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夢好奇地蹲下身子,仔細觀察秦巖的腳腕。

在唐小夢蹲下來的時候,她的上衣衣領立即敞開了,裏面露出白花花一片。

秦巖不經意間看到了裏面的內容。

這時,張迪和王胖子也忍不住探出頭向唐小夢的衣領裏面望去。

“你們幹什麼呢?”慕容雪菡發現秦巖三人都在偷看唐小夢後,不由豎起了雙眉,大聲呵斥起來。

唐小夢立即擡起頭向秦巖等人望去。

秦巖和張迪趕快轉過頭向其他地方望去,王胖子也仰起頭看向了天空,假裝什麼都沒有看到。

唐小夢趕快站起來冷哼了一聲,然後往下拉了拉t恤,儘量將胸脯壓平一些。

張迪撇了撇嘴,在心裏面暗想:

像你那麼拉風的一對大白兔,無論在什麼罩子下面,依舊像黑夜中的螢火蟲,根本遮擋不住她們的傲嬌,以及富有彈性的緊繃感。更何況,你本來就穿着v領t恤,很明顯是在炫耀,炫耀啊有木有!

現在很多女孩都是這樣,明明穿的十分暴露,卻不容許別的男生看。

要知道,像秦巖和張迪這個年齡,看到漂亮的異性後肯定會產生反應。

俗話說二十歲的男人是直升機,三十歲的男人是戰鬥機,四十歲的男人轟炸機,五十歲的男人是滑-翔機,六十歲的男人是手扶拖拉機,至於七十歲的男人只能欠費停機。

如果秦巖他們看到女性不產生一點反應,他們不是太監就是玻璃。

“你們以後不許再偷看女生了,聽到沒有?”慕容雪菡面無表情地說。

秦巖三人立即點頭。

不過秦巖是不好意思地點頭,張迪和王胖子是害怕地點頭。

張迪和王胖子生怕慕容雪菡一巴掌把他們拍死。

“啊!主人,我沒有說你!”慕容雪菡突然想起來,剛纔偷看唐小夢的人中還有秦巖。

“啊?我?”秦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沒有看啊!”

秦巖立即矢口否認,這麼丟臉的事情我怎麼能承認呢!更何況是唐小夢主動送上來的好不好?誰讓她那麼好奇,偏偏要看我腳上面的傷。

唐小夢冷哼了一聲,狠狠地瞪了秦巖一眼。

秦巖尷尬無比!

“主人,你還是趕快治療鬼毒吧!而且我覺得治療鬼毒最好還是你自己來,因爲用道術治療要比鬼術效果好!”慕容雪菡說。

道術天性就能剋制鬼毒,將鬼毒滅殺在體內。

鬼術只能將鬼毒從體內導流出去,不過在導流的過程中,肯定會殘留一些在體內,所以不如道術好。

慕容雪菡雖然是鬼靈,但是她不會道術,只會鬼術。

秦巖乾咳了一聲,用來掩飾自己的尷尬:“可是……可是我不知道怎麼治療!”

慕容雪菡嫣然一笑,指了指秦巖的褲兜說:“主人,不要忘了馬天師送給你的《陰陽初卷》啊!”

慕容雪菡不說,秦巖還真的忘了。

秦巖一邊點頭,一邊將《陰陽初卷》翻出來。

上面果然記載着祛除鬼毒的方法。

祛除鬼毒需要準備三十三片柳樹葉,將柳樹葉搗碎榨出汁,咬破中指滴三滴鮮血進入,再將混合着鮮血的柳葉汁敷在傷口上,最後在胸口上貼一張驅邪符,念動驅邪咒就可以將鬼毒祛除掉。

柳樹這種常見樹種太多了,這個小區裏面就有很多。

“雪菡!你和我去找樹葉!”

“主人,不行啊!我將黃仙姑堵在了別墅裏面,我如果走了,她就會跑出來!”

“哦!是這樣啊!那我自己去找,你們在這裏等我!”秦巖轉過身向別墅外面走去。

剛走到門口,秦巖突然想到,自己一個人去摘樹葉實在是太寂寞太無聊了,不如找個伴。

“張迪,你和我一起去吧!”

張迪立即搖頭,他不願意和秦巖走,他覺得還是跟在慕容雪菡身邊安全一些。

“王胖子,要不你和……啊!還是我自己去吧!”一想到王胖子是鬼,秦巖覺得還是算了。

可是王胖子不幹了:“怎麼?你是不是歧視鬼啊?不行,我今天必須和你一起去!”

王胖子一邊說着,一邊飄到了秦巖身邊。

王胖子都這麼說了,秦巖也不好拒絕,當即忍住心中的不自在,帶着王胖子離開了別墅。

來到柳樹下,秦巖選了三十三片樹葉摘下來,然後和王胖子一起回到了別墅。

秦巖手中沒有藥捶,也沒有壓蒜器,只能進別墅裏面找了。

在進別墅之前,慕容雪涵對秦巖等人說:“你們在這裏等着,讓我來!”

