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還真痛啊」覃明月一隻手捂住右側的胸口,臉上像笑,同又像是哭的表情摻雜在一起。此時看到覃明月那一臉窘迫的表情小和尚瞬間臉上如開了花般燦爛。

「好了!好了,不笑了。你趕緊扶我起來啊,趕緊的找找有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出去啊,我這個傷兵都好多天肚子沒進貨了」覃明月更是咬住自己的舌頭,讓自己把持著鎮靜的說道。

「你就你也算個傷兵?你是到上過戰場了呢?還是幹了什麼驚天大泣鬼神的大事了啊?依我看陰兵倒是挺適合你的!」小和尚打趣道。

「你個禿子沒憋出過一個好屁!我們從那上面掉下來,也不知道掉到什麼鬼地方了,你就沒有四處找找有沒有出去的路啊!」覃明月直接反駁道。「你都說了這是鬼地方了,要是我出去找出口了,你等下出來什麼事怎麼般,要知道這是魔鬼山脈艾,而且現在我們還在地底。」小和尚淡淡的說道。

「還算你有點良知,不然我真要是做鬼了,也跟定你」覃明月笑著說道;「還做鬼呢,你一直到底是人還是鬼我心裡還一直沒個定。。」說著,小和尚向覃明月走去,雙手扶起覃明月,之後攙扶向著四周打量了一圈后,向著遠處破爛不堪巨大的建築的方向走去;同時又好奇的說道「你小子身體到底什麼做的啊?怎麼感覺你無論受受了什麼傷躺那麼幾天都能活蹦亂跳啊!」。

覃明月看著身旁的小和尚認真的說道「你真想知道?我怕我說了你不信。所以還是不要說的好!」;小和尚嘿嘿一笑回答道「我信,你說吧」。好吧,那我真的說了「是煮出來的」!好了我說完了。「不想說,就別說!非要騙我幹嘛,靠」小和尚帶有一點怒氣的說道。

覃明月好心的說道「我是說真的!我小時候經常被我家那老頭子,抓進大缸力去煮,全村人都知道,我騙你幹嘛!」;「照你這麼說那就只有兩種可能,他要麼是瘋子,要麼就是最後一種他是高人,但以他那能把你煮出這麼一副恢復能強的身軀,那他一定是位高人」。

頓時小和尚緊抱著覃明月說道「兄弟,你家有高人啊,看在咋們一起同生共死的份上,啥時候給我引見引見,把我也煮、煮!」

「放開我話還沒說完呢,他在最後煮我的那次中自己也給弄死了」覃明月沒好氣道;啊!剛才自己好在誇高人呢,哪有高人煮別人反倒把自己給煮掛掉了的啊!看來還是第一種可能,八成是個瘋子;我說,這小子身上發生的事怎麼老是違背常理呢!每次自己都猜錯。

算了,自己還是安心做自己!看來這小子的身體完全示誤打誤撞給煮成現在這樣的,再說了誰知道會不會把自己給煮死啊。要是那樣就真的想哭都沒地方去哭了!

剛剛還在說鬧的覃明月與小和尚突然止住了前進的腳步,抬頭向前望去,徹底的被眼前的景象給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只見眼前,一堵高達數十層的銅牆橫豎在眼前,上面紋著密密麻麻不知名的法文與走向詭異的條文。

雖不知道是用什麼打造而成,也儘管上面大多數地方附著了銅銹,但仍有些地方還在不時的流動著淡淡的暗光;而在牆的一側面可見以巨大窟窿,並以其為中心,四周向內凹入十餘米,像是被什麼什麼強行打穿;並通過這一幕可清晰的看出眼前這堵銅牆那驚人厚度。

而在自己於小和尚的正前方,一道梭形的天塹橫斷巨牆,直接破開城內堅硬的石板,深入地下!如果這真是產說中發生過大戰的魔鬼山脈中其中一處的戰場,那麼完全可以想象當時宏偉壯闊的場景與那滔天的偉力而照成的眼前的場景。

在覃明月自己都沒察覺的自己眼睛內一道紫光如同兩個奇異的符文一閃即沒!借著天塹向其內部望去,只見到處是殘碎的宮殿與建築,甚至有些地方已成了平地,顯得無比的荒涼;嗯?那是什麼,那裡面怎麼會有一座如同一柄劍鋒直指九天般的山峰,真奇怪?城裡怎麼會有一座那麼奇險的山峰呢?難道眼前的這些建築都是以那座山峰為中心而建造的?。

