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你說什麼?」

燕雲風神色一變,隨即便要對穆凌出手,這傢伙也太猖狂了些,這可是燕家的地盤,他竟敢如此對自己說話。

只是燕小雲怎麼可能讓他們在這裡打起來,當即連忙勸導起燕雲風來。

「哼,這次看在小妹的面子上,饒過你了,快滾吧,燕家不是你這種小白臉能來的地方!」

穆凌仰天一聲大笑,旋即說道:「好,沒問題,只是,那進入仙乳靈池的名額就由我一人所得了,你們休想沾染半點。」

他說著,手中鑰匙被他彈上彈下等把玩了兩下,轉身便欲離去。

就在此刻,燕雲風的神色驟變,然後沖著穆凌一聲大喝:「賊子,原來是你洗劫了孫家,來人啊,給我將他抓起來,他就是洗劫孫家的兇手之一,仙乳靈池的鑰匙在他手上。」

穆凌一愣,他還未反應過來,四周二十多個人已將其團團包圍起來,他的面色也是在這一次猛的沉了下來。

「賊子,你不去逃命,居然敢來我燕家自投羅網,我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給我動手!」

「都給我住手!」

就在此刻,一直插不上話的燕雪夢終於是上前站在了穆凌的身前。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傑仁君艱難的站着,在外人看來,早已是一個必敗之人,但是隻有紫魂看到了傑仁君眼裏的火焰和決然,只有他知道,結果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場中,王璟正一步步走向傑仁君,然而傑仁君並沒有動作,只是靜靜的站着,身上隱隱的發出威嚴,土系威嚴。

“這是……土系威嚴?”紫魂道。


“不對啊,仁君不過普通的火系附加,怎麼會是威嚴呢,難道變異了?”千羽飛疑惑道。

“有可能,有資料記載,當人在某個特定的境地自身的附加屬性是會發生變化的,但這並不是真正的土系威嚴,只有流氓哥的火系威嚴是正統的威嚴,根據資料記載,這應該是僅次於威嚴的亞土系威嚴,不過即便是亞土系威嚴也相當厲害,相比我們正常的附加屬性要強不上不少,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竟然將仁君的潛能逼發出來,附加屬性變異成爲壓土系威嚴,看來這次情況會不同了。”木小婉說道。

場中的王璟顯然也感受到了這樣的感覺,前進的腳步慢慢的停了下來,此時兩人的距離只有三米左右,以兩人的實力不過一瞬間的事,但時間就好像靜止一樣……

底下的人不樂意了:“打呀,怎麼不打了。”

“王璟,上他,揍死他。”

“噓,別吵,現在局勢很緊張。”終於有能力的人說道。

“你很強,可以在這種情況下逼發屬性變異,但是你不是我的對手。”王璟說道。

“是不是對手,比過才知道。”說完身上瞬間爆發強大的能量,吹得王璟連忙運起魂甲,場下的人都驚呆了,沒想到剛纔還只能艱難站立的人怎麼會發出如此強大的氣場。

“懶得跟你玩虛的,就一招,接着。”傑仁君說着渾身佈滿的念力慢慢想胸口集中。

“好,痛快,來吧。”王璟說着也開始在胸前凝聚起一道圓錐狀的念氣團。

場中兩人的氣勢一次又一次的提升,場下的人均悄悄閉嘴,慢慢後退,因爲他們不想慘死。

紫魂等人也感受到場中的氣勢,紫魂開口說道:“保護傑仁君,組念罩門。”說着衆人連忙運起念力組成五彩的念罩門罩住全場,以防不測。

再看場中,兩人的氣勢已經到達極限。

“傑霸—龍虎雙雄”只見傑仁君胸前赫然一龍一虎,相互纏繞,猛地向王璟衝去。

這邊王璟胸前一柄堅實的圓錐槍以形成:“魂—潛龍錐”說着,胸前的圓錐槍猛然駛向傑仁君,就在衆人的眼裏,兩人的攻擊相撞了。

“轟隆”巨大的聲響貫徹校園,響徹雲霄,爆炸產生的煙霧瀰漫整個武臺,但沒有一個人用念力吹掉煙霧,因爲,所有人都傻了,沒想到兩個僅僅一年級生竟然爆發出這樣的能力,也爲傑仁君後來居上而感嘆。

不一會,煙霧消散,衆人看清了,場中兩人均直直的站立着,看向對方。

衆人沒想到,在距離爆炸如此之近的兩人竟沒有受傷,一個個都不停的稱奇。

“你很不錯,但是我說過了,你不是……”王璟說着應聲倒下。

“爲……什麼。”

