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巨大的水箭射出,魚棱再次被飛楠被阻攔在海面之中時候,魚棱眼中冒出殘忍的滅殺,手中的魚叉狠狠刺出,無極的水箭,直奔木楠,

「我的好大哥,你安心的去吧。」

望著快速遊走的蝶舞進入龜蛇島的上邊,感覺後面攻擊來的水箭,木楠並沒有太過糾纏,而是選擇自己堅硬的後背做後盾,藉助那一股勁力,朝著遠處的身影游去。

「魚棱,這個叛徒,竟然勾結鯊魚族,陷害我們的同胞,真實豬狗不如。」憤怒的木楠在隱如海水中的一瞬間,破口大罵,最後消失在海面。

看著火拚的二兄弟,遠離的羅天嘆息一聲:「權利蒙羞了雙眼,兄弟相殘。權利促使了進步,優勝劣汰。」

龜蛇島,二里的海域,黑霧朦朦,這對於人類和魚類來說這都是禁地,絕對的禁地,想要進入到其中,必須穿越者黑霧的地脹。

沙灘,海浪,仙人掌都和龜蛇島絕緣。霧氣,毒蛇,山龜是這個島嶼的特色,木楠能走進選擇這裡,也是抱著逃不掉,歷險一次,希望生計能會出現。

「這就龜蛇島?」望著這霧氣連天的島嶼,羅天不禁好奇的問道。

著就是龜蛇島,恩人,死活要看你的造化了。」恢復了一些體內的木楠說完,拿出一塊銀色的鱗片慎重的說道:「這是我的護送逆鱗,有了他,你在海水中就可以自由的呼吸,恩人,我要去找瓊魚將軍,你保重。」

木楠說完,緊緊擁抱住蝶舞,灌輸靈氣,兩個身影慢慢變淡,融入碧藍的海水之中,任誰都看出碧藍的海水中有兩個身影在遊動。

「千古一魚,保重。」隨著羅天聲音落下,海水產生微弱的變動,融入海波中。

感覺黑色的霧氣,羅天拿出手中的九龍仙,怒吼一聲,「日月交輝,碰。。。。。。,巨響之後,一條金色的銀龍直奔龜蛇島之中,震的龜蛇島發出共鳴,掀起方圓十里,掀起滔天海浪,把後邊追趕的鱷魚戰隊全部掀翻。

在龜蛇島發出一聲玄武嘶明的時候,藉助光亮的羅天,身子一躍,一頭扎進那黑暗的空間,消失在海面。 碧海白雲下,濺起的海花在白雲下狂涌,在充滿地脹的龜蛇島上出現一道七色彩霞,斷開了碧海白雲,引領著羅天朝著島嶼中前進。

相比外邊的藍天白雲,一頭扎進地脹之氣中的羅天,看不到白,望不見天,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向前,向前,在向前,對於水性潦倒的羅天,找一塊陸地站著,心才踏實,人才安全。

「媽的…」羅天爆了一句粗口,不情願的罵道:「這裡是什麼島嶼,廢了半天功夫,怎連個石頭都沒有看見。」

嘟囔中的羅天話音剛落,感覺腳下一硬,身子不在漂浮。感覺踏實的心露出了微笑,陸地到了……

腳下傳來的踏實感覺讓羅天心中快要破碎的石頭再次充滿茂盛的動力,奮力的朝著島嶼中心跑去,回頭看看,鯊魚戰隊沒有追進來,心裡稍微放鬆了一些。

其實。魚人族的鯊魚戰隊被羅天那招「日月交輝」攻擊波起的海浪迴旋之力掀近了海中,要不是他們天天性屬水,常年生活在水中,估計真的會死傷慘重。

羅天使用的招數怎說也是九幽道祖的成名絕技,在等級上也算是中品仙技,日月交輝作為其中的壓軸招數,全力施展,破壞力可想而知……

「仙技逆天。」


對於頗具天賦的羅天而言,個人能力雖然不能發揮日月交輝的百分之百的戰力,可在小七和浮黎宮的增幅下,至少也能發揮出百分之四十的攻擊力。這樣的攻擊力,如果不是換做攻擊龜蛇島的地脹之氣開路而是選擇直接鯊魚戰隊,那鯊魚戰隊的追兵就不是落水,而是能活者有幾。