而就在覃明月還在思考時,身旁的小和尚正滿眼迷茫像是丟了魂似的行屍走肉般,向著巨牆的方向痴痴獃呆的走去。「小和尚,你說這城裡怎麼會有一座山呢,這也太奇怪了點吧!」覃明月直接說道。過了一會兒沒有得到回答,覃明月剛轉身道「小。。!我去人呢?」。

四周一看這才反應過來,笑罵道「這傢伙一定是貪財的老毛病又犯了!走了也不叫我一聲」。說完,覃明月便忍著身上的疼痛追了上去,一手拽著小和尚大喊道「你怎麼都不等我啊,我剛才說的話你聽到沒有啊?」;然而小和尚小和尚仍繼續木楞向前走著,像是沒有絲毫感覺到有人拽拉著自己一般。

「不對勁啊,要是平常這傢伙絕對是個話嘮!怎麼、怎麼!這家死貨不會是撞邪了吧!」這時覃明月才想到不對勁,也不顧別的立馬直接堵在了小和尚的前面!不看還好,一看直接把自己給嚇了一大跳:此時小和尚正滿臉僵硬與猙獰,雙目充血,無神般的向前走著。

「瑪德!真給自己猜對了,現在該怎麼辦?怎麼辦啊?」覃明月焦急大罵道;對了,得讓他醒來!對,就是!讓他醒來一切也就好了。

我靠,問題又來了,關鍵是現在到底該怎麼讓他醒來啊?;叫醒他?顯然不行,要是在能叫醒剛才早醒了,對了!小時候在村長家聽說童子尿能驅邪,算了、算了!要是他醒來後知道我用尿潑他,他准跟我揍暴我;那現在只有最後一個辦法了,打醒他!

想到這,覃明月便直接衝上前去,接著便是一個巴掌、一個拳頭的向著小和尚的身上落去;靠,這都還不醒來,自己的全身都還痛著沒好,壓根就使不出全力!

「既然這樣那你就別怪我咯」說外便迅速脫下自己的鞋,一個勁的朝向小和尚的頭臉不抽取!瞬間小和尚頭臉部被印上了無數的鞋印。

「你幹嘛。!」突然一道暴喝聲傳入覃明月耳中,原本剛準備,再次抽向鞋底以及高高舉的手頓時停在了空中。!啪,鞋子不由的自空中掉落而下,覃明月遮遮掩掩說道「我、我鞋子進沙子了,我把它倒出來!」,說完又把掉到地上的鞋撿起穿了起來。

小和尚不由得摸了摸自己那腫了一大圈的臉,霎時雙臉黑的跟被雷火燒過似的;還沒等小和尚發難覃明月搶先開口道「我剛才用鞋底抽你那是在救你,你自己當時中邪了,你知道不!」不信你看看,我們現在已經到哪裡?」

「啊,用鞋底!我靠,你還真夠狠啊;嗯?對了我們什麼時候到走到巨牆下了。好像、好像我們剛才離著巨牆有點距離吧」小和尚這才反應過來,難到自己剛剛真的中邪了。

。 想到這,小和尚滿臉難看的跟苦瓜似的,心裡暗道:果然跟這小子穿「一條褲子」就是不行,中邪已經夠倒霉了,盡然還要被這小子給用鞋底抽了.

小和尚心裡早就憋屈的吐血三升了,一腳將地面上破碎的一塊石塊踢飛了出去;覃明月看著飛出去的石塊反應過來,想去阻止已經晚了;看著慢慢飛向巨牆的石塊,覃明月張著吃驚的觜無力的搖了搖頭。

就在石塊接近巨牆的一瞬間,整堵巨牆如同活過來了一般,散發出耀眼的光芒,緊接著石也開始從中間向四周散發出驚人的光芒,霎時間一道如冬后春雷般的炸響傳遍了整個地下世界。

再一看那石塊早已經連灰都看不見了;頓時小和尚才被下了一跳,不禁直冒冷汗,暗道:還好,還好!自己醒了,不然自己比那塊石頭的下場絕對強不到哪裡去!

