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天大帝,真是一條好漢。可惜,這條好漢,卻因為種種原因,最終只能在歲月之中黯然神傷。

「再見!」凌天沖著消失的狠天大帝,狠狠地磕了三個響頭。這就是凌天,凌天從來都是,對別人賜予自己的恩惠,報以最大的敬意。

看著狠天大帝徹底消失,凌天也是穿著這一雙鞋子,朝著遠處的大荒繼續走去。這一次,他要去的地方,就是另外一處,大荒妖獸雲集的地方。那裡,無數的強大妖獸林立。

「想要成為人上之人,就要受得了,苦衷之苦。這就是我的路。」凌天傲然開口說道。

接著,他便是再次投身殺戮與戰鬥之中。

時間很快,便是過去了三天,這三天里,凌天歷經數百次激戰,對於這一雙靴子,以及龍血戰槍的掌控力,也是提升了不止一點。

隨著這兩個東西的契合度越來越高,凌天的實力,也是直線上升。

轉眼間,半個月的時間,就過去了。外界的百族大戰,依舊在進行之中。無數的天驕,層出不窮。一代新人換舊人,之前一個月,最為璀璨的天驕,也是一個個的跌落,一個個的後起之秀,不斷的超越這些高手,成為了新星榜、人榜的熱門人物。

進入大荒之中,半個月之後,凌天歷經的戰鬥,已經不下數萬次。

隨著這幾乎每一刻都在進行中的戰鬥,凌天的實力,再次突破,現在的他,如果遇到之前的那些對手,比如那土著王侯,估計就可以實現秒殺了。不過,還是沒有面對過真正的頂尖天驕。

那些天驕的實力,以及傳承法寶,比之凌天更加系統化。因此,這些人的實力,凌天還是不太清楚。不過,想來,應該差距也不會太大了。二十多天的時間,很快就從凌天的指縫中過去。

凌天的修為,已經在不知不覺之中,提升了無數。在司徒劍看來,儼然已經擁有了,和真正的頂尖天驕一戰的資格。

這一日,夜幕將近,凌天將最後一頭妖獸殺死以後。他終於返回到,闊別二十多天的刑天舟之中。除了第一天他回到了刑天舟之中休息,此外他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他有些害怕,吳靈兒的眼淚。他已經明顯可以感受到,吳靈兒不想和他繼續戰鬥下去了。她本來就是一個文靜的女孩,本來就不是韓飛燕這種,在世家之中生長出來的女孩子。

對韓飛燕來說,戰鬥是很平常的事情。歷練和修業,也是非常重要的環節。而且在韓飛燕的眼中,實力強大的男人,也是很有魅力的存在。可是,吳靈兒畢竟只是一個小女孩,因此,在她看來,和自己心愛的男孩子,一起快樂的過著平凡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可惜,凌天不是這種人,他不喜歡平凡,甚至可以說,他受不了碌碌無為的平凡生活。


因此,凌天便是再也不敢回到刑天舟之中。

今日,也是他來到大荒之中的第二十多天。距離天榜爭霸賽,只剩下不到七天的時間,因此他便是趕緊回到刑天舟之中,抓緊時間,咀嚼一下,這種修鍊的所獲。

看到凌天回來,司徒劍和吳靈兒都是很高興。當司徒劍看到凌天穿著的白色戰靴以後,司徒劍的眼瞳,猛然收縮了一下。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凌天:「你從哪裡得到的寶物?」

「這是狠天大帝給我的東西。」凌天苦澀的一笑,便是想起了狠天大帝,隕落的時候,那眼中閃爍出來的銳利寒芒。

「狠天大帝?沒有想到,狠天大帝竟然沒有死。現在他呢?」楞了一下的司徒劍問道。

「狠天大帝?已經隕落了。」當即,凌天便是將狠天大帝的隕落過程,說了一遍。接著,司徒劍便是點了點頭,心中滿是慨嘆。

當年的天地大戰,將多少天才俊傑,都埋葬在了歲月長河之中。當初的時代里,那麼多璀璨的新星,多少個驚才絕艷的天才。正是因為他們的天賦,才讓他們在歲月之中,在上古時代,成就了自己的輝煌。

