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江帆等人離開雲翼城,臨走的時候,雲中子叮囑道:「此去火炎之山路途遙遠,下一站是南帝城,你們要小心,那南帝可是天尊境界,雖然他不會幫助玉帝捉拿你,但是你不可得罪與他!」

江帆點頭道:「嗯,我知道了!」

江帆當然知道南部崑崙洲的南極長生大帝,那可是四大天帝之一,目前雖然可以勉強對付大羅金仙,但是根本無法和天尊抗衡的。

在路上江帆從乾坤袖裡拿出法寶,給女人們分法寶,什麼捆仙索、乾坤圈、翻天印、飛天劍等等,一共四十多件,基本上每人都分了一件,女人們個個樂開花。

三日後,江帆等人達到了南帝城,南帝城要比雲翼城大多了,江帆等人進入城門時候,發現城門口為了很多人。舒敏十分好奇,「為這麼多人做什麼,我們去看看!」舒敏立即小跑著過去。

江帆等人擠入人群,城牆上貼著布告,「是求醫的布告呢!你們快看吧!」舒敏喊道。

江帆驚訝道:「呃,仙人還有生病的?」在他印象之中,仙人應該是沒有生病的。

江帆看了牆上布告,不禁感嘆道:「我靠,我還以為是仙人呢,原來是仙獸病了!」

一旁的仙人望了江帆一眼,「兄弟,你們是外來的吧,這仙獸可不是一般人的仙獸,那可是南帝女兒的仙獸!如果誰要是治好了仙獸的病,南帝重重有賞呢!」那仙人道。

「哦,是南帝女兒的仙獸啊!帆哥,你去幫南帝女兒的仙獸治病吧!」黃富提議道。

「呃,我可不是獸醫,我怎麼去給仙獸治病呢!一個頭仙獸病死了也就算了!還費那麼大勁!」江帆搖頭道。

極品腹黑未婚夫 ,突然一旁傳來女人聲音:「你這人怎能沒有點愛心!仙獸雖然是獸類,就如同我們的朋友一樣!朋友病了,當然要幫助治療!」

江帆扭頭看,距離他大約十多米遠地方,站立三名姑娘,旁邊兩名是丫環打扮,中間那位是小姐打扮,剛才就是她說得話。

看到這小姐打扮的仙女,江帆心中不禁動了一下,這小妞實在是漂亮,白皙皮膚,瓜子臉,杏核眼,怎麼看都是美女。

「是玉蟬小姐來了!」立即有人驚呼道。

江帆立即猜到眼前的姑娘就是南帝的女兒,微笑道:「你就是南帝的女兒吧?」

那姑娘點頭道:「是的,你們是外地來的仙人吧?」

江帆點頭道:「是的,我有點明白,既然是你南帝女兒,你父親手下就有沒有一個懂得獸醫的仙人?」

那姑娘搖頭道:「如果有人懂得獸醫,我還會張貼布告嘛!剛才聽你身邊朋友說,你懂得醫術,如果你能幫我治好仙獸的病,我重重有賞!」

江帆饒有興緻望著玉蟬小姐,「呵呵,不知道是什麼獎勵呢?看看能否引起我的興趣。」江帆笑道。

「只要你能治好我的仙獸,什麼獎勵都沒問題!」玉蟬小姐道。

「呵呵,你好漂亮啊,如果我主人幫你治好仙獸,你就做我主母吧!」納甲土屍突然插嘴道。

納甲土屍這一句話,立即讓玉蟬小姐臉騰地紅了,嬌嗔道:「你胡說什麼!」

江帆立即給了納甲土屍一個爆栗子,「傻蛋,你不要亂說,我是那種好色的人嘛!」隨即微笑對著玉蟬小姐道:「小姐,我的僕人是個傻子,他喜歡亂說話,你不要介意。」

江帆身後的那些女人立即對著納甲土屍瞪眼,嚇得納甲土屍急忙抱著頭,閃到一般去了。

第一天有月票就投啊!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玉蟬小姐對著江帆微笑道:「如果你真的可以治好我仙獸的病,我可以送你一件法寶。」她隨即從腰間摘下一把綠色荷葉形狀的小扇子。

「呃,這扇子是什麼法寶?」江帆驚訝道。

「這是綠荷旋風扇,此扇只要對著人一扇,就可以把他扇到一萬里之外。如果遇到大火,只要扇三下,大火必熄滅!」玉蟬小姐解釋道。

江帆不禁對著綠荷旋風扇感興趣了,帶著這扇子去火炎之山,遇到火焰只要輕輕一閃就可以了,這法寶不錯!

