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文和微微一點頭這:「秦將軍的話就是我想說的話,不錯,我們的種族再有什麼問題也得由我們自己來解決,外族想借這個時候搞事,我們絕對不答應!」

說完這話,丘文和看向秦寧道:「將軍此戰對我族來說就是一場扭轉乾坤的戰役,此戰之後,我族又有了喘息的機會,大幅緩解了我族的壓力,我相信隨著這一戰的結束,整個大勢已經改變了,無論深淵族還是拉丁族,他們必將從前線回軍,到時我族的壓力大幅減輕,但是,將軍的壓力卻會大幅的增加啊!」

彷彿是想看看秦寧的表情,說到了這裡時,丘文和就把目光投到了秦寧的臉上。

微微一笑,秦寧道:「唯死而已,只要能夠為我族盡一份心力,死而無憾!」

自從到了這一界,看到了不少為了自己的種族而赴死的人,秦寧的心態也在發生著改變,很自然的,一種民族的責任感已經形成。

朝著秦寧抱手一禮,丘文和一改剛才那隨意的樣子,對秦寧就有了一種敬意道:「將軍的做法令人敬佩!」

神情一整,丘文和道:「將軍如果現在回歸國內,你能夠起到什麼作用?」

是啊!

秦寧一想也真是這樣,自己就算是趕回到了帝國去,自己這情況能夠決定國家的事情,那國內的人會聽自己的話?

整個人卻是有些呆住了。

丘文和道:「秦軍卡在了這裡,對國家卻是有著巨大的支持作用,如果將軍能夠發揮出自己的作用,遠比趕回國內好得太多,這裡離不開將軍啊!」

秦寧還真是沒有想那麼遠,現在聽到丘文和這樣一分析,秦寧才發現自己的想法真的想得簡單了一些,自己現在已經不再是獨自一人,而是有著一支大軍大手的強大勢力擁有者了。

; 秦寧也是一抱拳道:「還請先生賜教!」

秦寧採用的就是修真界對一些智者的禮儀了,他有一種感覺,這丘文和這次就是想來投靠自己之意,如果真有這樣的一個人物幫助,到也真是一件好事。.

看到秦寧這做派,丘文和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修真界裡面想快速的修鍊上去,需要的資源太多了,一個散修無論再怎麼努力也很難修鍊上去,這次看到了秦寧的崛起,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希望,今天才會及時出現與秦寧一談。

「秦將軍,你可能不知道,現在你已是眾矢之的的情況了!」

秦寧就看向丘文和。

「秦將軍,此戰,你的軍隊沉重打擊了拉丁族的軍隊,又卡在了這關鍵的地方,有這樣一支軍隊存在,你認為這兩國下一步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不外派人前來攻擊而已!」

搖了搖頭,丘文和道:「深淵帝國的皇帝也是壽延到來的人,現在的深淵帝國外似強大,內部各王子之間的爭奪無比激烈,再說了,你連續在深淵帝國取得了一些勝利,深淵帝國已無大軍可派!拉丁帝國這次十萬大軍被摧毀,他們暫時也無力派出這樣的軍隊,更加嚴重的是這兩國境內的各方勢力也會趁勢而起,他們忙不過來對付你的這秦軍了!」


「這不是很好嗎?」秦寧一聽到也鬆了一口氣,對於這帝國之間的事情,說個實話,他還真是了解並不太多。


丘文和看向秦寧道:「對於秦軍來說可能是一個機會,有利於發展,但是,對於你本人來說,一場天大的危機已經到來了。」

「哦!」

秦寧還真是沒有好好的想這事。

丘文和道:「你這支軍隊對於各方來說就是一個變數,大家也看出來了,這支軍隊就是靠你支撐著的,所以,想要滅了這支軍隊,各方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把你幹掉!」


秦寧這才明白了丘文和所說的這意思,微微點頭,這到也真是一個可能存在的問題。

丘文和完全是以軍師自居了,語氣凝重道:「秦將軍,這次應該不僅是這兩族對你生出恨意,太多高手運作了那麼多年,目的就是毀去我藍星族,結果卻是因你的出現而把他們多年的謀划毀去,他們絕對不想看到你的存在!」