“我說過了,不比比看你怎麼會知道結果。”傑仁君說完瀟灑的轉身下了比武臺。

底下的人全部不敢相信的看着場中,沒想到一年級絕對第一的王璟竟然輸給了黑楓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而且看紫魂等人,傑仁君甚至連前三都排不上,聖南學院在場的所有學生都震驚了,癡癡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我輸了,你很厲害,非常厲害,我王璟佩服你。”場中的王璟艱難的爬起來說道。

龍之血魂收割 哼~“傑仁君應聲倒下,紫魂連忙扶住查看。

“沒什麼,只是脫力,休息一下就好了。”汝嫣雪道。

“我擦,整了半天,我就是一打醬油的啊,一點存在感都沒有,徹底給傑仁君這小子當了鋪墊,奶奶個熊,真不甘心。”

“要不下一場還是你去。”紫魂說道。

“嘿嘿,哪算了,我可沒有傑仁君這小子厲害,在上去讓人海揍一頓,今天徹底悲劇了。”

緊接着紫魂走上了比武臺。

“估計後面的對手只能由我來對付了,你們照顧好仁君。”


“喂,你們,還有人麼?”紫魂問道。

這一問徹底激怒聖南學院的學生,但此刻在沒有魯莽上臺的人,因爲衆人剛剛見識到傑仁君的厲害,想到此刻敢上臺的,恐怕是比那個人還恐怖的存在。

過了很久都沒人敢上臺,紫魂囂張的喊道:“是不是沒有人了,如果是,那我就走了,出去後別怪我說你們聖南學院一個個全是沒膽的懦夫。”

“呵呵,閣下這麼說就無理了,既然是切磋,哪來強迫之理?”臺下一個手持羽扇,眉清目秀的男子說道。

“快看,是怪才張之翼,聽說他的念力早已到達六品,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但爲人古怪,所以得怪才一稱號。”

紫魂一聽,怪才?有意思,說道:“切磋,放屁,你是聾子麼,老子是來找理的,你們的人打傷了我的夥伴,老子擺明是來踢館的麼。”

“呵呵,閣下說笑了,我早已查過,外面那攤根本不是血,不過是尋常的番茄醬罷了,再看那位所謂的受傷姑娘,手腳有力,面色紅潤,剛纔還精神煥發的給先前那位同學把脈,怎麼看也不是傷者啊?”

“什麼,原來是這樣,太可惡了,竟然欺騙我們聖南的人,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紫魂一看,心想這人果然有意思,於是繼續說道:“沒錯,我們是騙了你們,但是我們也是一番好意,爲了鍛鍊你們,增強兩校之間的友誼而來,你看,我們打了這麼長時間,你們院長都沒出來,就證明,我們這次來是通過你們校長的同意,特地前來與你們比試,檢驗兩校的教育成果麼,是吧?”紫魂胡扯道。

“呵呵,也對,聖南學院這麼多人被你們騙,只能怪他們自己,我不是埋怨你們,只是有點手癢,想和你比試比試,看看傳說中的黑楓有多厲害。”說着張之翼走上比武臺。

“那你剛纔怎麼不來?”

“哦,剛纔不是去調查那攤西紅柿了。”

“我擦,你真是有夠無聊的。”

雙方頓立,準備開打。 「小妹,你幹什麼,你知不知道他是什麼人?」

燕雪夢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燕雲風,然後淡淡的說道:「我不知道他是幹什麼的,我只知道沒有他,我回不到這家裡面來,沒有他,這枚鑰匙早已被強盜土匪從我手裡給搶走了。」

雖然他們是表兄妹,但燕雪夢向來看不慣燕雲風的作風,所以此刻說話也是沒有絲毫的客氣。

燕雲風一愣,旋即卻是冷笑一聲:「既然如此,這枚鑰匙便是小妹先得到的,為什麼現在會在你手上?就因為你救了她,你就有權利問她索要一切東西么,你會不會太不要臉了些啊?」

這種話,縱然是得道高僧怕都得激起一絲火氣,更何況處於血氣方剛的穆凌。

雖然他是一個顧全大局的人,但此人說話也未免太過咄咄逼人了些,當然,其目的穆凌卻是一清二楚。

他並不想讓穆凌這個外姓之人得到一個進入仙乳靈池的名額。

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燕雲風,穆凌淡淡的說道:「我說,你會不會太高看你自己一些,燕家怎麼會出現你種小肚雞腸的傢伙?」

