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剛才只是受了秦穆然一拳,身上的傷勢並不重嚴,所以逃跑速度極快,一旦被他逃離視線並躲起來,再想找到他就不是件容易事情了。

「啊呦,這小子的確挺能跑,萬一真被他逃了,那可就麻煩了……」

秦穆然說著,猛抽一口香煙,將煙頭掐滅后,身影一閃,踏步而出,飛速追了過去。

此刻。

死神為了避免秦穆然開車追趕自己,身影一閃,專挑車子開不了的野路逃跑。

一口氣逃出幾公里后,死神回頭,只見秦穆然不知何時,居然已經快要追了上來,距離自己只有幾百米的距離。

「醜八怪,你跑的還挺快,繼續跑,跑贏了我讓人給你頒個獎,哈哈……」

秦穆然笑道。

死神眉頭一皺,渾身勁氣下沉,兩腿愈發用力,速度又提高一節,猶如獵豹一般,在郊區野路上,風馳電摯,所過之處,草木起風,身影如電。

跟在死神身後,秦穆然腳下身風,緊追其後。

秦穆然環視左右,不禁眉頭一皺,有些詫異,他感覺死神跑的路有些不對勁。

秦穆然抬眼前眺,不禁有些詫異。

前面不遠處,居然是一條斷崖,死神到底想幹什麼,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下一刻。

死神突然立定身影,站在斷崖邊際,回頭喘息等待秦穆然,腐爛的臉頰上,還掛著几絲得意的笑意。

短短數秒,秦穆然身影掠過草木,已經追來,並停了下來。

秦穆然看了眼那條斷崖,人畜難度,萬一從這地方摔下去,有死無傷。

「死神,這是誰給你規劃的逃跑路線,那人跟你有仇嗎?」

「哈哈……」

秦穆然不禁笑道。

作為西方地下世界的頂級殺手,在執行刺殺任務的時候,無論成敗,都會規劃逃跑路線,可死神卻給自己規劃了一條死路,這一點讓秦穆然有些費解。

除非,他早有別的打算。

「冥王,你可不是一般人,對付你,我怎麼會選擇普通逃跑路線呢?」

死神得意笑道,看樣子,他的確是有意這麼安排,只是秦穆然暫時想不出他到底想怎麼樣。

「啊呦,你是打算來這裡,以死相逼,威脅我放過你嗎?跪下求我,我可以考慮……」

秦穆然戲謔笑道。

死神冷冷一笑,將披著的黑袍往胳膊上一接,拉鏈一拉,那件黑袍,立刻成了一件簡單的飛行衣。

「冥王,想不到吧!」

「我就知道萬一任務失敗,我肯定跑不過你,所以我提前挑了條這種路,即便你追過來,你也只能眼睜睜看著我離開,而你卻什麼也做不了。」

「冥王,有本事你繼續來追我,我先告辭了,哈哈……」

死神得意說道。

言罷,死神飛身一躍,跳下萬丈斷崖,身體鋪開,因為身上飛行衣的緣故,他並沒有墜落下去,而是猶如一隻蝙蝠,在空中滑翔逃去……

「冥王,你不是很能耐嗎?」

「來追我呀!」

「哈哈……」

死神在滑翔逃跑,還不忘回頭嘲諷一番秦穆然,雖然自己的斬首行動失敗了,但是,能從冥王手中逃跑,這已經是一件足以讓他吹一生的資本了。

秦穆然站在斷崖邊際,眉頭一舒,嘴角一揚,露出几絲笑意。

「啊呦,滿足你的要求……」

話音落下。

秦穆然周身勁氣涌動,勁氣外放,強大的勁氣,在他身後化出一雙無形的雙翼。

雙翼一展,秦穆然身影離地,縱身而起,化成一道飛馳的身影,快速朝斷崖深處追了過去。

斷崖之下,雲霧之間。

死神靠著飛行衣,得意翱翔,猶如掙脫牢籠的飛鳥,神情得意。

「冥王,不過如此,哈哈……」

死神得意自言自語說道。

「啊呦,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有本事再說一邊試試。」

秦穆然的聲音,從雲霧之中傳出,死神神情一愣,回頭看去,臉上露出目瞪口呆的驚愕神情。

「哇靠!」

「尼瑪,你丫的怎麼還會飛……」

死神失態喊道。

此刻。

秦穆然已經趕上,和死神比翼雙飛,平行而行,近在咫尺,目光看向死神,咪咪一笑。

當大神遇到大神 「老子就是會飛,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哈哈……」

秦穆然笑道。

看著秦穆然的笑容,死神臉上的神情僵持,露出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怎麼辦?”郝大寶看奧賈志文被擒住,轉頭看向趙小川。

趙小川皺眉,沉默不語。

龍三冷笑地看着趙小川,道:“如果不想讓這個胖子變成死胖子,趙小川你乖乖聽我的話,知道麼?”