「我靠,對了!我都中邪了,怎麼你小子跟沒事似的啊!」小和尚吃驚道;「我怎麼知道,我剛剛再看裡面,看到了好多破碎的宮殿以及被碾碎了的房屋;最後我看到裡面有一座好奇怪的山峰,如同一柄劍一樣直指九天,之後我正叫你看,這才發現你傻里吧唧向巨牆走去,怎麼叫也叫不醒,接下來之後你都知道咯」覃明月淡淡的說道。

「不說這邪乎,就你那妹子還等著回去救呢!現在還是先想辦法出去吧!外面已經到處是都石壁我們是不可能從原地返回了,那不現實;那麼現在唯一的方向只有這一個了,就是進這城裡去,希望能找到出去的通道.

「好吧!在這外面沒有出去的通道也是等死,進去可能還有一線生機,既然這樣進吧!」小和尚分析道。

「嗯,不過這次我們還是小心一點,別再碰那些東西了.誰知道等下會出什麼事,我們還是從道天塹進去,那應該是以前破入到裡面的行進通路」說完,覃明月在小和尚的攙扶下向著城裡面走去。

一向眼界高於頭頂的小和尚,在剛步其里瞬間!看著眼前的建築也忍不住驚訝道:天哪!這也宏偉了點吧,跟在外面看到的感覺完全不一樣,街道也寬闊點了吧,不會住在這的都是些巨人吧!不用閉眼也完全可以在大腦中想象出當初這裡那繁華的場面,看著一些還保存完整石玉雕欄以及那些殘存的圖騰碎像,像鐵卷般的記錄著曾經這裡的鼎盛與輝煌。

「不是吧,真的有座山峰!」小和尚吃驚道;「什麼意思?難道我以前經常騙你啊!」覃明月不滿的說道。

看著遠處那座最大的建築宮殿,頓時小和尚雙眼直冒精光,沒繼續回答覃明月的話,而是直直向著那裡走去;啪的一聲,只見一隻鞋子結結實實的扣在小和尚的頭上。

「你瘋了,打我幹嘛!」頓時小和尚跳腳大罵道。「啊,原來你沒中邪啊,我以為你有中了那邪,這不是怕你出事嗎?再說了誰叫你又眼睛直直的等著前方,發傻似的向前走啊!」覃明月露著幅既尷尬又理直氣壯的表情回答道。本來還一肚子火的小和尚頓時也只能打碎牙接著憋在肚子.

「我剛才那不理你那是因為我看到這兒高大的宮殿了,我就想去瞻仰瞻仰而已」小和尚解釋道,聽到這話覃明月心裡暗道:靠,感情這傢伙的老病有犯了.你會是去瞻仰嗎?

同時覃明月並沒有戳穿他,而是迎合到「哦,瞻仰啊,那我陪你一起吧!我也想去瞻仰、瞻仰!」。小和尚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暗道:這小子不會真是一張白紙吧?當初我以為自己夠厚臉皮了,結果這單純的娃跟自己呆兩天簡直只能用厚顏無恥來形容才最恰當;更讓自己無語的是從剛才的話中透露著.這小子估計可能連自己的看家本領「守財」也已經給偷了八成了。

自己都已經說出口了說是去瞻仰了,也收不回去了.只能一起去咯!想到這頓時小和尚覺著這張「白紙」已經自染的黑透了;這一切都自在小和尚心裡,覃明月才不會去想那麼多,就算小和尚把剛才心裡想的說了說來,估計等待的結果可能有是自己打自己臉。

「快點啊!你,都說了去瞻仰,怎麼你反倒走在最後面去了,連我一個傷號都走在這前面來了,在後面磨磨唧唧什麼呢你?」覃明月轉頭看向身後方的小和尚。接著又說道「說不定那裡面真有好東西也說不定,到時候咋倆也能著雄霸一方啊。。」;還沒等自己說完,小和尚倒是腿突然一軟,差點倒了下去!地藏王啊,真被我猜中了。