「請問玉蟬小姐,你的仙獸有什麼癥狀?」江帆微笑道。

「我的仙獸整天不吃不喝,只要到晚上就使勁地叫,瘦了一大圈,請了不少仙人醫生來看,都不知道它患了什麼病。」玉蟬小姐皺眉道。

江帆也十分驚訝,暗自道:「我靠,這仙獸到底得了什麼怪病,不吃不喝,晚上使勁叫?」

玉蟬小姐看到江帆不說話,「你不是醫生嗎?是不是無法治療仙獸的病?」玉蟬小姐道。

「呵呵,這樣吧,既然給仙獸治病,肯定要看仙獸的狀況,你帶我去看看仙獸的狀況吧。」江帆笑道。

「好吧,你們隨我來吧!」玉蟬點頭道。

江帆等人隨著南帝的女人玉蟬到了南帝府,江帆進入南帝府,不禁暗自讚歎:「我靠,南帝果然非同一般,比天帝府還要氣派!」


江帆等人隨著玉蟬到了南帝府的仙獸殿,這裡是皺眉豢養仙獸地方,豢養了幾十頭仙獸,如同仙獸養殖場似的。

「哇,豢養這麼多仙獸啊!簡直是養殖場啊!」黃富驚呼道。

一旁的丫環微笑道:「我家小姐喜歡豢養仙獸,一共豢養了四十八頭仙獸呢!」

道了一間房屋前,玉蟬小姐停下了,她對著身邊的丫環道:「小彤,打開門!」

丫環打開門,屋裡面趴著一隻渾身藍色絨毛的仙獸,和熊貓差不多大小,外形像熊貓,眼圈是紅色,四肢粗壯,頭頂上四隻耳朵,肚皮上一排奶子。

「呃,這是什麼仙獸?」江帆並不認識這種仙獸,還是第一次見到藍色絨毛的仙獸。

「這是四耳藍熊,是一種十分珍貴的仙獸,它力大無窮,渾身堅硬如鐵,天生技能是裂變,可以變成兩隻同樣能力的四耳藍熊。」玉蟬小姐介紹道。

「哦,果然非同一般呢!」江帆慢慢地靠近四耳藍熊。

四耳藍熊看到江帆,立即站了起來對著江帆嗚嗚叫著,「小藍,他是給你治病的醫生,你要客氣點!」玉蟬小姐喊道,四耳藍熊聽到玉蟬小姐的話后立即趴在地上,瞪大眼睛望著江帆。

江帆仔細打量四耳藍熊,打開天眼透視,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我靠,它這是什麼病,沒有任何異常啊!」江帆驚訝道。

一旁納甲土屍望著四耳藍熊的一片咪咪,「呵呵,這麼多咪咪,比我老婆咪咪還要多呢!」納甲土屍傻笑道。

江帆瞪了納甲土屍一眼,納甲土屍嚇得不敢吱聲了,他急忙閃到後背去了,江帆再次觀察四耳藍熊,看了大約收多分鐘,也沒有瞧出什麼異常。


「怎麼樣?發現什麼沒有?」玉蟬小姐急切道。

江帆皺眉搖頭道:「它的身體十分正常,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真是怪事了!」

玉蟬小姐露出失望失色,「哦,你也看不出來啊!看來仙界是沒有仙人可以治療小藍的病了!」玉蟬無奈地搖頭道。

「玉蟬小姐,你不要急,讓我再仔細看看是怎麼回事。」江帆實在不甘心,在美女面前丟面子,他伸手去摸四耳藍熊的四隻耳朵。

嗚!四耳藍熊四隻耳朵搖晃起來,它顯得有點煩躁,「哦,它流水了!」納甲土屍突然喊道。

江帆扭頭瞪了納甲土屍一眼,「傻蛋,你又胡扯,哪裡流水了!」江帆不悅道。

「主人,它真的流水了,你看這裡!」納甲土屍指著四耳藍熊的肚皮下面。

一旁的玉蟬小姐臉立即紅了,她啐口道:「你的僕人真是下流!」

江帆注意到四耳藍熊下面真的在流水,抬頭又看到那一排咪咪,紅彤彤的,江帆頓時明白了,我靠!原來這四耳藍熊發情了!

這是一頭母的四耳藍熊,它想找公的四耳藍熊了!它找不到,當然每天不吃不喝,煩躁不安。江帆頓時心裡有了數,扭頭對著玉蟬小姐道:「我知道四耳藍熊得什麼病了,我可以治療!」

「真的,你真的可以治療!」玉蟬小姐驚喜道。

「嗯,我真的可以治療,只是必須找一頭公的四耳藍熊來做藥引子!」江帆點頭道。

玉蟬小姐驚訝道:「要找一頭公的四耳藍熊做藥引子,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這可是秘密,你只要找來一頭公的四耳藍熊就可以了!」江帆神秘笑道。

