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走!」

雷劫一過,東方鳳菲還是老規矩,拉著夜傾墨,幻空羅盤開啟,立刻遁走。

「雷罰停了,快去看看!」

「誒,人呢?為什麼這次還是不見人?」

「剛剛難道不是雷劫?」、

「難道又是一個妖孽高手?見鬼了!」

「………………」

待眾人進來的時候發現人居然不見了,所有人氣的要死,九級雷罰,那是百分百會成為神王的存在啊,和夜族那個妖孽一樣天賦的絕世天才啊,居然就這樣錯過了,真是鬱悶死他們了啊!!!

而戒指之內,再次吸收了九道雷罰的烏金,這次並沒有醒過來,只是身上的火焰卻比平時濃郁了很多,不過卻沒有讓溫度變得炙熱反而讓人更覺得溫暖舒適。

「呼,還好有這個羅盤,不然就危險了。」

東方鳳菲和夜傾墨兩人直接出現在聯盟總部給他們安排的房間內,然後虛脫般大大咧咧的直接仰躺在大床上。

「小丫頭,此間事了,你接下來可有什麼打算?」

看著東方鳳菲這銷、魂的姿勢,夜傾墨忍不住輕咳一聲,坐到東方鳳菲身邊問道。

「恩,接下來打算去妖族,小七一直沒有得到傳承也不是辦法。對了,墨,『夜皇劍』你帶著沒有?」

東方鳳菲想起鎮神碑的封印需要夜皇劍才能破開,激動的坐起來拉著夜傾墨的衣袖問道。

「自然是帶在身邊。」夜傾墨微笑頷首。

「真的啊,那真是太好了!」

聽到夜傾墨的話,東方鳳菲開心的在夜傾墨的臉上親了一口。

「打算何時啟程?」被小妻子獎勵了一個香吻,墨大爺表示心情大好,眉角都帶著幾分飛揚。

「恩,我們從秘境剛出來,傭兵聯盟的盟主肯定會給我們辦慶功宴,我現在算是傭兵聯盟的一員,走的話也要和盟主說一聲才行。哦,對了,司徒少謙他要突破二品寶丹師了,所以我打算去給他採購寫寶葯,要不,你陪我去吧?」

東方鳳菲眯著一雙好看的眼睛看著夜傾墨說道。


「好。」

夜傾墨想了想,他還真的沒有陪自家小妻子逛過街,看著東方鳳菲期待的樣子,話沒說就答應了。

「好,那我們走吧。」

聽到夜傾墨答應,東方鳳菲二話不說就拉著夜傾墨出門了。

看到東方鳳菲拉著一個陌生的少年從院內出來,幾個守門的護衛一臉疑惑,剛剛這兩人有進去么?特別是那個帶著銀色面具的,為什麼他們沒有印象?

夜傾墨的銀髮銀瞳太過惹眼,他的臉認識的人更多,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夜傾墨就戴上了面具。

「墨,你知道哪裡賣晉級二品寶丹師需要的寶葯的地方么?我不要去一品閣。」東方鳳菲看著夜傾墨問道。

雖然她知道一品閣有賣,但是想到一品閣把嫣兒趕了出來,好吧,她心裡就有些抵觸。

獸性總裁的愛奴 ,只有一種,為夫手上沒有,而且,只怕市面上也找不到。」夜傾墨拿出一枚空間戒指遞給東方鳳菲。

東方鳳菲看了下,裡面的寶葯有三分,種類基本都齊全了,就只差了幾種,但是有一種寶葯『千靈葉』,裡面卻是一棵也沒有。

「咦?千靈葉,好熟悉的名字,對了這不是製作神棄山脈裡面那個『蝕骨毒霧』解藥的主葯么?」

東方鳳菲想了想說道。

「恩,千靈葉對神棄山脈很重要,所以,每次去採摘千靈葉的人最多只能拿三棵,而且同一人隔半年之後才可以再次去採摘。所以,市面上無人會有多餘的千靈葉賣,有需要只能自己去神棄山脈摘取。」

