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大個,你在挑戰我的忍耐極限,你將會爲此付出沉重的代價!”站定後的連城眼神徹底冰冷下來。

(求收藏,求推介) 場上的連城在受到狼娃的氣勁衝擊後,衣衫破損,再也沒有剛纔的風度。但狼娃也因此惹怒了連城。

一直在關注戰鬥的琉新,也感嘆起來,如果誰再說狼娃空有一身蠻力,那就大錯特錯了,相反他有着很高深的技巧,剛纔的一擊,他就將氣勁透過地下,準確的傳遞到連城的腳底,出其不意的迸發而出。這樣的控制力一般人可掌握不了。

“不過,接下來他可要承受連城的怒火了!”琉新暗暗想到。

就在他思索間,連城動了,在這一刻間爆發出兇悍氣勢,青色魂力從體內爆涌而出,最後猶如光圈一般,將其籠罩其中,一股由強橫魂力而產生的壓迫感曼延而出,令得一些靠近比賽臺的學員呼吸,微微一滯。

“這就是連城的真正實力麼?”感受着那蔓延的氣勢壓迫,周圍的學員皆是在心中暗暗讚歎道。

人們都記住了《連城劍訣》,都記住了他鬼魅般的速度,卻忘了他本身是一位上位師爵,看其樣子並不是剛剛突破。

連城沒有再說廢話,身形被青光包裹,如箭鬆般爆射而出,並且由於速度之快,導致場外不少都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影子。連城的速度在魂力的加持下,變的更快。


狼娃眼眸中閃着野獸般兇狠的目光,對着連城所化的青光撞去,兩者相遇,狼娃直接從那青光中穿過,竟然是殘影。

“嘿,傻大個,我在你背後。”連城陰冷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狼娃猛然轉身,一拳便是打出。卻又是打空。

“噗嗤!”

一道血跡濺起,狼娃弓着腰手捂着腹部,從指縫間溢出絲絲血跡。

“狼娃,受傷了!似乎還很嚴重。”場下響起不少竊竊私語。

而連城卻不爲所動,目光冰冷的看着狼娃。“認輸吧,傻大個,你的一身蠻力連我的身子都碰步到,有用麼?”

狼娃不爲所動,身形再次向連城撞去,而連城卻只是身影晃過,便是躲過,手中劍抖,一道血口又是出現在狼娃的身上。

狼娃的身上完全被鮮血染紅,這也是狼娃的身體,若是別人恐怕早就昏倒在地。可他就是不認輸,倔強的反抗着。

“狼娃,快認輸呀”就連紅衣也看不過去,大聲喊道。

狼娃眼神兇狠,死死的盯着連城,這讓他很不舒服。

連城的臉上掛着陰冷的笑容,手中細劍翻飛,在狼娃身上不斷的劃出道道血口。

血跡在臺上拖出一條條血線,狼娃的身子有些踉蹌,他失血太嚴重了。

“傻大個,怎麼?還不認輸麼?”連城恨恨的道,“你知道麼?我最討厭的就是你看我的眼神。任何挑釁我的人都將受到懲罰,你懂麼?現在是你,下一個就是琉新!我突然有些厭煩了,一劍解決你吧,雖然不能傷你性命,但是挑斷你的腿筋,也是個不錯的想法。”

連城說完,身影晃動,就向狼娃衝去。

“嘭…”

就在這時,從臺下衝上一道黑影擋在狼娃身前,一掌朝前方打出,洶涌的魂力狂涌而出,將原本破爛的擂臺掀起濃濃灰塵,而連城正好被這一掌擋住。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連城有些始料不及,場下的人也都有些驚異,那道人影太快,擋下了連城。

待得灰塵漸漸散去,一個身穿黑衫清瘦的少年出現再衆人眼前。

“是琉新!”臺下的學員驚訝道。

看清楚所來之人,連城的臉色也陰沉下來。“琉新,你什麼意思?”

“夠了!”琉新淡淡的道:“這只是一場比賽,沒必要做的太絕。”他一直在全神貫注的看着比賽,連城出手恨辣,他實在看不過眼,便出手將連城的攻擊擋下。

“可是他並沒有認輸,你應該明白比賽的規則,對手沒有認輸,那麼比賽就沒有結束。”

琉新沒有回話,轉過身來,對着狼娃輕聲道:“你好好養傷,你受的氣我來爲你出!”話畢他便突然出手,手成刀劈向狼娃的後勁處,狼娃受擊,便昏倒在地!

“這樣行了麼?”做完這些琉新對着連城說道。

“你…”連城有些無語,他萬萬沒想到琉新會這樣做,“你這是在破壞規則。”

“狼娃輸了,接下來就是咱倆的對戰,有什麼問題麼?”琉新問向裁判道:“我兩的比賽,可以開始了麼?”

