拉着李肅的手說道:“李肅,你有沒有女朋友。”

聽到蘇姍問的這個話,又拉着自己的手,李肅一時整個臉都紅了,紅通通的,就好像是一個又紅又大的紅蘋果。 離開了保安部,秦穆然開著車,便是直接向著外灘開了過去。

上一次,柳媚煙來盛康集團的時候,秦穆然便是帶著她來到外灘,當時外灘正放著一首《太過愛你》,讓兩個人想起了當年在大學的青澀時光。

如今,秦穆然再次漫步在外灘的街道上面,感受著龍江傳來的寒風,秦穆然的心很是紛亂。

身邊,是川流不息的人群,秦穆然走在其中,恍若身邊無物。

此時,他的心有些沉重,尤其是柳媚煙那一段刻骨銘心的文字,更是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不知是不是緣分,耳邊卻是傳來了《太過愛你》的歌曲。

同樣的一首歌,此時聽起來,卻是有著另外一番感受。

「媚煙,你到底去哪裡了?」

秦穆然在心裡默默問道。

走了一圈,秦穆然心情稍微好轉,這才開著車回到了瀧江別墅裡面。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便是已經到了晚上,秦穆然坐在客廳裡面,整整一天,他都在想著柳媚煙的事情。

哪怕他的電話響了,都沒有注意。

不過,隨著手機的不停震動,秦穆然終究是回過神來,拿起手機一看,赫然是莫輕舞打過來的電話。

「喂,輕舞妹妹,怎麼了?」

秦穆然接聽了電話,對著電話問道。

「秦大哥,你…….你現在忙嗎?」

莫輕舞神色有些焦急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