龜蛇島中心,羅天用手抹去臉上的海水,吼叫一聲。慶幸自己找到一塊安全著陸地。「千古一魚應該安全了吧,對自己隱身符頗具信心的羅天透過地脹之氣想外望去,沒有「千古一魚」只有灰濛濛迷霧。」

不得不說,木楠和美人魚蝶舞出於好心救助羅天不但在機緣巧合下獲得了符之力挽救了自己,更如羅天所說,木楠憑藉隱身,不但奪回自己的王權,還真成為了千古一魚,魚中霸王。

對於這些,在一年後的羅天南海尋寶才明白自己的偉大……

慶幸自己安全的羅天還沒來得及慶幸,咕咕……,飢餓的肚子發出對主人不滿的叫喊。雖然羅天有「浮黎宮」的鴻蒙之氣具有孕養身體。可,對於在海水中泡了一天又是水中菜鳥的羅天來講,體力早就透支殆盡,要不是「浮黎宮」中的鴻蒙之氣不斷孕養,早就沉浮海地。見了死神親。

「怎,龜蛇島怎連個烏龜和爬蛇都沒有看見,」鬱悶的羅天剛剛說完,感覺空間扭轉,乾坤轉變,自己眼前一變,彷彿自己掉進一個空間。」

「哈……哈……」

「我終於等到了,我終於等到了。」激動的思鳴聲穿透羅天的耳莫,好似用五百噸的炸藥編製的炮竹在耳邊引爆,響聲不斷,飽受煎熬。」

「頭腦發脹,怒火中燒。」

「是誰在吵?給本少爺出來…。」一聲叫喊,用盡丹田之力,差點沒造成肚子脫離身體。罷工歇火,畢竟這個主人太二b了點,沒把自己填飽,又叫自己幹活,不是罷工,就是不在想好。

「小屁孩,來到我的地盤,你卻不讓我老人家叫喊,是不是霸道了點。」飄渺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難以分辨聲音的方向來自何處。

「汨羅音波。」

汨羅音波是聲音傳播的一種,他需要使用者非常高明的掌控音波的波動技能,這種操控看起來簡單,其實非大能者不能使用。

「不願叫龜蛇島,都是宿頭烏龜,光說話不現身,名如其人。」嘟囔一句,邁開腳步,朝著遠處的樹叢走去,在羅天的意識中,有樹的地方就應該有果實。

「小子,你去哪?」飄渺的聲音再次從四面八方響起,圍繞羅天周身久久不散。

「我去那?要你管,你沒聽到我的肚子叫嗎?當然找吃的,你知道那個地方有吃的嗎?」羅天問完,感覺自己愚昧且笨蛋,跑到人家家裡,問人家吃的在哪?除非人家傻……

「吃的…。。」重複的聲音連續不斷,重複了幾次,婆娑聲音發出蒼老的語氣:「吃的沒有,這是空島,這些樹和草都是虛幻得,雖然我被封印萬年,可我依然記得方圓百里沒有人煙火。」