裁判也不知如何是好,目光看向主席臺處,其中一位老者點了點頭,他正是帶回狼娃的那位長老,他明白狼娃的個性,就算打不過,也不會認輸,琉新這樣做,算起來也是幫助了狼娃。

見得那位老者點頭,裁判揮揮手,頓時,便有兩個人過來,將狼娃擡走。

“接下來,你們兩個對戰,決出第二名與紅衣競爭“新人王”!”

裁判的話使得連城的臉色越發的陰沉,不過只是片刻便冷笑起來,狼娃是學院內一位頗有權勢的長老帶回,他心有顧忌。

不過琉新就不一要了,聽說只是來自帝國東部的一個偏遠小鎮,並沒有什麼背景,這樣他可以隨意出手,只要留他條命就可以,對戰比賽出現這樣的情況也難免。


更重要的是這也是古劍對他的要求,要他給琉新教訓。

想到這裏連城便釋然了,對着琉新淡淡的道:“你若要找死,我也沒有辦法。”

“開始!”裁判話音剛落,連城身影便再度消失,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將琉新擊敗,將他踩在腳下!

一直在緊惕連城的琉新,在連城身影消失後,臉色也變的凝重起來,“又要施展這一招麼?”他的精神力輻散而出,努力捕捉連城的身影軌跡。

“嘭…”

在連城消失片刻,從琉新的腳底之處傳來一身悶響,他的身形也是奔向另一側。

在他剛離開的瞬間,連城出現在他剛纔站立的位置,琉新的額頭一滴冷汗滑落,稍微在慢一絲恐怕就會被連城擊中。

“琉新竟然躲過了?”

“到底是黑馬啊,看來他的速度也不慢呢!”

從臺下傳來的議論聲,令連城面色有些難看,他也沒想到,琉新會躲避開他的速度。

連城的腳下,淡青色光芒涌動,竟然在其腳下形成一個微形氣旋,這就是《連城劍訣》裏所配套的身法,氣旋遊身術!

連城腳底氣旋轉動,身形便化爲一道殘影襲上琉新,緊接着琉新輕掂地面,也是迅速的躲避開來,他能感應連城的身形軌跡,但感應是感應,能否作出反應又是一回事,儘管如此也爲他提供了不少便利。

場上似乎變成了速度之爭,所有人都只能看到兩道模糊的影子。同時伴隨着一聲聲爆裂之響傳來。

琉新的額頭上佈滿一層細密的汗珠,這樣超負荷的快速移動,對力的消耗非常大,他的身上此刻也有幾條血口,不過就算這樣,連城仍驚訝不已,因爲琉新的速度比他想象中快許多。

他發現琉新所使用的似乎也是一種身法,因爲琉新每次在移動時,他的腳底總會響起,一聲悶響,“難道是利用了魂力從腳底瞬間爆發的衝擊力?”連城暗暗想道。

突然連城停了下來,對着琉新道:“你的速度很不錯,出乎我的意料,利用魂力從腳底瞬間爆發而帶來的衝擊力達到目的,很不錯,是自己研究出來的麼?”

聽得連城的疑問,琉新心裏一徵,“被看出來了麼?”琉新呢喃道。

(求收藏,求推介) 魂術分爲很多種,攻擊、防禦、還有如血精鍛體術那般的煉體魂術,而在這其中還有一種頗爲罕見的身法魂術。

身法魂術,便是能夠提高魂師速度身法的魂術,如連城所用的便是一種名爲氣旋遊身術的身法魂術,這纔是使得他的速度很快。然而這種魂術卻很稀少。

記得刃霧以前跟他說過,“天下攻擊,唯快不破,唯力不堅!”這在連城的身上很好的體現出來,在對手沒有作出反應前,以超快的速度,擊殺對手。

琉新並不會身法魂術,但是他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的速度,經過一次偶然,他發現將魂力從腳底瞬間爆發,會產生強大的推力,並配以合適的跳躍動作,會將本身速度提高許多。

原理雖然簡單,但是想要做的完美卻並不容易,首先魂力爆發的程度就很難掌控,這需要對魂力有着很精準的控制力。

而琉新一直就在研究這種方法,也有了一定的理解,比如最開始進場時,他在空中連踏三下,就是運用了這種方法,他將這種方法命名爲魂爆!

憑着魂爆才使自己的速度,與連城差的不是太遠。

“在想什麼?”連城的話音打斷琉新的思索,“你的方法雖然不錯,可還不成熟,雖然你在剛纔勉強跟上了我的速度,不過你要認爲,我的速度只有那麼快,那就想錯了!”

聽到這話,琉新眼神一凝,剛纔連城還沒使出全力?連城說的不錯,他的魂爆,並不成熟,剛纔勉強跟上連城的速度已經是極限,如果連城速度還可以在快?那麼他絕對是擋不住的!