玉蟬小姐點頭道:「好吧,在南帝城有四耳藍熊的人不多,我需要一點時間,請到客廳去等候。」

江帆等人到客廳,玉蟬小姐命人去找公的四耳藍熊去了,舒敏悄悄拉著江帆的胳膊道:「帆,你真的可以治療那頭四耳藍熊的病?」

「是的!」江帆微笑點頭道。

「比那個四耳藍熊得了什麼病?」舒敏好奇道。

「嘿嘿,它是思春了!」江帆笑道。

舒敏臉微紅,「你胡說什麼呀,我和你說正經的事!」舒敏瞪了江帆一眼,然後用力掐江帆的胳膊。

「嗯,我說的是真的,你這人也太複雜了!」江帆搖頭道。

一旁的黃富驚訝道:「帆哥,你是怎麼看出那頭四耳藍熊思春的?」黃富十分驚訝。

「呵呵,那多虧了傻蛋提醒,要不然我還真的不知道呢!」江帆微笑道,他在農村長大的,村裡的豬、牛經常思春,看多了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眾人正在等候的時候,突然客廳走進來一位青須老者,門口丫環立即施禮,玉蟬小姐立即站了起來,「父親!」

青須老者看到客廳這麼多人漂亮女人,驚訝道:「玉蟬,今天這麼來了這麼客人啊?」

「父親,他們都在這麼醫生的朋友!」玉蟬指著江帆道。

青須老者就是南帝,他打量著江帆,「你能治好四耳藍熊的病?」南帝驚訝道。

江帆站了起來,微笑點頭道:「是的,我可以治好四耳藍熊的病!」他感受到了南帝的境界壓力,他是乎比天帝還要高一點點。

南帝並不認識江帆,「你是仙界什麼人?」南帝好奇道。

看來南帝沒有注意玉帝發的通緝令,江帆微笑道:「我叫江帆,途徑貴地,恰巧遇到令愛求醫。」

「江帆?」南帝愣了一下,他當然知道毀壞雲霄寶殿的江帆,「你是那個毀掉雲霄寶殿的江帆?」

江帆微笑點頭道:「是的,沒想到南帝也知道我的名字了!看來玉帝沒有少宣傳我嘍!」

看到江帆如此鎮定,南帝暗自吃驚,「呵呵,你就不怕我抓住你,把你送給玉帝去領賞!」南帝玩味笑道。

「呵呵,堂堂的南帝會聽命於玉帝嗎!」江帆笑道。


「哈哈,果然是個人物!難怪玉帝被你氣的要死!真是後生可畏啊!」南帝哈哈大笑道,震得大廳嗡嗡作響,舒敏、梁艷等人急忙捂著耳朵。

江帆也感覺到那聲音就像刀子似的,就像咬刺破身軀,天尊果然厲害,只要隨便一笑,眾人都受不了!「天尊境界果然厲害,南帝果然比天帝高一籌!」江帆笑道。

「哦,你見過天帝?」南帝驚訝道,他並不知道江帆到天帝府做仙奴之事。

「嗯,我曾經在天帝府做過一段時間的仙奴,和他打過交道。」江帆坦然道。

「哦,你有沒有興趣到我南帝府做仙奴呢?」南帝微笑望著江帆道。

江帆心中暗罵道:「我靠,老子才不做仙奴呢,做你女婿還差不多!」表面上不露聲色,「呵呵,我很想在你南帝府做仙奴,可是我要去火炎之山辦事,無法留下來!」

「你要去火炎之山?就憑你們的境界,你們去等於送死」南帝冷笑道。

「火炎之山有這麼可怕?」江帆驚訝道。

「呵呵,火炎之山有火炎獸,還有地火龍獸,那可是仙獸中的聖獸,你根本無法對付它們!看來玉帝要省心了!」南帝搖頭笑道。

「多謝南帝提醒,車道山前必有路,我自會有辦法解決它們!」江帆微笑道。

南帝再次吃驚,沒想到江帆如此鎮定,這與他的修為境界不相符,此人將來必是仙界的人物。南帝有心拉攏江帆,微笑點頭道:「嗯,你是我見得最有魄力的仙人!我們交個朋友吧,我這裡有綠荷旋風扇,你拿去吧,也許能幫得上你!」

南帝對著玉蟬招手,玉蟬立即摘下綠荷旋風扇,「父親,我本來就要把此扇送給他的!」玉蟬嬌聲道。

「哦,原來你早就要送給他呀!看來我是多餘了! 全民嬌寵 ,等會你送給他吧!」南帝捋著鬍子笑道。

玉蟬臉微紅,她知道南帝的意思,因為她曾經說過,這綠荷旋風扇送給誰,誰就是她的男人了。當時她一心想給仙獸四耳藍熊治病忘記了這事,現在南帝故意暗示,她當然就臉紅了。

給讀者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