聽了這個答案,一屁股坐在地上的羅天狠狠的蹲蹲腳下的石頭,憤恨的說道:「你在那?給我出來,是不是你把這島上的東西吃光了。」

「我在你腳下。」伴隨聲音,低頭一看,肌餓的羅天肚子一抽筋,一屁股坐下,驚奇的看著那一雙豆子一樣的小眼睛,園溜溜的不停的轉動……

「你是……」看著一雙小眼,出口問話的羅天狠狠拍拍自己的腦袋,指著那雙眼睛問道:「你是玄武仙獸。」

看著流淚了**,羅天搖搖頭說道:「不對,你不是玄武,玄武應該龜蛇同體,可我卻感覺你生氣脆弱,靈蛇不見,你到底是……」

」哇…哇…」

突然嘶鳴般的哭啼把剛剛站起來的羅天心臟猛然凸起,差點罷工歇業。「停,你給我停。。。。。」

「親人,我就是你的神獸圖騰玄武仙龜啊,是可惡的魔神在我遊離空間時想搶奪我的丹元,在和他大戰的時候斬斷了我和靈蛇的連體,造成我功力大減,被時空亂流甩到這個鬼地方。」

「那你怎不離開,你可是神獸?法術無邊,壽命無限。」羅天剛剛問完,就聽到玄武的悲鳴更加強烈。

「親人啊,正如你言,我是神獸,壽命無限,萬年對於玄武來說,時間很短暫,可對於被分身的玄武來說,萬年已經是生命的盡頭。」

「你要死了……」羅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神獸也會死,難道說這個世界沒有神之空間存在嗎?要真是那樣,自己求仙之道的意義……

看著突然泄氣的眼前少年,老龜伸出**,光亮無毛,閃閃發光。這樣的光澤不近讓羅天想到:「**皮中藏,三寸亮海航,短粗海港笑,細長海港叫。」

「親人,我感覺你流淌著神龍之血,秉學盤古之力。我等待萬年,終見神龍之後,縱使我埋骨黃土,也算是有個傳人……」

「神真的不能長生嗎?」很想得到答案的羅天卻聽到玄武呵呵一笑,笑的聲音不但難聽,還很凄涼。

「長生,神當然可以。對於失去神力僅存神格的我卻不能。」玄武說完,落下三滴青淚,悲傷之痛難以言表。

「抱歉前輩,讓你傷心了。」羅天說完就聽玄武說道,「我本名叫青玄,你可以稱我的青玄老龜,不用老是叫前輩。」

羅天聽完點點頭,低聲問道:「青玄前輩,神真的不能長生嗎?」

「嗨。。。。。」青玄嘆息一聲,憂傷的說道:「沒有老死的神,只有戰死的神。神雖然可以不老不滅,可他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你那就是神格,一旦神格被煉化或者被毀滅,那就是回歸混沌,化為虛無。」

「那我能幫你什麼?或者說,你有什麼心愿,只要在我能力範圍,我一定竭盡全力,雖然我戰力低微,只要你能做到的,一定言出必行,至死不渝。」

羅天的話感動的青玄淚流滿面,哽咽難語。

可憐的羅天雖然豪氣衝天,肚子卻傳來,「咕…咕…」的叫喊。感覺到肚子的抗議,羅天儳然一笑,青玄瑤瑤頭,扭動了一下身段,一股強有力的吸引之力拖動了十裏海水,落地羅天的眼前。

「噗…噗…」吐了一口海水,一臉埋怨的羅天指著青玄還沒有問責,卻發現眼前白茫茫一片,海魚,海蝦,還有海蠣上千…。

哈…哈…

狂笑一聲,手腕發出一道寒光,一把鐵劍拿出把地上的飛魚串成一串,手中的青色火焰放出,放在哪一串烤魚的下邊。一瞬間,那烤魚變成的漆黑的煤炭,然後隨風飄散。

「媽的。」

很少說粗口的羅天暴罵一聲,剛要準備去烤火,卻發現青玄吐口水泡,興奮的說道:「親人,你剛才的青色火焰石朱雀之火嗎?我怎感覺到有朱雀的味道。」

看著手中的火焰,想起了沉睡的小七。小七為了自己能夠煉製丹藥,不惜犧牲自己的沉睡來讓自己獲得她的本名火焰,自己答應他煉製丹藥,可現在一次都沒試驗過,等小七醒來,真不知道該怎樣交代。