可惜,一場戰鬥之後,再也沒有人能夠記起這些天驕。

上古終結之戰,讓所有人都隕落了。

「天榜爭霸賽要開始了,我要抓緊時間,繼續修行了。」凌天點了點頭,便是抓緊時間,閉關咀嚼那些,戰鬥之中,得到的戰鬥經驗。

夜幕褪去,天也亮了。殘月緩緩地落下西山,晨光,也是逐漸的映照在所有人眼中。

凌天便是再次出發,他這一個月里,根本連一點休息的時間都沒有。認真的修行,玩命的廝殺,更是與百象之體、龍血戰槍、雪白色戰靴,徹底的融入他的實力之中。

最後的七天,凌天也是在夜以繼日的血拚之中度過。鮮血迸濺在大地上,妖獸的屍體,不斷的堆積成山。凌天的實力,便是隨著妖獸屍體堆積的大山越來越高,他的實力,也是直線上升。

七天以後的黃昏,凌天徒然睜開了雙眼,血紅色的眼瞳之中,粗大的血絲,不斷的蔓延開來。接著,他的體內,一股磅礴的太初之力,便是徹底的融入到他的骨血之中。

凌天的力量,便是在這過程之中。再度提升了一個檔次,夜幕深了,凌天也沒有回去,還在不斷的尋找著妖獸,這是最後一夜,他要抓緊任何一個機會和時間,來提升實力。

刑天舟上的司徒劍,眼中的光芒,聚焦在凌天的身影上。這一刻,他的嘴角,便是揚起了一抹苦澀的笑意。

「這個孩子,太拼了。唉。」

搖了搖頭,司徒劍便是回到了刑天舟中。旁邊的吳靈兒,也是點了點頭:「對啊,他這麼拼,身體會受不了的。」

「嗯,不過他的實力,也是在一個,急速提升之中,不斷的突破自己的極限。我相信,現在的他,已經真正具備著,上修羅山的資格了。」微微一笑的司徒劍,便是說道。

「上修羅山?那麼百族大戰,要結束了嗎?」吳靈兒有些患得患失的說道。

「對,下一個月,百族大戰就要結束了。凌天如果順利,也要進入到修羅山上,去參加最後的戰鬥了。」司徒劍慨嘆了一聲,維持半年的百族大戰,也是在此刻,開始了倒計時,時間過的可真快啊!

我會好好愛你 ,還在昨天一般。剛剛踏入到百族戰場的時候,凌天被趙天地的麾下,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最終無奈之下,跑到滿是妖蛇的荒山上,才最終逃出生天,並且得到了仿誅仙劍陣。

那一幕幕,似乎剛剛過去一般。

轉眼間,百族大戰都要接近尾聲了。

嘆息之中,司徒劍卻也是看到了凌天,無論從心智上,還是實力上的驚人進步。

以前的凌天,頂多算是一個實力高強的少年人。

現在的他,卻已經成長為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超級強者。

「結束了,一切都要塵歸塵,土歸土了。」司徒劍感慨道。 隨著一個月的歷練結束,凌天的實力,也是隨之提升了許多。不僅三大法寶與傳承,和自己的契合度,到達了巔峰。而且,百象之體也已經被自己修鍊到了圓滿境界。

圓滿境界的百象之體,是任何人都不想要遇到的。混沌神龍榜第一百二十名,這是上古時代,無數的傳承與法寶,一個最為準確,和最有公正力的排名。

凌天的實力,也是隨著百象之體,到達圓滿境界,徒增數倍。

他從大荒之中走出,滿身浴血,潔白的衣衫,都被鮮血徹底染紅。回到刑天舟之中,司徒劍與吳靈兒都是激動不已的看著他,凌天經過一個月的歷練,渾身氣質都不一樣了。

「好了,現在一切都結束,是時候出發了。」微微一笑的凌天,便是開口。

「嗯,是時候給那些人看看,誰才是這個時代,最為強大的天驕了。」司徒劍哈哈大笑了起來。吳靈兒也是滿臉激動。雖然她知道,凌天和自己不是一條路上的人,但是他們畢竟在一起,已經這麼長時間。