“好!”秦巖等人紛紛點了點頭。

慕容雪菡轉過身飄進了別墅裏面。

秦巖三人一鬼安靜地等在外面。

不一會兒,慕容雪菡的身子從別墅的牆壁中飄出來,對着秦巖等人招了招手。

秦巖等人十分高興,紛紛在心中暗想,黃仙姑肯定被慕容雪菡打死了。

剛走進外堂,也就是客廳,秦巖就看到了擺在牆角的冰箱。

秦巖記得清清楚楚,冷藏裏面儲存着裝着眼睛的玻璃瓶,冷凍裏面不知道儲存着什麼東西,“咚咚咚”地響個不停。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秦巖走到冰箱面前,伸出手放在了門把手上。

就在這時,冰箱的冷凍櫃裏面突然響起了“咚咚咚”的響聲。

秦巖幾人都被嚇了一跳。

王胖子好奇地問:“裏面裝着什麼?聽着就像是在敲鼓一樣。” “秦巖,打開看看啊!”王胖子好奇地說,眼中充滿了對未知事物的渴望。

王胖子上次沒有來,根本不知道冰箱的冷藏櫃裏面放着裝有眼睛的瓶子,自然不知道害怕。

但是秦巖他們見過。

現在一想起那些猶如巨型蝌蚪般的眼球,特別是想起那些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們看,秦巖都覺得後背發涼。

“不要打開!”張迪大聲阻止,並且一把抓住了秦巖的手。

“雪菡,你說裏面是什麼?”秦巖轉過頭,嚮慕容雪菡望去。

慕容雪菡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們現在還是趕快找黃仙姑吧!”

秦巖點了點頭,跟着慕容雪菡走進了裏屋。

張迪和唐小夢不敢停留,也趕快跟着慕容雪菡走進了裏屋。

只有王胖子對冰箱充滿了興趣,繞着冰箱來回飄了幾圈,他好幾次都想打開冰箱,但是他最終也沒有膽量打開,帶着滿心的好奇飄進了屋裏。

秦巖走進裏屋後,看到炕上有一個大洞。

這個大洞的直徑只有盆口那麼大,只有小孩能爬進去,大人根本鑽不進去。

洞裏面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

“不好,黃仙姑居然跑了!”慕容雪涵飄到大洞上,既憤怒又不甘心地說:“早知道這樣,我就先把她殺掉了!”

“這是怎麼回事?”秦巖詫異無比地說。

慕容雪菡當即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秦巖等人。

原來剛纔和黃仙姑鬥法的時候,慕容雪菡爲了救秦巖等人,沒有先殺掉黃仙姑,因爲殺掉黃仙姑需要很長時間,所以在別墅外圍佈下了禁制。

慕容雪菡覺得黃仙姑無法破掉這些禁制,誰能想到黃仙姑居然在她平時做的土坑上留了一個大洞。

這個大洞直接通向了黃仙姑的老巢。

難怪黃仙姑要在別墅裏面弄一個炕,原來是爲了連接她的老巢。 錦衣血途 這黃鼠狼挖洞的本領還真是不簡單。

秦巖在心中嘀咕起來。

“你們閃開,我將洞口炸開!裏面說不定有可以容人通過的暗道!”慕容雪菡說。

秦巖等人點了點頭,紛紛站到了裏屋的牆根。

慕容雪菡看到秦巖等人站好,她一邊念動咒語,一邊向洞口指去。

“轟”的一聲,洞口被炸開了,屋裏面頓時塵土飛揚,瀰漫着嗆人的土腥味。

不過在土腥味中,秦巖還聞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秦巖捂住鼻子和嘴,一邊將眼前的飛塵揮去,一邊慢慢地向炕上的洞口走去。

“唉!”

就在這時,慕容雪菡無奈地嘆了口氣,不知道在感慨什麼。

秦巖走到炕上,透過瀰漫的灰塵向洞口望去。

洞口黑布隆冬的,什麼也看不見,好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

好一個黃鼠狼,竟然這麼狡猾,爲了擋住我們,居然用東西堵住了洞口。

不過這洞口怎麼一股血腥味?

秦巖忍不住伸出手摸了一下洞口。

洞口之上溼漉漉的,堵住洞口的東西軟綿綿的,摸上去的感覺就像摸到了生豬肉上。

秦巖拿出打火機點燃,向洞口裏面望去。

洞口裏面就像在磨肉餡一樣,到處都是碎肉碎骨頭。

唐小夢等人此刻也圍了過來,好奇地向洞口望去。

“這是什麼東西?”張迪好奇地問。

秦巖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慕容雪菡嘆了口氣說:“這是一個人,被活活地塞進了裏面,真是殘忍!唉!”

說到最後,慕容雪菡忍不住搖了搖頭。

聽到慕容雪菡的話,秦巖等人忍不住對視了一眼,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與此同時,秦巖的腦海中開始腦補那血淋淋的場景。

這就像將一個活人硬塞進他鑽不進去的鋼管中,最後這個人不但骨骼被擠碎了,內臟被擠出了,整個人也變成了一堆爛肉。

秦巖搖了搖頭,不敢再繼續想下去了。

“他這樣慘死,七天之後絕對會變成厲鬼!主人,你們把他拉上來吧!到時候開壇做法爲他超度吧!”

