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的時間,秦暮鼓和趙明飛還有小玄等人幾乎將整個罪域都查探了一遍,不過最終幾人還是無奈的放棄了原先的計劃,因為那三頭半王級別的妖獸太強大了,就算小玄有隱身的能力,可是一旦離那半王級別的妖獸太近的話,半王級別的妖獸瞬間就會被查探到。

秦暮鼓兩人的臉色也變的沉重了起來,這辦法果然沒有多大的作用。

「小玄的隱身沒有用,你的流光翼也沒有用的話,那怎麼辦?總不能強殺上去吧,這樣的話就失去了之前的意義了」趙明飛也是一臉的苦惱。

「不,要說辦法的話,可能還真的有一個,不過要冒一些險?」秦暮鼓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閃過一道寒光。

「什麼辦法?冒險沒有什麼,要知道在這罪域我每天幾乎都是在冒險」趙明飛急忙問了一句。

「呼,和那三頭妖獸合作?」

「合作?」趙明飛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不過很快就釋然了。

「說一下具體的方式」

秦暮鼓將自己的建議說了出來,正如,秦暮鼓所說,秦暮鼓的建議非常的冒險,趙明飛沉思了一會,眼睛慢慢的亮了起來。

「好,就這麼辦」

既然已經決定這麼做了,不管是秦暮鼓還是趙明飛都不是拖沓的人,很快就向著罪域的深處走去。

「又是人族,你們竟然敢來這裡?」一隻熊型妖獸望著秦暮鼓兩人一臉殺意的說到。

「先不要動手,我們是來談合作的,我們找你們的首領」秦暮鼓急忙開口說了一句。

趙明飛已經給秦暮鼓說過了罪域的情況,在這裡,所有的妖獸都是層層遞進的,而且除了那三頭半王級別的妖獸之外,還有另外兩隻妖獸有獨立的地盤,他們目前來的就是一隻爆熊的地盤。

「合作?哼,人族和我們妖獸合作?人類全是狡詐之輩,我們豈能和你們合作,趕緊走,否則的話,生撕了你們」實際上這熊型妖獸不過是色厲內荏罷了,他怎麼會看不出來,這兩人一獸的氣息都要比他強。

「合不合作可不是你說了算,要麼讓我們過去,要麼我們打過去?」秦暮鼓的眼睛裡面慢慢的充斥著一些殺意,他不介意殺一些妖獸,當然,小玄和趙明飛就更不會介意了。

「哼」

那熊型妖獸冷哼一聲,身體瞬間就沖向了秦暮鼓,所過之處塵土飛揚,兩隻獠牙伸了出來,手臂上魁梧有力,只是比力量,秦暮鼓何曾怕過任何人。

「轟」

就在那熊型妖獸的巨拳打出來的時候,秦暮鼓同樣一拳打了出去。

看到秦暮鼓那瘦弱的手臂,那熊型妖獸一臉的不屑,看向秦暮鼓的目光就像是看向傻子一樣,誰不知道他們這一族就是以力量見長的,竟然還敢有人和他比力量,簡直是不自量力。


只是當秦暮鼓的拳頭快到那熊型妖獸跟前的時候,熊型妖獸頓時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朝著他的身體轟了過來,這熊型妖獸的臉色大變。

