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砰!”

“砰!”

爆炸聲此起彼伏,從基地的四周相繼傳來。

我的奸商系統 ,不絕於耳。


基地中也亂成了一團!

山口百合此時已經回到了基地當中,她冷着一張臉,看着遠處的大海,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突然爆炸聲在四周響了起來!

一聲接着一聲!一浪高過一浪!

山口百合卻只是微微的皺了下眉頭,並沒有露出憤怒的表情。

很快,爆炸聲停止了,卻並沒有波及到這裏。

鬆井也在爆炸聲結束後來到了她身邊:

“百合小姐,你沒事吧?”

山口百合搖了搖頭。

“這肯定是那些可惡的支那人做的!這回一定要讓他們付出血的代價!”

山口百合轉過了那張讓上帝都嫉妒的臉頰,就這麼盯着鬆井,一動不動。

奇怪的是,鬆井並沒有什麼心跳過速、血壓升高等一系列看見絕世美女而自然產生的生理反應,相反,他竟然隱隱約約感到一絲不安。


很危險!很危險!

“你做什麼了?”

“我派人切斷了他們的信號,然後又派出了自衛隊把他們往死神島上領!”

“死神島?”

“恩,只要到了那裏,哼,他們就是想出來也不可能了!”

“哦!”

出乎鬆井意料的是,山口百合並沒有發表意見,看來是默認了。

“毒蠍,前方隱約好像有光亮,我想去看看!這樣困着也不是事情啊!”

“恩,好的。小心些。”

船慢慢的開動了。

老狼覺得自己離光亮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可是重重濃霧抵擋住了視線。

終於,好長時間後,纔看清楚那是一座島。

“有救了!”老狼激動的站了起來。

在島上顯然比在海上當沒頭蒼蠅要好許多。

“毒蠍,我準備靠岸。”

“恩,我先下去看看!”

等到船完全停下後,姚飛從船上拋出了小艇,劃到了島邊。

看了一下四周,這是一個空無一人的小島,不光沒人,連動物也沒有,島上詭異的很安靜。

姚飛四下巡視了一圈,確定沒有什麼危險,才聯繫船艙上的老狼。

“毒蠍報告,島上沒有危險,可以下來!”

“明白!”

老狼大喜,急忙準備去通知船上的漁民。

可是走在半路上,耳朵上的耳麥傳出了一個聲音,是毒蠍的!

“別下來!有……有危險!”

然後就沒有了信號! 老狼大驚!不知道到底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至尊霸王系統 ,他早已練成了處事不驚。短暫的慌亂過後,很快便恢復了鎮定。

“大家在船上不要來回走動,不要慌張,我們的船出現了一點兒小問題,很快便會好的!”

老狼安撫完這些漁民後,眼睛朝遠處望去,他很想透過那層層濃霧,看清裏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姚飛拍了拍胸口,差點兒沒背過氣去!

因爲就在他剛纔下島的一剎那,姚飛感覺到了危險!

剛想出聲提醒船上的老狼讓他不要下船時,一個龐大鬼魅的身影朝他快速的掠來!

在躲避的時候,耳麥不知道甩到了哪裏?

可是顧不得許多了,相信老狼已經聽到自己預警的話了,不會再上島了!

站起身,揉了揉因爲翻滾而疼痛的小腹,拿出海納百川,警覺着打量四周。

哪還有什麼鬼魅身影,周圍荒涼的連個鳥兒都沒。

姚飛拍了拍腦袋:”見鬼!剛纔明明看見有東西朝我撲來啊!”

“山口小姐!”

山口百合看了一眼鬆井,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哈哈,支那人已經被我們給引誘到死神島了!”


“哦?全部上島了?”

“並沒有。”鬆井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有些懊悔:“狡猾的支那人,只有那個劫持你的人被騙上島了,其他的還在船上。”

“那鬆井先生接下來想怎麼辦呢?”

“呵呵,那個小孩兒就不用管了!上了死神島就不可能活着回來了!至於船上的那些人嗎?”

鬆井臉上露出了懊惱的神色。

“我們沒辦法啦,畢竟那一片是神州**管轄的區域,我還沒有權力和膽子去人家地盤上挑事兒!”

“那你就退下吧,別怪我沒提醒過你,那個孩子可是寡婦要保的人!”

“哼!爲天帝陛下效勞,是我的榮譽,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姚飛調整了一下呼吸,好不容易平和了許多,他才緩緩站起身來。

“不對!有問題!絕對有問題!”常年在外累積下來的經驗和第六感,讓他相信在自己的周圍一定有危險!

距離姚飛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一雙毒辣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姚飛。

“哪裏來的混小子,膽兒這麼大,敢上我們死神島來?不過看身手和警覺性,應該是個高手。不行,我要趕緊回去跟大哥說一聲!”

女子說罷,一個鷂子翻身,下了樹,往遠處掠去。

“恩?”姚飛猛地轉身,他感覺到了!危險正在一點點兒消失。

是人?還是什麼野獸?

老狼坐在駕駛艙中焦急的等待着消息,嘗試聯絡了毒蠍好幾遍,全都是沒有信號,這讓他很是着急。

出門時,吳隊長再三囑咐自己,姚飛對他們來說很重要,首長也很器重他。

如今他孤身上島,生死未僕,恐怕老狼也脫不了干係。

正想的出神時,遠處傳來了動靜。

“前方有人嗎?我們是海北海上防衛廳的,有神州人嗎?”

老狼大喜,看來是飛鷹幫他們聯絡的救援人員。

事不宜遲,他急忙應聲道:“有人!有人!我們在這兒!在這兒!”

說着打開了船頭前的大燈,方便救援人員救援。

“不要着急,現在濃霧還是很大,預計再過半個小時左右就會消散,到時候我們會引你們到安全地帶。”

“還有一個事情!”老狼急忙說道,姚飛可還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呢。

“恩?”

“我們有個同志被困在離我們不遠處的一座島嶼上了,我希望你們能組織人員去解救一下他們!”

“好的!霧散後我們就去!”

女子鬼魅的身影靈活的上躥下跳,終於來到了一處不起眼的山洞處。

很快,便走到了山洞最深處。

入眼,是兩個男子。

這兩個男子,一高一矮,一瘦一胖。

可是奇怪的是,兩人身上穿的卻都是粗布麻繩衣服,從頭到腳,都不像是現代人的打扮。

“呦,三妹啊!你可是從來不來我們這裏的,怎麼今天興致這麼好啊,想起來看我們了。”

男子邊說,邊挪動了棋盤上的棋子。

“哈哈!大哥,你又輸了!又輸了!”

“哎。”高個子男人搖了搖頭,把手中剩下的棋子扔回到了棋簍裏。

“哎呀,我說你倆別鬧了,能不能聽我說兩句?”

“說吧!”

總裁,引你入局

“大哥,二哥,又有人上島了!”

“哦?”兩個男人這時才正視起來,收起了剛纔那副笑嘻嘻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