連城冷笑連連,腳下的淡青色氣旋,越發凝實,如兩個小心龍捲風,將其身下的地面吹的乾乾淨淨。

他的眼中寒光一閃,身形便是消失,將近十米的距離,幾乎瞬間就到,琉新跟本來不及反應,連城的劍光閃過,劍氣刺痛他的皮膚。

“嘭…”

一聲悶響,琉新跳躍至別處,而在他的腹部已經有着一條血口出現,

琉新顧不及傷口,死死的盯着連城,跟本躲不開,連城的速度太快。

“難道琉新也要重複狼娃的悲劇?”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的心中都有如此念頭閃過。

“你的身法確實厲害,可是消耗魂力也很厲害吧!”琉新淡淡的道,他察覺到連城的氣息,似乎有些消退。

“哼,那又如何,在這之前,滅掉你足矣!”連城話音剛落,腳下氣旋轉動,帶起一道風聲,身形又向琉新爆射而去。

唰!唰!唰!

兩道模糊的影人在臺上追逐,並不時傳來金鐵碰撞之聲,琉新在連城的壓力下,魂爆越用越熟練,配合身體的動作也越發完美,竟然有一種非常和諧之感,速度也飈升起來。

咦?

就在他魂爆進步時,高臺以及主席臺都是突然響起幾道驚疑聲,各自面容佈滿驚訝。在此關注比賽的,不乏有眼光高超之人,之前琉新的魂爆顯的粗糙,更像是一種方法,而現在竟有身法魂術的意味。

漸漸的琉新也有所察覺,他現在施展魂爆非常流暢,魂力爆發的程度也掌握的很好,以前魂爆腳底會有悶響之聲,而現在這悶響聲也漸漸消失了!

對於琉新速度的提升,作爲他的對手的連城,自然是感應得最爲清晰,當下臉色便是變得難看了許多。

他的身打雖然厲害,但正如琉新所說,厲害的同時,對魂力的消耗也比較大,並不能持久。

連城面色冷厲,一股股淡青色的魂力從其體內極速涌出,最後順着手臂,將那長劍也是包裹而進,霎時間,劍身竟然隱隱有風吟之聲傳來。


感受着連城的氣勢,琉新臉色也越發的凝重,“他果然不跟我繼續耗下去了,要施展魂術了麼?”琉新心裏暗暗想到。

連城可以說是至琉新覺醒,遇到最強勁的對手,而且他最大的底牌蜃幻結界,對其也沒用,他在剛纔已經試過,在連城的腦海處有着一層防護,屏蔽了他的精神力,這應該就是莉吉爾所說的,連家強者爲他所佈置的精神護罩。

連城氣勢凝聚了許多,劍身隨意晃動,隱隱間,幾道無形劍氣閃掠而下,最後擊打在地板上,留下淺淺痕跡。

擂臺上,琉新緊盯着連城的眼瞳微微收縮了一下,他發現先前連城只是隨意爲之,這傢伙到底準備施展什麼魂術?隨意溢散的劍氣就有如此威力。

在琉新驚歎間, 一直在蓄力的連城動了,雄渾魂力猶如龍捲風般在其身上涌動,細微的風鳴聲音,緩緩擴散,傳進所有人耳中。

短短數十米距離,那連城,傾刻間便是閃掠而至,手中長劍被濃郁的淡青色魂力包裹,攜着刺耳風鳴,恨恨對着琉新暴刺而去。

“《連城劍訣》:幻影劍!”

低喝聲,自連城喉嚨間傳出,淡青色光芒陡然大漲,隱隱間,化爲數十道劍影,將琉新包裹。

隨着連城長劍刺出,琉新所在地方,都是被劍影、劍芒籠罩,刺骨的寒芒將石板地面切割出道道拇指深的劃痕。

“這就是連城的真正實力麼?”所有人看着那浩大的場面,都目瞪口呆,

即使離了老遠,都能感受到那數道劍影的恐怖,他們的心中都有一個疑問,“處於攻擊中心的琉新能承受下來嗎?”

莉吉爾美眸中也帶着深深的擔憂,雖然他對琉新很有信心,但是連城所施展的正是《連城劍訣》 裏的強力招術:幻影劍! 殺傷力極大!


“琉新能不能擋住呢?” 莉吉爾咬着嘴脣,呢喃道。

“呵呵,我們來猜一下琉新的結局如何?” 就在莉吉爾擔憂時,古劍過來對她笑道。

聽到這話,莉吉爾面色迅速恢復平淡,“賭注是什麼?”

“我贏了,你陪我遊帝都一日!你贏了,我給你十萬積分,怎麼樣?”古劍笑眯眯的道,修長的手指縫間,夾着一張身份卡!

莉吉爾沒有任何猶豫,臻首輕點,“我賭了!我賭琉新沒有任何問題。同原來一樣!”