「青玄前輩,我是獲得了朱雀的火焰,為了這縷火焰,朱雀已經沉睡,如果沒有生命之泉和天甘珠露,我真怕她會和你一樣,不知道前輩知道不知道除了海市蜃樓中有天甘珠露外,哪裡還有這兩樣物品,我好去尋找。

「什麼?海市蜃樓中有天甘珠露,那你怎不早說,我只需要三滴天甘珠露就能驅除我體內的封印的魔氣,重回玄武時代的的四成功力,親人,快去幫我找。」

激動的青玄還沒說完,卻聽到羅天一聲嘆息,無奈的說道:「青玄大仙,青玄老祖,青玄大爺。。。。。。,不是我不幫你去,而是我也不知道地點,我必須回到玉島,取得隱身和戰力第一的成績才有資格去海市蜃樓的空間去找天甘珠露,前輩,我現在擁有的戰力,怕會讓你失望。」

沉思的青玄瑤瑤自己的頭,目光注視羅天很久,開始滾動那雙豆粒小眼,時間一瞬,貌似他做出了一個決定,艱難的轉動了一下身軀,用一股強大的力量銀色光芒包裹著羅天。


時光飛逝,那萬年不死的青玄薄動了一下自己的光頭,一聲嘆息:「你戰力和你說的一樣,你雖然擁有神龍之血,戰力卻低微的可憐,可是你身上的海之心和人魚族的逆鱗卻是難得一見的寶貝。」


看著羅天緊張的面孔,青玄哈哈一笑:「你放心,我不會搶奪你的寶貝,雖然你的寶貝放在人間不錯,對那也只是一寶貝罷了,這種垃圾,我還是不削去搶,怎說你還是我的後人。」

我才不是你的後人那?你的後輩會和我一樣。雖然我的某個部位有和你頭一樣的特徵,可我那也有個學名叫:「小精靈。」 青玄有它自傲的資本。羅天不可否認在這個敗落的神龜軀殼中,有著一顆高傲的心。

身為大仙的青玄具有凡人修難積的傲氣,以前九幽道祖即便如此。神獸青玄雖然落難。可。大仙的獨居的性格依然。想到這般如此,羅天露出謙卑的微笑:「青玄親人,你是我前世的信仰。神之圖騰,見到了你是我的榮幸。前輩是不是要照顧晚輩……」

「照顧?」青玄滾動著微迷的雙眼。

「對啊。前輩,你說我身上都是垃圾,你就讓我撿點便宜,弄點你不要的垃圾給晚輩防身?」羅天那閃數的目光還沒有收回,就聽青玄很堅定的說道:「不是不給,而是沒有,那些垃圾我不會收藏,所以我沒有垃圾給你。」

看著一臉失望的羅天。青玄高傲的說道:「我沒有垃圾。不過,我卻有一種方法,幫你提升潛在的實力並且激活你體內的神龍血脈。」

什麼方法。羅天眼中充滿期待。不過。對於青玄這種強者,羅天還是抱有謹慎的態度。

羅天不想到藉助外力來個拔苗助長的方式提升。羅天謹慎的看著青玄。表達出自己的意思。畢竟。這種拔苗助長的方式雖然可以提升實力。但,根基不牢,還可能會導致後面修鍊停止。這種危險的存在讓羅天異常小心。

「抱歉,青玄大仙,拔苗助長的方式我不需要,青玄大仙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比較好。」聽完羅天的表述,青玄哈哈大笑:「心無貪慾,修鍊懂得循循漸進,心性難得,不過你怎知道我用拔苗助長而不是煉化丹元。」

「煉化丹元。」聽到這個詞語,羅天心頭劇烈的跳動,元丹那可修鍊者的命。

元丹灌輸相比醍醐灌頂要溫順的多,醍醐灌頂是強制把自己的功力灌輸給接受者,而丹元傳輸則是接受者根據自己的情況來煉化對方的靈氣,提升本身的戰力,兩者相比,醍醐灌頂要比經脈傳輸強悍的多,經脈傳輸比醍醐灌頂安全實用的多。

