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那雙綠幽幽的眼睛直勾勾盯著自己,慕容幽喊道:「你在想什麼,不許想剛才的事情。」

才恢復女子身份,慕容幽便有些嬌蠻起來。

秦石急忙說道:「我的大小姐,你這是要變成花筱霜的節奏嗎?」

「花筱霜?」慕容幽忽然想到那個整天咋咋呼呼的小姑娘,忽然忍不住「噗嗤」一笑。可這一笑,卻將自己的心思完全的暴露了出來,此時她更加尷尬,低著頭簡直不敢去看秦石。

秦石傻笑了幾聲,算是在扯開話題。此時氣氛尷尬,他看了看四周情況,心裡開始盤算起來。

只見這洞壁的上面有些樹枝,要是採下來應該可以生火。可是這洞壁濕滑,要爬上去絕不簡答,他嘗試了幾次,都以失敗告終。

「你在做什麼?」慕容幽小聲問道。

「咱們在洞里這樣濕噠噠的也怪難受的,我想找找有沒有乾燥的樹枝可用,順便也找一找出路。

慕容幽也上前查探這洞壁的情況,嘟囔道:「若是有飛虎爪倒是可以上去,只是依靠手腳,就算武道再強,怕也難以做到。」

「是啊」,秦石應道:「只是這南山之行又不是登山,誰會帶個飛虎爪出來玩。」

慕容幽嘟了一下小嘴,也沒理他。

秦石微微思索,忽然腦門一亮。

「對了,小龍。」他忽然想到小龍爪子鋒利,要是攀爬一定比自己強。可是之前在水下那麼就,小龍不知情況如何。他想起這事有些害怕,急忙解開綁在自己身上的那個口袋,將裡頭的小龍拿了出來。


此刻這小東西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秦石心裡慌張,「這傢伙該不會是……」他胡斯亂響起來。