秦暮鼓卻沒有理會,他是來談判的,不是來求和的,而且他相信要是自己不拿出來一些東西的話,估計那爆熊也不會和自己談判,與其這樣,還不如直接打上去好了。

「吼」「吼」「吼」

這熊型妖獸急忙吼叫了幾聲,聲音響徹了整個樹林,就在最後一聲喊出來之後,那熊型妖獸的身體也被秦暮鼓擊飛了出去。

秦暮鼓沒有殺那熊型妖獸,不過只是讓他受了重傷罷了。 秦暮鼓擊傷這隻妖獸之後,和趙明飛對望了一眼,趙明飛點了點頭。

聽著那突然出現的吼叫聲,兩人的腳下都是一動,向著那樹林的深處跑去。

「比一比,誰打傷的多?」 崛起主神空間 ,秦暮鼓先是一怔,不過很快臉上就露出了笑意,既然趙明飛都這樣提議了,那他有什麼不願意的呢。

反倒是小玄跟在兩人的身後沒有一臉的悠閑,給兩人當起了裁判。

衝過來的這些也就是一些四品低階妖獸,好一點的也不過是四品中階,這樣的境界在兩人眼裡還不怎麼夠看。

秦暮鼓是一拳一個,而趙明飛幾乎是身影閃爍,不多會就是好幾隻妖獸倒在了地上,秦暮鼓看著趙明飛的動作,也不由的感嘆到,這趙明飛的速度確實是太快了。

兩人的戰鬥方式完全就不是一種類型的,秦暮鼓的戰鬥充滿了暴力,而趙明飛的戰鬥卻給人一種雲淡風輕的感覺。

不過兩人一路所過之處,都是躺在地上的妖獸,幾乎沒有一個是能夠站立的。

就這樣差不多過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妖獸的數量慢慢的少了一些,不過也變的更強大的了一些,除了大部分的四品中階之外,不時的還有一些四品高階的存在,如果只是四品中階的話,秦暮鼓同樣還是能夠一拳搞定,趙明飛也只用那麼幾息的時間就更搞定,但是一旦碰上了四品高階存在的,那就不可能了。


到了四品高階的境界那和四品中階低階完全是不同的兩個的概念,和剛開始一樣,秦暮鼓將自己的來意說了之後,並沒有妖獸相信他,直接就展開了廝殺。

無奈之下兩人只能在繼續戰鬥,到了這一刻,已經不是那麼輕鬆的就能堅決的了,就算是秦暮鼓也需要三拳才能搞定,這還是普通的四品高階玄獸,要是碰上強大一些的,需要的更多,趙明飛那邊倒是和之前沒有多大的變化,畢竟他的境界在那裡放著。

「轟」秦暮鼓在一次擊倒一個四品高階的妖獸,這一刻他的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趙明飛的情況雖說比秦暮鼓好一些,但也好不到什麼地方,不過想想也是,就這廝殺已經足足過了一天的時間,不管是誰都已經疲憊了。

「還有多遠?實在不行我們直接到那裡好了,在這裡,殺又不能殺,倒是挺難受的」秦暮鼓望著同樣喘氣的趙明飛問了一句,只是擊傷比起斬殺這些妖獸來說確實讓秦暮鼓渾身難受,一時間竟然有種有力使不出來的感覺。

「馬上就到了,這樣吧,要是下一個妖獸在不彙報的話,我們就直接開殺好了」趙明飛也是一臉不耐煩的說了一句,秦暮鼓是這樣的感覺,他又何嘗不是。

「恩,來了?」秦暮鼓的耳朵微微一動,就感覺到有一隻妖獸奔襲了過來,不過很快他的臉色就微微有一些凝重,因為他感覺到來的這隻妖獸的實力和當時趙明飛引向三大家族的那幾隻妖獸的實力都差不了多少。

「哦,對了,你們現在擊傷妖獸是一樣多,都是一千兩百三十四個」突然小玄的身影從兩人的後面傳了出來。

小玄的這句話像是一個引子一樣,秦暮鼓和趙明飛兩人的眼睛都是一亮,身影迅速的一動,向著那到氣息的方向奔襲而去,原本速度慢的秦暮鼓在這一刻像是爆發了一樣,速度竟然只比趙明飛慢一點點。


看到突然出現的妖獸,秦暮鼓的眼睛也是一愣,牛型妖獸?這種妖獸秦暮鼓還是第一次見過,不過很快秦暮鼓就想起來這妖獸是什麼了,魔牛,長相像牛,但是在額頭上有隻有一隻獨角,也是一種極強的存在,生來四品的實力,只是秦暮鼓沒有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一隻。