夜傾墨解釋道。 「原來如此,可是神棄山脈在平域,離這裡太遠了。就算了有幻空羅盤只怕也要幾天的時間,再加上尋葯的時間的話,來回少說也要半個月。我想要儘快把妖族的封印破開,我怕夜長夢多。」

東方鳳菲皺著眉頭說道,最近這麼多事情發生,她擔心八大守護家族如果發現什麼的話,情況會發生變故。

雖然現在自己有傭兵聯盟做靠山,有夜族為後盾,精靈族為盟友,如果和八大守護家族死磕硬碰硬的話,她也不一定會輸,但是,整個大陸絕對會血流成河,死傷慘重。

以前在不知道有末世的情況下她倒是不怕,但是現在,不行,不知道末世來臨時將要面臨的是怎樣的危險,所以她要用犧牲最少人的辦法,最好是可以不流血的辦法來消滅八大守護家族。

而這種辦法,就是八個少年手中的主符印,所以現在她們要的就是等,一邊做準備,一邊等,等八個少年成長起來,到那時,就是最佳的反擊時刻。

所以,在那之前她不想打草驚蛇,就只能偷偷地,小心翼翼的,憋屈的做這些事情了。

現在的八大守護家族不敢輕易樹敵,所以,即使她把妖族放出來,只要妖族不輕舉妄動,八大守護家族絕對也不會輕易出手,那麼,就又可以爭取到不少的時間,

「既然這樣,你可讓道無極去取葯,不一定凡事都要你親力親為。」夜傾墨摸了摸東方鳳菲的小腦袋說道。

「對哦,漂亮爹爹可以自己去嘛,我怎麼沒想到,呵呵…」

聽到夜傾墨的話,東方鳳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好吧,她到了上界之後行事總是比較小心,不敢隨便讓其他人離開,怕他們會受傷或者是被八大守護家族給發現了。

問題解決,東方鳳菲就放下心了,然後和夜傾墨一起愉快的去買其它缺失的寶葯,買完之後剛剛回到住處,就聽幾個少年說要辦慶功宴的了。

對於宴會這種浪費時間浪費精神的東西東方鳳菲向來不感冒,但是畢竟現在自己是傭兵聯盟的人,而且還欠了傭兵盟主那麼大的人情,最後東方鳳菲還是決定去。

其實盟主請他們去慶功宴的目的東方鳳菲或多或少能猜到,無外乎就是想要知道東方鳳菲他們得到了多少收穫,想要確定一下自己投資的人對不對。

修為的話,東方鳳菲稍稍藏私了一點兒,說成了是神使一級,即便如此還是把盟主給震得不輕,哦,還有其他不知情的八個少年和青崖也是同樣傻了。

「神…神使一級?!」

聽到這裡,幾個少年的內心宛如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他們二十幾歲的人,平時那麼努力修鍊,現在得到奇遇也才神徒二三級,而這個整天只知道坑人並且家裡最最遊手好閒的禍害居然應經神使一級,尼瑪,要不要這麼兇殘的凌虐他們的小心肝?!

至於盟主大人,向來他此時的內心絕對是崩潰的,聽到一個十五歲的娃娃,居然是神使一級,想想當年十五歲的自己還在掏鳥窩呢吧?尼瑪,感覺自己修鍊幾千年都修到汪身上去了!

「怎麼了?」

小魔女瞪著一雙純真的小眼神兒一臉無辜狀,對自己嚇到人的行為毫無覺悟。

「咳,沒什麼,你很好。」

內流滿面,除了很好,他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呢,其實他內心是很想說一句,你特么是妖怪轉世的吧?!!!

「恩,我也覺得的,這次運氣超好,碰到了神墓不說,而且超過大半的玉牌都被我的得到了。」

小魔女繼續裝純良。

「神墓?你們見到眾神之墓了?!」

聽到這個,傭兵聯盟的盟主差點兒沒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一臉興奮的問道。

「恩。」東方鳳菲一副疑惑模樣的點頭。

「居然見到神墓了,你們運氣真是太好了,對了,你們得到幾個玉牌?」

太過激動的盟主大人並沒有聽到小魔女之前的話,這好容易回過神之後才又問了一遍。

「恩,青崖大哥得到了五個,夜族的族人有一個得了三個,一個得了十個,還有十一個人各得了一個,剩下的,我和夜族少主平分了。」

東方鳳菲想了想掰著手指頭數道。

「青崖得了五個?好!等等…你剛剛所什麼?平…平分?」

一開始聯盟盟主還一臉高興,可是聽到後面那句『剩下的平分』的時候,整個人一臉迷茫,啥意思,他沒聽懂?