正要開口叫喚,卻忽然看到那小傢伙翻個了身子,微微打了幾個舒服的悶鼾。

「草!」秦石大罵一聲,「還以為這臭東西嗝屁了,嚇死老子了。」秦石拍著胸脯無比誇張的說道。

小龍聽到主人的罵人聲,一咕嚕翻身而起,兩隻大眼睛眨巴看著秦石,似乎在問,「為什麼罵我,我做錯什麼了?」

秦石急忙裝出一副溫柔的樣子,點了點上面問道:「小龍,你能不能上去一下,弄點樹枝下來?」


小龍會意,一個箭步就朝著洞壁跳去。那滿是苔蘚的濕滑洞壁,似乎並不能阻礙小龍動作,他兩跳三跳,瞬間就跑到了那頂部的小孔方向。

「喂……是這棵樹……」秦石正要大喊,卻看到那小龍用力一擠,鑽出了小洞,朝著外頭而去了。

「我靠,該不會是拋棄老子,自己找母龍去爽歪歪了吧?」秦石大喊一聲,卻惹的慕容幽連翻白眼。

等待良久,卻不見小龍回來。「慕容兄,現在只能靠我們自己了。」秦石一臉無奈,自嘲似的說道。

慕容幽道:「你都知道我是女的了,還叫我慕容兄幹嘛?」

秦石連連致歉,看了看洞頂,想了想道:「那我叫你什麼,不如叫你幽兒吧?」

「不許這麼叫。」慕容幽輕跺蠻足,似嬌似嗔說道,「我原名慕容幽幽,以後你叫我幽幽好了。」

「幽幽?」秦石道:「這名字好聽,小女孩叫這種名字的,都是甜美可愛,真是太好聽了。」

「幽幽……」說著又叫了一聲。

慕容幽幽「呸」了一下,說道:「你這個笨蛋,我小的時候叫幽幽,老了也叫幽幽,是不是等我八十歲了也還甜美可愛啊。」


秦石大笑道:「這個自然,以後我規定,凡事叫幽幽的,不管幾歲,都必須甜美可愛。」

慕容幽幽忽然捧腹大笑,「你這小色狼,不僅人好色,還不要臉的緊,你憑啥這麼規定啊。」

秦石道:「男人好色而不淫,風流而不下流。而且如今這岩洞裡頭只有你我二人,這麼規定一下又又何妨。」

慕容幽幽笑完了腰,「你是又風流又下流,唯獨那天在青樓看到那群鶯鶯燕燕的模樣,最是好笑。」

「喂……」秦石大喊,「這種事情你可千萬別說出去,不然我秦石一世英名就毀於一旦了。」

想起秦石當日的模樣和如今氣鼓鼓的表情,慕容幽幽就忍不住想要笑出聲。

「喂,你若再笑,我真的翻臉了。」秦石瞪著眼睛,假裝認真的模樣,卻讓慕容幽幽再也忍不住,前仰後合的大笑起來。

這時候,洞頂傳來一陣聲響,上頭稀里嘩啦掉下來一堆木柴。沒過多久,小龍叼著一隻野兔,跳了下來。

它用前爪點了點那些木柴,又點了點這隻兔子,那表情似乎在說:「東西老子拿到了,剩下的事情交給你們了。」

「臭小子,就知道吃。」秦石有些哭笑不得,橫豎他也有些餓了,便急忙做起了火堆。

火堆完成,秦石添了幾條幹柴,將火焰弄的大了一些。

「快過來烤烤衣服,不然真的感冒了,我去一邊蹲著,保證不會回頭。」生完了火,秦石招呼道。

隱婚纏綿:宮少,深深寵! ,但是聽了秦石的話語,卻依舊覺得心裡一暖。眼看秦石慢慢走到那陰暗的牆角,卻把最溫暖的地方讓給了自己,她心中一陣感觸。

慕容幽幽慢吞吞脫去外套,用一根較長的樹枝穿住,然後放在離火堆不遠不近的地方慢慢靠著。火焰發出的溫暖,讓她的身體漸漸感覺有些舒適,忙碌一夜,她也有些倦意襲來。

「你要不過來吧,我裡頭還有一件衣服。」慕容幽幽看著那可來的秦石,實在不忍,於是開口問道。

秦石微微轉頭,卻看到慕容幽僅僅穿著一件褻衣。那褻衣比肚兜大一些,卻依舊露出了肩膀手臂這一大段的雪白。

「算了,我還是不來了,不然又要被你罵色狼了。」秦石用手指在地上畫著圈圈,大聲說道。

慕容幽幽「哼」了一聲,「你本來就是色狼,就算你現在再怎麼裝也無法掩蓋你剛才輕薄我的事實。」

一聽這話,秦石眼珠一轉,「橫豎老子都被當色狼了,這便宜不佔白不佔。」他一不做二不休,靠了上去。