這話也有所指了,不僅是兩大帝國,就是那些暗藏在背後的高人們也都不想秦寧活著。

秦寧一聽這話,一股涼氣就冒了上來,他這才知道自己看似取得了勝利,一個更大的危機已在悄然臨近。

「還請先生教我!」

秦寧對於這個能夠在這時提醒自己的丘文和也表現得更加的重視。

「秦將軍,這修真界雖然有著明面上的帝國,但是,這背後還有著各種的勢力,看似元嬰高手已經很強,但是,軍中戰事時,軍隊的力量也是不容忽視的,從這次的大戰可以知道,金丹期的高手在大戰中同樣殞落。不僅是這樣,隨著陣法和煉器產品、煉金產品的發展,元嬰期的高手一個不慎,同樣也會殞落!」


煉金產品?

秦寧只知道煉器的產品,卻並不知道還有一種煉金的產品,就疑惑地看向了丘文和。

嘆了一聲,丘文和道:「我們熒冥星的東方主要的就是煉器的產品,西極之地還有一些種族把一種物理姓的知識和化學的知道發揮到了極至,從而出現了一些稱之為鍊金術的產品,比如,我們用靈石為能量,他們卻可以產生一種電能什麼的,具體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據說他們的那鍊金術的產品到了很高的程度,元嬰以下的高手也會被他們的產品重創。」

原來地球上的電能什麼的就是屬於煉金產品的範疇啊!

秦寧的心中多少有了一些明悟。

當然了,秦寧知道,這修真界的可能更加的驚人而已。

「將軍知道?」一直在觀察著秦寧的丘文和問道。

笑了笑,秦寧道:「先生請繼續。」

丘文和道:「將軍一戰扭轉了這局面,讓藍星族有了喘息的機會,各方的勢力必將把將軍看成是毀去藍星族的一個關鍵,你已成了一個巨大的變數!相信現在有不少的高手已接到了把你毀去的命令,正在向這裡趕來,如果是那樣,將軍就危險了!」

秦寧暗自點頭,很明顯,這種事情是很有可能存在的。

「秦將軍,無論來多少的高手也不可能毀了這支軍隊,但是,如果他們想暗算於你,這事卻是很有可能姓,我最擔心的就是元嬰高手會出現,我知道將軍的戰力極高,但是,在無防備的情況下,不要說是元嬰的高手,金丹的高手對你一擊也能夠重創!」

這還是說得好聽一些的情況,秦寧卻是明白,如果自己沒防備,金丹二層的人就足以讓自己致命。

「先生,我的一個請求,為了我藍星族的未來,還請先生留在我秦軍之中,助我一臂之力!」

秦寧正式發出了邀請了。

丘文和站起身來道:「文和此來就有此意!」

「先生大才,秦軍我會托於將軍!」

秦寧卻是疑人不用的做派。

對於這樣的一個人才,秦寧也有自己的想法,這人有能力,只要他能夠把秦軍發展起來在這裡征戰,能夠攪亂深淵帝國的陣角,從而給藍星族一個空間,這就已經足夠了,至於權勢什麼的,秦寧到也並沒有看得多重,當然了,如果這丘文和包藏了異心,秦寧卻是有著太多的手段對付他,到也並不怕他有問題。