“嗯!”秦巖點了點頭,招呼張迪一起拉屍體。

幾分鐘後,屍體被拉上來了,秦巖兩人累的氣喘吁吁,一屁股坐在了炕上,一邊抹着額頭上的汗水,一邊打量着這具屍體。

屍體的兩節小腿不見了,估計是剛纔被慕容雪菡炸成碎肉了。

其他部分就像一堆連在一起的爛肉,皮膚全部被劃破了,骨骼全部被壓碎了,看起來悽慘無比。

“啊!這……這……”唐小夢突然捂住嘴向後退了兩步,不敢置信地說。

她眼中含着淚光,神色既悲傷又沉痛,似乎無法接受什麼事情似得。

“小夢姐?怎麼了?”秦巖站起來好奇地問,同時繞到屍體的另一邊向屍體的臉望去。

這一看不要緊,嚇得秦巖也向後退了兩步。

不是因爲對方死的多麼悽慘,而是秦巖認識對方。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王浩。

秦巖根本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一直覺得自己能救下來王浩,可是誰能想到王浩居然被黃仙姑活生生地塞進了地洞裏。

張迪和王胖子這時也轉到了秦巖這一邊。

當他們看到王浩的慘狀後,都不忍心繼續看下去。

王浩眼睛睜得極大,眼球幾乎都從眼眶中凸出來半個,那眼神充滿了痛苦,也充滿了驚恐。

誰都能看得出,王浩臨死的時候,肯定經歷過極爲痛苦和驚恐的時刻。

在王浩的鼻子上,掛着一個掛鉤。

掛鉤的另一端,掛着一張紙。

秦巖拿起紙,看到上面寫着一行小字:你們不是想救他嗎?我就把他送給你們。

不知道黃仙姑在紙上面施展了什麼陰陽術,當秦巖唸完紙條上面的字後,紙面上浮現出黃仙姑的臉。

黃仙姑張狂無比地哈哈大笑起來,那肆無忌憚的樣子看的令人咬牙切齒。

“你等着!我一定要殺了你!”秦巖咬牙切齒地說,將黃仙姑恨到了骨子裏。

“主人,你想爲王浩報仇,必須要好好的學習陰陽術。否則一切都是鏡中花水中月!”慕容雪菡趁機提點秦巖。

馬澤洪讓慕容雪菡當秦巖鬼僕的時候,曾經勒令慕容雪菡,三年之內必須將秦巖培養成天師,否則必受責罰。 秦巖用力點了點頭,同時咬住了嘴脣,攥緊了雙拳,在心中大聲嘶吼起來:

我一定要變強,我一定要變強。

算上王浩,秦巖身邊已經死了三個人了,他不想再有人因爲自己死去了。

張迪拍了拍秦巖的肩膀說:“節哀順變吧!其實這也不能全怪你,王隊他太……唉!總之,他不應該來找黃仙姑的麻煩!”

王浩的死的確也與他自身有關,如果他不帶人來搜查黃仙姑的房間,他肯定也不會死。

“主人,把王浩趕快燒了吧!黃仙姑在他的身上種下了鬼咒,他的屍體暴露的時間越長,他的魂魄變成鬼靈的機會越大,而且是喪失理智的那種!”慕容雪菡在一邊說。

秦巖現在對鬼類的等級也有了一個初步的瞭解。

鬼類一般從低到高分爲野鬼、厲鬼和鬼靈。

一般情況下,枉死的人很容易在死後變成厲鬼,但是幾乎不可能變成鬼靈,除非是受到了某種刺激,或者是被某種陰陽術激發。

現在慕容雪菡說王浩有可能變成鬼靈,而且還是喪失理智的鬼靈,那極有可能是黃仙姑在搞鬼。

“不行!”出於職業考慮,唐小夢第一個反對,“我們如果燒了王隊的屍體,就是毀滅證據,是犯法的!”

慕容雪菡微微蹙起眉頭,眼神陰冷地向唐小夢望去,屋子裏面的溫度在瞬間下降了好幾度。

慕容雪菡雖然是秦巖的鬼僕,但是她不是唐小夢的鬼僕。

慕容雪菡作爲鬼靈,可謂是一方霸主,很少有人敢和她嗆着說話,現在唐小夢這樣說,相當於不把她鬼靈的威嚴當回事。

看到慕容雪菡犀利的眼神,唐小夢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並且向後退了一步。

唐小夢此刻才反應過來,慕容雪菡是一個隨時能要她命的鬼靈,剛纔她將慕容雪菡當普通人對待了。

“雪菡,不要這樣!小夢姐也是爲我們考慮!”秦巖立即出來打圓場。

聽到秦巖這樣說,慕容雪菡立即收起了氣勢,對着唐小夢歉意地點了點頭:“不好意思!我剛纔粗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