魔牛,力大無窮,這並不是他最大的特點,還有兩點就是這魔牛的速度一點也不慢,反而非常的快,甚至比一些速度極快的豹子都要快,要只是這兩點還不怎麼讓秦暮鼓記憶深刻,秦暮鼓記憶深刻的是牛魔的另外一個強大之處。

那就是魔牛的智慧,魔牛擁有著不下於人類的智慧。

魔牛之所以來到這裡也是接到了暴熊的命令,作為自己的地盤,暴熊怎麼可能會不知道自己地盤上發生的事情,實際上從一開始,他就是知道的。

只是秦暮鼓和趙明飛的境界看起來太弱了一些自然不會有所謂的談判,只是後來兩人所表現出來的戰力就是暴熊也是心中啞然,這才讓魔牛出現。

魔牛還在想要怎麼和那兩個人說的時候,,突然就感覺到兩股氣息向著他奔跑了過來,剛開始他還沒有怎麼在意,只是當這兩人的表情落在了他的臉上的時候,魔牛的表情變的怪異了起來。

這兩人是什麼情況,為什麼看到自己是如此的興奮?這讓魔牛的臉上一臉的茫然,顯然這樣的事情他還是第一次發現。

他怎麼也不會想到秦暮鼓兩人完全是為了擊傷他才會這麼興奮的。

不過魔牛看到兩人身上的氣勢的時候,就是再傻都能明白這兩人是來打他的。

「你們做什麼?」秦暮鼓對於魔牛的話置若罔聞,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意思,兩人都是不服輸的人,現在只想贏得比賽。

秦暮鼓的拳頭和趙明飛的身子同時到了魔牛的跟前,魔牛的臉色大變,只有近距離才能感覺到兩人的強大,之前他已經聽過那些彙報了,知道兩人可能很強,只是沒有想到會強大到這樣的程度。

魔牛的防禦算是非常強的,那個身子出現在自己跟前的男子還好說,可是正面向著自己擊拳的那男子,魔牛竟然在那拳頭上感受到了一些危險的氣息。

「我是來談判的」魔牛急忙大吼了一聲。

秦暮鼓和趙明飛聽到魔牛的話也瞬間清醒了過來,拳頭都停了下來,魔牛要是在慢一點,那拳頭恐怕就要打在魔牛的身上了。

「你們不是要談判嗎?是首領讓我來接你們的」見兩人都停手了,魔牛才鬆了一口氣,將事情的原委說了出來。

只是秦暮鼓兩人在這一刻臉上沒有絲毫的喜色,反而有一些鬱悶。

「看來只能平局了?」 我在洪荒植樹造林

「恩,也只能這樣了」秦暮鼓和趙明飛是同樣的表情。

魔牛看著兩人那不甘的表情,臉上閃現過一道奇怪的表情,這兩人不是就是來談判的,怎麼臉上沒有絲毫的喜色。

「那好,我們走吧」秦暮鼓說了一句,順便喊了一下後面的小玄。

大小姐的全職男秘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身體裡面的血脈竟然產生了一絲顫抖,不過那絲顫抖轉瞬即逝,下一刻就再也感覺不到了,他還只以為是自己的幻覺。