「秦將軍,我丘文和遊歷了那麼多的地方,眼看著我族的危亡卻無辦法,現在將軍以誠待我,我也以誠證明自己的真誠!」

還沒有等秦寧弄明白情況時,丘文和卻是凝出了一絲魂魄向著秦寧投了過來,瞬間融入到了秦寧的神識之中。

由於這絲魂魄並沒有攻擊力,秦寧也沒有進行防備,到了那魂魄到來時,秦寧的強大神識已是把那絲魂魄進行了包裹。

一包裹了之後,秦寧才明白過來,這就是修真界裡面一種自動認對方為主的行為,丘文和是把他的生命交給了自己了。

在接收到了這魂魄之後,丘文和的許多的意識都被秦寧察看到了。

「先生這是何必!」

秦寧暗嘆了一聲,這丘文和卻是一個明白人啊,想得到自己的重用,首先就表達了其誠意。

得到了對方的魂魄,如果自己死去,丘文和的修為也會掉落一個大層,這後果對於丘文和來說太嚴重了。

話是這樣說,秦寧卻是更加的信任丘文和了。

微微一笑,丘文和道:「其實,我也是想搏一個機會而已,一個修鍊者如果沒有強大的資源和氣運加身,想不斷的突破非常困難,將軍的橫空出世,這就是一種氣運的結果。」

很直白,卻又表示出了一種真誠,秦寧也沒再糾結於這事。

「從現在開始,先生就暫任我軍隨軍參謀吧!」

秦寧知道藍星軍中也有參謀一職,一般就是屬於軍師的那種,可以幫助將軍統軍。

「謝將軍看重!」

這樣一搞,丘文和自然就成了秦寧的屬下了。

兩人再談起事情來時,就顯得自然了許多。

「文和,以你看,我該怎麼做才好?」秦寧真心求教起來。

丘文和道:「將軍現在就是秦軍上下的精神支柱,如果你倒了,整個的秦軍就失去了支柱,可以說整個的秦軍就垮了,所以,將軍絕對不能夠有事,就算是整支秦軍都打散了,只要將軍存在,這精神的支柱就必將存在!」

秦寧就是一樂道:「沒那麼重要!」

丘文和卻是非常嚴肅道:「將軍,比我所說的還來得重要,你不知道,藍星帝國內部其實除了幾個在外的元帥之外,現在並沒有出色的人物,又多年來連續敗退,藍星地域內的靈氣都被劫走,整個的藍星帝國已是千蒼百孔,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將軍能夠率軍取得那麼大的勝績,這對於振奮所有藍星人的鬥志太重要了!」

秦寧到也並沒有去多談論這事,問道:「我難道隱去?」

丘文和道:「將軍說得不錯,現在要讓來伏擊暗算你的人們根本找不到你,只要他們找不到你,秦軍就根本不會垮去!」

秦寧就有些明白了,丘文和的意思就是在自己的修為沒有提升到自保的情況下,設法用遙控的方式指揮這支軍隊。

「不錯,這到也是一個辦法,就是不知道這指揮上怎麼處理?」

丘文和從儲物袋裡面就拿出了一個手機樣的東西遞給秦寧道:「此為極西之地鍊金術的產品,是一種能量傳送的方式,只要在這深淵帝國區域內,兩者之間就能夠進行各種的溝通!」

手機!

秦寧那臉上露出了怪異之情,沒想到在這修真界還有這樣的東西出現。

秦寧發現自己對修真界的了解還是顯得太膚淺了一些。

轉念一想,秦寧的心中已是釋然,地球上都能夠發展起來的東西,在這遠比地球發展的年代更遠的地方,智力什麼的遠比地球上的人更強的修真者雲集的地方,又怎麼可能發展不起來?又怎麼可能過著原始的生活?那些把修真界看成是落後社會的人完全就是一種誤導!

; 丘文和嚴肅道:「將軍,現在你回到藍星國並沒有必要,你留在深淵帝國對藍星國更加有用!」

被丘文和開導了之後,秦寧的思想也有了很大的轉變,想想也對,自己就算是跑回到了國內又能如何,到時根本就無法幫上忙。

再說了,現在秦軍更加需要自己在這裡指揮,如果離開了自己,秦軍能夠成長起來也很難說。

「文和,你把你的想法完整的告訴我吧。」

既然丘文和成了參謀,秦寧也表現得親切了許多。

丘文和道:「將軍,現在深淵帝國就如同一將傾的大樓,我們要做的就是把它推倒,只要深淵帝國出了問題,攻打我藍星族的先鋒就將失去,這對我族來說就是一大貢獻,同時,如果我們再把拉丁國也攪亂了,這兩個沖在最前的國家就將失去對我國的威脅!」