「這個,就是那些玉牌好像特別喜歡我和夜族的少主,除了其他人手中的玉牌,整個神墓中的玉牌有一半飛到了夜傾墨那裡,一半飛到了我懷裡。」

東方姑娘一臉認真的給盟主解說道,當然,她的那一半比夜傾墨一半要多得多的事實她當然不會說不來,做人要低調。

「所有玉牌的一半?」此時盟主已經明白了自己聽到了什麼,一臉呆若木雞。

我擦,這孩子絕對是妖怪轉世!他不是無知的一般人,神墓中的玉牌更不是誰想要就可以得到的,讓整個神墓一般的玉牌選擇她,這是什麼天賦?對,還有那個夜傾墨!尼瑪,這兩隻都是妖孽啊,專門來虐碎他們這些老人家脆弱心靈的妖孽啊!

「恩。」東方鳳菲萌萌的點頭,一副我不知道玉牌很珍貴的樣子。

「咳咳,好好好,你很好,很好。」

聽到東方鳳菲得了這麼多玉牌,接受了那麼多的傳承,那麼晉陞到神使一級就覺得心裡平衡一點兒,可是一想到東方鳳菲的逆天運氣,瞬間心又塞住了。

「呵呵,那個,都交代清楚了,盟主大人還有什麼要問的么?」東方鳳菲看著盟主大人一副大受打擊的樣子,有些心虛的開口。

「你有何事?」盟主就是盟主,一下子就看出了東方鳳菲有事。

「是這樣的,我現在修為一下子增加這麼多,基根不穩,所以想要去四處歷練,盟主您看?」東方鳳菲簡單的說明了自己的想到。

「哦?不錯!好,很好,不驕不躁,去歷練是好事兒,本盟主允了!既然如今你已經是我傭兵聯盟的五級守護者,該給你一柄武器,你們八人也是,至於青崖,你這次的表現很出色,同樣給你獎勵一柄武器。明日十人你們便來這裡,會有人帶你們去『神器閣』挑選武器。」

聽到東方鳳菲的話,聯盟盟主二話不說就答應了,看到東分鳳菲有這麼高的天賦和機遇還這麼努力,對東方鳳菲的評價瞬間飆升到最高點,心情一好,十柄神器就這樣賞出去了。

傭兵聯盟總部自然是底蘊豐厚,這個神器閣裡面放的全部都是各種品級的神器。

神器也分為亞神器,神器,中級神器,高級神器,極品神器和至尊神器,當然,至尊神器傭兵聯盟沒有,就算有也不會放在神器閣。

「謝盟主,盟主大人果然是大好人!」

聽到有神器可以拿,小魔女立刻二話不說上前高興的領賞,神器啊,想想她身邊的東西除了各種奇葩外好像還真沒有一柄像樣的武器,這下可真是圓滿了。

「哈哈哈,就你會說好話,好了,本盟主也累了,你們就下去吧。」

傭兵聯盟盟主大小几聲,就結束了今天的慶功宴。

「是。」東方鳳菲幾人回了禮,就快速的離開了。

「獵影。」東方鳳菲剛剛出去,傭兵聯盟的盟主就笑意一手恢復了一臉的沉穩,皺眉眉頭喊了一聲。

「屬下在。」

原本空無一人的房間內突然從暗處的影子里跑出一個人,恭敬的跪在聯盟盟主面前。

「去告訴山老,明日那個女娃娃去選神器的時候,帶她去給『斷天劍』試試。」傭兵盟主一臉淡然的說道。

「是!」聽到傭兵盟主的有話獵影眼中浮現濃烈的震驚,之後立刻領命,消失在大殿中。

『斷天劍』,主子居然讓那個女娃娃去認主『斷天劍』,那個女娃娃到底有何特別之處,能讓盟主如此看重?!