靠!決不能倒下去,要倒也要等先找完那宮殿再說才行,看著繼續走在前面的覃明月大喊道「等我啊.你倒是等我一下啊!」,一邊跑著,同時嘴不停的喊道。

「站在高處看風景果然就是不一樣,以前在村子也屬我家住的地勢最高,雪兒經常到我哪玩就愛說這句話,對了雪兒還在村子里,等以後我也帶他來看看風好看的風景」覃明月站在整個地下古城的中央地帶的最高大的建筑前,俯覽者四周不由的感慨道。

「我說大哥,你老是拿你那村子和這來比好不,這能比不,你什麼時候見過那麼大的村子,那麼宏偉的的村子,你以為你村子住的都是天啟宗宗主那樣的人物啊!還就是,你別說我說你啊,你那帶女孩子到這裡來看風景,你想要幹什麼壞事呢?要知道我們自己都差不多逛了大半個城了可都示還沒找到出路的」小和尚毫不留情的打擊到。

「我跟你有仇嗎?」覃明月看著身旁的小和尚一幅好奇的表情問道。

「沒有!」小和尚豪爽的回道;「哦,那沒有你幹嘛老是揭我短啊?」覃明月不滿的說道。小和尚嘿嘿一笑,「我們還是趕緊瞻仰要緊,按照外面的時間我們差不多已經走了一天,該找個地方休息一下,順便看看這有沒有出路」小和尚認真的說道,其實他的話里暗藏著別的意思,故意把出路放在最後面講,其實就是有意提醒覃明月,他知道覃明月還要急著出去找那女子。

覃明月直接一腳踹鄉小和尚「知道瞻仰及出去要緊,那你還坐在地上啊」;被踹后小和尚才回想起自己剛剛說過的話,瞬間滿肚子都是淚啊。

「還好者門原本就是開著的,不然真的我們倆能把這門給推開」看著眼前的高達的石門覃明月感慨道。「請把那個倆字去掉,應該是我推,你個四級殘廢半個死人去推門還是不要丟人的好」小和尚實在看不過眼的說道。

「哇,這裡面也太大了吧!這雕像也太逼真了吧,一眼望之無不時雕工精細,男的霸氣橫生,彷彿藐視這天地間的一切,女的身型凹凸有致,雖然看不出真容大也能想象出那艷麗的容貌,無不是栩栩如生。

嗯?對了,怎麼沒有面目!還有那牆壁上鑲嵌的是什麼整座古城在底下已經古老的嚇人了吧,怎麼還散發出這麼明亮的光!真箇宮殿被照明的跟外面的白晝一樣」覃明月驚訝道。

「你別那麼大聲好不,萬一招出什麼異物那就玩完了!」小和尚打斷道。

小和尚小心的說道「不是他們沒有面目,而是他們在雕刻時就已經被人融入了大手段給遮掩了,聽說好像這些石像在運用某些特殊的方法,能接引一些手段通天的大人,將其短時間從遙遠的地方召喚降臨於此」。

「別小看這些石像,你看著那石像有些地方布滿了裂痕,那代表他們很可能,在這裡的那次驚天大戰中已經隕落了」;「諾,那石像怎麼好像看不出什麼裂痕,那是不是就代表著可能還活著」覃明月指著其中一座並不是很顯眼的石像說道。

被這麼一說,小和尚順著覃明月手指向的方向望去,也是一驚,有點結巴的說道「可能,可能記載的也不一定全都是對的;這裡都已經形成少說都有幾百萬年了,要這是個活的也早就腐朽掉了」,嘴上是這麼說,但自己心裡卻在打鼓:瑪德!希望地藏王菩薩保佑,這可別真的有活物啊!要不然就算是只蚊子,在這能幾百萬年不死那也成老妖了!

「你看好像.」還沒等覃明月說完,小和尚接道「又怎麼了?」

覃明月感到不對勁的問道「這、這是不是少了一座啊!你看這因該是並排的吧,但這邊是乎缺了一座」。

小和尚這才轉身一看,真的!不行還是趕緊干正事,別真在這出事,不然真大條了.

。 達建仁看著白白的試卷依然做不出來,剛才還被警告了,現在他的雙腿一直在抖個不停,達建仁拍了一下大腿,心中想到:只有使用那一招了嗎?!沒辦法了!

達建仁把手放進了口袋裡,他要幹什麼?難道還要抄襲嗎?還是說在口袋裡拿小抄?