看到凌天提升了,也是非常的激動。

「好了,出發,去往第九城吧。地榜最後一戰,我已經準備好了。」凌天點著頭,負手站在刑天舟的巔峰,眺望著遠處的蒼穹。


「好,一起出發!」司徒劍高興無比的說道。

等待這一天,已經一個月了。這一個月里,他無時無刻不在關注著凌天,那一場場近乎於野蠻的廝殺,也是讓他感到了一種心疼。因為,凌天以前的戰鬥,雖然也很慘烈,但是畢竟是和人的戰鬥。

人與人的戰鬥,最起碼還是會保持著一種底線。很多動作,很多危險,都是不存在的。但是,和這些,只有戰鬥本能的妖獸戰鬥,卻會非常不同。因為,這些妖獸,根本不會有一點的底線。

任何動作,任何危險的攻擊方式,都會使用。

而在這些動作使用出來以後,作為迎戰者凌天,也會受到很多威脅。而這些威脅,也是能夠讓他得到進一步的提升。要知道,戰鬥可不允許失敗。一旦失敗,那所面臨的,就是隕落。

生命只有一次,所以任何時候,都不能掉以輕心。凌天也用一月的時間,來證明了自己。通過這一個月的歷練,凌天改變最大的就是心態。和這麼多妖獸戰鬥,讓凌天明白了,這個世界的殘酷。

站在刑天舟上的凌天,想到了這一個月的種種。那些妖獸,真的是一點下線都沒有,任何方式的攻擊,任何殘酷的手段,都是層出不窮的使用。凌天的實力,雖然強大,肉體強度雖然非常厲害。

可是,卻根本扛不住那種攻勢。

剛開始的時候,凌天的身體很容易受傷。基本上,每一天身體上都不會有一塊好肉。要一邊戰鬥,一邊服用療傷的丹藥。而那些丹藥的療傷效果,剛開始還不錯,到後來,因為用的太多,效果卻是越來越小。

到最後,凌天的傷勢,再也無法用丹藥來療傷。最終,只能用自己的修為,強行恢復。這種恢復,速度雖然快,但是太初之力卻是消耗了太多。

也是造成了,前半段時間,他殺的妖獸,很少,甚至一天到頭,都是在療傷,躲避妖獸襲擊的療傷路上。一直等到第十一天開始,凌天的戰鬥經驗提升,實力也是提升了不少之後,戰鬥便是精彩了許多。

凌天的實力,也是在這個過程中,得到了蛻變。

第十五天開始,凌天已經不會受傷了。一天到底,戰鬥的場次,殺死的妖獸級別,也是越來越高。到最後十天的時候,凌天已經可以輕易秒殺一些級別很低的妖獸。

不僅如此,凌天到了最後七天,更是直接徒步,來到了更為險峻的地帶。這裡的妖獸,更為強大,甚至一些妖獸領主的實力,已經堪比土著王侯。那些妖獸的實力,非常強大,不僅是速度,還有防禦力,亦或是那變態的攻擊力,都讓剛剛接觸他們的凌天,大吃苦頭。

凌天的實力,也在同時,再度得到了提升。

只剩下七天的時候,凌天終於可以將這些妖獸領主秒殺。這時的凌天,也是明白,如果現在的自己,可以遇到那一個土著王侯的話,就可以完成秒殺。不過,這樣,還是不能和那些頂尖天驕一戰。

因為,據他所知,那些頂尖天驕的實力,最低也是如此。

雖然土著王侯的實力,僅次於頂尖天驕。但是要知道,頂尖天驕的強大,是非常變態的。凌天也是從司徒劍那裡得知,曾經有一個土著王侯和一個頂尖天驕對戰,那位頂尖天驕僅僅出了一招,便是秒殺了那一位土著王侯。

那一戰也讓凌天明白,自己即將遇到的那些頂尖天驕,到底是一群怎麼樣的變態人物。

自己即便是到達了這個程度,也只是和他們有了一戰之力。

因此,最後三天,他便是直接徑直來到了一處妖獸深淵之中。那裡因為有了一頭實力,無限接近頂尖天驕的妖獸之王坐鎮。因此,凌天便是在那裡,再次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絕境。

那一戰,凌天雖然已經在之前,將很多的低級妖獸、中級妖獸、高級妖獸擊殺。可是在面對那位妖獸之王的時候,還是被輕鬆的擊敗。雖然看似,凌天的實力,距離那些頂尖天驕,已經不遠。