不過之後獵影又惡意的想到,『斷天』可是非常高冷的,能不能認主成功還不一定呢!


第二天,東方鳳菲難得積極,很自覺就早早起床,帶著眾人奔到神器閣,那猴急的樣子,看的神器閣的守門人嘴角就是一陣抽搐,盟主說了會賞賜就一定會賞賜,你們敢不敢矜持一點兒?!

其他九個騷年也是一臉尷尬,恨不得立刻轉身就跑,尼瑪太丟人了!

「伯伯,我們是來領賞賜的,現在可以開門了么?」


不過東方鳳菲是誰,史上第一厚臉皮小魔女,有錢就是大爺,直接無視守門大爺眼中的鄙夷,一臉樂呵呵的上前,態度無比友好的上前搭話。

「咳咳,跟老朽來。」

看著東方鳳菲那一臉討好的乖巧表情,守門人的心情瞬間舒服了不少,還挺懂禮貌,算了,沒見過神器總會好奇,這也是人之常情。

於是,東方鳳菲一行人順利的進到了神器閣,不愧是神域的超級大勢力之一,神器閣的收藏實在多的驚人,令人嘆為觀止。


【沒次這種下一個事件的轉折章節最難寫的,無聊,又不好寫,但又不能不寫,好糾結~~~!】 一眾鄉下來的眾人都被裡面的豪氣給亮瞎了,眼前一片眼花繚亂,靠,看都看花眼了還挑個毛線!

眾人感慨了一下,揉了揉眼睛之後就立刻分開去自行挑選神器了,神器也是要看緣分的,神器有靈,如果沒辦法讓神器對你認主的話,再喜歡也是白搭。

「小娃娃,你隨我來。」

等到眾人都分開的時候,那個給他們帶路的老人突然出現在東方鳳菲身後對東方鳳菲說道。

「啊?哦,好的!」

東方鳳菲知道,這個老人看起來平凡,但是能夠鎮守在這麼重要地方的人絕對不簡單,於是立刻一臉笑眯眯的跟上去,心中暗暗猜測,難道要特別給我準備什麼大寶貝?

「到了,進去吧,能不能得到它,就看你的造化了。」

帶東方鳳菲到了神器閣頂層的一個房間之後,打開門讓東方鳳菲進去,守門人就把門再次關起來,一臉緊張的站在外面等著。

東方鳳菲進去之後看到的就是一柄被供奉在香案上的一柄墨綠色長劍,劍身挺拔,劍刃藏鋒,銳氣內斂,看似古樸無華,實則傲氣無雙,劍氣衝天,內蘊著一股橫掃六合的凌厲之氣。

「好劍!」看到這柄劍東方鳳菲就知道,這劍絕對不是普通的神器。


上前,一把將劍握在手裡,一握住劍,東方鳳菲就感覺到那劍劍身一震,之後一股溫和的暖意從手心傳來,東方鳳菲感覺到了善意,她知道,這柄劍認可了自己了。

然後,一個名字在腦海中響起,斷天劍。

「原來你叫『斷天』么?好名字,非常適合你。」東方鳳菲很高興,拿著劍就跑了出來。

「額,老伯伯,您這麼還在這兒?」看到守門人,東方鳳菲冷不防被嚇了一跳。

「這…這是,這柄劍已經認可您了?」守門人看到乖乖被東方鳳菲我在手中的『斷天劍』,看著東方鳳菲一臉激動,連臉色都變了。

「嗯,我挺喜歡它的,它也挺喜歡我。」

東方鳳菲微笑著說道,對於這柄劍她還是很滿意的,只是東方鳳菲沒有發現老人口中的稱呼已經變成了『您』。

雖然她還有黎洛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黎洛劍沒有劍尖的樣子她就覺得心疼,捨不得用它,因為沒有劍尖的黎洛劍根本發揮不出它的威力。

在東方鳳菲心中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她覺得黎洛是一柄無比驕傲的無雙神劍,所以她不想在它不完美的時候使用它,不想看到它連一柄普通神器都打不贏的狼狽樣子,那對黎洛是一種褻瀆也是一種傷害,所以,即使沒有適合的武器可以用,東方鳳菲也不想輕易使用黎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