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救你父親,你如果相信我,就讓我治療。如果不相信我,你現在也沒有其他的選擇!即便你不讓我救,我也會救!」

秦穆然的目光堅定,盯著中年婦女。

他說的話很明顯,不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老人我都會救,因為他是一個醫生,今天讓他遇到了,他就不會見死不救!

醫者,救治蒼生,是為醫德! “結盟?開什麼玩笑?憑什麼要和這個死胖子結盟?冰翎,你別忘了,你是我的盟友!”張妍怒道。

“我和誰結盟還需要經過你的同意?”冰翎翎道。

“你!”張妍氣急,朝着左右喊道:“你們上,給我殺了冰翎!”

左右的非主流眼中有些猶豫,但冰翎再次冷哼一聲後,他們大多數人都掛上了一層冷漠,甚至有幾人還特意和張妍拉開了距離。

“你們,你們是想要造反麼?”張妍衝着周圍的人羣吼道。

“造反?張妍你是不是已經忘記了我們的約定?”冰翎冷笑道。

“約定?自然沒有忘記,這紅娘子組織交給你,你幫我找到胡籽!”張妍怒道:“可是你到現在並沒有找到胡籽!”

“什麼?張妍你竟然吧紅娘子那麼龐大的組織交給了他?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原本表情淡然靜靜看着他們相互爭辯的賈志文臉色大變,驚怒的喊道。

“這和你沒有關係!”張妍先是回了賈志文一句,然後死死地盯着冰翎道:“冰翎,你現在給我說清楚,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冰翎嘴角露出一絲嘲諷,冷笑道:“什麼意思難道你還看不清麼?我現在不想和蠢得和豬一樣的你在一起了,我想要挑一個聰明人作爲我的盟友!”

“嘿嘿,聰明?這個詞我喜歡!”賈志文咧嘴一笑,然後神情冷漠地學着之前冰翎的語氣,道:“冰翎是麼?難道你以爲你結盟我們就會和你結盟不成?”

“你會和我結盟的,因爲我知道一條小道!”冰翎詭異地笑着,補充道:“一條可以跨過這黃泉,進入輪迴碎片的小道。”

賈志文臉上露出驚訝的神情,但想到前面骨德說的‘御鬼盟’三個字,似乎漸漸明白了什麼。

“但有可能除了御鬼盟還有其他的原因,比如說趙小川本身和骨德。不過最好是和趙小川有關係,如果和骨德有關係的話,這裏面的水就有些深了!”

賈志文心電急轉,沉吟片刻後,笑道:“好啊!不就是結盟麼?我可比那張妍要可靠的多了!”

冰翎笑着點點頭,臉上笑容一收,冷聲道:“結盟可以!對你我都有好處,只是我可以提供渡過黃泉水的辦法,你又能貢獻什麼呢?”

賈志文輕笑道:“你想要我貢獻什麼?”

“趙小川,你把趙小川交給我!我就和你結盟,並且無償地把渡過黃泉的方法告訴你!”冰翎答道。

“你想要趙小川?”賈志文心中一樂,他正愁接下來和趙小川怎麼相處呢!

“沒錯,我要趙小川!另外趙小川本人必須交出鬼璽!”冰翎森然道。

“好.大口氣!哼!冰翎,你認爲我賈志文是那種出賣朋友的人麼?真是可笑!”賈志文聲調一拐,隨即大氣凜然的說道。

他的兩名手下、骨德和張妍不約而同露出鄙視的目光。

骨德暗道:“這死胖子今天是轉了性了麼?他可是出了名的好吃懶做,貪生怕死啊!”

賈志文自動過濾掉周圍人鄙視的目光,轉頭笑道:“好了,趙小川我已經做出承諾,你現在可以把你的詛咒之力收了吧?”

聽到賈志文的話,衆人臉上露出恍然的神情,也齊齊轉頭看像趙小川。

腹黑女的愛情大作戰 然而讓他們感到驚奇的是趙小川本人並沒有迴應賈志文,而且閉着眼睛。臉上佈滿了猙獰的神色。

“他的狀態不對勁!”張妍打量趙小川片刻,出聲說道。

賈志文翻了翻白眼,道:“自然都看出來了!”

他話音剛落,冰翎臉色一變,怒吼道:“躲開,快點躲開!”