不過眼前的小玄還是給了他一些吃驚,血紅色毛髮的狼型妖獸他從來就沒有見過,甚至沒有聽說過,而且這小玄明明看起來就只有四品中階的境界,可是給他的感覺卻非常的危險。

要知道妖獸決定戰力的只有兩個方面,一個就是境界,而另外一個就是血脈,魔牛的血脈在荒界已經算是非常強大的存在了,可是眼前這隻狼型妖獸似乎比他的血脈還要好很多。

不過在這件事情上面他也沒有太多的糾纏,打量了一下小玄,就帶著秦暮鼓兩人一獸向著暴熊呆的地方行駛而去。

有了魔牛的帶路,幾人的速度明顯快了很多,那趙明飛和魔牛的速度幾乎相當,而小玄的速度竟然也是如此之外,而且看樣子似乎還沒有用全力一樣。

唯獨那叫做秦暮鼓的男子的速度有一些慢,其實這也怪不了秦暮鼓,他的天行步在這裡根本就不敢用,只能開啟雙蹻脈,憑藉雙蹻脈的助力,讓自己的速度加快。

如果只是和普通人比起來的話,秦暮鼓的速度也算是快了,可是和趙明飛,還有魔牛,小玄比起來,這速度確實差了一些。

過了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秦暮鼓就看見不遠處出現了一個洞穴,這洞穴看起來並不是很大,長寬不過就兩米的樣子,秦暮鼓甚至疑惑,作為罪域最強大的幾隻妖獸竟然就住在這樣的地方。

當他走進了洞穴裡面之後,才發現這裡別有洞天,空間非常的大,而且非常的明亮,而且在這裡秦暮鼓能感覺到一股濃郁的能量,似乎是從前面的一個洞穴裡面傳出來的。

不用想,秦暮鼓就知道那地方肯定有好東西。

「首領,人帶到了」當走到這洞穴的正中央的時候,魔牛的聲音傳了出來,他看向的方向正是之前秦暮鼓認為有好東西的洞穴裡面。

魔牛的話說完之後,許久,裡面都沒有傳來絲毫的聲音。

「稍等片刻,我馬上就出來」突然,如同炸雷一般的聲音從那洞穴裡面傳了出來,就是秦暮鼓心中也是嚇了一跳。 這應該就是那暴熊的聲音,即便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見到暴熊的人,但是就是憑藉這聲音的渾厚程度,就能聽出來那暴熊恐怕非常的不簡單。

不多會,秦暮鼓就聽見了裡面傳來了悉悉索索的聲音,緊接著一道沉悶的腳步聲從裡面傳了出來。

那腳步每走一下,就好像是踩在秦暮鼓的心上一樣,秦暮鼓的心跳都不由的跟著那腳步聲在動,秦暮鼓的臉色一變,瞬間戰魂天經就運轉了起來,心跳也在這一刻恢復了正常。

趙明飛也是啞然的看著秦暮鼓,他明顯的能夠感覺到秦暮鼓的心跳剛才跟著暴熊的腳步聲走了,原本還想提醒秦暮鼓一句,只是沒有想到秦暮鼓竟然這麼快就恢復了。

這一刻,就是趙明飛對秦暮鼓也不由的正視了起來,他知道秦暮鼓的戰力不弱,可是至於到什麼樣的程度,他並不是非常的清楚,直到這一刻,他的心中才隱隱的有一些猜想,恐怕這秦暮鼓比他都弱不了多少。

一想到這裡,他的心中也是一陣驚訝,秦暮鼓才不過武將境就能到這樣的程度,這也確實太恐怖了一些。

「咦」就在這時,那洞穴裡面也傳來了一聲驚訝的聲音。

很快那道聲音的主人就緩緩的從洞穴裡面走了出來,秦暮鼓這才看清楚這暴熊的樣子,暴熊看起來甚至沒有普通的熊那麼大,身高也就兩米左右,但是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座山一樣,讓人沒有辦法越過。

「暴熊,可不是說這妖獸長得狂暴,而只是的熊類妖獸的一種,這種熊類妖獸有一種能力就是狂化,一旦進入狂化狀態,就會變的非常的狂暴,所以才叫暴熊」趙明飛見秦暮鼓的眼神中閃現過一道疑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瞬間用聚氣成音的方式給秦暮鼓解釋了一遍。

這時秦暮鼓才想起暴熊是妖獸的一種種類,只不過數量非常的稀少,原本還以為暴熊是一個名字呢,現在看來只是一個族群罷了。

「就是你們要和我談判的?不知道你們要和我談什麼?不過既然打擾了我休息,還打傷我那麼多的部下,你們要是談的內容讓我不滿意的話,恐怕你們就不用走了」暴熊站在秦暮鼓幾人的面前,語氣平靜,可是不管是秦暮鼓還是趙明飛都從暴熊的話裡面聽出來了一種威脅的語氣。