賈志文連忙點頭,非常認同龍三的話。

誰知趙小川側頭不在理會龍三,而是看向之前他被打飛的方向。

不知道他不在,成浩能不能制服那怪物?應該可以吧!

看到趙小川不在乎的模樣,賈志文和龍三心中同時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郝大寶則眼中露出疑惑,有些搞不清楚趙小川和賈志文之間的關係。

“你要殺就殺吧!這個死胖子和我沒什麼關係!”

聽到趙小川的話,扮可憐的賈志文臉色一僵,旋即怒道:“趙小川,你個王八蛋什麼意思?”

“閉嘴!”

龍三的冰錐刺進賈志文的脖子,讓他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蟬,清醒過來自己的小命還在對方手中。

不過賈志文卻依然用一雙憤怒的眼睛等着趙小川,表達着他的憤怒。

龍三皺眉,心中有些躊躇,拿不準兩者之間的關係。

就在這時,賈志文怒道:“龍三,你之前不是一直在問龍王的消息麼?我告訴你,龍王已經死了,他是趙小川殺死的!”

龍三一怔,旋即大怒,手中的冰錐狠狠地紮在賈志文的屁股上,然後又抽出一根控制住賈志文。

賈志文“嗷”的叫喊一聲,想要反抗,但看到脖子上的冰錐,只好忍住了屁股上的疼痛。

“你胡說!龍王不可能那麼容易死的,況且就算死了,你身上擁有龍神之力,那也是你殺死的!”龍三眼中佈滿兇光,寒聲說道。

“姑奶奶,冤枉啊!龍王真的是趙小川殺死的,至於我……”賈志文眼珠一轉,道:“我之前是藉助了祖器才堪堪和龍王戰成平手,現在我的祖器又被趙小川奪走,你說是誰殺的龍王?”

賈志文說完,龍三有些猶豫,緊接着,賈志文看似恍然道:“對了,我身上的龍神之力也是趙小川逼我吞噬了龍王的屍體才擁有的!”

這裏賈志文耍了個小心眼,並沒有告訴對方龍神之力是他吞噬了龍王用龍元劃出的九龍子而擁有的。

趙小川對此不可置否,他懶得反駁。

所以當龍三再一次重複詢問龍王是誰殺的時候,趙小川十分淡然的點點頭,承認了下來。

頓時,龍三眼中便升騰起一團火焰,身上的氣息也越發的冰冷。

郝大寶看到趙小川還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微微皺眉,微微側身擋在了他的前面,然後運轉體內的《尋龍訣》做好了應對。

“轟~”

正當氣氛越來越凝重時,一陣巨大的爆炸聲從遠方傳來,讓他們的腳下顫了顫。

他們轉頭望去,看到一團巨大的火雲在空中炸裂,一道衝擊波向着這裏襲來。

趙小川,郝大寶,龍三等人施法擋住了迎面而來的衝擊波,疑惑地望着那邊。

然而還未等他們想明白,一陣淒厲的獸吼聲從遠方傳來。

“是剛纔的那頭怪物?”郝大寶出聲道。

趙小川眉頭一挑,他原本以爲那頭怪物不會是成浩和龍傲天兩人的對手,可現在看來,似乎他猜測的有些不對。

他覺得自己不能在這裏繼續待下去了,轉頭看向龍三,道:“不要再糾結龍王的事情了,若是你想知道真相,還是跟我走一趟吧!事後我會告訴你全部過程!”

說完,他也不等其他人反應過來,便想着金家大廳的方向掠去。

郝大寶看了賈志文一眼,搖搖頭,然後也隨着趙小川一起離開了這裏。

龍三眼中閃過一絲猶豫,但最後還是收起了冰錐,指着趙小川消失的地方,擰着賈志文的耳朵道:“去那邊!”

“大姐,聽我說!現在你是逃跑的最好機會,千萬不能放過啊!”賈志文苦口婆心道:“那裏一看就是一個是非之地,而且趙小川那傢伙強的根本不是人,現在……哎呦,我去,我去,你鬆開,鬆開!”