這時候,那衣服也幹了個七八分了,慕容幽幽隨手將它套在了身上,蜷起身子,抱膝坐在地上。

「先說好,你烤完了,輪到我烤了,一會兒看到我的身子可別把持不住。」秦石邊說邊拖起上衣來。


慕容幽幽笑道:「你好不要臉。」

秦石拾掇完衣服,便撿起小龍剛才獵來的野兔,跑到水邊剖洗乾淨,隨後找了根木棍穿住,放到火山燒烤。

慕容幽幽將下巴靠在膝蓋之上,饒有興緻的看著秦石烤著那隻兔子。

「你真殘忍,那麼可愛的兔子,就要被你吃了。」慕容幽道。

「有種你別吃。」秦石將那兔子拿到鼻子旁邊聞了一下,隨後扯下一條兔腿扔給了小龍。小龍大喜,端起它就跑到一邊,大快朵頤起來。

「你真的不吃?」秦石將烤好的兔子在慕容幽幽面前晃了一下,開口問道。

慕容幽幽輕輕搖了搖頭,還沒說話,卻聽到肚子裡頭不爭氣的「咕嚕」一聲。

秦石一聽,急忙說道:「sorry,我肚子已經餓的咕咕叫了,你不吃的話,我就不客氣了。」

他作勢要咬,卻看到慕容幽猛的起身,「誰說我不吃?」她用力一扯,也拉下一條兔腿,坐下來輕輕扯咬起來。

秦石驚艷與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此刻那外套半干半濕,大部分還黏在身上,卻將那姣好的曲線都展露了出來。他用那半隻兔子作為遮擋,兩隻眼睛卻滴溜溜盯著慕容幽幽,此刻美食美女雙豐收,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可惜那該死的外衣隨著火焰的微烤,沒多久就幹了,秦石根本就沒看過癮,此刻心裡大喊可惜。

正想著,卻聽慕容幽幽發號施令道:「你過來我這處坐。」那臉上笑嘻嘻的,不知在想些什麼。

秦石乖巧的坐了下來,也沒多說什麼。

慕容幽幽轉了個身,坐在秦石身後,她將頭輕輕一靠,便倚在了他的背上。

「有些困意了,讓我靠一會。」慕容幽幽說道。

秦石低頭看到地上泥土濕軟,也確實沒地方可以休息。他並沒說話,只是坐在那裡一動不動。沒一會,身後呼吸均勻,那慕容幽幽竟然沉沉睡去。

「這小丫頭,竟然在這時候睡著了,我真是服了她了。」秦石無奈於自己被當成了人肉枕頭,可是被美女枕始終也是一件振奮人心的好事,他一動不動,享受著身後傳來的溫暖感覺。

聽著可愛的呼吸聲,秦石也不敢亂動,生怕驚擾了身後美女的清夢。他無奈的笑了笑,坐直了身體,將體內剛才吸收的那些真氣放了出來,開始吸收。 秦石現在是進入了煉脈期,丹田和經脈比之前強大了很多,丹田裡存儲真氣的能力也強了不少。如果說之前是一口井,那麼現在就是一片池塘。

煉脈期的升級,一層到二層是三個滿丹田的靈氣,而一個滿丹田差不多是三枚血紋魔核的靈氣蘊含量。秦石之前吸收了那麼多黑水寒鴉的真氣,雖然浪費了很多,但是卻滿滿儲存了一個丹田,此刻煉化起來,讓他覺得自己正在飛速進步著。

小龍在一旁吃飽了肚子,看到主人正在修鍊,它也修鍊起來。之前它吞噬了一些凶獸的魔核,裡頭的靈氣讓它也獲益不少。

秦石細細感知,希望龍根能出現第三條裂痕的痕紋,一旦有這預兆,他就全力餵養小龍,解開第三條裂痕。只是小龍修鍊了一陣,也沉沉睡去,第三條裂痕根本沒有任何徵兆。

「也不急,第二條才剛打開不久,第三條應該還有些差距,先修鍊身體再說。」秦石將那些真氣盡數吸收,身體提升不少,他細細感知,發現果然只要再有兩個丹田,就能順利晉級。

看到有晉級的希望,秦石還是十分開心的。只要自己走出這裡,他便要履行自己的承諾和熊武單挑。這個時候等級的提升,就變的尤為關鍵。

想到這裡,他急忙拿出一枚融心丹,配合一個血紋魔核,使用起來。如今他手頭上有六顆融心丹,若是全部煉化,剛好可以升到煉體期二層。可是就算如今秦石的實力在煉脈期,要吸收血紋魔核也還需要小半天的時間。