就好像要是兩人真的說不出來讓他滿意的話,暴熊會瞬間動手一樣,那滿身的殺氣瞬間將秦暮鼓兩人還有小玄籠罩了起來。

只是這樣的殺氣也許對其他人有用,至於秦暮鼓和趙明飛絲毫的作用都沒有,而小玄更是輕鬆,這殺氣甚至近不了小玄的身一樣。

看到兩人一獸臉上的表情,暴熊的臉色微微產生了一些變化,不過很快,他身上的殺氣就更加的狂暴了一些,就這樣兩人兩獸在不斷的僵持著。

很快,趙明飛的臉上先是出現了一些變化,趙明飛的實力雖說很強,但是殺氣這方面就不怎麼樣了,小玄還是之前的樣子,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秦暮鼓也是同樣如此。

暴熊看了一眼小玄,眼神中也閃現過了一道詫異,這妖獸對自己的殺氣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還真的夠詭異的,他已經看出了小玄的不凡,但要說具體的,就不可能了,和魔牛沒有什麼兩樣。

暴熊最後的目光緊盯著秦暮鼓,妖獸對於人類有種天然的反感,就算秦暮鼓是真的談判的,暴熊還是想給秦暮鼓一個下馬威,他將趙明飛和小玄身上的殺氣撤去,全部加在了秦暮鼓的身上,而且殺氣在一次厚重了幾分。

原本秦暮鼓還以為暴熊只是想簡單的試探一下,只是暴熊一而再,再而三的試探,他的臉上也是非常的難看,他又不是泥捏的,豈能任由他人拿捏,而且看到暴熊眼神中那厭惡的眼神,秦暮鼓就知道暴熊是不想給他好臉色了。

不過他也能想到,人族和妖族不管怎麼樣,兩者之間都是沒有辦法完全共處的,不管是合作還是敵對,都是視情況而定,同時也要視人和妖獸而定,這暴熊顯然就是不怎麼喜歡人類的妖獸。

這暴熊既然不打算給他好臉色,那他自然也不會給暴熊好臉色。

暴熊的臉上露出了一些笑意,他就不相信到了現在秦暮鼓還有辦法能夠抵抗住他的這股殺氣,不要說秦暮鼓的境界,就算是人類武將境九層巔峰的人面對這種殺氣都會產生一些恐懼,更何況是一個武將境三層的人了。

而且看秦暮鼓那年輕的樣子,顯然不像是殺過很多人的樣子,更不用能抵擋住這股殺氣了,就是趙明飛看向秦暮鼓的目光之中都帶有一些擔心,秦暮鼓是他帶到這裡來了,要是出了事情,恐怕他的心裡也不會好受,只是現在他卻沒有辦法,一旦暴熊暴怒的話,恐怕兩人想離開這罪域幾乎是不可能了。

秦暮鼓看著暴熊臉上那淡淡的笑意,秦暮鼓的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看到秦暮鼓嘴角的目光的時候,暴熊也是一愣,他不明白到了現在這秦暮鼓為什麼還能流露出這樣的表情,不過很快他就知道是為什麼了。

「既然你不想談判,那我們就按照不談判的方式來好了,我不介意你們和我們大戰一場?」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秦暮鼓的話,竟然讓暴熊產生了一絲畏懼的意味,趙明飛的心底也是一顫。

不過很快,他就做好了戰鬥的準備,魔牛同樣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反倒是小玄像是沒事人一樣,看向暴熊的目光,就像是看向白痴一樣。

秦暮鼓的話音一落,身上突然出現了一股濃郁的殺氣,那殺氣幾乎是暴熊所釋放出來的殺氣的好幾倍不止,這一刻,暴熊的身體都顫抖了起來,看向秦暮鼓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恐懼。