「小子,你找死!」

燕雲風神色一怒,便欲動手,就在此時,一道人影自內門緩緩走了出來,神色不怒自威,他便是燕家的家主燕問天。

「好了,都住手,雲風,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么?」

燕問天的眉頭皺了皺,作為一家之主,他說話自然沒有人敢違背的,但暗地裡,真正為之服氣的並不多。

只因他旗下沒有一個兒子,一對姐妹如何能夠繼承燕家的家業,所以對於家主一位,燕雲風和他的爹爹燕青雄早有窺探。

對這一點,燕問天心知肚明,但卻又無可奈何,只能盼著接下來的日子能夠再生一個兒子出來。

「家主,此人來歷不明,而且手持仙乳靈池的鑰匙竟明目張胆的問我燕家要一個名額,他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佔用我燕家的名額!」

「夠了!」

燕問天一聲怒斥,一股若有若無的強橫壓力瞬間朝四周席捲而去,燕雲風的身軀也是一顫,連連低下頭顱。

只是眼神之中的怨毒之色卻是一覽無餘。

「這位小友,剛才多有得罪還望莫怪,來來來,屋裡請!」

別人敬他一尺,他便敬人一丈,所以穆凌也是客氣行禮,然後跟隨燕問天來到了內屋的會客廳。

……

「小女給你添麻煩了!」


酒過三巡,燕雪夢自然是將整件事情詳細的對燕問天訴說了一遍,後者也是一陣陣后怕。

「我這個女兒什麼都好,就是坐不住,成天在外面跑,這次真是多虧小友了啊!」

飯桌上並非只有他們幾人,燕青雄,燕雲風以及燕家的很多重要人物都在,精明之人從穆凌的談吐舉止之間便可發現其不凡之處。

不過對於燕雲風來說,這便是一種奇恥大辱,整個過程,他的眼神始終沒有離開過穆凌半分,而且其中帶著濃濃的恨意與殺機。

「那不知燕家主,對這仙乳靈池名額的分配如何呢,您放心,這名額我不會白拿,仙乳靈池裡面也是存在極度的危險,無論是誰進去我都會盡全力保護他們的周全,當然,前提是他必須得跟我合作合得來。」

穆凌的意思也很明顯,如果是燕雲風進入仙乳靈池,那他便不會保證什麼,說不準兩人在裡面還會有激烈的爭鬥發生。

「哼,不知天高地厚,自己有幾斤幾兩呢,還保護其他人的安危!」

燕雲風似乎是在自言自語,聲音雖然很低,但整個飯桌上的人還是聽的非常清楚。

燕青雄也是暗罵燕雲風沉不住氣,當即連忙接話說道:「這鑰匙本來是孫家的,也因為孫家,我們每次能夠得到一個進入仙乳靈池的名額,此次有人將孫家滅門,這鑰匙理應由我燕家掌管,這名額嘛,自然也應由我燕家內部人員商議所決定的。」

「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嘛,你一個外人,於情於理還是不要攙和到此事中來了,雖然你救了我的兩個侄女,我們同樣可以用其它的方式來報答你,不知你覺得如何?」

穆凌對此並不意外,父子都是一個鼻孔出氣,燕雲風既然不同意自己進入仙乳靈池,燕青雄也就沒有同意的道理。

「你說的很有道理,不過我很想知道,這三個名額你們商議會分給燕家的哪些人呢?」

「這就不勞你費心了,這是我燕家內部的事情。」

穆凌笑了笑,接著說道:「不錯,這是你燕家內部的事情,不過我這個外人卻可以稍作評價的,首先,你的兒子燕雲風定然會有一個名額,然後,這燕小雲和燕雪夢是肯定沒有她們份的,畢竟她們是女兒,而且實力也不是很出眾,那這個名額自然又落到了你的那些親朋好友直系旁支的身上,你覺得我這個分析還算合理么?」

說到這裡,燕問天的臉色也是變了變,穆凌的話可謂是一語中的。

當然,燕青雄自然也是這個打算,燕小雲和燕雪夢這對姐妹,他有一百個理由讓她們無法進入仙乳靈池,卻不想,穆凌竟然能夠一眼看透他的想法。

「那又如何,這是我燕家的家事,你一個外人有權利管嗎?」

穆凌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就在此時,燕問天的神色卻是驟然沉了下來:「穆凌,三個名額裡面,我給你一個!」

「你幹什麼?雖然你是燕家的家主,可燕家不是你一個人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