「文和說得對,這的確是一個對我族有著重大支持的行為!」

「將軍,現在我軍可以這樣做,由兩支金丹軍率築基期的高手在這兩國橫掃,趁著對方還沒有集結起力量,儘可能的打下一些地方,發展壯大我們的隊伍,另外再派出由一些金丹者統帥的鍊氣層人員組成的軍隊,打著秦字大旗在各地招納軍隊,相信採用這樣的方式,秦軍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夠形成強大的力量。」

秦寧點頭道:「這到也是一個很好的辦法,通過這樣的方式,秦軍到也真是能夠壯大起來。

想了一下,秦寧道:「我會給各路軍隊配置一兩個防禦和進攻的陣法,到時攻擊起來就更方便了。」

丘文和看向秦寧,心中卻是在想,秦將軍在陣法上竟然那麼厲害!「

秦寧當然不會說自己會去那空間裡面購置,他有一個感覺,那平常的陣法如果通過了自己的祭煉之後,威力會是原來的無數倍。

下一步秦寧就是想看看購一些便宜的陣法出來,然後自己再融入自己的血來進行祭煉。

「還有一點,將軍是整個秦軍的支柱,要做到的就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我建議將軍這個時候隱去,不能讓人找到,只要將軍在,秦軍就不會倒下。」

秦寧坐在那裡就深思起來。

從丘文和的話裡面知道,自己現在很有可能就變成了各強大勢力獵殺之人,如果站在了明處,以自己現在這點修為,一個不慎的話,很有可能真就被人幹掉了。

是得自我保護一下才是。

再想到這支秦軍除了幾個將領沒被自己控制,其他都是自己施展過控神訣的人時,秦寧根本就不擔心這支秦軍脫離了自己的領導。

遙控指揮也並不是不能夠接受!

丘文和的話很有道理,如果是這樣,下一步這裡就會形成為一個巨大的戰場,到時兩國為了剿滅秦軍,肯定會調集大量的軍隊到來。

如果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怎麼辦呢?

秦寧沉思了一陣之後,突然有一個想法,那呼拉海的身份彷彿是可用的,另外武衛的身份彷彿也可以用,如果自己打入到了深淵帝國的上層,他們有任何的風吹草動,自己都能夠第一時間知道,更能夠從中進行破壞。

越想就越是感覺到自己的想法可能。

只是有一點是存在問題的,就是自己失蹤的事情怎麼樣解釋,還有就是這次極地城出了那麼大的事情,自己回到帝國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況?

秦寧開始設計起這事。

這種變形打入到帝國高層的想法到是一個能夠極大破壞深淵軍力量的行為,秦寧已有了決定,無論如何也要用好這樣的身份。

不過,這想法秦寧卻是並不打算告訴丘文和,變訣是自己的一個隱藏的手段,秦寧並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有這種手段,還有就是丘文和雖然投到了自己這裡,卻也還不完全了解他。

自我保護是首要的!

想明白之後,秦寧道:「到時我會把軍隊交給你們進行統帥,有什麼事情我會通過這能量機與你們進行交流!」

能量機就是丘文和交給秦寧的那手機樣的東西。


「將軍,這機器我準備了不少,另外,深淵國也有許多拍賣,到時再多配置一些就行了。「

「嗯,加入那傳送陣的傳送,到也是能夠方便指揮的!」

丘文和道:「將軍打算怎麼做?」

秦寧微微一笑道:「既然不能讓人知道我的存在,我會跟大家相約一個聯絡的方式,至於我到了什麼地方,這事我會處理!」

丘文和是明白人,聽到這裡也就不問了。

解除了隔離罩,兩人再次出現在人們的面前。

雖然不知道兩人談了什麼,卻也並沒有人前去詢問。

看著戰場早已清理得差不多了的時候,秦寧對著明顯站在自己這裡護衛的人們道:「通知各位將領到來!」

接到命令,沒過多一會,核心的將領們都透著興奮的心情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