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其實是從相對的後方而來

這攻擊雖有殺傷力

但卻只是針對從未對戰了解過這靈技的人來說的

若是見過了這靈力

知曉了破解之法

這攻擊便再無關痛癢了

三下五除二

冷月反應力很好

所以她再沒出過失誤

對面的輕一臉上笑容已然盡失

怎麼可能

在這之前她從未見過自己使用這一招

也從未有人能在第一次領略這攻擊時就如此輕易的破解

「不可能!」

她有些慌亂的大吼出聲

「這攻擊不過是鑽空子耍小聰明而已,破解有何難?」

她腳尖微抵地面

猛的發力

身形朝着輕一的位置瞬間竄過去

收起來的劍也瞬間祭出

凜冽的殺意隨着風拂向了輕一的臉

劍鋒帶着利芒刺向了輕一

「刺啦…」

微弱到聽不見的衣衫破裂聲響起

皮肉被劍劃破的刺痛感緩慢浮現

血色也不斷自青色衣服上滲出

她面上有些蒼白

是被冷月身上那不可忽視的凌厲氣息以及鋒利劍鋒上的劍意衝擊至此的

除此之外

還有細密的汗珠不斷自額間滲出

那是因為身上欲漸明顯的痛意造成的

輕一狼狽倒退

場上情況瞬間變換

讓台下幾人屏息凝神

另一邊

兩人戰鬥不知多少個回合后

身形猛然分開

不知是誰佔了上風

只是紀瑩的胸脯上浮動較為強烈

她雙手再次刻畫靈力

指節上戒指突然閃爍光芒

炎曦月目光落在紀瑩手指上

目光微動

下一瞬

場上突然出現一條蜥蜴

契約靈獸?

她抬眸看向了紀瑩

紀瑩嘴角上揚

「不如將你那彩毛大公雞也召出來比試比試?」

只是那笑譏諷之意滿滿

炎曦月笑了

氣息一變

肩上出現了一隻鳥

紀瑩見此笑容微斂

她沒看到炎曦月的獸鐲在何處

目光在她身上掃過

最終頓在了她脖子上隱約的繩子上

眉頭展開

難不成是戴在了脖子上?

炎曦月卻沒在意紀瑩這番動作

她自然是沒有獸鐲的

有空間在手還需要什麼勞什子獸鐲?

她側頭看向了肩上眼神不善的朱雀

顯然

朱雀聽到了紀瑩的嘲諷

「聽到了吧,對面那隻蜥蜴看起來可是挺威武的,你可千萬不要大意啊…」

炎曦月語氣戲謔

朱雀翻了個白眼

瞥了眼這幸災樂禍的女人

最後將目光盯在了那朝它囂張齜牙咧嘴的蜥蜴身上

哼!不過一條醜陋的爬行動物而已

居然不知死活的敢同它叫囂了

練武台上是允許靈獸同主人共同戰鬥的

只是炎曦月很少遇到這種事

紀瑩面上神色收斂

手指間再次動作

「炎曦月,等會兒再給你的公雞收屍吧……」

「漩痕擊!」

四周氣息變換

一道道漩渦出現在了炎曦月周身

一旁

朱雀凌空而立

地面上的蜥蜴面上浮現些許不屑的感覺

嘴唇微動

舌頭突然射出

朝着空中的朱雀彈去

朱雀眼中閃過嫌惡

身形瞬間再朝高處飛去

那蜥蜴並沒有就此作罷

依舊在不斷追逐著空中的朱雀

朱雀蔑視的瞥了眼地上的蜥蜴

它在炎一手下受的苦可不止一星半點

就區區一個噁心舌頭還妄想觸碰到它? 炎洪宗將明教的談判經過,上報給了炎靈族祖庭,考慮到人族各大勢力的反應,炎靈族的各大勢力之主是意見不一。

在是否要跟明教全面宣戰,炎靈族是否要在玄光大域,跟人族展開種族爭奪戰的問題上,紫炎古國、黑炎天宗、火家、祝家等,各大勢力的元神尊者們分歧很大。

最後,炎洪宗提出,可以看通過東玄古族來震懾人族和明教,從而奪回玄光大域。

炎靈族祖庭經過多次協商,最終同意了炎洪宗的提議。

三天後,派去東玄古族的元神尊者帶回來了東玄古族的決定。

因為東玄古族跟人族有協議在先,人族為東玄界各族而戰,擊退異界強敵血甲大族,守護玄血大域有功,玄光大域就是獎勵。

所以,東玄古族不插手玄光大域之爭,更不會為炎靈族出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