「小屁孩,你到底考慮好了沒有?」聽了青玄帶著鄙視的催促。羅天堅定的點點頭,機緣難得,這種靠自己本事煉化提升的戰力比起丹藥來要完美不少。

小傢伙。站穩了。青玄說完。空間發生逆轉。

得到羅天的答覆,青玄使用本身的仙力扭曲空間,把羅天帶進了一個金色的世界,流動的金屬元素沖滿整個空間,震撼的羅天嘴巴好比大鵝蛋。

超級震撼的羅天還沒回神,就聽到青玄的聲音傳來,「小屁孩,這是我龜殼空間,金屬之力構建,機會和造化,晉級和提升都要看你自己的了……」

「謝謝青玄大仙,謝謝玄武前輩。」羅天說完,盤退打坐,爭分奪秒,伴隨時間,那詭異的陰陽圖案出現頭頂,緩慢的旋轉……

玉島木屋,那被冰魁戰力衝破的木屋一被修繕,在海洋中尋找半月時間的冰魁回到木屋不知自己落下的淚水擴充了多大的海岸線。如果不是這個時候影飛負傷回來。估計冰魁那傷透的心會破碎歸天。

「母親,你不用擔心,羅天有海之心護體,就算是掉進大海不會游泳,他也不會被海水淹死在海裡面,他沒回來說不定在海上遇到了什麼奇遇,所以才回來的晚了點。」

「奇遇。茫茫大海。能會有什麼奇遇。眼前,只有祈求神靈讓他有奇遇出現了。不然,二十五天時間可不短,就算有海之心沒有食物也活不如此時間,除非他是個烏龜。」

冰魁說玩,伸展自己的五指,「在有五天,海市蜃樓的空間就要打開,看來他註定和這百年難遇的奇幻擦肩而過。」

「錯過就錯過吧,只要活著就好。」影飛安慰的說道。心裡卻在祈禱……

二十五天,整整二十五天,忘記饑渴,忘記飢餓,忘記時間的羅天沒有一刻一秒停止煉化青玄的外殼的金屬之力。

「數著日子,算著時間的青玄看著羅天不斷的煉化自己貝殼中的金屬之力,不禁嘆息:「這小子簡直是天縱奇才,自從半個月前成功晉級武靈,這傢伙竟然依舊打坐靜修,鞏固基礎,這如磐石的心性都快和大仙級的玄武相比拼了。」青玄說完看著那陰陽圖案慢慢停止,綠豆小眼轉動三圈。讚揚著說道。

呼……,

醒來的羅天吐出壓在胸腔中的濁氣,雙眼冒出精光爆射在海面,「開。。。。。」高高跳起的羅天把戰力凝聚在手,狠狠砸在腳下的石面上。

充滿自信的少年,聚集所有力量,對著石頭髮出強烈一攻之後,那堅硬的石頭完好無損。看到自己攻擊帶來的破壞。羅天心頭一震憋悶。那被自己攻擊過的石頭,別說碎了,就連一條裂縫都沒有出現。

「一臉吃驚,鬱悶痴獃。」

看著吃癟的那張臉,被一拳打的晃抖的青玄伸縮了一下那光亮的**,發出尖銳的嘲笑聲,「小鬼,你是不是感覺手疼,胳膊麻,石頭卻很硬。」

「的確如此。「

羅天說完,甩甩自己的發麻的胳膊,舒展兩下,一臉鬱悶的踢踢那堅硬的石頭,露出滿臉的疑惑。


看著吃癟后沉悶的羅天,青玄發出一串長長的得意笑,「不懂尊老愛幼的傢伙,遭到報應了吧,那些石頭都是我貝殼上的疙瘩,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