可是,通過這一戰,凌天也是明白了,自己終究差的還是很遠。

因此,凌天便是在那裡,和那位妖獸之王,大戰了一天一夜。最終,他還是將這位妖獸之王,徹底的格殺了。並且,收穫了一顆璀璨的妖獸之王妖丹。通過司徒劍的煉丹,直接將這一顆妖獸之王的妖丹,煉製成了一顆擁有非常強大靈力的丹藥。

服下之後的凌天,在經受了一天一夜的痛苦煉化后,實力再次大漲。這一次的凌天,修為直接踏入到了六陽大戰師境的後期大圓滿境界。超越圓滿,距離七陽大戰師境,只差最後的臨門一腳。

這一次的進步,也讓凌天的戰鬥力,再次大漲。終於到達了頂尖天驕的地步。也是百族戰場所能承受的極限戰力。如果再次提升一些的話,就會被百族戰場的天地意志所打擊。

這一次以後,凌天便是從那妖獸深淵之中徒步走出。歷經無數次戰鬥,再次回到了刑天舟之中。這一次,凌天懷揣著必勝的信心,再次啟程,前往百族戰場,修羅山外,最後一戰的場所。

地榜爭奪戰,如果自己還可以保持前十,便是可以晉級天榜之中。一旦晉級到天榜,那麼修羅山之戰,便是正式拉開序幕。修羅山巔,也就是百族戰場,最後的冠亞軍爭奪戰的擂台。

站在刑天舟上,舉目遠眺,凌天彷彿已經看到,遠處的天際下,一座崇高的山峰,帶著陰風怒號,帶著惡魔一般的聲音, 腹黑老公追萌妻 ,要一口吃掉凌天的身體。

「半年的征戰,終於到達了最後的目的地。這一次,我不會讓任何人失望。曲玉瑤,我一定會在所有人面前,告訴你,誰才是最合適你的男人。」凌天傲然開口,帶著一種,誰與爭鋒的霸氣與一往無前的勇氣。

背後的司徒劍,很是欣賞的看著他的背影,捋著鬍鬚,很是享受。

可是,旁邊的吳靈兒,眼中卻是有了一點的不舒服。自己跟隨著凌天那麼久的時間,可惜,最終還是要看著他,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與那一個,自己根本都沒有看到過的女人在一起。


這種感覺,很不爽。

可能,就像司徒劍說的那樣,凌天喜歡追求的過程,喜歡征服的過程。那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神,才是他最喜歡的類型。自己和韓飛燕終究只是綠葉,只是曲玉瑤的陪襯。

刑天舟逐漸升空,速度也是逐漸的加快。到最後,舟船的旁邊,都是爆開一團灼熱的烈焰,那是太初之力運轉起來,劃破蒼穹的熱量。下面的叢林,不斷的被甩到後面去。

坐在後面的吳靈兒,卻是回過頭來,看著那遠處的山林與曠野,眼中更是有淚閃爍。這一路走來,她總是有一種,很是享受的感覺。到今日,她才明白,她喜歡的不只是凌天這個人,還有和他在一起,那種安全的感覺。

或許,自己終究不是凌天喜歡的類型。或許到最後,他喜歡的都是那個叫做曲玉瑤的東荒大陸,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女神。但是,自己還是會在背後,默默的跟著他,默默的支持他。


哪怕,他根本看不到。

時間很快,刑天舟的速度也是非常快。轉眼,便是一天的時間。

夜幕,即將降臨的時候,刑天舟終於來到了一片城池的前方。

那是第八城,正是之前人榜最後戰鬥的地方。也是凌天一舉成神的地方。夜幕之下,這一座城池,更顯璀璨。

「走,去看看這一座城池。」凌天揮手說道。 第八城,乃是人榜爭霸賽的地方,更是新星榜爭霸賽的場所。這兩場比賽,也是在今天開啟。因為害怕觀眾直接被分流,因此,這兩場比賽,故意和地榜爭霸賽分開時間。