只見達建仁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骰子,說道:「本以為不會再用到你了,沒想到還是要你出馬,我最信任你了,你曾經幫助我拿過五十分的高分啊!希望這次你能超長發揮!就選擇是你了!去吧!骰子!旋轉吧!把正確的答案旋轉出來啊!!!」

在達建仁扔出骰子的那一刻,全考場的目光都聚集在那一個小小的骰子上,那是「希望」是「正義」!

一隻白白的手出現了,這隻手抓住了那個「希望」,周小若說道:「這位同學,我不是給你說過了!?你敢不聽我的命令啊!」

達建仁冷汗都出來,說道:「老師,我使用這個科學的方法做題難道不可以嗎?!」

「你說呢?!」周小若推了一下眼鏡,意味深長的看著達建仁,達建仁的冷汗都已經快要把衣服浸濕了。

達建仁吼道:「對不起,我錯了老師!!!」

周小若說道:「最後一次啊!各位同學希望你們引以為戒啊!不要向這位同學學習哦…….」

所有的考生真的是各顯神通啊,何小迪採用了一個科學的方法就是:三長一短選最短,三短一長選最長…….科學吧!

郭小康的更加科學了,而且還借用了一點點數學和物理知識,他把筆放在一端,然後讓筆自由的轉動,轉到什麼地方就選擇那個…….

李小飛不愧是武林中人,性情大方,直接aaabbbccc的選擇,真是中不中,全看運氣…….

李明和范同使用了各自總結的規律,總之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而且這場戰爭關乎著他們肉體是否痛苦,還關乎著他們以後的零花錢…….

考試結束……

達建仁說道:「我感覺到這張試卷滿滿的都是惡意!」

郭小康說道:「我利用數學公式和物理定律得出英語的最終選項!我相信一定可以戰勝英語的!」

李小飛說道:「我們江湖中人比較直率,直接三個a,三個b的選擇,我就不信闖不對!」

何小迪突然說道:「我明白了!!」

眾人問道:「明白啥了!?」

何小迪說道:「回去吃小骨面!!!」

眾人:滾!!!

在一次放假的日子裡,欒小雷回到了家中,他的爸爸一手拿著棍子,一手拿著紅包坐在沙發上,欒小雷笑道:「老爸,您看看您還非要親自迎接我,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欒小雷的爸爸笑道:「你還用不好意思的時候呢,我問你考試考得怎麼樣?」

欒小雷驕傲的從書包里拿出了語文試卷,上面寫著135分,欒小雷說道:「厲害吧!」

欒小雷的爸爸說道:「都是中國人,我以前的語文還能考140以上呢!我問的是你的數學和英語!」

欒小雷說道:「哎,數學和英語就比較差一點了,才考了120分…….真是的!」

欒小雷的爸爸聽到后還非常的高興,因為欒小雷平時這兩科都是考幾十分幾十分的,這一下考了120啊!真是進步了!欒小雷的爸爸老淚縱橫,說道:「我要去對祖宗上柱香!小雷出息了啊!!!」

欒小雷說道:「那紅包?」

「拿走!」欒小雷的爸爸一邊點香一邊說道:「把你的試卷拿出來我看看,讓我欣賞欣賞120的卷子是什麼樣的!」

欒小雷把兩張試卷放在桌子上就趕緊跑近了房間,然後上了鎖,另外又加了十幾把鎖頭…….

欒小雷的爸爸滿臉笑容的拿起試卷,看了一眼,就拿起棍子直奔欒小雷的卧室而去,說道:「兒子,出來!咱們爺倆談談人生!!」

原來是欒小雷的英語60,數學還是60,兩門加在一起120!數學沒錯吧!

欒小雷說道:「老爸!我說的沒錯啊!是120!兩科加在一起120啊!」


欒小雷的爸爸一直在撞門,說道:「是啊!120!你知不知道醫院的急救電話也是這個數字啊!」

欒小雷說道:「老爸!我可是您的親兒子啊!」

欒小雷的爸爸說道:「我知道啊!」

欒小雷說道:「您忍心下手嗎?!」

欒小雷的爸爸說道:「忍心!我和你媽還年輕,還可以再生一個!」

欒小雷說道:「我去!!!」

再然後欒小雷的房間陣地就被攻破了,從欒小雷的房間里傳來了鬼哭狼嚎般的慘叫…….