龍三鬆開賈志文的耳朵,賈志文口中不乾不淨的嘟囔了一句。

龍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賈志文立刻換上一幅討好的笑臉,腳下一蹬,向着之前離開的方向飛去。

……

“啊!龍哥,不要過來,跑,快跑!”

星兒的頭顱被金輝化作的怪物用手爪捉住,四肢已經被怪物扯斷,一股股血水從傷口中冒出,染紅了地面。

她不斷掙扎着,大聲嘶喊着,只爲了讓再一次向着怪物金輝衝來的龍傲天停下腳步。

龍傲天身體搖搖晃晃,雙目赤紅,他想要殺了金輝。

可是他的力量和化身怪物的金輝之間有着不可逾越的鴻溝,只能一次次被怪物轟飛。

金輝似乎還保留着一絲人性,非常享受將龍傲天打飛的過程。

當龍傲天再次衝到他面前,他一腳叫龍傲天踢飛了出去。

龍傲天在空中再次吐出鮮血,然後跌落在地面,發出一陣急促的咳嗽和喘息聲。

周圍崔美美等人轉頭,不忍再看龍傲天悽慘的模樣。

而這一次龍傲天也試了幾次,再也沒有爬起來。

金輝冷笑一聲,不再理會龍傲天,而是掃向地面的成浩和崔美美。

成浩臉色一變,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該死的,這怪物終於玩膩了貓捉老鼠地遊戲麼?”

成浩心底吼道,強撐着身體,壓住體內的毒素一瞬,張嘴吐出一團地獄炎射向怪物。

怪物眼中寒芒一閃,背後肉翅格擋,地獄炎變無聲無息的消失不見。

成浩向前一仰,吐出一口鮮血。

“吼!”

怪物似乎有些惱怒成浩的偷襲,大吼一聲,向着成浩衝來。

幾人臉色一變,頓時佈滿了驚恐地神色。

然而就在此時,怪物手中的星兒大吼一聲,渾身綻放出藍色的月光。

怪物眼中閃過一絲驚芒,想要將星兒甩出去,去發現星兒好像黏在了自己的手上。

“怪物,去死吧!”

星兒一雙充滿血絲的眼眸瞪着怪物,大吼一聲,身上氣勢陡增。

趴在地上的從龍傲天身體一顫,幽幽的醒來,看到眼前的景象,頓時雙目圓睜,吼道:“星兒,不要啊!”

星兒聽到龍傲天的聲音,轉頭看了龍傲天一眼,其中充滿了濃濃的不捨。

“龍哥,對不起!”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星兒低聲說道,一地晶瑩的淚珠從她眼角滑落,如同一顆珍珠掉落在地面,然後她毅然決然的轉頭,眼中再次顯現出那股狠厲。

轟!

巨大的爆炸聲響起,一團火紅色的蘑菇雲驟然升起,強大的氣浪向着四周擴散而去,一場能量風暴頓時席捲整座山峯! 凌空之上,秦穆然雙翼齊展,距離死神只有寸步之遙。

死神一臉絕望。

「冥王,有話咱們下去好好商量,你現在別亂來,空中可是很危險的……」

死神語氣絕望且充滿卑微說道。

秦穆然嘿嘿一笑。

「危險?這不是你自己精挑細選的路嗎?」

秦穆然笑道。

「冥王,得饒人處且饒人,你就放我一馬,以後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死神臉色難堪說道。

「你這算是在求饒嗎?」

秦穆然笑道。

「算是吧!」

死神無奈回道。

此刻,死神所憑藉的不過就是身上的一件飛行衣,穿著這玩意兒,他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只要秦穆然願意,隨時都可以再空中要了死神的命。

「醜八怪,你剛才不是挺能嘚瑟嗎?繼續嘚瑟一個我看看……」

秦穆然笑道。

死神本就醜陋的臉,現在愈發難看,讓秦穆然都有些不忍直視。

他本以為,自己可以憑藉一身飛行衣,成功逃脫秦穆然的追殺,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秦穆然的實力,居然已經到了這種可以凌空御風的境界。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現在,擺在死神面前唯一的選擇,就是投降,否則秦穆然一旦出手,自己必然粉身碎骨。

「冥王大人,我投降,算我求你了,只要你放過我,我今後願意為冥王殿效勞……」

死神哀求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