幾天後是地榜爭霸賽,而現在,正好就是人榜和新星榜的比賽。

對於這個結果,凌天還是很高興的。畢竟,自己前往第九城的路上,正好遇到這一場比賽,自己也可以靜下心來,好好的觀賞一下。看一看這些新人的實力,都到了哪種地步。


走入第八城,街道上,都已經沒有人了。這沒有辦法,新星榜與人榜的比賽,直接萬人空巷,根本沒有人會在街道上浪費時間。刑天舟落下,三個人,一起並肩走來,

比賽在最中間的比武場舉行,三個人來到比武場的時候,比賽已經拉開了帷幕。看守比武場的正是幾個超級宗門的弟子,有這些來自超級宗門的弟子在,基本上不敢有人鬧事。

不說這些超級宗門的弟子,就是場所之內,那些來自各個地方的少年強者,也足夠那些鬧事的人,頭疼的了。看到凌天到來,把守門口的幾個來自超級宗門的弟子,直接站直了身體。

「這不是凌天嗎?哈哈,沒有想到,竟然來到這裡,觀看比賽啊?」

「這有什麼的?之前的新星榜比賽,凌天都是認真的全部看過來了。這是一個很不錯的小子啊!」

「嗯,這個小子,如果中途不隕落,必將成為天之驕子。」

「只是不知道,這個小子,到時候會選擇哪個超級宗門啊?我倒是有些期待,他能夠加入太白劍宗。」

「為何?加入太白劍宗的話,你還有機會,看到曲玉瑤?」

「呵呵,我只是說希望。聽說這個小子,就是從一個小國家,一步一步走來的。而且,你們知道嗎?他就是因為一紙婚約,才走到如今的地步。就憑這份心性,我也支持他成功。」

「一紙婚約,從一個小國家,一路走來?你沒逗我?小國家?多小的國家?」

「低級王朝。你說有多小?」

「低級王朝?」聽到這四個字,剩下的三個來自超級宗門的弟子,都是猛然一驚,這是搞什麼?低級王朝出來一個,如此天縱奇才的天驕?這是什麼概念?要知道,比之低級王朝資源和傳承,都強出無數倍的超級王朝,都是不一定會出來這樣的天驕。

「真是厲害,我是服了。」一個來自超級宗門的弟子,聳了聳肩,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旁邊的一個超級宗門弟子,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好樣的,到了這個層次才會知道,出身到底有多麼重要。他能夠走到如今,已經是非常不易的了。」

四個人,不斷議論著凌天。接著,凌天便是走到了他們的面前,朝著他們,微微一笑的他,便是轉身進入了比武場。

「不錯,性格也很好,不卑不亢。你可知道,那幾個頂尖天驕?哪一個加入超級宗門,都是輕鬆內門弟子的存在。他們的心氣,那才叫高。」

「嗯。對了,我剛才發現,他的修為提升了很多啊?現在好像已經到達了百族戰場,所能接受的極限了。真是一個可怕的小子啊!」

「才一個月,就從六星大戰師境後期打成,到達超越圓滿。這傢伙,真不錯啊?」幾個來自超級宗門的弟子,都是高興不已的議論著凌天。

過去了很遠,吳靈兒才興高采烈的說道:「凌天哥哥,你聽到了沒?這幾個超級宗門的弟子,在議論你啊?這可是超級宗門的弟子啊?」

「嘴長在別人的臉上,議論我也阻止不到啊?」凌天聳了聳肩,苦澀的一笑。「嘿嘿,也只有你才能讓那些眼高於頂的,來自超級宗門的弟子,放下身段,議論你了。哈哈。」吳靈兒高興不已的說道。

彷彿,看到了自己站在榮光之中一般。

「現在的凌天,不管是人氣,還是實力,放眼整個百族戰場,都是鳳毛麟角的存在。這些議論,還算是很正常的了。」司徒劍卻是驕傲的說道。看著兩個人,高興的臉龐,凌天的心中,也是泛起了一抹暖意。

自己的親人朋友,要的不多,就是一份隱藏在內心深處的驕傲。

而自己,能夠做到的,就是努力,將他們生活的條件,不斷的提升上去。不讓他們吃苦,更不讓他們受罪,被人欺負瞧不起。

一直走到比武場的內部,凌天才看到了一群招待的超級宗門弟子。這些弟子,看到凌天到來,一個個都是鄭重了起來。凌天看到了,之前他們對待其他觀眾,都是非常不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