周圍人微微一愣,然後邊看着冰翎轉身向着大霧中跑去。

“吼~”

趙小川仰天咆哮,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鬼臉圖案在趙小川的額頭顯現出來,一道道黑色符文像是蟲豸一般從他的額頭蔓延開來。

鬼璽從趙小川的眉心飛出,懸浮在空中發出微弱的綠光,將趙小川籠罩在一片朦朧的綠光中。

趙小川的神情在綠光的照耀下漸漸平靜下來,雖然面目依然猙獰,但卻比之前要好了許多。

“到底是怎麼回事?趙小川的詛咒之力爲什麼會突然失控呢?到底是哪裏不對?”賈志文皺眉,看着眼前的情景有些不解。

就在這時,他感到腳踝處似乎被咬了一下。

他猛然低頭望去,不由臉色大變。

只見在他的腳踝處,一隻長滿膿包,皮肉腐爛,泛着黃水,露出森森白骨的手爪抓在自己的腳踝處。

“什麼地方來的濁靈?而且這股力道怎麼會怎麼大?等等!我體內的力量怎麼好像要被吸乾了?”

一瞬間,賈志文感受到體內的變化,不由又驚又怒。

正當他想要提醒衆人小心時,一陣慘叫聲響起。

“放開我!我不要進黃泉,我不要~a啊~”

“我的力量消失了,完了,我根本反抗不了啊!”

“鬼,有鬼!黃泉中有水怪!”

大多數人被地上冒出的爪子抓住腳踝後,似乎都失去了力量,軟倒在地上,然後被鬼爪慢慢地拖進渾濁的黃泉中。

隨着人們被拖進黃泉中,黃泉一陣沸騰,在其中飄出一股黃褐色的霧氣,並且發出一陣讓人恐懼的‘茲茲’的響聲。

越來越多的人被拖入黃泉中,“茲茲”的響聲一直持續着,空氣中的黃褐色霧氣越來越濃重,人們的慘叫聲也越來越低沉。

所有人都驚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顯得都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於連冰翎都有些發呆。

“這是怎麼回事?當初的調查上根本沒有這樣的情況啊!”冰翎呆呆地說道。

“狗屁的調查!想要活命還是快點應付現在的情況吧!”張妍怒道。

張妍話音剛落,一陣陰森恐怖的哭泣聲從四面八方的空間傳了過來。

我萬里奔波爲何人?爲何人?實指望鴛鴦交頸同生死,實指望蓮開並蒂結同心。

花燭未成抓你走,天涯海角兩離分。實指望到了長城見到你,誰知你珠沉玉碎成孤魂!

蒼天啊!