整個洞穴之中似乎都因為秦暮鼓而變的冰冷了起來,秦暮鼓的殺氣只是針對暴熊的,但是即便是這樣,魔牛和趙明飛看向秦暮鼓的目光之中也充滿了驚懼的神色,他們只是被秦暮鼓殺氣的周邊影響。

可是這也比之前暴熊所釋放出來的殺氣要濃郁的多。

「快停下來,你們是來談判的,不是來戰鬥的,我們先說一下談判的事情」魔牛這個時候急忙開口說道,他的語氣之中充滿了一陣懇求。

暴熊被秦暮鼓的這股殺氣壓得硬生生的說不來話,聽見魔牛的話,他也是快速的點了點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一直不怎麼在意的少年竟然有這麼強的殺氣,這要殺多少人多少妖獸才會有這樣的殺氣。

暴熊是整個罪域殺氣最旺盛的,可是面對秦暮鼓卻像是螞蟻和大象的區別一樣,感觸最深的要說就是趙明飛,他是荒界的人,自然見過許多嗜殺的人,可是那些強一點的也不過比暴熊勉強強上一分而已,和秦暮鼓這樣的完全就不敢比。

他也在疑惑,秦暮鼓到底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

秦暮鼓確定暴熊已經服軟,才將身上的氣勢緩緩的撤了回來。

「呼,呼」暴熊在秦暮鼓的殺氣消失之後,不斷的喘著粗氣,他相信剛才要不是魔牛的話足夠的快的話,這秦暮鼓真的可能會殺自己。

在實力上他可能不懼秦暮鼓,但是前提是自己沒有在這殺氣的籠罩範圍之內,不過他這也是作繭自縛,要是他想用殺氣壓制秦暮鼓的話,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既然你們決定了,那我們就談一下合作的事情」秦暮鼓的目光依然冰冷,他們現在已經從被動方變成了主動方。

「好吧,你們先說一下什麼事情」暴熊雖說已經脫離了秦暮鼓身上的殺氣,但是一想到剛才那秦暮鼓身上的殺氣,還是心有餘悸。

「這樣,你們應該有知道,你們所在的地方是凌天宗的罪域,同時也是凌天宗弟子歷練的地方,不過現在基本上已經被三大家族和你們給霸佔了,不過估計你們也霸佔不了多久了,因為你們馬上就全要死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全要死?呵呵?笑話,凌天宗這麼多年都沒有將罪域的妖獸全部殺光,難道現在就能了不成?」暴熊剛才雖說有一些失態,不過現在已經恢復了過來,而且秦暮鼓的話明顯就是看不起他們妖獸,不要說暴熊,就是魔牛的臉色都是非常的難看。

「凌天宗自然不會,但是不代表三大家族不會,我這麼給你說吧,三大家族打算將這凌天宗變成他們自己的,而且我不妨告訴你,在這罪域有三個三大老祖的老者正在突破半王的境界,不知道他們突破之後會對你們做什麼?是奴役或者是斬殺?」

秦暮鼓的話很淺,可是暴熊並不傻,很快就聽出來另一層的含義,只是他還不是怎麼明了,他的目光望向了魔牛,魔牛是他的軍師,自己拿不定主意的時候都是魔牛幫忙解決的。 「秦先生,先不說這罪域是不是有三個你們所謂的半王境界在突破,就算他們突破也未必是我們的對手,而且另外一方面,他們突破也未必會對我們出手是不是?」

「再說,就算我們和你們合作?也沒有辦法打贏三大家族,除非罪域的那三位也聯手」

「最關鍵的一個是我們幫你們能得到什麼?」

魔牛看到暴熊的示意,也沒有客氣,直接走了上來,魔牛不愧是智慧等同於人的種族,瞬間就將所有的東西都分析了出來,而且這些問題直指現在和未來,也就是說如果秦暮鼓的回答沒有辦法讓暴熊他們滿意的話,這合作根本就是無稽之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