秦石閉上雙眼,放空思想,讓那血紋魔核中的靈氣得到充分的吸收。時間一長,秦石的意識進入混沌狀態,徘徊在沉睡與清醒之間。

朦朧中,他好像感覺到自己體內血紋魔核轉化后的真氣,似乎被什麼東西牽引,朝著體外而去。他心裡緊張,想要用力將那些真氣扯住,卻苦於雙手無法著力,抓不住它們。

猛的睜開眼睛,卻發現那些靈氣盡數都在自己體內,根本沒有被任何東西吸走。秦石心有餘悸,卻覺得剛才的感覺那麼真實,根本不像是在做夢。

「這地方或許有什麼東西與血紋魔核或者我體內的真氣有感應。」秦石環顧四周,卻只看到冰冷漆黑的洞穴,其他什麼都沒有,他不由沉思起來。

只是這一動,卻剛好吵醒了慕容幽幽。她猛的起身,卻發現自己在秦石的背上已經睡了好久。

「本來只是想稍微靠一會,沒想到……」慕容幽幽有些害羞,急忙解釋道。幸好此刻已經是夜裡,除了那一堆熄滅的差不多的火堆還有些零星光點外,根本沒有亮光,對方也看不到她的臉上有些紅暈。

「幽幽,幫我做點事。」秦石正聲說道。

「哦。」

秦石道:「等下我修鍊之時,你幫我感知一下,這附近有沒有什麼東西在牽引我體內的真氣。」

「牽引?」慕容幽幽好奇的問道。

秦石也沒解釋,說完之後他再次拿出一顆融心丹和血紋魔核,開始了第二次的吸收。

慕容幽幽小心翼翼坐在秦石身旁,也是收斂心神,用力感知周圍真氣的波動。

只見秦石修鍊了一會兒以後,他身上一些細細的真氣,透過他的身體,朝著洞壁的下方而去,滲入土中。然後轉了個圈,再次回到秦石體內。這樣來回無數次,秦石終於將那血紋魔核盡數吸光。

本來真氣的吸收是人體一個周天的運轉,可是如今在這地方,這真氣的運轉似乎變成了武者和外界的一個大循環,這讓慕容幽幽大為疑惑。

這時候秦石也睜開眼睛,「怎樣,有沒有什麼情況?」他問道。

慕容幽幽將所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秦石,卻惹的他更加疑惑。

「我發現真氣經過那個東西之後,似乎更加容易被吸收。本來吸收一顆血紋魔核我需要一夜時間,現在我卻吸收了兩顆。」秦石急忙叫慕容幽幽領他去找那東西所在的方向。

慕容幽幽走到壁角,點了點下方,說道,「應該就是在這個位置。」

「這下面定有蹊蹺。」秦石感受到自己後腦的龍根正在微微的顫抖,每一次當他遇到好東西的時候,龍根都會提醒他,這也讓他撞到許多次大運。

二人急忙伸手挖了起來,秦石生怕慕容幽幽那嫩蔥似的小手受傷,於是找了個借口讓她在一旁看著,自己用力的扒拉起來。小龍以為他們在尋找什麼,急忙也過來幫忙,那兩隻后爪動作飛快,惹的土屑泥塊漫天亂飛。

慕容幽幽怕臟急忙躲避那些被小龍拋在空中的土塊,小龍以為對方是在跟自己玩,於是雙手一抓,一手捏起一團濕土,「蹬蹬蹬」跑上前去。慕容幽幽尖叫一聲,急忙逃竄,小龍卻孜孜不倦定要將這泥團抹在慕容幽幽剛剛洗凈烤乾的衣服之上。

聽著二人玩鬧嬉戲的聲音,秦石心裡不由一暖,急忙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越往下挖,龍根跳動就越是激烈,秦石根本沒有考慮手指上傳來的刺痛感覺,心裡的好奇心,和他想要變強的強烈願望,使他忘我的挖著。

忽然,雙手觸到一團硬硬的東西,秦石急忙弄乾凈上面的泥土,細細去看,卻發現那東西似乎是一根粗大的樹根,扎在土裡,延伸到這洞穴之中。


「幽幽,快來看,這是什麼。」秦石大喊一聲,的慕容幽幽停下了玩鬧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