何不讓月常圓花長好,卻叫那月缺花殘付斷雲。

我高哭三聲天也暗,我底哭三聲地也昏。

天昏地暗烏雲起,你不見三山五嶽血淚傾。

你不見人間苦難如東海,你不管墳山高築恨難平。

老天你若通人性,快快償還我夫君,

老天老天你若通人性,快快償還我的夫君! 中年婦女本就六神無主,不過在對上秦穆然的目光以後,不知道為什麼,她躁動不安的心突然沉靜了下來。

「我相信你!」

中年婦女選擇相信秦穆然。

「好!那我現在就來醫治這位老先生!」

秦穆然點點頭,隨後走到了地上的老人身旁。

「勞煩了!」

中年婦女讓出來給秦穆然出手。

秦穆然先是給老者診了下脈,發現老者的脈搏還算是平穩,體內並沒有多少其他的疾病。

「醫生,我爸他怎麼樣了?」

中年婦女著急地問道。

「沒多大的問題,你過來將你父親扶坐起來。」

秦穆然看著中年婦女,說道。

中年婦女聽到秦穆然的話,立刻走到了老者的身旁,將已經呼吸有些困難的老者扶著坐了起來。

「綳直他的手臂!」

秦穆然對著中年婦女說了一聲,後者如實做到。

「嘭!」

突然,秦穆然運轉勁氣,一掌拍在了老者的胸膛上面,勁氣順著手掌心沖入老者的體內。

老者在挨了秦穆然這一掌以後,全身決裂的震顫著,若不是中年婦女綳直著老者的手臂,恐怕老者絕對會再次倒了下去。

「咳咳!」

一聲咳嗽傳來,只見一團黑色的異物從老者的口腔中飛出,落在一旁。

當異物飛出,老者的臉色瞬間就恢復了血色,隨後嘴唇也逐漸成為了正常的顏色,不再是像之前那般深紫。

「爸,你怎麼樣了?」

中年婦女感覺到老者的變化,連忙關心地問道。

「好….好多了!」

老者喘了口粗氣,有種劫后重生的感覺。

「這位醫生,謝謝你!我爸到底是什麼病啊?」

中年婦女的臉上露出喜色,看著秦穆然感激地說道。

「其實老爺子身體挺健康的。」

秦穆然看著氣色恢復的老者,讚歎道。

「那我爸怎麼會?」

中年婦女不由得有些困惑,既然老爺子的身體健康,那剛剛是什麼情況?

「你看看剛剛老人家吐出來的是什麼。」

秦穆然笑了笑,道。

聽到這話,中年婦女這才將目光移向了剛剛老人吐出來的異物。

那是……一枚棗核!

「棗核?」

中年婦女疑惑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嗯!老人家,上了年紀就不要給他吃這些黏食了,再加上剛剛他可能吃的有些急了,沒有注意這個棗核,就吞了下去,卡在了氣管那裡。」

秦穆然解釋了一番,中年婦女這才恍然大悟。

「謝謝醫生,要不是你,我爸可能就危險了!」

中年婦女想到一開始對秦穆然的懷疑,臉頰微紅,有些不好意思道。

「沒事,醫者仁心,不可能見死不救,而且這也是我作為醫生的職責。」

秦穆然謙虛地擺了擺手道。

「啪啪啪……..」

秦穆然的一番話引起了周圍圍觀遊客熱烈的掌聲。

在這個時代,還能夠有這樣以救治病患為己任,而不是賺黑心錢的醫生,實在是太難得了。

「老人家,以後吃東西要注意了。您支氣管不太好,多喝點水,化痰。」

秦穆然臨走前還盯著了一番道。

「謝謝你啊,年輕人,這個時代像你這樣年輕負責的醫生不多了啊!」

老者感激地說道。

「都是我應該的,歡迎你們來京城玩!」

秦穆然留下了這麼一句后,便是帶著陸傾城離開。

陸傾城看著身邊的秦穆然,眼中滿是崇拜。

曾幾何時,她認為自己的老公該是蓋世英雄,有一天能夠踏著五彩祥雲來娶她。

當然,這一切都是夢幻,都是夢裡才有的,不過,這依舊不妨礙她心中的幻想。

不過,現在,秦穆然出現了,滿足了她對另一半的所有要求。

秦穆然一邊走著,也是注意到了陸傾城在看著自己,停下腳步,看著陸傾城道:「老婆,你盯著我看幹嘛?」

「我覺得你帥!」

陸傾城下意識地說道。

「我本來長得就很帥啊!」

秦穆然有些嘚瑟地甩了甩額前的劉海,瀟洒地說道。

「我說剛才你的舉動真的帥呆了!」

陸傾城白了秦穆然一眼,這個時候,他還是改變不了自戀的毛病。

不過,其實秦穆然說的也是真的,他也確實長得帥。

「切,原來是這個啊!」

秦穆然有些失望地看了眼陸傾城。

「何著當初我那麼救你,也沒有讓你覺得我帥。」

「那不一樣!」

被秦穆然這麼一說,陸傾城頓時就有點不好意思了。

當初秦穆然那麼辛苦地救自己,甚至都差點昏厥過去,好像自己也沒有正兒八經地對秦穆然說一聲謝,這樣想起來,還是有些虧欠的。

「我覺得你這樣,才是真正的英雄!」

陸傾城看著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我一直都是英雄,我可偉大了!」

秦穆然難得傲嬌道。

「有多偉大?」

陸傾城好奇地問道。

「保密!該你知道的時候你肯定就會知道了。」

秦穆然笑了笑,便是不再多說。

「對了,老婆,你知道嗎?今天的你完美的闡述了人類三大本質。」

秦穆然岔開話題,看著陸傾城笑道。

「什麼人類三大本質?」

陸傾城從來沒有聽說過還有這麼一個定律,頓時好奇地看著秦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