欒小雷家的鄰居非常的納悶,說道:「為什麼每個月的月底這家就有如此痛苦般的慘叫?難道是在殺豬?!」

達建仁拿著試卷戰戰兢兢的回到了家中,他的爸爸媽媽很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看報紙,達建仁輕手輕腳的向房間走去。

「兒子!你就不想向你的爸爸媽媽說點什麼嗎?!」爸爸開口說道。

達建仁笑道:「你看看,您不提我都忘了!」

達建仁放下書包,然後解開皮帶,雙手拿著皮帶遞到他爸爸的面前,說道:「爸爸,兒子沒有別的要求只希望您下手輕點!畢竟我是您的親生兒子!拜託了!」

達建仁的爸爸看著一臉誠懇的達建仁,突然心裡一軟,心中說道:「他可是我的兒子!不能下手這麼重!」然後就拿出了自己準備了很久的拖鞋,說道:「我還是用我的專屬武器吧!」

「考試作弊!還敢考試作弊了你啊!!!」

「啊!!!再也不敢了!!!」

達建仁的鄰居路過他家的門口,說道:「哎,這家難道也在殺豬?!哎?我為什麼要說也?!」

作弊有風險,考試需謹慎!


本章完,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一章!

感謝大家的支持!

達建仁等六人圍坐在一起,在討論著試卷,達建仁說道:「你們看,如果我們幾個人把正確的答案集中在一起,就能創造出120分的高分啊!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團結就是力量!」

冷月不屑的說道:「哼!你們六個人加起來英語才到120!還在這裡談團結就是力量,你們的屁股不疼了嗎?!」

六人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達建仁說道:「哼!本大爺練得就是十三太保橫練金鐘罩!一般的武器傷害不了我!拖鞋除外!」 「我看、我們還是趕緊去找出路吧,我有點心裡不太安穩的感覺待在這裡」說完覃明月便想著宮殿的內部走去。

我去,這小子不會有來那奇葩感覺了吧!想到之前掉進入到這之前的畫面,再向著四周觀望了一眼后,頓時間感覺周圍空氣一緊與冰涼!看著前方快消失了的覃明月的背影,大喊道「等我啊,我還在後面呢!」

而就在小和尚轉身離去的瞬間,剛才覃明月所說的那座不起眼雕像,開始露出一道裂痕,漸漸爬滿整座雕像!而這一切都是為人所不知.

一條寬闊的走道上,覃明月與小和尚正畏手畏腳的行走著,走道兩旁的石壁之上雕刻著一副又一副人物的圖案;其中一刻圖中,一名老者穿著怪異,盤坐於寬廣的道場中央,而其四周儘是一名有一名像是在虔誠聆聽的弟子,宛如海浪般令人眼所不及,而由背後為一座高大壯闊的殿宇破雲入空,祥雲行空,整個場景彷彿一塊凈度般,獨凌於世!

「這幅石刻怎麼沒有什麼?怎麼只有一整塊空白的石板,是當時沒有刻上去,還是說後來被人抹掉了!」覃明月看著眼前那塊光滑的石板不由的納悶到。

突然一個人頭浮現於光滑的石刻前,頓時把覃明月一個暴退,尼瑪!反應過來一看原來是小和尚這禿子,此時正背依靠於石刻,一手不停地拍打著石壁,一副弔兒郎當的說道「這有什麼,不就是塊石板麻!你這麼就這麼喜歡看圖片啊,這又不是春宮圖。。有必要這麼糾結嗎?。

「我看你個禿子,難道這麼幾幅壁板都有人物圖像,而就唯獨這一副沒有,而且外面的大廳也視乎少了一座石像.你那腦袋白長的嗎」被嚇了一跳后覃明月看著小和尚那恨鐵不成鋼樣子氣急道。


「這又關我腦袋什麼事,再說了要是真有什麼事,這不是還有你嗎!」小和尚淡淡的說道;「有我?有我頂個屁用啊.我靠,禿子你不會又是在打什麼鬼主意吧,要是再敢拿我當炮灰我,我死也拖著你」覃明月白了一眼小和尚說道。

聽到這,小和尚轉過話題、說道「你說我們怎麼走了那麼久,還是沒有找到一件值錢點的東西啊!這宮殿的主人也太窮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